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攻打争江

第三百五十五章 攻打争江

  1628年8月底,安南永安港。  ..。

  “所以贵军这是打算让我们出售新式炮弹,以用于攻打争江防线?”钱天敦放下手里的茶杯,意味深长地看着对面坐着的郑廷:“出兵攻打南越,这与我们事前商定的作战计划不符啊!”

  钱天敦在配合大本营过来的主力部队完成了会安之战以后,便率部回到了北越的永安港休整。不过没休息两天,这郑廷便急吼吼地找上门来了,一开口便是要买刚刚开始装备到民团的新式炮弹。

  穿越集团在六月制定行动计划的时候,便要求北越方面出兵佯攻,吸引南越军的注意力,以配合民团军在敌后展开破袭战。不过当时北越这边苦于没有军费来实施大型军事行动,多少还有些不太情愿,如果不是后来被海汉执委会在军火贸易上卡了脖子,北越这边并不太愿意参与进来。

  而如今北越得知海汉民团在南方势如破竹地捣毁了会安城,又吸引了大量的南越军队从争江防线后撤回防顺化府,就动了心思要趁着南边的乱局打一打。这在北越军方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在钱天敦眼中却多少有些前倨后恭的味道早就劝说过你们一起发兵攻打,结果你们百般推脱,现在看到有便宜可拣就马上跳出来了,这未免也太见风使舵了一点。

  郑廷在涂山训练营的时候就曾在钱天敦手下当过学员,虽然两人年纪差不多,但郑廷依然是恭恭敬敬地执弟子之礼:“钱教官,孙子兵法有云,兵无常势,水无长型,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用兵要根据战场形势和外界环境变化而作出相应的改变,这也是教官您当初教过我们的作战原则。当初我方决定不战,是因南越叛军在争江防线上严阵以待,而我军兵力也不占优势,即便打也难有胜果。如今南越叛军已撤走近半,加上会安失陷的消息,已经令其营中人心惶惶,正是发起攻击的好时候,若是换作钱教官在我军指挥,想必也一定不会错过这个大好战机。”

  “不错嘛,去胜利港待了几个月,倒是练得能说会道了。”钱天敦轻笑道。

  “都是教官们指导有方。”郑廷连忙应道。

  “我们这新式炮弹的价格可不便宜,这你大概也是知道的。”钱天敦不急不慢地说道。他也知道郑廷在进修期间曾经跟其他军官生一起到番禺参与了李家庄战斗或许说观摩更为恰当一些。对于当时民团军在战斗中所使用的新式霰弹,几乎所有的外来军官生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向海汉军官打听新式炮弹价格的也并非只有郑廷一人。不过因为新式炮弹的报价实在太高,目前已经明确向“海汉军工”下了订单的也就只有不差钱的福建土豪许心素。

  许心素集团自从装备了海汉的军火之后,在与“十八芝”的斗争中也渐渐扳回了劣势。对于许心素来说,海汉军火的价格高低并不是问题,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是供应跟不上消耗。因为海汉这边经常都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状况,这种枪暂时停产,那种炮需要限量采购,而且好几次是福建这边运了现银过去结果买不到东西,所以后来许心素干脆就命人存了十万两银子在广州的“海汉银行”里,专门用作采购海汉军火之用。新式炮弹在李家庄一露面没多久,许心素便让人从十万两银子里划了一半出来,点名要采购海汉的新式炮弹,单价不论,五万两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相比福建大土豪,北越的经济状况就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即便是前次在海汉民团的协助之下打了难得的大胜仗,但完全没有像海汉这边享受到战胜方的战争红利,反倒是欠了海汉人一屁股战争债。用了半年时间好不容易还得差不多了,新的一轮战斗,或者说是烧钱潮,马上又要来临了。

  “在下之前也曾打听过,海汉军工的白大人说此种炮弹每发需二十两银子,且百发起卖不零售。”郑廷老老实实地应道。

  钱天敦听得暗自发笑,当初他也有份参与这种炮弹的研制开发,对于其制造成本自然是了然于胸。这种霰弹虽然要比原来使用的铸铁实心弹的技术含量要高一些,但其生产成本也并没有上升到十倍那么夸张,白克思对外这二十两一发的报价,多少都有点坑傻子的感觉。而且由于产能有限,加上福建那面下了大订单,因此白克思才会有“百发起售”这样的说法。

  “我这里的确是有一些存货,不过数量有限,不知道你们打算要买多少?”钱天敦见郑廷态度十分诚恳,便也打消了继续跟他兜圈子的想法,把话题回到正事上面。

  郑廷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一百发……”

  “一百发恐怕不够用吧。”没等郑廷把话说完,钱天敦便摇头打断了他的话:“我问问你,你们制定的作战计划里,登陆地点的宽度,需要多少门火炮,有没有做过计算?”

  “这自然是要计算的。”说起打仗的事情,郑廷也恢复了几分底气,开始跟钱天敦探讨起来:“南越叛军在争江南岸尚有近两万的兵力,我方若是想在南岸建立起牢固的滩头阵地,势必要在短时间内让足够多的部队登陆。根据我们的计算,登陆地点至少要能够容纳三千人的先头部队进驻,至于所需的火炮,当以轻便的二七式陆军六磅炮为主。按照在胜利港军校所学的作战守则,以三千人的规模计算,每千人部队配备四至六门火炮,共需十二至十六门炮。”

  “说得还算有条理,看来这几个月的确学到一些东西。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一百发新式炮弹分配下去,每门炮才七八发炮弹,一个急促射就打没了。如果战事不利,新式炮弹打完之后敌军不退,你让滩头部队怎么应对数倍兵力的敌人?”钱天敦一边分析一边反问道。

  “这个……”郑廷一时语塞。他其实想说以新式炮弹的威力,哪有什么部队能在近距离扛得住三轮炮轰而不崩溃的,根本用不着配发太多的炮弹。但钱天敦这么说了,他却是不太敢开口反驳,毕竟现在卖不卖的主动权是在对方手中,要是言语之间得罪了对方,那炮弹买不回去,这场渡河抢攻的战斗也就只能停留在纸面上了。

  “以我看,起码买个三百发才够。”钱天敦一句话就把订购量提升到了原本的三倍。

  “可是这……”郑廷吓了一跳,两千两银子尚且让他父亲郑柏感到不快,一口气花六千两出去,这后果他不敢想象。

  “没什么可是。你想想,就算渡江的时候没用完,这炮弹也可以留着以后作战的时候用啊!要是今后你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难道每次都临时跑我这儿来买?有备无患嘛!”钱天敦很“好心”地劝解道。

  钱天敦并不是吃饱了没事做要客串当军火贩子,事实上在周年庆回大本营述职的时候,钱天敦便已经向执委会提请过,要求增加黑土港军区的军费预算,以满足编制日益壮大的黑土港部队的日常开支。这个提议最终并没有能获得执委会的通过,因为当初扩编军队的计划可是黑土港管委会自行提出要负担军费,执委会才批准其通过的。不过这也没难道钱天敦,在军委的多方协调之下,“海汉军工”后来倒是提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

  考虑到黑土港军区地处安南,而负责军品制造销售的“海汉军工”在当地并没有专门的营销机构,白克思提议由黑土港军区负责,负担起一部分的军品销售任务,而其中的一部分利润就作为黑土港军区的军费补贴。而第一批试验品,便是受到众多外来军官生关注的新式炮弹。

  与过去各种出口的武器弹药一样,“海汉军工”也为这种市场前景看好的高级炮弹设计了专门的外销型号,其威力和射程比起民团在李家庄所使用的炮弹略弱一些。首批出产的外销型号已经发往了福建,供许心素的部队使用。而运到永安港的则是这次从大本营出征会安的部队用船捎带过来的,数量并不多,也仅仅只有不到五百发而已。

  由于是扮演了分销商的角色,“海汉军工”给黑土港军区供货的价格自然远远低于对外的销售价格。每卖出一发炮弹,黑土港军区就有十元的利润,而这基本上就是一名民兵一个月的军费开支了。在这样的刺激之下,钱天敦自然而然地当起了业余军火商,不遗余力地向郑廷推销新式弹药。钱天敦的账算得直观又简单每卖出去一百发炮弹,基本就够一个连的民兵一个月的开支,卖得越多,黑土港军区的军费压力就越小。

  钱天敦这边是为了减小自身的军费压力不遗余力地进行推销,而郑廷却不得不面对己方的军费预算赤字。目前北越在争江一线驻扎了近两万的军队,而升龙府拨给前线的军费,每个月也才两万两,这还包括了发给士兵的军饷在内。如果不是有大量的廉价农兵充实阵营,这么点钱根本就不够军费的开支。而想要在这种捉襟见肘的经费当中再挤出几千两银子来购买军火,这其中的操作难度也不小。

  这边给海汉人拿出去多少,相应的就得从自家的军费中扣下来多少,而一下子要扣掉当月军费近三分之一这么多,只怕还没等打仗就会引起更大的乱子。这个锅不但郑廷不敢背,他老头子郑柏也一样背不起。因此郑廷并没有一口应承钱天敦略显粗暴的推销,而是开始绕着圈子跟对方讨价还价起来。

  两人商讨了足足半个小时,最后终于达成以三千八百两银子购入两百发新式炮弹的协议。另外作为协议的补贴和海汉军方的善意,北越军方可以从永安港借用一批近海小船参与渡江作战当然水手是需要北越军方自备,这一点甚至都无需双方在协议上进行备注。这倒不是永安港没有足够多的水手,而是海汉这边出的每一份人力那都是要花钱的,万一受伤或者战死,还得承担疗伤和抚恤的费用,这可不是北越军方愿意看到的状况。从胜利港借的这些船虽然没有被收取额外的租金,但如果在战斗中被破坏甚至发生沉船,那北越军方还是得拿钱出来赔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北越军方本来船就不多,用于渡江作战多少有些勉强,而海汉人却在近期从会安掳回了上百条大大小小的船只,也是唯一能够借船的对象了。郑廷几乎是用逃的方式离开了永安港,因为谈到后来,钱天敦居然主动又提起了派兵协助北越军方作战的计划,吓得郑廷赶紧告辞离开,因为军费已经无法再负担这支天价雇佣军的开支了。

  郑廷对于海汉人的财迷作风简直无语,好在这趟拜访最终还是达到了目的,即买到了新式炮弹,也借到了渡江作战所需的船只。虽然被钱天敦小小地敲了一下竹杠,但如果这次作战能够顺利地打破争江这处天堑,让北越部队重新踏足争江以南的疆界,那就是大功一件,朝廷也不会因为这小小几千两的军费开支跟前线领军的大将过不去。

  不过作为军事援助计划的一部分,海汉民团还是军事观察员的身份向争江前线派出了顾问团。这支顾问团并不直接参与作战,只是对北越军的军事行动提供参考意见当然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更直观地掌握交战双方目前的军事实力和战场动向变化,以便为军委今后的决策提供信息。

  又经过了五天的精心准备之后,九月二日,北越军队在毫无征兆的状况下向南发动了渡江攻击。

  上百艘大大小小的船只在争江入海口以北数里的海岸上装载了两千余名北越士兵,趁着天色蒙蒙亮的时候驶入争江入海口,直接冲向了南岸。这里的江面宽度仅有百丈左右,在南越军的岗哨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先头部队的平底小船就已经冲上滩头。

  士兵们七手八脚地将船上装载的六磅炮和炮弹抬下来,开始按照预定的作战计划,设立滩头阵地。到这个时候南越守军才反应过来,是北越军队发动了登陆战,当下一边示警,一边出动了小股部队向北越军的滩头阵地发起进攻,试图将立足未稳的北越军赶下海去。

  冒然上前交战的南越军队在距离滩头阵地尚有七八十丈的地方,遭受了火枪夹杂着零星炮弹的攻击,在丢下三十多具尸体之后迅速地退了回去。而此时第一批靠岸的船只已经开始离岸,返回江北搭载下一批渡江部队。

  南越守军当然很清楚丢掉争江防线会意味着什么,因此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调集了守军中的精锐部队,向滩头部队再次发动进攻。而这次的部队当中,便有使用火枪火炮作战的新军出现了。

  北越军队在此时登上江岸的部队不过三四百人,在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时没有任何的火力优势可言。好在他们的指挥官也是到胜利港进修过的人,在登陆之初就利用地形和船上携带的一些木板,架设起了简单的胸墙作为掩护。

  这种简陋的掩护设施虽然完全无法挡住炮弹和近距离的火枪射击,但在较远的距离上多少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至少对士兵的心理上会有所安慰。而在这种危急的时候,北越军花了大价钱从海汉人手中购买的新式炮弹终于开始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尽管第一批登岸的只有四门六磅炮,但当这四门炮装填了新式炮弹,向着冲过来的敌军次第开火之后,十分有效地缓解了对方的攻势。正如郑廷所预料的那样,在这种杀伤面积极大的炮弹面前,很难有军队能够保持着密集的阵形冲入到三四十丈的距离之内。绝大多数南越士兵都倒在了五十丈左右的距离上,而且是伴随着火炮的轰鸣声成片地倒下,有在火炮发射间隙零星冲过来的南越兵,也无法逃避上百支火枪的横排齐射。南越军虽然从一开始就投入了大量兵力进攻这处小小的滩头阵地,却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战果。南越军所使用的火枪这这个距离上想要打中单兵目标,百分百只能依靠运气。只有两门发射频率为两分钟一发的小炮,打出的炮弹偶尔会击穿滩头阵地上的简陋胸墙,带走几个倒霉鬼的性命。然而战局发展根本就没有让南越军慢慢消磨对手兵力的机会,随着靠岸的船不断增多,滩头阵地上的兵力迅速从三四百人扩大了一倍,士兵们手抬肩扛,将更多的火炮从船上卸下来,推到滩头阵地的炮位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