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匆匆忙忙的转运

第三百六十八章 匆匆忙忙的转运

  关于葡萄牙与海汉化敌为友,在双边贸易甚至是更深层的政治上进行合作,并不是恩里克这个特使可以直接拍板作出决定的事情,所以执委会倒也没有指望他经过一夜考虑之后就能代表葡萄牙签署合作协议。  ..  。恩里克现在所能做的,也无非就是尽可能为自己的利益集团多争取到一点有利条件,然后把情况报回澳门,让那边的理事会来作出最终的裁定。当然了,恩里克在这件事情上所持的态度,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将会影响到最终的结果,这也正是执委会投入众多资源在前期工作上的主要原因。

  “各位尊敬的先生,经过昨晚的慎重考虑,我必须承认你们所描绘的合作前景非常具有诱惑力,而且我也没有找到拒绝你们的理由。”恩里克以少见的严肃态度说道:“但目前我们还不可能签署任何形式的书面协议,希望你们能够认识到这种现状。”

  “这个我们已经想到了,这么大的事,恩里克先生大概需要起草一封很详细的报告送回濠镜澳吧?”陶东来早就已经得到了报告,昨晚恩里克房间内的灯一夜未熄,想必就是在赶着写汇报材料。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派船把这封信尽快送往濠镜澳,交到你们的理事会手里。”颜楚杰立刻补充了一句:“我们的船只需要三天就可以到达濠镜澳。”

  “这个……”恩里克很想拒绝颜楚杰的主动帮忙,但三天时间就能把信送到濠镜澳,这种效率又让他难以放弃。如果现在自行找船送信回去,再快也得六七天的时间,看似没耽搁几天,但这种事宜早不宜迟,迟则生变,谁知道海汉人过几天会不会突然后悔?

  “你大可放心,实在不行送你走一趟也行啊。”颜楚杰见恩里克面露犹豫之色,便接着劝道。

  这下恩里克倒是真的动了心,他原本是想写信送回去,自己留在胜利港与海汉人继续谈判,但书信的描述肯定比不了自己亲口说明来得详细,如果能够亲自回一趟濠镜澳当面汇报,那么说服理事会的几率肯定要比送一封信回去大得多。

  “事不宜迟,给恩里克先生安排船吧。”陶东来见恩里克脸色犹豫不决,立刻便帮他做了决定。

  “正好闪电号刚做完船身维护,可以跑一趟。我这就给王汤姆打电话。”颜楚杰没有再给恩里克考虑的时间,立刻通知王汤姆去了。

  “好吧。”恩里克咬了咬牙,决定要在这件事上赌一把:“我这就让仆人回迎宾馆去拿我的行李。”

  半个小时之后,恩里克已经上了停靠在胜利港码头的“闪电号”,王汤姆本人将亲自驾船送他返回澳门。当然,以王汤姆目前的身份地位,他也将顺便作为出访澳门的海汉代表,与澳门的葡萄牙理事会就军事合作方面的问题进行会谈。

  之所以双方都想要尽快促成这件事,倒是有着不同的理由。恩里克认为如果能够早日实现海汉人所声称的合作方式,葡萄牙一方所收获的可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利益,双方能从对抗走向合作,这就意味着葡萄牙在远东地区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而多了一个强大的伙伴,这里外里的政治收益可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海汉人挑明了愿意帮着葡萄牙对抗荷兰和英国,这种机会可不是随时会有的。虽然海汉人的实力现在还比较有限,但恩里克认为他们今后的发展前景真的只能用“无可限量”来形容,如今有机会能选择合作,恩里克就绝对不容许这个机会从自己身边轻易溜过,再让双方进入到敌对的关系当中。

  而执委会表现得如此的急切,这倒不是执委们城府太浅藏不住事要说腹黑的程度,同时代恐怕很难再找出第二个执政团体能与海汉执委会相提并论了。执委会急着处理这件事的原因,除了表面上的说法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近期广东方向的准移民数量出现暴涨,九月前半月涌入到番禺移民营地的民众就已经超过了前两月移民之和。要想在短期内将这么多的移民转运到三亚这边,几乎就需要出动胜利港的全部运力才行。而当地在短期内接纳了大量移民之后,物资供应的压力也陡然加大不少,已经连着打了几次电报回来请求支援了。

  然而澳门这个位置正好就卡在移民转运的航线上,如果不处理好与葡萄牙人的关系,那转运流程的风险势必大大增加,因为谁也不敢保证在南越遭受重大失败的葡萄牙人会不会对着海汉移民船这个软柿子来一发。虽然距离澳门不远的地方就是万山港,但海军住万山港战备执勤的战船就那么可怜的两三艘,平时巡逻一下珠江口海域还问题不大,想要在珠江口和胜利港之间进行长距离护航就有点不够看了。

  相比派出战船护航,设法化解双方的敌对关系无疑是成本更低的方案,何况执委会早在派兵攻打会安之前就已经有了与葡萄牙合作的意向。执委会尽快地与葡萄牙人达成合作,就能尽早派出大量船只去番禺装运移民了,这对于基于扩大治下地区人口基数的执委会来说,可是一件等不起的重要任务。

  “闪电号”带着恩里克前脚出发,后脚执委会就发布了紧急通知,暂停所有前往北越和中南半岛的货运航班,将港区内的海船都集中起来,准备前往番禺刷一波移民转运大潮。而建设部也开始将建筑队从现有的工地调到了新划出的移民安置区,开始紧急施工扩建。数千人的到港,就意味着要搭建起成百上千的临时住所以及相应的基础生活设施才行,如果没有各个部门的协调配合,将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这样大的工程量。

  至于粮食、衣物方面,民政部门的库存倒是相当充足,足够供应近万人使用,短期内应该不会出现物资方面的短缺。执委会对本地接待工作唯一比较担心的就是卫生防疫,以前每批几百几百的到港,最多的时候也就一千人左右,倒是比较好安排,但一次性到港数千人的话,这对于卫生防疫工作的要求可就不一样了。商务部门已经开始联络商家,从广州和琼州岛北部等城市大量采集各种常用的药材,为即将到来的移民潮作好准备。

  九月十七日,番禺,李家庄移民营地。

  在经过三个多月的建设之后,李家庄外面临近沙湾水道的移民营地已经从最初的三十多亩地扩展到了近两百亩地的面积,接待的移民也由最初的四五百人规模扩展到了现在的数千人当然,目前这种接待规模其实已经大大超过了营地的实际运行能力。

  “马大姐,广州运过来的药材到了,我已经清点过了,你给签收一下吧?”沙喜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将一纸文书递到了马玉面前。

  马玉看了一下便拿笔在上面签了字,又叮嘱了一句:“小沙,你让人把药材都搬到医务室这边来,还有,再调二十个人给我,磨药的人手不够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办。”沙喜抓起文书急匆匆地出去了。

  由于李家庄移民营地在近期涌入大量民众,本地的移民干部已经不够用,驻广办不得不派出了援兵,让主管医疗卫生的马玉和主管移民事务的沙喜到这边来坐镇协调。除了他们之外,比较熟悉本地状况的萧良也被调了过来,配合他行动的还有来自万山港两个排编制的民兵,以维护移民营的治安秩序。

  这波移民潮并不是无缘无故而起的,自今年五月开始,珠江三角洲的大部分地区就再一次陷入到了旱灾之中。不过一直拖到夏收之后,旱情的危害才开始逐步显现出来,多地出现了民众因为借钱买粮而破产的状况,本来已经开始平息的流民潮又开始壮大了。

  广州的高官们对此并没有特别好的办法,省内的农田因为天灾导致年年欠收,官府的粮仓里其实也没有多少余粮可以用于救灾,无非就只能动员地方乡绅富商,放粮赈灾。而这样做的效果是极其有限的,即便是有些家底的富商愿意做这个善事,也有很多具体的困难。

  首先这赈济灾民的粮食就很难在本地大量采买,而且日渐高涨的粮价也让这种赈济显得很不划算,但如果从外地购入米粮,运送到广州附近的市镇上又需要相当一段时日。其次往往某处一有开仓放粮的消息,附近方圆数十里的灾民都会很快蜂拥而至,小家小户的乡绅救济个百八十口人还行,如果上千人涌上门来讨要粮食,他们哪抵得住这种架势?这一旦场面失控,就很容易演变成哄抢之类的暴力事件。

  另外也有不少人为了求一口饭吃,选择了落草为寇这条老路,一时间原本被李家庄一役打压下去的各路山贼似乎又开始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甚至已经开始组织劫掠一些偏远的山村小镇,这些消息汇集到总督衙门,让刚上任没几个月的王总督很是挠头。

  这种时候当然就会有幕僚给王尊德献计这灾民层出不穷,官府又无力赈济,只能依靠民间力量尽力疏导灾民。而目前两广地区最有实力,又愿意做善事的商家就是“琼联发”,只要让他们去出这个头,必定可以让省内越发严重的粮荒暂时得到一定的缓解。

  至于这中间有没有什么弊端,“琼联发”到底会把这些移民安排去哪里,幕僚没有多这个嘴,王大人也没这个闲工夫去慢慢琢磨。两广若是一乱,那就是要上奏折奏报朝廷的大事,不管怎样都必须尽量先把局面稳定下来再说。至于这么做的负面作用,这个节骨眼上已经没人能顾得上了。

  于是总督府一纸文书送到“琼联发”,这边的股东老板们自然不敢私自作出决定,连夜就将原件送到了驻广办。马力科一看顿时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一方面可以大量地引入移民,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在民间为海汉塑造出更好的口碑,以后即便是不作特殊的宣传,寻求生计的民众自然而然就知道出路在哪里。

  当然这个事是肯定不能由驻广办来出面主持操办的,还是得交给“琼联发”及其相关的十几家商行来运作才行。而官府为了把这苦差事甩给“琼联发”,倒也很痛快地给予了不少方便凡是运往番禺移民营的米粮和生活物资,一律免收所有的过路费和赋税,凡是前往番禺移民营的民众,一律免查路引,凡是“琼联发”在各州县组织的移民赈济点,一律由官府衙役协助维持秩序,并出具相应的安民告示证实其可靠性。

  这么一来,大量的移民便开始源源不断地从省内各个州县向着番禺县集中,其速度远超马力科等人最初的预计,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向大本营求援,要求尽管派船运送物资并接走即将爆棚的移民。

  目前赞助在移民区的各路民众已经接近五千人之多,光是每天吃掉的粮食就要以千斤计算,消耗药材和其他生活物资也是数目巨大,仅仅靠着驻广办撑着根本不是办法。而且这么多的人挤着住在一起,很容易会爆发大型的疫病,一旦发生这种恶故,那今后海汉还想组织大规模的移民,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民众的认可了。

  九月十八日,王汤姆驾着“闪电号”将恩里克送到了澳门,并开始参与到双方进一步的会谈当中。在经过双方的紧急磋商之后,澳门葡萄牙理事会同意海汉的申请,在双方达成进一步的合作协议之前,在珠江口水域保证所有海汉移民船的出入安全。这个消息在通过电报发回大本营之后,执委们统统都是松了一口气。

  三天之后,紧跟着“闪电号”出发的第一批移民船就抵达了番禺,卸下了大量的物资,并装运了七百余名移民离开这里,南下返回胜利港。然而这已经远远跟不上各地民众进入移民营的速度,这批船还没出珠江口,移民营的人数就已经突破了七千,并且在短期内似乎还有上涨的趋势。

  九月二十二日,穿越之后规模最大的一支外派船队驶进珠江口,抵达了沙湾水道的码头。七十余条大大小小的海船甚至根本无法尽数进入到沙湾水道当中,一大半的船只能在珠江沿岸停靠。

  这些船不但集中了海运部名下的大部分货船、移民船,同时也调用了海军几乎所有的战船,另外还有“琼联发”以及其他一些商家被临时征用、租用的船只,甚至连崖城水寨里几条状况较好的战船也被抓了壮丁。如果不是驻广办和“琼联发”提前给广州官府和驻军报备,驻扎在珠江口的明军大概会误以为这是大股海盗要准备上岸攻打内陆了。

  原本住在移民营中惴惴不安的民众们看到这么大一支船队的到来,终于是放下了心。虽然他们在来到这里之后就知道会被运往琼州岛定居,但等候多日一直没有看到船队出现,也难免有些不安。毕竟海汉人在琼州岛的一切故事都只是传说,就算归化民干部再怎么形容得天花乱坠,对这些还没有去过胜利港的民众来说也只是虚幻的所在。

  由于这次需要转运的民众数量实在太多,而沙湾码头的停靠规模又很有限,以至于组织移民登船都不得不分作了两天来进行。头一天装运完移民的船只就先行出发,前往珠江口的万山港停靠过夜。而第二天的移民船装运完人口之后就不作停歇,直接驶出珠江口,与头一天出发的船队会合之后一起返回三亚。根据李家庄移民营的数据统计,在两天当计有民众五千一百余人登船,堪称穿越之后人口最多的一次海上输送。几乎所有的船都装得满满的,船舱中塞满了移民,让人不仅联想起西方国家运送奴隶的船只。而这种匆匆忙忙的大规模人口运输的恶果也无法避免,大量体质较弱的民众在出海之后很快就出现了各种不适状况。出海第二天,因为身体原因死在船上的民众就多达十七人。这些人的尸身自然无法得到收敛,只能被立刻抛入到大海当中。死在途中的倒霉鬼并不止这一些,在七天之后船队到达胜利港的时候,总共有二百七十三人死在途中,这个纪录也堪称穿越之后海上运输的最大死亡数字了。当然这样的状况丝毫不能责怪医护人员,相关部门虽然倾尽全力,但仍然无法保证每条船上都能配备足够的医护力量事实上整条船队一共也只配备了三十多名医生和七十多名护工,算下来平均一条船上还分不到一个医生。...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