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偷听

第三百六十三章 偷听

  从大的殖民战略意图来说,葡萄牙人的综合实力尽管已经开始在走下坡路,但他们在亚洲地区取得的成绩放在这个时代的欧洲国家中来比较,仍然还可算是佼佼者。  .  ..从果阿到满剌加,再到会安、澳门,葡萄牙人将一处处的殖民点用海运方式联系起来,勾划出了一条跨越印度洋和南海地区的远洋航线。葡萄牙人正是靠着这样一条航线,才能在东西方贸易中获取到丰厚的利润。

  尽管从葡萄牙人达迦马抵达印度西海岸的果阿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的时间,以后世眼光来看,他们拓展航路的速度实在算不上快,但靠着目前的航海水平能够在未知的世界中探索出这样的一条航线已经实属不易。

  而穿越集团所具备的优势,就在于数百年的知识积累让他们得以轻松地从地图上挑选好最适合建立拓殖点的战略要点或者资源产出地,以此为目标来制定相应的拓殖建设计划,而无需像葡萄牙人那样两眼一抹黑地在海上到处乱转拼运气。而且由于穿越集团对历史的走向十分清楚,因此他们在与外界势力接触的过程中,目的清晰,态度明确,几乎没有走出过废棋漏着,基本将一切可以借助的历史走势都利用起来,这也大大地减少了扩张过程中来自外界的阻力,在效率上远远领先同时代的其他殖民主义竞争者。

  就在澳门理事会还在为了是否暂时放弃在南越的权益来换取与海汉的合作机会而争吵不休的时候,他们的对手却早在一年多之前就已经定下了逐步清除西方国家在中南半岛影响力的计划。不管是前期向北越售卖武器提供军事援助,还是今年两次出兵亲自上阵跟南越打对台,这都是长远战略规划中的一步而已。换句话说,南越被穿越集团敌视的主要原因其实是葡萄牙人的介入,如果不是为了驱逐他们,穿越集团还未必会急着挽袖子自己上。

  虽然现在葡萄牙人以条件交换的方式答应了不再介入安南内战,但这并不意味着海汉会停止对南越施加军事压力。穿越集团现在不仅仅是对北边的朝廷进行军事扶持,还开始将军火秘密出售到南边被安南打压了几十年的占城国,试图在中南半岛南部扶持起另一支足以对南越造成军事威胁的力量。

  海汉人在私底下所动的这些手脚,葡萄牙特使恩里克是根本察觉不到的。现在他只注意到在两次拜访胜利港之间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当中,海汉治下的人口又增加了三千多人,新开垦农田两千余亩,修建各种不同等级的住房三百多户,以及新近下水了两艘战船和四艘商船。当然这些数据情报并非他自行搜集,如果他有这种能力,恐怕早就被相关部门以间谍的罪名给抓起来了,事实上向他提供这些数据的正是执委会,所有的资料都出自于官方统计。

  执委会这样做的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要让葡萄牙人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如果想要在南海地区跟海汉拼发展速度是不现实的,将来也不太可能有机会在区域影响力上超越海汉。如果双方要在未来进行深层次多方面的合作,那么葡萄牙人就必须正视现实,放弃所有的敌对心态,安安心心地把注意力放到商贸方面去,别再想着在海汉势力范围以内搞什么殖民地之类的花样。

  虽然执委会很“慷慨”地向恩里克公布了一系列的数据,但关于某些具体的生产制造环节,却是根本就不让他接触到。比如造船和军工的相关单位,就从未对恩里克开放过,尽管他也以个人名义提起过参观申请,但都被负责外事接待的人员以“安全”原因给回绝了。

  恩里克自然不会满足于这种单方面的信息接收,他到三亚来一方面是为了与海汉人就贸易合作和军事冲突展开谈判,另一方面当然也是抱有收集海汉情报,判断海汉下一步动向的目的。虽然海汉人看似大方地公布了一系列的民政数据,但这些东西对于恩里克来说却并非紧要之物。他更想知道海汉人的军工厂每月能够产出多少火枪火炮,能造出新式战船的船厂里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执委会麾下的海汉民团究竟有多大的编制。

  可惜这些信息是绝不可能主动从海汉人口中说出来,恩里克所能做的,也就是尽量从日常接触到的人那里收集一些零碎消息,再从中挑选拼凑有价值的部分。这种渠道能够收集到的信息极为有限,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毫无价值,因为平时恩里克所能接触到的穿越众和归化民,几乎都不在要害部门工作,大多也无从知道恩里克想要打听的那些信息。

  不过恩里克对此倒也不是特别着急,因为他也能很明确地感受到执委会似乎并没有与葡萄牙敌对的意思,反倒是很有兴趣通过葡萄牙商人来购买一些本地无法出产的货物,比如说印度的帆布,并且试图将本地产出的一些工业品卖往欧洲。在这里一边跟海汉人谈判,一边享受着三亚特有的热带海滨生活,其实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至少比待在澳门那个臭气熏天的小港口舒服多了。

  除了明令禁止的一些军事禁区之外,恩里克在三亚地区的行踪并没有受到特别严格的管控,因此他也得以能在商务区的中式酒楼中享受到地道的粤菜风味。相比海汉迎宾馆所供应的免费伙食,酒楼中的选择显然要更多一些,虽然要额外花费一些钱财,但这对特使先生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这次来之前理事会特批了一笔活动经费给他,足以满足他在胜利港期间的日常所需。

  这天闲着无事,恩里克带着仆人科科又来到了他最喜欢的“瑞丰楼”吃饭。这家“瑞丰楼”是“福瑞丰”下属的产业之一,也是第一批在胜利港地区开设的商业机构,前面是酒楼主营餐饮,后院还有专供本地权贵人物消遣的风月场所,是本地为数不多能够提供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的地方。

  恩里克并不是冲着后院的风月场所而来的,尽管他非常想去尝试一下据说相当高级的海汉模式服务,但无奈的是这个场子并不对外国人开放,甚至连归化民都没这个资格,仅仅只有真正的海汉人才会被允许入内,而且还得提前一两天就登记预约时间才行,管制之严格让恩里克也是叹为观止。他横跨几大洲从欧洲跑到亚洲,也去过不少的风月场所,但从来就没听说过哪个场子会有像这里一样的规矩。如果恩里克实在想找地方解决自己的生理需要,那么他只能去商务区和归化民居住区之间的限定场所,向那些领到专门营业牌照的私妓购买服务。

  随着本地人口的爆炸性增长,原来提供的机构规模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广大单身汉的需求,相关部门不得不放宽了最初设定的条件限制,将特殊场所的经营权由联营逐步转向了民营,通过限制营业场所和执业资格的手段,尽可能规范地监管这个市场。当然也不乏其他一些“有眼光”的外来商人注意到这个行业,向相关部门提请进入这个行业。现在对于特种行业倒是已经没了多少反对的声音,毕竟本地男多女少的状况暂时还不会得到有效的改善,为了维护社会的安定,某些该放开的行业还是得让其合理地存在下去。

  不过当初执委会与“福瑞丰”所达成的联营协议中包含有区域排他的条款,因此新入行者的经营场所就只能开到三亚新城区那边去了,而胜利港这边除了一些散户之外,正规经营的风月场所仍然只有“瑞丰楼”一家。只是“指定消费场所”这一个卖点,就足以让“瑞丰楼”成为本地首屈一指的高级场所,每天都保持宾客盈门的状态了。而外来客商要宴请穿越众,也都基本将这里当作了首选地点,以显示自己的知情识趣。

  虽然无法享受到后院的服务,但恩里克在“瑞丰楼”吃过一次饭之后,也喜欢上了这里的味道和环境,甚至在没有社交活动安排的时候,他也会自行来到这里进餐。

  或许是恩里克的外形实在太打眼太好认,这里的小二也已经记得了他的名字,在门口一见便热情地招呼起来:“恩老板里面请!”

  一楼是普通大众吃饭的地方,多数是来胜利港办事的外地客商,偶尔也有一些本地的归化民。二楼的档次要稍高一点,每桌之间都有屏风隔开空间,在这层消费的一般是有钱老板或者归化民干部。三楼则全是包房,消费偏高,只接待社会上层人士。恩里克到二楼选了一张临街的空桌,小二倒上热茶之后便主动向他推荐道:“今天有新菜式,恩老板要不要试试?有刚从港口送来的大虾,全都是活蹦乱跳的!”

  “那就先来个白灼虾吧!”恩里克驾轻就熟地开始点菜:“再来个白切鸡、油豆腐镶肉、煎酿茄子……再来个老火靓汤,一壶梅子酒,行了!”

  “这才是生活!”想到澳门餐馆里的臭鱼烂虾,恩里克深深地觉得自己能拿到出使胜利港的差事真是极为幸运,是不是应该琢磨琢磨把本地商站负责人的差事给揽下来,这样以后就可以常驻三亚,而不用再回到澳门那个脏乱差的环境中生活了。

  很快点的几道菜便送了上来,恩里克摸了两角钱的流通券出来,打发仆人去外面自行觅食,然后开始悠哉游哉地剥起了虾。

  不过没过一会儿,恩里克的心思便已经没有放在眼前的美食上了,因为他听到屏风另一边所传来的谈话当中,有某些让他非常感兴趣的内容。

  便听一个男子问道:“老黄,你们车间好像最近都没有休息过啊?”

  被称作老黄的也是个男人,旋即回应道:“没办法,首长说了要加班加点赶工,这个月所有的假期都被取消了。也不知道造出这么多的大炮要往哪里卖……”

  恩里克一听到“大炮”这个词,立刻便竖起了耳朵。海汉人的炮火在两次对南越的军事行动中已经充分显示了威力,而且还将这种火炮大量出售给了北越朝廷。对于海汉人从何处得到制造火炮的技术,澳门的理事会也一直想弄个明白。但恩里克来到胜利港之后,便逐步意识到海汉人手中的造炮技术恐怕并不是来自于外界,因为他们制造火炮的速度和规模都远远地超过了广东官府,而且在大型火炮的铸造技术上已经大大地领先大明,甚至有可能会在包括葡萄牙在内的西方国家之上。

  胜利港港口防御工事上架设的那些24磅火炮,就绝不是现在的大明制炮场能够造得出来的武器,而海汉人能够一口气装备这么多的大型火炮,已经充分地证明了他们的制造技术相当先进。要知道以目前这个时代的造炮技术而言,铸造口径越大的火炮,合格品的几率就越低,而铸炮废掉的材料因为结构强度不够,是不可能再用来二次重铸的,只能拿去做农具用了。废品率一高,造炮的成本就会跟着翻倍往上涨,恩里克认为海汉人虽然尚武,但也未必承受得起铸造大型火炮时的高报废率所带来的经济损失,既然他们能够铸出这么多的大口径火炮,那必然是掌握了某些提升成功率的技术秘诀。

  在亚洲地区的葡萄牙人所装备的火炮,也包括他们出售给大明和安南的火炮,几乎都是产自欧洲。虽然在亚洲的葡萄牙人并非没有掌握铸炮的技术,但铸炮所需的大型熔炼设备和大量的原材料,却是难以在他们的殖民地区实现。作为靠着航海和大炮向外扩张的帝国臣民,恩里克很清楚造炮只有上到一定的规模之后,才能有效地将制造成本降低下来,海汉人如果真的开始大规模地铸造火炮,那除了开战之外,恐怕最大的可能就是要试图降低成本,以便在军火贸易中赢取到更高的收益了。

  那老黄接着说道:“小白,你单位就是朝外面卖武器的,倒是给老哥透下风声,这些多造出来的火炮是打算往哪里卖?”

  小白应声道:“老黄,小弟也只是个办事跑腿的,首长们怎么打算的,小弟可不敢妄自揣测。”

  恩里克听到这里便已经明白了两人的身份,听这两人说话的语气应该都是归化民干部,那老黄定然是负责铸炮的技师,另一个叫小白的则是“海汉军工”的职员。而他们现在所谈论的话题,正是恩里克想方设法试图了解的情报信息之一。

  屏风那边沉默了一阵,便听那小白又开口道:“老黄,有些话在这里说了,你可别出去传。”

  老黄应道:“你说你说,老哥我是那种嘴不紧的人吗?”

  恩里克心头暗道,你嘴紧不紧不知道,但你旁边那位朋友显然是个不紧的。

  小白接着说道:“小弟听说,这些炮是打算往西边卖的,卖给那些西洋番人的国家。”

  老黄似乎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你这话不是在诳老哥吗?那些西洋番人自己就会铸炮,老哥倒是听说过他们把炮卖给广州官府,怎么可能还花钱从我们这里买炮?”

  “你那是老黄历了!”小白显然对自己的消息来源很有信心:“首长曾经说过,西洋番人造的火炮,不管是射程、精准度还是使用寿命、装填速度,都不及我海汉火炮,安南战场上南越军队一触即溃,也是因为他们的火力远不及我民团炮兵所致。如今不管是安南的护,还是福建的水师,都是从我们这里买炮,西洋番人的火炮根本都卖不出去了。”恩里克心里暗哼了一声,那哪是卖不出去,而是现在根本就没得东西可卖。葡萄牙人以前在亚洲贩卖的火炮火枪,基本都是在欧洲采买,跨越重洋运过来,一是数量有限,二来加上成本之后价格高昂,面对产地就在三亚的海汉武器几乎毫无竞争优势可言。而且随着欧洲三十年战争的逐步激化,原产地的武器装备已经有点跟不上战争所需,就更别提往遥远的东方出口了。澳门理事会同意停止对南越朝廷的军事援助,其实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就是从欧洲贩运武器的货源已经出现了中断,除非不管不顾地拆了自家要塞和武装商船上的火炮来填坑,否则今后一段时期内都没法再向其大量供应火枪火炮类的武器了。作为一个合格的海商,恩里克不是没有动过向海汉采购武器再将其专卖到欧洲的念头,他相信以葡萄牙商会所能提出的订货规模,一定能拿到一个比其他客户更低的进货价格,而这个价格足以保证这些武器在运抵欧洲之后仍然还会有较为丰厚的利润。但恩里克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与西方国家接触不多的海汉人也会冒出这样的念头?...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