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三亚港的新客人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三亚港的新客人

  打仗就是打钱,安南内战已经持续了好几年时间,南北两个朝廷的收入有大部分都投入到了战场上,即便某一方暂时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势,但也很难利用胜势一举结果对手,双方一直都是在苦苦支撑战局而已。  .  。  像海汉民团这样玩敌后破袭战,直接攻打后方腹地的城市,用以战养战的方式来维持军队的费用,甚至还能靠发动战争来获得经济上的收益,南北双方都不可能做到,毕竟他们目前都不具备像海汉海军这样的海上机动能力。特别是南越地区一年之中两次遭遇重创,前一次部署在交战区附近的水面部队被海汉民团扫掉了大半,后一次又被海汉民团从自家大后方抢走了大量民船,现在甚至连出口商品的渠道都成了问题,简直就是祸不单行。

  相比之下北越的情况要稍好一些,如果北越朝廷能再忍个一年半载,这种有心无力的局面或许就会改观了。黑土港造船厂目前正在源源不断地出产排水量百吨左右的近海帆船,大概一年之后北越方面或许就能拥有一支小规模的海上部队了。届时困扰他们多时的水陆策应作战问题,也可以得到有效的解决,北越军甚至有机会从海上运兵,直接对缺乏水面部队保护的顺化府地区发动攻击。

  当然还有另一种比较快捷的解决办法,就是直接找海汉人租用大船。这次北越军方虽然从永安港免费借到了一批船只,但大多都是小船,像渡江作战这种短距离的运输任务倒是没有问题,要完成长距离的兵力投送就比较困难了。而排水量超过百吨的帆船,海汉这边肯定是不会无偿提供的,但要谈到钱的问题,军费捉襟见肘的北越军方也实在没有什么底气。即便已经在战场上占据了明显的优势,但如果照现在这样的进度打下去,军费的消耗仍然将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北越朝廷甚至都不太有把握是不是能赶在自家彻底破产之前统一南越地区。

  北越因为连年战乱造成的军费不足倒也并非无解,海汉早就提出了全面合作一揽子计划,只是条件令北越朝廷无法接受而已。海汉提出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北越用人口和土地来换取军事援助。

  北越在最开始与海汉打交道的时候,就因为不明状况而上了贼船,在接二连三被海汉人拿去黑土港、涂山半岛和永安港的土地之后,北越朝廷中终于有聪明人醒悟过来,意识到海汉人是以租界为名,行实际占领之实。而在这些租界为海汉人修建各种基础设施的,也正是北越朝廷曾认为是包袱的战争难民。北越付出了土地和人口,换来的却只是海汉出产的各种消耗品,但偏偏海汉的每一步都走得光明正大,一部分双边协议甚至是北越朝廷求着海汉签的,根本连事后抱怨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当北越朝廷中的有识之士意识到海汉的意图之后,就不愿再以昂贵的代价来换取海汉人的出手相助,起码不能再随便以租界的方式把土地出让给海汉人了,特别是沿海区域的要害地区。南越所遭受的军事打击已经充分证明了在沿海地带布防的重要性,而海汉人在北越地区专挑沿海区域建立租界,这让当权者们偶尔会有后背发凉的感觉。而向海汉输出的人口也由原本的战争难民开始逐步转变为囚犯和战俘为主,并逐步减少人口输出的总量,希望能借此来稍稍限制海汉租界的扩张速度。

  当然这些手段在海汉执委会的眼中还是稍显稚嫩,毕竟多了四百年的历史经验累积,不管是政治手段还是经济手段,要想整治安南这样内忧外患的国家,执委会都有太多的先例可以借鉴。北越的合作是不是心甘情愿,在执委会看来并不是首要问题,由于军事上的需要,北越政权在现阶段是绝对不会与自家翻脸的,而穿越集团向外扩张的最大困难就在于初期这两三年,只要挺过了这段发展期走上正轨,届时扶持一个合作态度更好的政权上台管理安南,也并非不可能。

  眼下北越朝廷更急于解决国内的南北分裂局面,因此再怎么困难,也还是得挤出资源来向海汉换取军事援助,即便能把内战继续打下去。就在南北越的对峙战线南移到横山一线的时候,两艘装满安南移民的福船抵达了尚未完全竣工的三亚新港。

  船上的水手抡圆了手臂,将缆绳抛到栈桥上,工作人员再将缆绳拉到岸边,牢牢地拴在蘑菇状的水泥墩上。河岸上,一个排的黑衣警察已经整装待命,他们将负责接管这两艘船上的移民。与警察站在一起的还有民政部和医疗队的人,他们要对船上的人进行简单的检疫,并登记核对这批移民的人口信息。

  三亚新港经过数月的建设之后,目前进出港的航道修整,内河靠南河岸的码头,都已经基本完工,十余道长短宽度不一的栈桥,分别可供从普通渔船到500吨级的大型战船停靠,而码头后方的堆货场就毗邻新港火车站,每天有四班火车在这里与田独之间对开,进出港的货物运输都十分便利。在这一段码头修建完工之后,执委会便迫不及待地将这里投入使用。

  由于来自大陆的商船越来越多,胜利港的港湾虽大,但停靠穿越集团的钢铁舰队就占去了约莫有五分之一面积,港湾东边的军营区码头专供战船停靠,这自然不必多说,而西边则是胜利港造船厂所属的船坞区,于是留给一般的商船民船停靠的码头区域便已经比较有限了。执委会开发三亚新港的目的之一,便是要分担胜利港部分的货物吞吐压力,因此在胜利港至三亚新港的铁路通车之后,从三亚新港装卸货物便基本没有陆路运输上的困难了,在新港与铁田独工业区之间,都可以通过铁路实现互联互通。

  目前两个港口的大致分工是胜利港负责停靠大陆方向来的船只,而三亚新港则主要接待从安南方向定期过来的运煤船和移民船。

  一旦涉及到移民事务,这码头上需要处理的问题就比较多了,因此执委会又为此成立了三亚港管委会,行政级别与胜利港管委会一致,并在七月的时候从黑土港调回了当地的一把手周恒行,担任管委会主任一职,至于他所留下的位子则由当地的海运事务主官谢春接手。

  今天周恒行亲自来到码头上,主持这两艘移民船的接待事宜。以他现在的身份本来是不必出面处理这种具体的工作,不过今天来这两艘船上的移民都是以南越战俘为主,周恒行出面也是为了防止在交接当现突发状况。

  截止目前,执委会对安南移民的使用依然是延续着之前的政策北越移民经过隔离期之后基本都强制转为归化民籍,然后分配到各个移民定居点安家落户;而南越战俘则是因为语言和人种问题,大多都被直接送进了苦役营当作免费劳力使用,这些人至少要服满三年劳役之后,才能视其改造的程度来得到重获自由的机会。当然以目前苦役营所安排的劳动强度而言,这些人当中有多少能够服满三年的劳役还真是不太好说。

  在船靠岸之后,先由医疗队登船检查,确定船上没有发生疫情疫病之类的状况。由于这两船几乎都是战俘,因此医疗检查的仔细程度也远远不及一般的移民船,码头上的医疗队与船上随队的医疗人员交换了几句意见之后,又随意抽样检查了几人,便签字放行了。

  一名船员打开甲板上的通风口,对着黑洞洞的船舱喊道:“到地方了,都出来,一个接一个,不许停!不许挤!”

  这些战俘是五天之前在永安港装船的,被关在蒸笼一样的船舱里经过了近两百海里的海上漂泊之后,个个脸色都不是太好。由于多日没有见到阳光,大多数人在上到甲板的时候甚至被晃得连眼睛都有点睁不开。

  这些战俘按照十个人的编制,分别被铁链和脚镣串在一起,每十人就像一条蜈蚣一样,拖着铁链缓缓前行。绝大多数人的神情都很麻木,只有少数人会东瞧西看,试图通过观察周围的环境来弄明白自己究竟身在何处。不过四处张望的人很快就收起了心思,因为黑衣警察们已经抽出了腰间的警棍,劈头盖脸地疼打那些到处乱盯的人。对付这些苦役,警察们早就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棍棒往往能比说教更有效率地教会新人遵守这里的规矩。只消挨上几顿打之后,他们自然就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

  “这些人都是执委会的财产,你们悠着点,打死打残可是要扣钱的!”周恒行看着码头上略显混乱的局面,忍不住出声招呼道。

  “听到周主任说的了?下手都稳着点!”一个身着警服,肤色黝黑,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赶紧帮腔道:“让他们赶紧把队排好,听周主任训话!”

  这个中年男子叫做余震,与巡检魏平是朋友,以前在崖城的衙门里做捕快,后来被魏平说动了心,去年年底的时候辞了公职,偷偷来了胜利港投效。他能够顺利地被吸纳进警察系统,这里面多少也有魏平的功劳。

  余震跳槽从捕快转职做警察,基本也算是专业对口,本身有在衙门里当差的工作经验,加上魏平有针对性的指点,因此上手倒也很快,做了几个月之后便被司法部公安司的一把手任亮提拔起来,派到三亚新港来主管治安工作。

  余震是衙门里出来的人,自然对官场上的门门道道十分敏感。他进入海汉的公务员体系之后,多少也做过一些功课,研究了这个体系中有哪些是升迁快、有潜力的职位。这港区管委会的主任一职,在余震看来绝对算是官途一片光明的好位子。

  胜利港管委会的第一任主任是施耐德,海汉执委会九大长老之一,本地的归化民人人都知道施大掌柜是掌管海汉财政的财神爷,自然无需多说。第二任是任亮,现在也已经进了执委会当了大官,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三亚港虽然是一个刚具备雏形的新港,但余震看得出执委会在这里所投入的资源可不是闹着玩的,今后的发展潜力有可能还在胜利港之上,而这位周主任据说在安南的殖民港就是当管委会主任,从海外调回来虽然看似没有升级,但先后在两个港口担任一把手职务的工作经验可不是闹着玩的,日后多半也会继续升迁。有了这样的认识,余震在周恒行面前就多少有那么一点逢迎的姿态,言行也多以周恒行的喜好为考量。

  虽然余震催促着手下人将苦役们整队集合,但两条船毕竟装了好几百人,让这些不明所以的家伙在码头上按照队列站好,还是颇花了一点时间。到后来余震自己也按捺不住,冲进苦役队伍中骂骂咧咧,连踢带踹,以加快这些苦役的整队速度。

  “周主任,已经整队完毕,请您训话!”余震一边报告一边很狗腿地递上了铁皮喇叭。

  周恒行接过手来,淡淡地说了一句:“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为执委会服务!”余震在升职前也是去上过好几次专门的政治思想培训课程,虽然不太明白讲师到底说了些什么,但诸如“为执委会服务”这样便于表忠心的口号倒是铭记于心,时刻都挂在嘴边。

  周恒行在安南待了大半年,本身又有一定的语言天赋,现在南北越的方言基本都能够驾驭,因此对这些战俘训话连翻译都不需要。他上前几步,踏上临时搭建的货箱台子,举起铁皮喇叭开始讲话:“这里是三亚港,你们今后几年的生活都将在这里度过!”

  “在这个地方,你们最好忘记自己从哪里来,以前做过什么,你们的脑子里只需要记住一件事,那就是听从命令!想要违抗命令的人,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不会有活着离开这里的可能,但如果服从命令,老老实实地干活,那么就可以得到让你们维持生存的食物和住处!干满三年,你们就有重获自由的机会!好好想想看,你们为顺化府的小朝廷卖上三年命,他们会放你们离开吗?你们这些人本该全都死在战场上,但现在你们有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珍惜,因为这种机会对你们每个人只有一次!”

  周恒行看到台下的苦役一片沉寂,对自己的演说效果也非常满意,下台之后将喇叭递给余震:“你也说两句吧!”

  余震受宠若惊道:“周主任面前,小人岂敢唐突!”

  “让你说你就说,这些人今后的管理工作,你也是有份的。”周恒行朝余震点点头道:“我赶着去胜利堡开会,你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尽管安排这些人上工。”

  “是是是,小人必当尽力,周主任慢走。”

  余震躬着身子送走了周恒行,也走上货箱搭建的台子,望着台下黑压压一片脑袋,干咳两声清清喉咙,举起话筒道:“你们这些安南崽,到了这里就别再动什么别的心思,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所以规矩先说在前面!今后你们就是十人一队,一人违规,全队受罚!有试图逃跑者,一律绞刑!想在这里活下去,就给我拼命把活干好!”

  进行了简单粗暴的演说之后,余震便下令押送这些苦役到他们的驻地。三亚港这边的苦役营距离码头并不远,就在南边的鹿回头岭山脚下。苦役营的住宿条件自然没法与一般劳工的相比,基本就是一间间竹木搭建的简易凉棚而已,四面八方都漏风,下雨天的遮蔽功能也很堪忧,比起船型屋更显简陋,只能稍微遮挡风吹日晒而已。每一间凉棚的居住面积只有不到十平米,但就得住下一个小队十个人,基本上是挤得满满当当没有什么剩余空间可言。唯一能让苦役们稍稍感到欣慰的是,在进驻这里之后,将他们连成一串的脚镣终于被去掉了,不用再像前几日那样窘迫,一个人拉屎其他人都得被迫在旁边围观。每间棚屋都有一个便桶,除此之外基本便没有别的生活设施了。吃饭都是开饭时才领取餐具,吃完后就有专人收走,至于劳动工具那更是得上工时才能接触得到,并且都有专人清点管控。如果有人试图在营区内寻找武器来造反,那么除了使用便桶之外恐怕就只能拆房子了。很快苦役们得到了他们上岸之后的第一顿食物,由椰壳碗装着的白米粥。尽管下饭菜只有一种又黑又咸的不知名酱菜,但苦役们仍然是吃得狼吞虎咽,因为这要算是他们从被俘以来真正吃到的第一顿正餐,实在是没有任何嫌弃的理由。...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