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花式促销

第三百六十四章 花式促销

  就恩里克在此之前通过各种途径所打听到的情况来看,盘踞在三亚的这伙海汉人是在一年多以前从海上乘船来到了这里,而他们的故乡据说在是东方大洋彼岸的某块神秘大陆。  ..这些海汉人来到三亚之后并没有与西方国家进行过直接接触,因为他曾经不止一次听到多位海商提到过,如果海汉人能够开通与荷兰人、西班牙人的商贸渠道就好了。而且恩里克本人在胜利港经常因为外貌而被人围观,他问过一些民众,人人都说以前从未在本地见过他这般模样的外国人。

  如果海汉人没有跟西方国家的势力保持长期的联系,那他们又是如何起了向西方国家贩卖军火的念头?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欧洲出产的火炮火枪就是先进武器的象征,即便是东方世界的霸主大明帝国,也得想方设法地掏钱从葡萄牙人这里高价购买军火。如果说在东方有人试图制造火炮卖给欧洲国家,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合乎情理的事情,就如同欧洲国家不会想到制造丝织品和瓷器卖往东方一样。

  此时恩里克筷子也放下了,脑子里一边琢磨着,一边竖着耳朵继续倾听屏风另一边的交谈。

  便那老黄接着问道:“以前从未在本地见过西洋番人,首长们是如何知道可以把军火卖到西方国家去的?哦我知道了,定是最近住在胜利港的那个番人,他就是来买军火的!”

  恩里克心中啼笑皆非,但又不敢出声,只能闷着继续偷听。

  小白接话道:“那倒不是,我听首长们说,这个番人是因为民团在安南把他们的人打得屁滚尿流,专程来找我们求和的。至于卖军火的事,首长们应该还没有跟他谈过。”

  “那首长们就这么笃定西洋番人就一定会买?”老黄听起来似乎有些不以为然:“这段时间我们可是加班加点铸了不少炮,安南人和大明官军恐怕是消化不完,到时候岂不是堆在厂房里生锈?”

  “首长们是什么人?那可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神人啊!”小白的语气中充满了由衷的崇敬和信任:“首长们说会买,那就肯定会买。你听没听过,首长们在广州指教福瑞丰的事情?”

  老黄应声道:“这个我倒是听过一些传闻,特别是最近从广州来的移民,几乎都听过。说是陶总、施总、宁总几位首长,曾经给福瑞丰的老板李继峰指点过天下大势,然后福瑞丰才能借了势头把生意做大了。”

  “不止如此啊!”小白补充道:“听说李家跟前任两广总督闹翻,就是首长们的指点,结果过了没几个月,前任总督就被现在的王大人给顶了位置。李家遵从首长们的指点,早早就在王大人那里烧冷灶,所以王大人就任之后,对李家也是照顾有加啊!”

  隔壁那桌所谈及的这些民间传闻,其实恩里克也是有所耳闻的。他当初去广州找海汉人,就是由李家父子在中间牵的线,而当时恩里克也曾饶有兴趣地向李继峰打听过这些传闻的真实内情。李继峰虽然没有细说清楚,但也承认某些关键性的决策曾经受到过海汉人的指点,并且因此而收益。恩里克再联想到后来的李家庄大战,如果不是已经得到了李继峰的充分信赖,他大概也不会让海汉民团进驻到他的老窝里帮助他抵御外敌吧?

  当时恩里克虽然觉得李继峰所说听起来有点神奇,但也并没有太往心里去,毕竟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中有太多他无法解释的事情,或许海汉人真的掌握了某些推测未来的法术也不一定。  但此时听到另一桌人的对谈,恩里克禁不住便回想起了那时的情景。

  再侧耳倾听的时候,隔壁那两人却已经转移了话题,开始说起一些不相干的生活琐事。恩里克听了一阵,发现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便收回了心思。

  隔壁那二人并没有吃太久,不一会儿便结账走人了。恩里克也没有继续吃下去的胃口了,叫了小二过来结账顺便将没怎么动过的酒菜打包,晚上在迎宾馆当宵夜吃也不错。待恩里克出了“瑞丰楼”,带着仆人急急匆匆地离开之后,原本早就应该离开这里的老黄和小白二人却再次出现了“瑞丰楼”三层的某间包房中。而在这间包房中端坐的,赫然是执委会的几名大佬,陶东来、颜楚杰、宁崎、施耐德全都在场。

  “你们俩事情办得不错,等事成之后,会给你们记功的。”施耐德和颜悦色地对低着脑袋的两人给予了称赞。

  两人的脑袋立刻垂得更低了:“能为执委会服务,是小人的荣幸!”

  “不过你们也记住了,回到单位之后什么也别提,做过的事情说过的话,一个字都不能透露出去,知道了吗?”颜楚杰很适时地跳出来扮演了白脸角色。

  “是是是,小人知道了!”两人忙不迭地应道。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这是一点行动津贴,事后另有赏赐。”施耐德将两个信封递了过去,两人恭恭敬敬地接下来,连头都没敢抬起来,很迅速地打开房门退了出去。

  门外的民兵重新拉上门之后,陶东来才开口道:“看来第一步还算是比较顺利,就是不知道恩里克会不会上这个套。”

  恩里克在“瑞丰楼”遇到的老黄和小白当然不是什么幸运的偶遇,而是执委会精心策划的一出戏。老黄自然不是铸炮技师,而小白也并非“海汉军工”的职员,他们不过是两个曾经在戏班子待过的归化民而已。这两人目前都是在宣传部工作,完全是被抓壮丁参与了这次的策划,而他们谈话的内容,也基本都是按照写好的稿子来演出的。

  而为了等到这么一个合适的机会,两名群众演员已经在“瑞丰楼”等了足足两天时间,才终于等到了恩里克的出现。恩里克前脚上楼,后脚就有人去胜利堡通知了执委会,于是几名正好有空的执委立刻赶过来现场办公。为了能够清晰地听到现场直播,执委会还专门带了收音的麦克风过来,几乎是一字不漏的听了两人对谈的全过程,确保事前准备好的信息没有太多的遗漏。

  “恩里克连饭都没吃完,就急急忙忙地打包走了,我看八成是有点急了。如果我的预料不错,他今天之内就会去军委找你。”宁崎朝颜楚杰挤挤眼睛道:“生意就要上门了!”

  “那我可得再钓一钓他才行。”颜楚杰笑道:“太容易到手的话,那剧情就显得不够逼真了。”

  恩里克回到迎宾馆的房间之后,坐下来将自己所知的情况又重新梳理了一遍,确定了几件事情。第一,海汉人极有可能掌握了某些比欧洲国家更高明的铸炮技术,让他们有信心将自己制造的武器销往欧洲。第二,海汉人或许依靠某些神秘的方式了解到欧洲目前的大战导致武器缺乏的现状,从而生出了与欧洲国家进行军火贸易的念头。第三,海汉人目前似乎还没有确定的军火贸易合作伙伴。

  海汉制造军火的技术水平是否真的已经超越了欧洲国家,这点恩里克并不是很确定,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来证实。而海汉人预测未来形势的神秘手段,似乎已经使用过不止一次,而且准确率也很高的样子,但这也同样缺乏亲身的验证,毕竟所知的信息都是来自于他人的道听途说。至于第三点,恩里克几乎在瞬间就已经确定了潜在的竞争者西班牙人和荷兰人。这也是葡萄牙人在远东地区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至于法国人和英国人,现在正在欧洲战场上打得不亦乐乎,根本顾不上远东这边的利益争夺。

  想清楚前因后果之后,恩里克觉得自己不能再坐等下去,必须要做点事情来明确一下局面。如果海汉人并没有这样的实际打算,那自然就没什么好说的,但如果所听到的传言是真的,海汉人真打算要把武器向欧洲国家进行销售,那这块肥肉可不能让竞争对手从自己嘴边给抢了去。

  于是屁股都没坐热的恩里克又带着仆人匆匆赶到胜利堡,想找军委的颜楚杰再提一次参观实弹射击的事情。不过他的运气似乎差了那么一点,门口的卫兵告诉他,颜司令今天不在军委办公,而是在军校授课,同时也没空接见外人。

  恩里克毫不气馁地转向“海汉兵工”的办公处,但可惜的是他在这里同样也没有找到负责人白克思人在田独工业区,今天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恩里克不依不饶地又去了执委会的办公室,但在这里同样是扑了个空执委们全都出去视察基层工作了,有事明天清早。

  原本恩里克觉得海汉人这种忙忙碌碌地工作方式还挺带感的,但现在他却恨不得随便揪出一个海汉人,好好问问他干嘛要这么拼,身份地位钱财什么都不缺了,难道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办公室里享受冰镇的椰汁吗?

  气归气,事情还是要办的。尽管当天晚上因为这事而没能睡好,第二天一早恩里克还是十分精神地来到了军委,这次他没有再失望,因为竟然一下把陶东来、白克思和颜楚杰全都堵在了办公室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恩里克总觉得这三人看到自己的时候眼神有点怪怪的,那样子就好像是某种野兽看到了猎物一样。

  “尊敬的三位先生,能在这里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就用不着一个一个去拜访了。”恩里克不等他们招呼,便自行进屋坐到了藤椅上。他可不知道下次能同时见到这几个头面人物会是什么时候,既然在这里撞到了,那就没有轻易错过的理由。

  “恩里克先生,你这么早就来找我们,是发生了什么急事吗?”陶东来故做糊涂道:“是不是在迎宾馆住得不习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不不不,迎宾馆非常好,我对一切都很满意。事实上我想找三位谈的事情,跟住宿无关。”恩里克也不想过多地兜圈子,迅速地切入了正题:“我想和三位谈谈关于军火贸易的事情。”

  “军火贸易?”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白克思接过了话头:“恩里克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我们武装民团的武器一向都是自行制造,从来没有向外界购买的打算。”

  恩里克干咳一声说道:“不不不,您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打算向你们出售武器……其实我是想知道,你们是否有向我们……不,向西方国家出售武器的打算?”

  戏肉来了!三个老油条心中都是闪过了同样的念头。

  “关于向外出售武器的安排,我方一直都是秉承着非常慎重的态度,必须要经过严格的论证和表决,才会作出最终的决定。”陶东来立刻开始了擅长的迷踪拳:“所以关于这件事,我的回答是……暂时无可奉告。”

  恩里克虽然也算是精通中文,但仍然要听到最后一个字之后才慢慢明白了陶东来说了一堆其实什么都没透露。他想了想,又换了一个角度提出了要求:“那先抛开军火贸易的事情不谈,请问我是否可以有更深入了解海汉武器性能的机会?”

  “请给我一个理由。”陶东来不慌不忙地应道。

  “如果你们制造的武器在性能上真的优于西方国家,那我会认为将它们售卖到西方国家会是一笔很好的生意,对你们,对我们,都会有不错的收益。请相信我,葡萄牙在东印度地区的商会可以给出相当大的订单,是你们目前卖给安南和大明的军火订单所不能相提并论的……当然,这首先得证明你们的武器性能足够优秀才行。”恩里克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他知道跟这些海汉人打交道,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他们明白自己可以获得的利益是的没错,在恩里克看来,这就是一群无比现实又市侩的商人!如果有足够的利益驱使,他们甚至会毫不犹豫地把武器卖给自己的敌人!

  这番话说出去之后,海汉的三名大佬沉默了一阵,然后以极低的声音交头接耳地谈论了几句。恩里克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还是竭力作出一副平静的姿态,等着对方作出决定。

  片刻之后,三人终止了交谈,陶东来点点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有些道理。事实上我们已经通过某些特殊的方法,了解到了目前在欧罗巴大陆上正在进行的多国大战,所以向西方国家出口武器这件事,我们其实是有考虑过的。但你也知道,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武器制造商,我们也有很多的顾虑……”

  陶东来后面的废话,恩里克没怎么能听得进去,因为他的注意力都被陶东来所说的前半段给吸引住了。什么叫做“通过特殊的方法了解到欧罗巴大陆上的战况”?恩里克可不会认为这是海汉人从某些西方商人那里听来只言片语之后就匆忙作出出售武器的决定,这些家伙都是走一步看三步,做生意比鬼还精,绝不可能听风就是雨。陶东来敢说这种话,一定是他们手中掌握了某些更详实的情报,而这些情报的来源,恩里克一时也想不出比“特殊方法”更有说服力的解释了。

  “……我们海汉人的文化是热爱和平,珍惜生命,对于介入战争,特别是外国发生的战争,我们一向都是非常谨慎的,所以军火贸易,不能你让我卖我就卖,我们一定要考虑周全,因为我们不愿意卖完之后,被其他国家的百姓骂我们是军火贩子,根本不顾及他们的性命……”

  陶东来的嘴炮仍然在继续,而恩里克的思绪也完全停不下来。关于欧洲战场上的最新进展,他们也只能通过半年一批来到远东的商船上的船员获知一些信息,而且这些信息都是过时已久,几乎不具备什么时效性。如果海汉人的情报也是来自于类似的途径,那么他们所得到的消息最快也是近一年之前的了,这肯定不足以作为军火贸易的参考。那海汉人如此笃定的态度,信心又是来自哪里?

  说的人不走心,听的人不上心,两人就这么颇为默契地演了下去。陶东来说到后面大概也是有点口干舌燥了,终于在阐述完“保卫地球和平”的理想之后停了下来。颜楚杰很有默契地接过话头,把话题重新回到了武器上:“我看不如这样,还是先安排恩里克先生去看看实弹射击,如果看得上眼,那我们再谈后续的买卖,如果看不上眼,那我们现在说得天花乱坠,也没什么实际的意义。”“对对对,颜总说得有道理!”恩里克听到这话之后一下子就回过神来,赶紧接话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