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拉锯战

第三百五十六章 拉锯战

  如果单纯以两栖登陆战的水平来衡量一支队伍的战斗力,那么完全按照后世成熟战术训练出来的海汉民团在当下这个时代的世界范围内都可算是佼佼者。 。而军官全部师从海汉的北越新军,自然也学习和继承了这一光荣传统,在这个领域的作战能力大大强于对手。当第二批火炮在滩头卸下船,被士兵们七手八脚地推入阵地炮位的时候,就已经预示着这场战斗的胜利天平开始向着北越一方倾斜了。

  尽管北越朝廷为了武装新军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但新军战场上的表现证明了之前的付出还是很值得的。毕竟一分钱一分货,装备了大量海汉武器,并接受了海汉式军训的新军在战斗力上要明显优于对手,以仅仅不到千人所构筑的滩头阵地,就扛住了南越军近万人规模的攻击。

  南越军中虽然也有一部分装备了火枪火炮的部队,并且也接受了西式军队的训练,但其武器装备的确是要比北边的同行们差了一个档次,毕竟他们的后援葡萄牙人在军事科技这个领域跟开了金手指的海汉集团还有着较大的差距。不管是武器持有量还是武器本身的性能,北越军队都呈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以至于南越军的军官们不得不督促着手持冷兵器的步兵们向滩头阵地发起决死冲锋,试图以兵力的优势来弥补武器上的劣势。

  但这种企图显然难以奏效,在北越军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新式炮弹面前,步兵冲锋除了用性命白白给对手刷新战绩,并没有收到实际的成效。相比南越军在冲阵过程中成片倒下的士兵,北越军中被零星炮弹和铅子所击中的比例要小得多,伤亡连对手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在进行了一个小时的高强度进攻之后,南越方面的指挥官终于悻悻地下达了暂停进攻的指令,而此时被北越枪炮击杀在阵前的南越军大概已经有七八百人之多,不少因为伤重而没有能力自行回到阵营中的伤兵,躺在旷野中发出此起彼伏的呻吟和惨呼声,让交战双方都真切地感受到战事的残酷。

  相比之下,北越这边的伤兵就要幸运多了,至少他们倒下的地方是在自己的阵地上,能够得到比较及时的救治。失去行动能力的伤兵,大多被抬上了返回争江北岸的船,这倒并不是完全是军官的恻隐之心或者担心伤兵的呻吟影响到部队战斗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滩头阵地面积有限,容纳不下太大的伤兵救治场所。如果不把伤兵们运走,那么新登陆的部队甚至都没有足够的地方来完成整队集合。

  北越军为了这次渡江登陆准备了近百艘船,一个来回可以运送两千名士兵到南岸,虽说效率依然算不得有多高,但好在争江入海处的河口并不宽阔,算上士兵上下船的时间,船在河面上走个来回也就半个时辰不到。南越军暂停攻势的时候,已经有近三千北越军通过船运登陆到了南岸的阵地上,这其中包括了两千使用海汉火绳枪的新军,以及负责火力支持的的十六门6磅炮。

  不过在第一线指挥登陆行动的郑廷并没有因为打退了南越军的攻势而感到欣慰,南越军在战斗中表现出的韧性超出了他的预计,尽管死伤惨重,但到目前并没有要放弃争江防线的意图,而是抓紧时间在后方调集更多的部队,筹划下一次的攻势。

  死伤的士兵,郑廷并不是很心疼,无非是再花些时间重新招募训练而已,但在巡视了炮兵阵地之后,郑廷还是无可避免地头疼起来购买的两百发新式炮弹,在第一轮的交战中就已经打了掉了三分之二,存量很难再撑一场强度较大的战斗了。

  在滩头阵地上并没有海汉军事顾问,因此这个窘迫的状况,郑廷也只能自行设法解决。他现在的确有些后悔,当时应该听钱天敦的劝告,花钱多买一点炮弹。当然目前倒也不是没有新式炮弹就无法作战了,老式的实心炮弹还是很充足的,只是在近距离的杀伤效率远远不及新式炮弹而已。而且在河的北岸还架着十多门12磅炮,其射程完全可以覆盖住滩头阵地的前方,必要时隔着争江也能够提供一定的火力支持。

  只是这样一来,杀敌的效率会大大降低,在近距离上新式炮弹一发能够达到的效果,用老式的实心炮弹恐怕要十发才够,看似在采购环节上节省了一些,但实战当中却需要消耗更多的弹药。郑廷脑子也有些犯晕,今后打仗到底是使用哪一种弹药更划算一些。

  其实当初郑廷到永安港求购新式弹药的时候,钱天敦就已经发现郑廷的认识中存在一个误区,不过站在他的角度上,并没有向郑廷指出来。这个误区就是郑廷将围攻李家庄的流寇战斗力看得太高,直接等同于了南越的军队。但事实上这两者之间的战斗力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毕竟一个是正规军,一个是土匪,在面对战斗伤亡的时候承受力并不在同一个水平上。

  围攻李家庄的流寇在面对密集炮火的打击时很快发生了溃败,这跟其松散的组织和战斗经验有着很直接的关系。而南越的军队好歹也是经受过正规训练,常年参与作战,加之部署在争江防线的部队本就不弱,自然也不会有郑廷预想的那么容易失去战斗勇气。

  当天中午,南越军再次组织了一次攻击,郑廷毫不犹豫地下令将手头现有的新式炮弹全部发射出去。在经过了一个时辰的对战之后,南越军终归还是没有能够冲破滩头阵地的火力防线,付出近千士兵的性命之后再次退了回去。而北越军也无法避免地承受了一定的损失,甚至有两名曾经与郑廷一起到胜利港接受培训的北越军官也不幸被南越军中发射的流弹命中,当场就伤重不治而死。

  当天下午,接到消息从上游匆匆赶来的“南越水师”也参与到这场乱战中来。由于在半年前的那次战斗中,南越朝廷布置在前线的水面部队遭受了海汉战船的毁灭性打击,之后南越水师便一蹶不振,到目前为止也仅仅只有六七条船而已,面对着近百条在江面上穿梭不停的北越运兵船,南越水师所能做的事情多少显得有点势单力薄。

  对于渡江部队会在江面上遭遇南越水师的袭扰这种可能性,北越军官们在战前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倒是早就有了应对预案。渡江行动开始之后,在北越渡江点上游大概一里地的争江北岸,便已经布置了数门火炮。这几门炮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预防有南越的船只从上游下来参战。而这里的河中心离河岸不足百丈,完全被笼罩到炮火的范围之内,足以对河面上的船只造成致命的打击。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火炮布置到位之后,甚至还特地进行了两轮校射,确保弹着点的位置。

  果然南越水师出现在这段江面上之后,就受到了来自北岸的炮火迎接。在集火之下,冲在最前面的两艘南越战船先后被打穿了船腹开始进水,而跟随在后的船只有的航路受其阻挡,有的试图向南岸靠近以躲避北岸的炮火,江面上顿时乱作一团。

  混乱之中又有两艘船被炮弹连续击中,歪歪扭扭地拐向了南岸,眼见是没法继续作战了。最后能够冲过这道火力封锁线还毫发无伤的战船仅仅就只有一艘,而北越军这边得到预警已经有所准备,七八艘船迅速地靠了上去,以接舷战的方式将这艘敌船围在当中,基本已经没有了让其逃脱的可能。

  在消除了水面上的威胁之后,南越军就很难再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办法来阻止对手不断扩大在争江南岸的阵地了。截止天黑之前,北越军已经运送了近五千人的作战部队渡江,基本完成了预定的作战计划。

  “经过我们训练之后的军队还是不一样啊!”

  在争江北岸的北越大营中,穆夏柏和冯安楠正在交流今天的观战体会。他们俩因为跟北越军方打交道的时候最多,这次也是顺理成章地充当了军事顾问,到前线上观摩北越主动发起的这次渡江战斗。

  冯安楠道:“北越的军队只要学会了我们的战术,再配备上我们的武器,差不多也能有民团的六七分了,打南越的农民军应该是足够了。”

  “你也别小看了南越的农民军,人家可是硬顶了一天。这种伤亡率的战斗,起码我们现在是玩不动的。”穆夏柏啧啧叹道。他们虽然没有去南岸的滩头阵地,但在北岸通过望远镜观战,多少也知道今天几场战斗的过程。南越军能顶住了伤亡而没有发生溃退的状况,也稍稍有点出乎他们的预料。

  “还是钱天敦看得准啊,他说起码要在争江打两到三天,南越才会退兵。”冯安楠想起他们南下前钱天敦的预测,也有些感叹:“不过南越要是在这里退了,可就很难再有天险能让他们组织起防线了。搞不好北越真的有机会一鼓作气,直捣顺化府!”

  “难!”穆夏柏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打仗可不是只看这一场战斗的胜败,我说得极端一点,就算南越从现在开始采取不抵抗的政策,你让北越军直接南下试试?从争江到顺化将近四百里路程,光这上万人的作战补给问题就不好解决。”

  “他们不是找我们借了那么多小船吗?完全可以用船从海上运送粮草辎重,跟着陆军南下嘛!”冯安楠对穆夏柏的说法提出了反驳意见。

  “哪那么容易!”穆夏柏摇摇头道:“他们要是能把海陆两栖作战玩得那么溜,那就不用请我们来教他们打仗了。这争江上的渡江点才三百多米宽,找些业余水手也能够胜任划船渡江的任务。但如果要从海路走,还要保持船队队形不会分散得太厉害,那就不是业余玩家能完成的任务了。依我看接下来的战局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南越军逐步撤退,但北越这边也很难乘胜追击。”

  第二天天色一亮,双方战事再起。或许是意识到了北越在炮火上的优势,今天南越军没有再次发动无脑式的人肉冲锋,而是改变了作战方式,在大约一里的距离上架起了火炮,开始跟北越军玩起了远程对轰。也不知道南越军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连夜调来了十几门火炮,远程火力与对手的差距也缩小了不少。

  在这个距离上的炮兵对练,北越采购的新式炮弹基本上就没有了发挥的余地其实在前一天的作战中就已经打完了手头上的两百发,现在根本就没得玩了。而穿越集团出口到北越的火炮,在射程上相比南越军中的火炮并没有特别大的优势,以目前双方的距离而言,可以说双方的炮兵都处在了对方的射程范围之内。

  这样一来就是拼真本事了,就看谁能够更快地拔除掉对方的火炮阵地。双方不约而同地采取了集火的方式,针对对方阵地上某一个炮位进行集中攻击。于是炮兵们几乎都能在自己的炮位上看到对方发射的炮弹从空中飞来,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己方发射的炮弹能够尽快砸翻对手。

  这种时候海汉火炮在射击精确性上的优势就展现出来了,北越这边集火对方的炮位,大概平均只需要两到三轮射击就能打中,而对方要集火北越的炮位,则至少需要五轮以上的射击。直到南越被摧毁第五门火炮的时候,北越阵地上才终于有一个炮位被三发炮弹同时击中,使得六名炮手和火炮一起报废。

  南越军的指挥官显然也意识到这样的对耗是耗不过敌人,只能下令炮兵阵地再往后撤。而占据了胜势的北越军自然不会坐等机会溜过,立刻也让工兵到防线前挖掘布置新的炮位,让炮兵阵地继续向南挺进。

  接下来的几天里,这种步步为营的推进作战打得十分艰苦,北越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争江入海口南岸终于建起了一座大营,并且布置了八千人的兵力。然而在大营以南的几里之外,便是南越军依托横山山势而建的军营,按照侦察的状况来看,兵力至少是北越大营的三倍之多,看样子南越也仍不打算轻易放弃这条防线。虽说北越军占据了优势,但相应的麻烦也开始出现,半年前的粮草物资跨江转运之苦,现在调了个轮到北越了。

  由于缺乏海汉民团这种一锤定音的外力协助,这次北越军的南伐开始时倒是打得比较顺利,但真正打过争江之后,却因为军队自身的机动力不足而陷入了停滞不前的局面。再往前打,就要进入东西走向,南北跨度有七八里的横山山脉区域,而大军要进入山区作战,补给就是极为麻烦的问题。以北越军现有的补给能力,显然还无法圆满解决这个短板。

  作为前线部队的最高指挥官,郑柏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状况,但既然已经出了手,就算战局不顺也只能继续打下去,因为北越军不可能放弃现在的阵地再次退回到争江北岸,也不可能在争江南岸长期维持一个耗费极大的前哨阵地。这次战斗的最低限度,至少要把南越军赶到横山以南,由北越军控制住横山山区要害关口,才能停下战事进行休整。

  九月八日,北越军向南主动发起了渡江以后的第一次攻势,以炮火开路,辅以步兵方阵徐进,从正面攻打南越军军营。在付出了近千人的伤亡之后,北越军终于攻破南越大营,夺取了南越军在这一区域最大的一处据点。然而战斗并没有因此而结束,近两万南越军逃进了大营南面的山区。尽管这些南越军的大部分都失去了建制成了乱兵,但仍然给追击他们的敌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使用火枪的步兵在山地很难结成有效的火力输出阵形,战斗力受到环境影响并不能完全发挥出来,因此对山区乱兵的清剿行动进展十分缓慢。直到九月中旬,在横山成股出现的南越军才越来越少,抵抗也逐渐变得零星起来。而北越军的大营也从争江北岸迁至了横山山脚下,并且控制了横山地区的大部分要害地段的关口。由于已经无险可守,南越军的大部队到这时候才极不甘心地向南撤兵,他们的集结地点将是横山以南四十里的洞海港。而北越打到现在,基本也没有余力再继续往南打了。为期十多天的战斗当中,北越军虽然成功地将战线向南推进了十几里,并突破了横山争江这一防御天堑,但也为此付出了两千多人的伤亡。最关键的是,前线部队的军粮和军费都快要耗尽,不得不停下来进行休整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