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工程中的消耗品

第三百五十八章 工程中的消耗品

  尽管北越地区自古以来盛产水稻,粮食并不缺乏,但战俘的身份就注定了他们不可能有饱餐的机会,被俘之后一直就只有清汤野菜粥的待遇。   . .  每天两顿米汤下肚,基本就只能起个吊命的作用,很多人都已经饿得皮包骨头。如果不是北越还存有将他们作为抵债品交给海汉人的心思,这些人恐怕早就饿死在战俘营里了。

  这次从北越运来的两船战俘共计六百人,不过由于在长期关押中导致体质太虚弱,运输途中就死了十几个,被船员们无情地抛进了大海中。到港之后的检疫又有十几人因为身体状况问题不佳,被医疗队清理出去进行隔离观察,最后入驻到苦役营就剩下五百六十六人。这些人以运来时的十人一组为小队,十个小队为一中队进行编制,每个中队除了司法部、民政部和建设部分别指派的管理人员之外,还会有一名资格稍老的苦役工头,当然这个工头的职能并不是行政层面的,而只是负责具体指导他们进行劳作而已。每个营区有五个中队组成,而仅仅只是在三亚新城的工地上,就设置有四个苦役营,共计两千余人。

  按照执委会的规划,在三亚两河流域的城区,将沿着河岸建设长达数里的内河码头,与之配套的基建工程量极大,仅仅依靠建设部现有的施工队是远远不够的,其中的大部分纯体力劳动都将由目前规模已超过四千人的苦役劳工来完成。尽管这些苦役的身体还很虚弱,但施工部门可没有时间让他们去慢慢调养身体了,上头把各项工程的工期催得很紧,不能按期完成预计的建设目标,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最直接有效的解决办法,便是尽可能充分地利用这些苦役劳动力,能干一点活儿是一点,至少得把这些人抵债的成本给收回来。

  “睡你麻痹,起来嗨!你们这些懒鬼,到这地方可不是让你们来养老的,马上到屋外集合,我数到十还没出屋的,晚饭就不用吃了!”李毛仔拿着铁皮喇叭,用最大的音量对准棚屋里躺了一地板的苦役们大声吼道。至于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并不清楚,只是曾经看到海汉干部用这话喝斥睡懒觉的苦役,感觉非常有气势,便擅自学了起来。

  在五月围攻李家庄的战斗中,李毛仔很幸运地在战场上保住了性命,虽然因此而成了民团的俘虏,但却阴差阳错地避开了李家宗族的清算,在战后就被直接押解到了大万山岛上当苦力。能够两次逃出必死的困境,其运气之好也算是难得一见。当然了,这也多亏了匪首廖大鼻死于乱军之中,否则他撺掇廖大鼻来攻打李家庄的事情一旦暴露,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也不用指望海汉人会以需要劳动力这种理由来保他的命。

  李毛仔在万山港当苦力期间,继续发挥着他的演技天赋,一面设法逢迎上司,一面压榨同为苦役的其他人。不得不说他的这套把戏多少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万山港待了一个月,李毛仔便因为“改造态度较好,工作积极肯干”的评价,被提拔为小队长,后又升为中队长。八月的时候因为万山港主体工程告一段落,而剩下的防御工事建设,需要考虑到保密性,苦役营的人是没资格参与的,于是李毛仔便和其他一批在李家庄战斗中被俘的人员,被运到了三亚新港的工地上继续劳作。

  虽然李毛仔竭力表现自己,但如今的苦役营已经很难再出现高桥南那样在极短时间内就成功逆袭的异类了。司法部明令规定,除了少数由民政部明确列出的特殊人才可以监外执行劳役之外,苦役营的中一般人员全部都得按照判决的刑期执行,即便是有立功表现可以减刑,其最短的服刑期也不能低于原本刑期的三分之二。..北越来的战俘全部都是三年刑期,也就是说他们当中即便有人能够获得减刑,其刑期也不会短于两年。而大陆运过来的这批苦役则稍稍得到了一点优待,统一都是两年刑期,如果李毛仔能够做到足够好,那么还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在三亚新港的工地上当了一个多月的工头之后,李毛仔又被分派了新任务到新营区负责带新人。这个任务可不是容易拿到的活儿,基本都是抽调各个苦役营里表现较好的中队长来做,而所能获得的劳动积分,也要比原来的岗位更高一些。

  当初由任亮提出的劳动等级和个人劳动积分制度,在如今的苦役营中也同样推行开来,只是积分规则和奖励与普通归化民劳工有所不同而已。苦役获得积分的劳动强度底线要比归化民高得多,扣起来也更狠,只要不出勤,不问理由一律按天扣除原本已有的积分,而不是像归化民那样只是按旷工处理。而苦役积分的最大用处,便是换取刑期的减少,普通苦役一周的积分可以减少一天的刑期,干满一年最多可以用积分减少52天刑期,这个规定对于渴望自由的苦役们来说无疑是地狱中的一线阳光,同时也能促使他们最大限度地贡献出自己的劳力。

  而李毛仔在现在这个职位上所能获得的积分,几乎是普通苦役的一倍之多,他依靠积分累计来减短刑期的速度自然会更快,工作中的卖力程度就无需多说了。

  李毛仔的大吼大叫多少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屋内的苦役们手忙脚乱地爬起来,赶紧冲到屋外列队。不过这些人显然并不适应海汉制度下任何时候都需要列队的习惯,乱糟糟地半天都站不整齐。李毛仔看得不耐烦,便过去抬脚对着几个站不好位置的人一阵乱踹。在这个环境中,拳脚相加就是最好的教育方式,关于这点,李毛仔也是深有体会他当初才到万山港的时候,也没少挨工头的揍。

  “以后叫你们集合,立刻就照这样给我站好了!谁要站不好就不给饭吃!”李毛仔对着这一排面如菜色的苦役开始大声训话:“你们这些家伙记住了,在这里不是白吃白住的,必须得给海汉老爷们好好干活!这里不养没用的人,谁要是觉得自己干不了,现在就可以用裤带把自己吊死,免得糟蹋了粮食!”

  “现在带你们去上工,记住一切行动听指挥,没让你动就不许乱动,谁要违反规矩……就不给饭吃!”李毛仔放下喇叭,指了指队伍派头的人道:“你跟着我,后面的一个跟着一个,不许随意出列,有事先喊报告!”

  走到营区门口的时候,李毛仔有意停了下来,指着营区大门右边道:“看到那边吊着的几个家伙了吗?那都是想逃跑的人。有这个心思的人,现在就最好打消念头,逃跑的人抓回来统统都是打断两条腿,吊在那个架子上示众!”

  由于这批新人的身体状况不佳,还不适合安排重体力劳动,因此他们的劳动地点被安排在了内河港旁边的火车站附近,工作任务就是敲修建铁路路基所需的石子。虽然现在从三亚新港到田独的这一段铁路已经全线通车,但要实现执委会试图实现的复线建设方案还有很大的工程量,而且根据三亚城区的规划,从内河港还会修建一条沿着三亚河河岸通向北方近海平原区的铁路,以便为接下来在当地进行农业大开发提供运力保障。

  李毛仔把这个中队的新人带到工地上,然后领来了小铁锤,一人发了一把。在进行了简单的示范之后,苦役们便坐在地上叮叮当当地敲起了石头。他们今天至少要在这里敲上四个小时的石头,才能得到晚上那一顿的食物。

  李毛仔则是屁颠屁颠地跑到车站的凉棚下,向前来巡视的干部汇报道:“于头,工作已经安排妥当了。”

  “知道了,你把这些新人盯紧点,有什么偷奸耍滑的直接揪出来,送到三号码头的工地上去,自然有人会教他们规矩。”于大山坐在候车的长凳上用草帽扇着风,不急不慢地应道。

  于大山作为首批从龙的归化民,因其一直以来表现良好,已经逐渐被相关部门有意识地树立为归化民干部的代表人物。在半年前周年庆的时候,于大山就已经是由胜利港货运码头工头升任为港区管委会的主任助理,专门负责协助任亮处理移民事务。而三亚新港的工程开始之后不久,于大山便被调到新港这边,重拾老本行当起了工头。不过此工头已经不是当初的工头,于大山现在并不管理具体的事务,而是在新港工程中专门负责民政部和建设部之间的协调工作,主要的工作对象就是苦役营。四个苦役营,都在于大山的职权范围之内,因此在李毛仔这种基层工头的眼中,于大山已经可以算是层次很高的大人物了。

  “三号码头?”李毛仔听了之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三号码头是目前正在修建的内河码头之一,依照现在的施工手段,河岸的整修和修建栈桥,都需要有大量劳工下到水中配合施工,而这种苦活累活自然就被建设部交给了运作成本最低的苦役营来做。这个工作需要每天在水里连续泡上好几个小时,不但消耗体力巨大,而且会对身体有一定的危害,甚至下身泡到发烂的情况也有,因此一直都是作为惩罚手段,罚一些苦役中的刺头去做这个工作。

  “首长们说了,年底之前,三亚内河港的主体工程一定要完工,要赶工,那就得那人往里面填才行。”于大山抬手指了指坐在露天敲石头的这些苦役道:“首长们对这些南越战俘的态度,大家都应该很清楚,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明白明白,小人完全明白。”李毛仔赶紧应声道:“小人定会看紧他们,若是有那不听话的,小人自会按于头的意思去办。”

  李毛仔在三亚新港的工地上也待了一段时间了,自然看到了南越战俘与苦役营中其他人的待遇有所不同。现在的苦役营中除了南越战俘之外,还有来自崖城的犯人,犯了事的归化民,以及少数像李毛仔这样来自大陆的战俘。而在这些人员当中,南越战俘的待遇无疑是最低等的。这些人基本上就是被当作了消耗品在使用,所有最苦最累的岗位上,几乎都是用的南越人,在此过程中所发生的工伤和过劳死,也是以南越人的数量最多。

  形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主要还是执委会的态度起了一定的影响。这些南越人在人种、语言、生活习惯上都与北越有一定的区别,要改造这些人所需花费的资源就相对更大,而且本地又有大量的北越归化民,多年内战形成的世仇难以轻易化解,这些南越人即便能够完成改造,想要融入到本地的生活也具有一定的难度。因此执委会虽然嘴上不说,但实际运行中就把南越苦役当作了消耗品,上行下效,到了基层之后,这种情况自然更加严重一些。虽然在严格的看管之下,还不至于发生故意虐囚之类的事情,但毫无疑问的是所有的管理人员都对这些南越苦役没有什么同情心可言。

  换言之,这些南越苦役到港之后日子最好过的一段时间就莫过于当下了,等他们稍稍适应了本地的环境,身体状况有所恢复之后,可就不会再有坐在地上敲石子这么“轻松”的活给他们做了。能够硬抗到刑期结束重获自由的人肯定会有,但这个数目占整个南越苦役总数的比例也肯定小得惊人。

  穿越集团目前的状况是建设开发的速度跟不上发展的需求,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各种规划的严重迟滞。然而基建工程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执委会为了能够更快地实现向外扩张,不得不对各种工程的工期都提出了近乎严苛的要求。如果不是现在有大量的免费苦役可用,建设部恐怕很难依靠自身的力量来完成执委会的要求。对于这个过程中肯定将会出现的大量人员损耗,执委们都心里有数,但并不会有人公开提出来。哪怕是最喜欢维护人权的顾凯,在这种时候也很聪明地闭上嘴充当看客在政治正确与维护人权之间该选择哪一方,顾凯心里非常清楚。

  对苦役的这种严苛的压榨,在本地民众看来却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这些人要嘛是罪犯,要嘛是战犯,没有被海汉首长们吊死就已经算是开恩了,现在要拿粮食养着他们,让他们干活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至于说劳动强度太大,待遇太差,这就更不是什么值得争论的问题了如果所有人的待遇都一样好,那谁还愿意想法设法为自己和家人争取一个归化民的籍贯?

  随着穿越集团实力的扩张,归化民入籍的好处也越来越大,如今已经不单单只是吃饱穿暖的待遇,教育、医疗以及住房这些相应的社会待遇也在逐步提升当中。

  普通的归化民家庭都可以将子女送入本地的学校就读,只要有归化民的籍贯就一律学费全免,成人也可以自行报名参加各种形式的识字班、夜校、技能培训班等免费教育培训机构。由于现在在归化民的劳工等级升迁条件当中加入了对识字率的要求,归化民主动参加各种扫盲班的热情要远远高于去年。而民政部通过各种途径招揽来的落魄文人在这个领域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们吟诗作对写八股的本事虽然在胜利港根本就派不上用场,但就算单单教人识字念书,收入也已经远胜于从前。虽说海汉人颁发的各种教材中并没有四书五经,全是自行编纂的内容,看起来似乎有些离经叛道,但在胜利港住上一段时间,充分享受了海汉式的糖衣炮弹之后,落魄文人们就很难再坚持理想,纷纷选择了留在这里做个教员或者文书之类的工作。医疗方面除了相关单位在源源不断地培养赤脚医生之外,还有其他各种的配套管理制度,让本地的医疗卫生状况能保持一个较高的水平。外来移民的检疫隔离制度,本地各种基础卫生设施的普及,对于垃圾倾倒和粪便处理的严格规定,都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唯一对此感到不满大概就是两位洋大夫,因为他们的工作实在太过繁重,每天上午看病,下午授课,几乎完全失去了自由时间。特别是老摩根,对于近期由于医疗工作安排而连连错失了参与军事行动的机会深感不满,甚至打算提交报告,将自己的编制从医疗部门转到军委当然他即便是打了这个报告也不可能获得通过,毕竟整个穿越集团里也就他这么一个心血管疾病专家,再过些年说不定大伙儿都得指望他的医术来保全自己的身体了,怎么可能容忍他如此不务正业。...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