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利害关系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利害关系

  合力对付荷兰人?这无疑是恩里克与海汉人开始接触以来听到的最为暖心的一句话了。  .  。

  作为曾经与西班牙划界瓜分地球的强大帝国,葡萄牙对后起之秀荷兰有着非常深的忌惮。荷兰人进入亚洲的时间虽然比葡萄牙人迟了近百年,但他们的手脚可一点都不慢,截止目前,荷兰人在远东地区已经拥有了东印度群岛、台湾、孟加拉湾的科罗曼德尔、印度的马拉巴尔等一大堆殖民地,取得的成绩一点都不比葡萄牙少,甚至已经超过了另一个老牌帝国西班牙。

  最让葡萄牙人感到不安的是,荷兰人控制之下的巴达维亚和台湾这两处殖民地。巴达维亚切断了其他西方国家前往爪哇以东海域的主要航道,而台湾的位置则把控住了通往大明最富庶的江浙地区,以及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的航道,这足以让其他的竞争对手心生嫉恨。

  如果可以的话,葡萄牙恐怕早就已经着手将荷兰逐出远东地区了,但偏偏荷兰有一个实力强大的东印度公司,轻易招惹不得。

  荷兰东印度公司是由十四家海贸公司合并成立的联合贸易公司,并得到了荷兰国家议会的授权,在非洲好望角与南美洲麦哲伦海峡之间的广阔区域内享有贸易垄断权。当然这个公司可并不仅仅只是做海运生意而已,它所拥有的权限极大,不但可以自行组织佣兵、发行货币,还可以与其他国家签订正式条约,并拥有在海外实行殖民统治的权力。

  东印度公司的发展就是一部武力开疆的历史,从1619年东印度公司总督科恩在巴达维亚建立公司新总部开始,东印度公司便不断地使用武力占领和抢夺殖民地。在原本的历史上,荷兰进入远东的最大受害者就正是葡萄牙,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中,葡萄牙先后被荷兰抢去了斯里兰卡的加勒、满剌加、科伦坡等等殖民地,到1659年的时候,葡萄牙人在印度沿岸的据点几乎被荷兰人抢夺一空。事实上不用等到几十年后,葡萄牙人现在就已经充分地感受到了荷兰人所带来的压力。

  然而想用武力驱逐荷兰人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17世纪荷兰东印度公司拥有150条商船,40条战舰,超过五万名员工和万人以上的私人武装,别说葡萄牙,就算是传统海上强国西班牙都对其忌惮三分。事实上荷兰人在台湾建立据点之后,便想法设法阻断大明与马尼拉之间的往来,并独家垄断日本、朝鲜及中国北方的对外贸易,这让西班牙人很是不满,但双方交手多次,东印度公司却并没有被赶出远东,反倒是越发强盛了。

  想要驱逐东印度公司,单靠葡萄牙人自己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且不说葡萄牙在远东地区各个殖民地缺乏统一的调配指挥,就算能把资源整合起来,也很难扛得住荷兰人的海上武装力量。如果拉上西班牙这支亦友亦敌的势力,倒是能多几分胜算,但葡萄牙人又不愿意低声下气地去马尼拉恳求那些倨傲的西班牙贵族除了白眼和嘲笑之外,他们极有可能还需要负担西班牙出兵作战的军费。

  相比之下,海汉人似乎就好打交道多了,虽然恩里克也能时时从对方言谈举止中感受到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但至少这是一群能够坐下来平等交换意见的绅士,而不是像西班牙贵族那样只会提出各种苛刻要求的无耻之徒。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海汉人已经通过战场上的表现充分证明了他们在军事领域的实力。如果说原本还对海汉民团的战斗力有所怀疑的话,在看过了刚才的实弹射击演示之后,恩里克已经可以毫不犹豫地得出结论,要是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力量在陆地上遭遇了海汉民团,那等待他们的结果恐怕不会比南越的农民军好到哪里去。

  恩里克还是很冷静地把战场范围暂时限定在陆地上,因为他在胜利港这段时间也已经注意到海汉的战船并不多,总共也就在十艘上下,还远远不及荷兰人。而到目前为止,海汉的海军似乎还并没有在实战中遇到过真正的对手已经被剿灭的南越水师肯定是不够格的,即便是在恩里克这个门外汉看来,南越水师也显得太过业余,连像样的战船都没几艘。

  海汉人想要跟荷兰人在海上拼实力,恩里克认为目前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他沉吟一阵之后才开口应道:“颜总,请恕我直言,荷兰人可不是安南人,他们在海上作战的能力并不比做生意的手段差太多。如果你听说过荷兰东印度公司,就会明白我说的意思了。”

  颜楚杰点点头道:“关于东印度公司的情况,我们很清楚,或许知道得比你更多。请你放心,我们并不打算现在就跟荷兰人在正面战场上对决。”

  恩里克对于颜楚杰的回答微微有些吃惊,荷兰东印度公司正式进入远东地区的历史还不到十年,而海汉人在琼州岛落脚才一年多,他们是怎么了解到东印度公司的情报?难道说他们之前就已经跟荷兰人打过交道?

  正当恩里克心中惊疑不定之时,颜楚杰又给他加了一记:“不光是荷兰东印度公司,英格兰东印度公司的情况,我们也同样了如指掌!如果我们掌握的信息没错,近些年英国人在印度可是抢了你们不少的风头吧?”

  恩里克闻言大惊失色,葡萄牙在印度地区受到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打压,这些信息可不是普通人能够知道的,即便是在澳门,也只有上层人士才清楚其中的内幕。

  英国东印度公司于1600年年底成立,其成立时间比荷兰东印度公司还早了两年。不过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家由英皇伊丽莎白一世亲自授予皇家特许状的公司在亚洲地区的发展进程并不算太理想,特别是与同时期进入这一地区的荷兰人相比,简直就可以用不思进取来形容。

  不过在与葡萄牙斗争方面,英国东印度公司却是不落人后,早在1612年东印度公司就在武装冲突中战胜了葡萄牙人,并获得了莫卧尔帝国皇帝贾汗吉尔的支持这位可是当时印度次大陆70领域的统治者,真正意义上的地头蛇。贾汗吉尔给予了英国人非常宽厚的待遇,除了定居和建立工厂的权力之外,也得到了商人们梦寐以求的自由贸易权。最重要的是,这位土皇帝把英国人与葡萄牙人区别对待,一个被当作了皇室的亲密朋友,而另一个则是被视作无耻的掠夺者和寄生虫。

  这样的态度差别很快就让英国人在印度的发展超过了在果阿和孟买建有据点的葡萄牙人。在原本的历史上,到17世纪中期的时候,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印度半岛的影响力就已经完全超越了葡萄牙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英国人并没有像荷兰人那样,将武装斗争作为对外的主要竞争方式,绝大部分时候他们还是更看重实际的商业利益,近些年都只是通过贸易手段在向葡萄牙人施加压力,而并非粗鲁地使用武力来解决两国商人之间的争端。

  不过英国人现在主要的活动区域仍然是在印度海岸,并没有将自己的触手过多地伸到大明周边,与大明的商人也不太可能有太多的直接接触,恩里克实在搞不懂蜗居在琼州岛上的海汉人是如何获知数千里之外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状况。恩里克当下唯一能够想到的念头,就是海汉人既然能够掌握荷兰人和英格兰人的动向,那自家的状况恐怕也很难瞒得过他们了。

  看着恩里克略带恐慌的眼神,颜楚杰笑了笑道:“你不用这么紧张,现在我们之间并不是敌对关系,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信息,也是希望你意识到我方寻求合作的诚意。”

  恩里克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连声应道:“当然,当然,贵方的诚意我已经充分感受到了。”

  颜楚杰这么一说,恩里克自然也想到了海汉人如果对己方抱有恶意的话,肯定不会把这些底牌给掀出来让自己看到。而此时恩里克已经不打算再刨根问底地追问颜楚杰的情报来源了,因为他知道问了也是白问,颜楚杰肯定又会以先前的借口来搪塞自己。但不管怎么说,恩里克都必须得承认海汉人的情报工作显得做得非常好,已经大大地超过了他在此前的认知。

  “一个聪明的合作伙伴至少比愚蠢的伙伴要好。”恩里克也只能在心中这样默默地安慰自己了。

  “为什么是我们?”恩里克突然问了个没头没尾的问题。

  不过颜楚杰倒是听懂了他的意思,立刻便应道:“这当然不是随便作出的决定,事实上我们也经过了长时间的考量和斟酌。具体的原因,请恕我现在无法一一向你解释清楚,因为这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或许在我们今后达成合作关系之后,你会慢慢感受到的。”

  说了跟没说一样!恩里克对于颜楚杰这套兜圈子的应对方式简直有些无语了,他实在很想弄明白,为什么海汉人会在众多的西方国家当中选择了葡萄牙作为合作对象,而且这个合作对象还是在不久之前在战场上有过直接冲突的对手。

  执委会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决策,的确是如颜楚杰所说的那样经过了综合的考虑。执委会想要将出产的工业品出售到西方,甚至在日后逐步把控大明地区的进出口贸易,那就必须要有一个来自西方世界的贸易伙伴才行。而这个伙伴的挑选范围,肯定只能限于目前已经在远东地区拥有殖民地的几个有限的目标。至于挑选的标准,主要还是根据今后的发展规划来预判并排除掉未来可能会有利益冲突的对象,运用排除法来选择一个最适合海汉的合作伙伴。

  以这个规则来进行挑选,首先被排除掉的就是荷兰人。他们所采取的武力扩张方式就已经预示着未来与海汉之间必有一战,而且执委会从穿越之前开始就已经将台湾岛视作己有,对福建的军援也是为了今后进入台湾海峡作铺垫,而要做到这一点,除了要消灭现有的“十八芝”之外,盘踞在台湾岛上的荷兰人同样也是必须被驱逐的对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台湾岛建立据点的荷兰人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届时双方翻脸大打出手肯定是意料中会发生的状况,因此执委会不可能选择一个迟早翻脸的对象来作为自己的主要贸易伙伴。

  第二个被排除的就是英国人,原因非常简单,他们的殖民地距离海南岛实在太远了,联系不便,说什么都是白搭。即便今后能够建立起贸易关系,也太不可能有很大的贸易规模。而且英国是欧洲三十年战争的主要参战国之一,执委会认为它很难在未来的军售中置身之外,扮演好双面角色。

  接下来的选择范围就只剩下西班牙和葡萄牙两家了。西班牙与英国一样,也是三十年战争中的活跃角色,这在一定程度上就影响到了最终的决策结果。而作为仆从国的葡萄牙在欧洲战场上的投入程度比较有限,而且他们一心想要脱离西班牙的控制,让西班牙在战争泥潭中不断地消耗实力,无疑将是葡萄牙人非常乐于看到的结果。而葡萄牙人因为利益冲突,与其他三方都势不两立,这也大大降低了几个欧洲国家联手坑海汉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葡萄牙人在远东的殖民据点位置也是执委会非常看重的一个条件。除了澳门这个联络非常方便的据点之外,葡萄牙人还占据着满剌加,即后世马六甲这个进出远东的咽喉位置。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那么数年之后这个地方就会易手,被穷凶极恶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给夺走。这种状况肯定是执委会所不想见到的,与其让这个要害地段从葡萄牙人手中丢掉,倒不如想点办法从他们手中接过来自己经营。

  在充分考虑了各个方面的因素之后,执委会才最终选择了葡萄牙来作为未来的西方贸易伙伴。当然这也并不是选定之后就万事大吉,毕竟双方在不久前才发生过冲突,想要建立起互信互利的机制还是需要花费一番工夫才行。在反复权衡之后,执委会决定以武器贸易为切入点,把葡萄牙人拉上自家这条大船。

  军火贸易是非常敏感的生意,也不能说卖就卖,态度太主动,如果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就很难解释了。几名高层商量之后,决定安排一个请君入瓮的把戏,引诱葡萄牙特使主动提出军火贸易。通过武器的展示,让对方明白海汉在武器制造方面的真正优势所在,从而打消对方用购买的武器来和海汉作对的念头。另外就是通过反反复复的明示暗示,让恩里克意识到双方在利益诉求方面的共同点,以及海汉在情报和形势判断方面的独家优势,尽可能把他心中对海汉的忌惮变成日后的敬畏和依赖。

  这些事情说起来不算复杂,但实际操作上却要处处小心,一旦走错一步,那葡萄牙人对海汉的认识可能就会偏向另一个极端,失去信任之后就很难再挽回形象了。好在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正如执委会所设计的那样,恩里克一步步踏入了这坑,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按着为他安排好的思路在往前走了。

  “关于武器的状况,今天就参观到这里吧。至于具体的采购计划,我们可以明天再谈。”颜楚杰也知道今天给恩里克灌输的信息量太大,估计他一时半会的消化不了,便主动提议将军火贸易的谈判延后一天。恩里克对此也没有表示反对,现在他的确很难集中精神来考虑该买哪种武器的事情。如今这已经不仅仅只是军火贸易的范畴了,按照海汉人的说法,双方的合作很可能会牵涉到葡萄牙人未来在远东地区的发展前景,说得严重一点,甚至会影响到葡萄牙将来的国运!他必须要好好消化消化,然后再决定该如何跟海汉人讨价还价。第二天执委们见到恩里克的时候,他双眼都是充满了血丝。恩里克倒并不是失眠,而是花了一整晚的时间起草了一封写给澳门理事会的信件。信中除了提及他在胜利港期间的诸多见闻之外,主要就是向理事会汇报双方谈判的最新进展,以及海汉这边所提出的以军火贸易为开端的合作理念。恩里克虽然是特使身份,但终究有些事情是他无权直接作出决定的,还是必须上报给澳门的理事会来作出决断。如果一切顺利,那么他若昂恩里克巴达克托马斯日后很有可能会因为现在所做的事情而成为葡萄牙历史上的英雄人物。...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