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北越变局

第三百五十四章 北越变局

  恩里克在万山港并没有停留太长的时间,与陈一鑫作了简短的会面之后,便匆匆启程赶回澳门。   . 安南会安城覆灭的消息让澳门理事会大为震惊,他们万万没想到海汉人会在时隔半年之后再次主动攻击南越,而且直接就毁掉了南越最重要的海港城市。尽管还是有人对恩里克带回来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抱有一定的怀疑,但仅仅三天之后,从顺化府赶来的信使就验证了恩里克所说的话。

  南越信使告知澳门理事会的情况远比恩里克所知更为详细,而事情的严重程度也超出了理事会之前的判断。整个会安城因为战争和暴乱而化为废墟,城中活下来的居民有九成都逃离了当地,而粗暴的海汉人则以战胜者的身份带走了城中的大半财富。会安城数以千记的人死于战乱、暴乱以及之后的疫病传播,这座城市基本上已经没有了重建恢复的可能,当地的葡萄牙商会会长爱德华多建议彻底放弃这座城市,暂时将葡萄牙人在南越的驻地迁到顺化府。至于海贸生意,由于港口被毁,短期内也将无法恢复,好在上一批葡萄牙货船刚刚才从会安出发不久,等他们返回至少是两三个月之后的事情,形势倒也不算特别急迫。

  面对这样的状况,理事会就不得不重新考虑,恩里克所提出的在胜利港建立商站,与海汉人建立贸易关系一事了。

  尽管葡萄牙人在南越遭受了重大的经济损失,但相比整个东亚地区殖民地的利益,被海汉人从会安抢走的财产算不了什么。如今越来越多的大明商人都更倾向于把出口货物运到琼州岛的胜利港去出售,葡萄牙人也必须得考虑将部分大宗货物的采购地点从广州转移到胜利港毕竟那个地方是号称没有关税的自由港,即便算上运费,许多商品的采购成本也要低于广州地区。

  而恩里克对胜利港的描述也让理事会十分动心,一个设施完备、运转顺畅、管理完善、防御强悍的港口,在当地能够采购到大多数产自中国南方的货物,而且没有可怕的关税,对生意人来说简直就是贸易天堂。恩里克认为相比胜利港的专业程度,南越朝廷引以为傲的会安港简直就是个乡下地方,他甚至建议理事会的长老们有机会去胜利港亲身体验一下,那种有别于西方,但仍称得上舒适而高贵的海汉式生活。

  恩里克在去胜利港的时候多少是带着一些高傲的情绪,在他看来虽然海汉人在贸易方面有些能力,但毕竟是生活在海岛上的野蛮人,肯定无法与西方的文明世界相比,但现实却是毫不留情地扇了他一个大嘴巴。海汉人的生活虽然说不上奢侈,但肯定是澳门这些葡萄牙人所无法企及的。

  回到澳门这个臭烘烘的港口之后,恩里克很快就开始怀念胜利港那洁净的居住环境,尽管海汉人的房子稍显简陋,但柔软的大床上绝对不会有跳蚤出现,浴室和厕所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街上不会像这里随处可见堆积如小山的垃圾,发出阵阵恶臭而无人清扫。至于吃的就更没法跟海汉人相比,这里三餐都是毫无味道,难以下咽的饭食,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享用加入了昂贵香料的菜肴。而海汉人一日三餐每餐内容都不一样,并且他们对调味料和香料的使用简直堪称奢侈,那种饭菜的香味是这里难以复制的,恩里克在抵达胜利港第一晚参加接风宴的时候,差点把自己舌头都给一并吞下去。

  就算是驻扎在万山港的那些海汉民兵,也能享受到便捷的热水淋浴和每天三顿的热食,这跟葡萄牙人对从军当兵的认识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恩里克并不担心海汉人招揽雇佣兵的计划难以实现,因为他们对士兵的待遇根本就是别的地方难以提供的。即便是在本土为伟大的费利佩三世国王陛下当兵,也比不了海汉民兵在一个无名小岛上的生活待遇好。只要雇佣兵们了解了海汉人所能给予的待遇,一定会争着抢着去为海汉人服役。

  理事会在经过几天的研究之后,原则上同意了恩里克提出来的几点建议,即与海汉建立贸易关系,在胜利港设立商站,以及为海汉提供炮兵教官。但有一件事理事会却不愿轻易更改态度,那就是葡萄牙人在南越地区的利益保障。

  葡萄牙为了扶持南越阮氏,在当地投入的各种资源、进行的各种扶助,前前后后也花了不少钱进去,并且在当地还有近千葡萄牙人常驻,如果因为海汉人一句话说撤就撤,那堂堂葡萄牙帝国的面子何在虽说1580年葡萄牙就被西班牙所吞并,但在亚洲地区的葡萄牙人可并没有轻易改换国籍的打算,还是坚称自己为葡萄牙国民。

  当然如果为了南越的事情跟战力可观的海汉人开战,那也是极不冷静的选择,理事会并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海汉人已经在最近的几次战斗中充分证明了他们的实力,理事会可不想因为南越问题而跟这样一个对手在战场上硬碰硬。说到底,澳门理事会还是希望能够与海汉达成一个能够保全颜面的南越问题解决方式,至少不能让葡萄牙人以失败者的身份退出中南半岛。

  恩里克听到这个决定之后只能暗暗叫苦,这就意味着又要与海汉人进行漫长而艰难的谈判。海汉人在此之前已经多次向他表明过在南越问题上的态度,那就是要葡萄牙人首先彻底放弃在中南半岛的利益诉求,彻底退出安南内战并且要保证以后不再参与其中,这才能有继续往下谈判的可能。如果葡萄牙人不愿答应这样的条件,那么海汉人下次在发动战争的时候恐怕就不会再给予葡萄牙俘虏们获得自由的机会了。

  不过下一步的谈判,也就意味着恩里克可以暂时离开澳门这个地方,去风景秀丽的胜利港享受一段舒适的生活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理事会的固执倒是也有起到积极作用的一面至少对恩里克个人来说是如此。

  然而就在澳门的葡萄牙理事会还在对南越问题纠结不已的时候,南越这边的局面又有了新的变化。

  在王汤姆率领海汉民团军攻破会安城当天,北边的永安港基地也收到了他们所发出的电文通告。由于这次的行动也包括了北越军在争江横山防线上的策应,因此这个消息并没有对北越方面隐瞒,很快前线领军大将郑柏也就知道了这件事。

  北越军陈兵在争江一线,本来是为了吸引南越的注意力,以便让民团军在南边腾出手来收拾会安城。但领军的郑柏并没有完全将这次的策应当作表演来进行的意思,在他看来,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如果有合适的机会,那么也可以直接就率军攻打天险,趁势南伐。

  但受限于这个时代的通讯手段,会安失陷的消息从600里之外的事发地传到争江前线的南越军营,事情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天。而这个消息在南越军营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因为所有的南越人都很清楚,会安的失陷对南越政权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可不仅仅只是经济上所遭受的损失而已。

  由于中南半岛的多山地形,南越的城镇几乎都集中于沿海地区,即便是首府顺化,距离海岸线也不过二十里而已。海汉军既然有能力在一天之内就打下会安城这样的“重镇”,那么整个南越的城市可以说几乎都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了海汉人的炮口之下。上半年被袭击的洞海,以及这次遭到袭击的会安,都是被跨海而来的海汉军所攻克,而整个南越地区的千里海岸线上,就根本没有一支能与之一战的水面部队。

  会安城失陷得实在太快,以至于顺化府得到消息之后也陷入了一定程度的恐慌,他们不知道海汉人是会选择得手之后离开,还是潜伏在外海某个地方,趁着自己不备的时候向顺化府发起进攻以海汉人所拥有的火力来看,顺化府的城墙还真未必能挡得住他们。于是一纸调令便到了争江前线,要调部分军队南下回援顺化府。

  然而这次的军事调动动静太大,并没能瞒过北越的探子,消息传到郑柏这边之后,他果断决定趁着这个机会对争江防线发起进攻,给南越人一点苦头吃吃。

  目前第一批派到胜利港接受培训的北越军官已经悉数回归,而这批人归国之后立刻就成为了新军的骨干,郑廷也继续担任了新军的指挥官。按照他们在海汉所学到的作战方式,郑廷便组织了一帮军官开战前参谋会议,商讨作战方案。而郑柏作为本地的最高军事长官,自然也出席了这次会议,他倒是很有兴趣看一看,这些年轻后生们去了胜利港几个月,到底学到了海汉人的几分本事。

  与过去的战前准备会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新军的指挥部里有了更加详细的地图,以及根据地图所制作的沙盘模型这个囊括了争江横山地区在内的大型沙盘是在胜利港制作之后,装船运回来进行拼装的。材料主要是粘土加青苔,其尺寸比例完全来自于海汉大数据库中的卫星地图,仿真度极高,上面甚至根据北越方面提供的资料制作了南越守军每一处的关卡、军营、仓库等等,体现细节是郑柏以前做梦都没想过的。

  当然这个沙盘也并不是无偿提供的,为此北越朝廷需要向海汉方额外提供一千名身家清白、身体健康的移民,可谓价值不菲。不过郑柏在亲眼看过这个沙盘之后,认为这个花销简直千值万值,有了这么详细的沙盘,在制定作战计划时至少就能免去数以千计的士兵无辜付出性命。

  争江之所以能够成为天堑,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传统的渡江作战缺乏远程武器对渡江部队的保护,而在船上的渡江部队也难以对岸上的防御部队形成有效打击,这样一来,很容易就会被防御一方半渡而击,因此双方以前都长期驻守在争江南北两岸形成僵持。去年南越军从争江上游偷偷渡河偷袭成功,险些造成北越的大溃败,从那以后双方在上游都布置了大量的岗哨,想要再靠着偷袭战术来争夺渡江点就很难了。

  不过受训军官去胜利港留学了几个月可不是白去的,他们在胜利港期间学习的课程都有很大的针对性,几乎都是军委按照南越为假想敌为他们设计的培训方案。至于渡江作战这种课题,自然也是在传授之列当然他们所能学到的,基本就只是对付南越军这种战斗力的“原始”部队而已,如果日后想用同样的招数来对付武装到牙齿的海汉民团,那就真是自寻死路了。

  “以教官所传授的作战方式来看,最适合争江的,就莫过于炮火掩护,强行渡江了。”郑廷指着沙盘模型侃侃而谈道:“这两天我已经沿着江岸巡视过,争江在入海口这一段有多处分岔,河道并不算太宽,最宽处才百余丈,窄处不过四十丈左右,流速也不急,完全具备渡江的条件。”

  “可你不要忘了,我们目前并没有很多船可用。”郑柏沉声提醒道:“若是不能在短时间内运载大量士兵过河,那先登陆的士兵极有可能因为兵力劣势而被对手吃掉。至于你说的炮火掩护,那只能是登陆之前用用,等你登陆之后,敌军一涌上来,双方混战一起,如何还能使用炮火?”

  “我们可以让炮兵和步兵混编进行渡江,登陆之后直接展开阵形,对敌人进行炮轰。”郑廷顿了顿道:“父亲大人有所不知,海汉人新近开发了一种炮弹,其弹中包有千百发铁籽,一炮打出去便能伤及一大片,在四五十丈距离上的杀伤力远胜弓矢,专门用来对付近战时的敌军密集阵形。孩儿在广东番禺曾亲眼见过海汉民团使用这种炮弹对付当地的流寇,一炮出去,便能轰倒数十人,若对手阵形密集,甚至不需观瞄,对准大致方向开火即可。”

  郑柏捻须应道:“你说的这种炮弹,我军中似乎并未采购过。”

  “永安港的海汉驻军必有此物,我们可以与其联系,让他们卖一些给我们。”郑廷深知海汉人的作派,当下便出了个主意。

  郑柏点点头道:“如此倒是可行,就是不知这炮弹价值几何,应该是与先前的弹药同价吧?”

  郑廷干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道:“这种新式炮弹,海汉人的报价是二十两一发……”

  “什么?”郑柏惊得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这不是比以前贵了十倍?海汉人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郑廷早在李家庄观战的时候就向王汤姆询问过这种新式炮弹是否会对外出售,当时王汤姆只给他报了价,但并没有说明出售与否,而是让他回到胜利港之后去找“海汉军工”的人打听。郑廷后来多方打听之后,终于从白克思那里得到准信:可以卖,但价钱没得谈,而且100发起卖不零售。

  郑廷当然不会自掏腰包去买海汉人的高价炮弹,因此打探清楚之后便暂时没了下文。不过回国之后第一次制定作战方案,郑廷便想到这种炮弹可以在战斗中发挥作用,这才向自己父亲提了出来。

  郑柏怒道:“你说的这种炮弹,老夫虽未曾见过,但这火炮可发射石子、铁钉、也并非什么新鲜手法,海汉人无非就是将其换成铁籽,设法包裹起来而已,有何道理卖出如此高价!”

  郑廷摇头道:“孩儿最初也是如此认为,但看过实际操演之后,才知两者差别之大。想那装填石子之法,射程顶多不过十来丈而已,稍远便已坠地,杀伤范围极为有限,而这海汉人产的炮弹却可打出五倍距离,且铁籽仍能穿身而出,伤及第二人,这威力是孩儿亲见,绝无虚假。而且那填充石子铁钉之法,都是炮手自行估量,装填份量,射程远近,全无定数,海汉炮弹却是以标准而制,每发炮弹都是一般份量,更能与现有的火炮通用。虽说这东西贵,却是贵得有道理的。”

  郑柏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昔日我军中并无这等海汉火器,一样能够上阵杀敌,剪除叛逆,如今尔等受训归来,求战之心不减,这是好事,但一心就想凭着海汉人的火器取得胜势,老夫认为不妥。若日后海汉以此要挟我朝,那又该如何是好?”“若是早用火器作战,去年我军便不会被南越逆贼所击败,父亲大人,你可是忘了去年的惨剧?”郑廷愤然道:“孩儿又何尝不知海汉人只售武器,不传制造之术是心怀叵测,但如今南北分裂,攘外必先安内才是,待灭了南越叛逆,朝廷才有底气跟海汉人讨价还价啊!”郑柏又默然半晌才开口道:“你说得也有道理,那便按你的意思,去请海汉人帮忙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