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僵持的谈判

第三百七十三章 僵持的谈判

  为南越特使到来而召开的临时碰头会经过一番讨论后确定了两个基调。  .  ..第一,可以与南越特使就如何平息战争冲突的问题展开谈判。第二,谈判的主动权必须掌握在海汉一方,南越政权想要的和平,只能用彻底的臣服来换取。

  当天晚上,阮经贵便被带到了胜利堡,与海汉方的谈判代表会面。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谈判刚刚一开始,海汉代表就用非常强硬的态度把他准备好的说辞全给逼回了肚子里。

  “顺化府必须放弃一切军事抵抗手段,尽快与升龙府方面就安南国的统一问题展开和谈。顺化府的伪帝必须退位,阮氏一族要交出手上的一切权力。作为交换条件,我方可以代为出面,全力保障阮氏一族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陶东来并没有给阮经贵留什么脸面,一上来便将条件全摊开了。

  阮经贵虽然早已经有了被对手压榨的思想准备,但此时还是禁不住涨红了脸当然以他的肤色来看并不明显。出发之前朝廷交给他的谈判底线是“保住国体”,但对手显然并没有打算给予南越这样的待遇,直接就要求南越放弃军事对抗手段,解散朝廷,这简直就是对南越百万军民的羞辱!

  阮经贵深呼吸了几下,让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这才开口回应道:“贵方所提条件,每一条都咄咄逼人,但在下看来却有值得商榷之处。”

  阮经贵望着陶东来,沉声说道:“北方郑氏逆贼挟天子以令诸侯,本就是不义之举,我阮氏据顺化辅佐皇室正统,此乃正道!要退位,那也该是升龙府的那位退位才是,在下奉劝贵方,切勿助纣为虐!”

  陶东来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升龙府、顺化府,哪边才是安南王室的正统,这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黎氏不管是在南在北,都只是权臣手中用来控制朝政的傀儡而已,就算你们这些当臣子的,大概心中也没有把黎氏再当作安南的主宰看待吧?”

  陶东来不等阮经贵开口反驳,便继续说道:“贵国打了这么多年的内战,死伤无数,民不聊生,如果始终得不到统一,那大概还会十年、二十年地继续打下去,直到有一方彻底认输为止。贵国真有那么多喜欢战争的人吗?我看未必吧。从去年到现在,我们这里收留的安南难民已经有上万人,还从未听说过有谁想要返回安南继续参战的。”

  “究竟是黎氏后裔还是别的什么人来统治安南国,我想贵国的百姓并不会那么在意,他们只是想要平静地生活下去而已。当然像你一样的达官贵人或许根本不会在意民众的想法,但继续打下去,其实对你们自身也没什么好处。战争打到现在这个地步,难道你们认为还会有翻盘的机会吗?”一直冷眼旁观的颜楚杰接过了话头:“输是肯定要输,但输得倾家荡产,跟输了还能保本,就是两码事了。我们现在就是给你们留一个保本的机会,如果你们放弃这个机会,那最后恐怕会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如果你们还对葡萄牙人抱有幻想,那我奉劝你们趁早打消这样的念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话你应该听过吧?葡萄牙人的特使现在就在胜利港,如果你想见面,我可以帮你们安排,他们已经选择了彻底退出安南内战,在安南国实现统一之前,他们都不会再涉足安南的国内政治。”陶东来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盯着阮经贵道:“我还有一句话想送给顺化府的各位大人,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就不要指望能在谈判桌上得到了。”

  阮经贵与海汉的第一次谈判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然而对阮经贵来说,这次简短的谈判过程却是让他度日如年,除了能够站在道义角度上谴责一下北越和海汉之外,阮经贵基本上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条件跟对手讨价还价,这让他在整个他那盘过程中几乎一直都处于相当被动的位置。

  而事前以为海汉人会开出的各种要求,不管是金钱、土地、人口还是别的权力,海汉人连一个字都没提到过。阮经贵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升龙府朝廷对海汉人的要求百依百顺,到时候安南统一,海汉人想要什么直接给升龙府提条件就行了,何必还要跟一个即将覆灭的政权讨价还价?

  现在的状况比阮经贵事前预料的更加糟糕,海汉人并没有给这次的会谈留下讨价还价的空间,硬邦邦的态度让他难以将自己所准备的那套谈判方略施展出来。在到达三亚的第一个夜晚,特使阮经贵痛苦地失眠了。

  直到天明时分,阮经贵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过他的轻松时光并没有持续很久,清晨码头上工的尖利铜哨声很快就把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阮经贵在床上翻了几次身都无法再入睡,索性起身,收拾停当准备下楼吃点早餐。

  “阮大人,这位是葡萄牙特使恩里克先生。”刚到楼下,便有客栈的工作人员替他引见了同样在这里享用早餐的葡萄牙人。

  阮经贵没想到海汉人说的“安排见面”居然是这么一大早,当下赶紧上前见礼。阮经贵虽然也会一些葡萄牙语,不过他一开口却下意识地说了汉语,而恩里克也是个中国通,对于听说汉语并无障碍,于是一个安南人和一个葡萄牙人,就这样使用汉语展开了交流。

  作为理事会派驻到三亚地区的特使,恩里克其实并不太乐意跟南越的使者碰面,因为这多少都会令双方有些尴尬。然而海汉执委会却希望他能够代表葡萄牙一方,劝说南越朝廷放弃抵抗,尽可能实现和平统一安南。如果能达成这样的结果,葡萄牙一方当然也是有好处的,毕竟中南半岛是南海地区一个重要的中转口岸,而安南国内一天不停战,葡萄牙人就一天不能安心在中南半岛进行贸易活动。葡萄牙之所以能和海汉达成协议化敌为友,安南国内必须实现统一也是双方的一大共识,只不过葡萄牙支持的一方在这场竞争中落败了而已。鉴于官方的态度也是倾向于让安南尽快停战,恩里克也只有勉为其难地客串一下说客角色了。

  “阮大人,令尊一向可好?”恩里克也算是深谙东亚国家寒暄的方式,一上来便先拉近关系问候一下家人。他曾经去过几次顺化府,与阮经贵的父亲,南越朝廷的吏部尚书大人有过会面,不过阮经贵这个偏房子嗣他倒是第一次接触。

  “家父身体安康,多谢恩里克先生关心。”阮经贵恭恭敬敬地应道。恩里克虽然跟他不熟,但他却是听说过恩里克的大名这位上次来顺化府的时候,可是由他父亲亲自去顺化城外的码头上迎接的。

  两人客套几句之后,恩里克便主动引入到正题:“听说阮大人这次来三亚,是代表顺化府与海汉人议和来了?”

  恩里克这么一问,让阮经贵略感尴尬,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当下只能干咳一声道:“先前海汉与我朝有些误会,当设法化解才是。”

  恩里克摇摇头道:“海汉人可不会把你们之间的冲突当作误会看待,如果你们真想让海汉人停止军事行动,那最好是尽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可是海汉人要求我朝放弃抵抗,还要皇上退位,让北边的叛逆来执政,这如何使得?”阮经贵一边说一边连连摇头:“在下若是应了海汉的条件,那与卖国又有何区别?”

  “拖得越久,你能争取到的条件就越少。”对于阮经贵的坚持,恩里克也只能旁敲侧击地进行劝说:“现在海汉人肯和你谈,是因为他们认为出兵攻打顺化府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如果你们咬死不愿投降,那到最后该出兵,海汉人也还是会出兵的。等兵临城下的时候,他们会提的条件恐怕就不是放弃抵抗这么简单了。”

  恩里克虽然并不了解海汉执委会对于中南半岛乃至更广阔地区内的长远规划,但他也知道执委会对中南半岛的控制权是势在必得,像南越这样的政权存在,对执委会简直就是必须要踢开的绊脚石,根本没有继续存在的可能。

  阮经贵不愿跟恩里克就此进行争论,话锋一转道:“在下想请教一下恩里克先生,若是我朝愿割地、赔款,或是给予其他的优厚条件,海汉一方的态度是否能有所松动?”

  “难。”恩里克想了想之后便很快摇头道:“打下顺化府,海汉人就可以予取予夺,要讨价还价那也是找升龙府那帮人谈,何必浪费时间跟你们谈?”

  果然如此!阮经贵感觉自己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又减少了几分。他原本就觉得朝廷开出的条件有些想当然不靠谱,如今连葡萄牙人都是如此评价,那就真是没有太多可操作的余地了。

  “那在下斗胆问一句,接下来的战事,贵国可会再次参与?”既然能够见到葡萄牙特使,阮经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看看有没有可能让曾经的合作伙伴回心转意。

  然而事实又一次给了他沉重的一击,恩里克很果断地摇头拒绝道:“我们无意再参与安南国内的武装冲突。当然,我们也不会协助海汉人对顺化府进行作战,在安南内战结束之前,我们将一直保持中立态度。不过如果你们愿意坐下来进行和谈,那么葡萄牙将很乐于作为见证者,为你们所能达成的和平协议牵线搭桥。”

  恩里克这番话基本上就是葡萄牙的官方态度了,不过其中有一点不太符合事实的地方,那就是澳门派出的一支四十人的炮兵顾问团已经在三天前抵达了胜利港,目前就驻扎在胜利港东岸的军营区内。这支顾问团是应海汉人的要求组建的,他们的职责便是在胜利港替海汉民团培训炮兵。按照双方所签署的合作协议,顾问团将在两年时间内为海汉民团提供炮兵技能培训服务,且在此期间并不承担任何形式的作战任务,不过他们所培训出的炮兵,很有可能某天就会出现在南越的战场上。

  这支雇佣兵团队里或许还有曾经在南越地区服役过的军人,但这对葡萄牙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从几个世纪前开始,葡萄牙雇佣兵便在地球上各个地方为雇主作战,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政治立场需要坚守,谁是雇主,他们就听从谁的命令。而海汉人的雇佣无疑是他们职业生涯中难得的一次福利,这地方不仅生活环境好,海汉人给的待遇高,而且还不需要上战场作战,只需在军营里带带新兵就行,这种好事可是过去从未遇到过的。恩里克几乎可以确信,这帮雇佣兵只要在这里住个十天半个月,大概就会彻底忘了澳门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恩里克很清楚理事会绝对不会同意再在南越地区投入武装力量,因为澳门加上南越的葡萄牙武装人员也还不到八百人,如果这些人在南越战场上折损了,澳门或许要半年以上的时间才能从印度半岛的殖民地得到补充,而半年的防御空窗对理事会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谁敢保证野心颇大的海汉人在这段时期内会不会跳出来做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因此尽管放手南越的战局会对自身利益造成一定的损失,但相比更为严重的后果,理事会还是选择了退出战争、保持中立的态度。

  不过如果南越、北越和海汉三方真的愿意坐下来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内战争端,那理事会倒是很乐于插一脚扮演一个局外仲裁者的角色,以便战后在当地为葡萄牙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阮经贵可没有恩里克这么乐观,根据他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国内虽然也有一部分声音认为不应该再与海汉人继续对抗,但真要他们不作任何抵抗就放弃现有的一切权力,向北边投降,恐怕也是相当困难的事情。哪怕是葡萄牙人站出来说和,朝堂上的高官们也未必肯放下架子承认自己的失败。

  阮经贵与恩里克的这次会晤最终并没有能够达成很好的效果,双方几乎都没能实现自己的目的。恩里克没能说服阮经贵改变态度,而阮经贵也没有从恩里克这边捞到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恩里克在事后直接找到了陶东来,向他阐明了自己的判断:“陶总,我想你们需要开始准备下一次的战斗了。”

  陶东来笑道:“你对谈判前景就这么不看好?”

  “安南人非常顽固,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利益。”恩里克顿了一下,又接着补充道:“当然,你们也是。”

  “不,我们可没有你形容的那么顽固。你看,我们愿意坐下来和你们,和安南人进行对话,这就是一种灵活的态度。”陶东来对于恩里克的评价并不认同:“我们所坚持的对外关系理念是合作共赢,不管是大明、北越朝廷、你们还是现在的顺化府,我们都乐于留出合作的机会,一起发财。”

  “恕我直言,从头到尾我并没有看出执委会给顺化府留过什么机会。”恩里克不无讽刺地说道。

  “能好好活下去,也是一种很好的机会。”陶东来毫不掩饰地回应道:“站在敌对冲突的立场上,我们可以选择让南越政权在战事中彻底覆灭,但现在我们愿意给他们另外一条路走,这难道不是给他们机会吗?”

  对于陶东来的说法,恩里克一时愕然,无言以对,良久才应道:“你能打,你说了算。我只希望贵方能够记住我们之间的协议,战后在当地给予我们应有的权力。”

  “这是当然。我们已经不再是敌人了,你完全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地防备我们。”陶东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战后我们会按照承诺的那样,给予葡萄牙商会在安南沿海通商定居的权力。”

  虽然陶东来的语气很真诚,但恩里克却始终认为陶东来说这番话的时候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不过对于葡萄牙人现在所处的环境来说,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不跟海汉人合作,那还怎么继续在南海地区混下去呢?接下来的一周当中,阮经贵与执委会又进行了多次接触,但会谈并没有取得多少进展。海汉这边自然是不会对已经呈现颓势的南越放松条件,而身负重任的阮经贵同样也不敢随意答应海汉人的“无礼要求”。双方经过多轮磋商之后,阮经贵软磨硬泡,最终与执委会达成了一个很简单的临时停战协议。南越从这个临时停战协议中将得到三十天的缓冲期,海汉执委会承诺在此期间不会对南越地区采取任何形式的军事行动。而这三十天缓冲期的作用便是让南越的小朝廷考虑清楚,到底是血战到底还是果断投降。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2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