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万山岛的变化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万山岛的变化

  民政部招揽移民的费用,几乎堪与民团招新兵的军费持平,但军费是基本上只进不出的无底洞,而招揽移民却能获得稳定的长期收益,因此对于移民方面的经费申请,执委会一向都给予了极大的支持。  ..

  从广东向胜利港移民,在招募渠道上存在的费用要远远大于北越。由于北越移民的来源绝大部分是战争难民、罪犯甚至是南越俘虏,几乎都是以猪仔的形式被北越朝廷变相卖给了穿越集团,因此基本在招募环节上基本不存在太多的花费,胜利港这边只要定期派船到指定的地方装人就行了。而广东这边不但要建立大型的移民收容站,还要雇佣人手,带上粮食、衣物、药物等物资,深入到广东的内陆州县招募移民,中间环节的费用相当可观。如果不是有“福瑞丰”以及“琼联发”的部分股东也参与进来,凭借业务关系在各个州县撒网布点,光靠穿越集团自身还真不太容易实现这种大规模的移民招募行动。

  但就算费用再高,执委会也不会停下通过各种可能的途径从外界招募移民的脚步。目前正是穿越集团的高速发展期,集团的实力增长速度,几乎就等同于归化民人口的增长速度,而人口增长就意味着生产力、战斗力和经济总量的同步增长。穿越众在有生之年能够将海汉的势力扩张到何种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就依赖于前期爆人口的速度是否能跟得上执委会的战略规划。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军委由牵头在珠江口建设的大万山岛军民两用港,经过了几个月的运作之后,却有了意想不到的发展。

  “鄙人是潮州府澄海行的管事,这是上月与海汉驻广办签的购买协议,货款已付,这次是来装船的。”

  一名中年男子向码头上的工作人员递上了一纸文书,上面有双方签署的货物买卖协议,写明了在万山港交付装船,下面有驻广办负责人马力科的签名和公章。

  工作人员与广州送来的发货记录仔细核对无误之后,便点点头道:“随我来,你们澄海行的货物已经准备好了,即刻便可装船。”

  从码头拾阶而上,大约五十米之外,就是一排近五米高砖石结构仓库。修筑这些仓库所用的砖石,大部分来自广州附近,而水泥则是从胜利港运过来。仓库中除了存放着胜利港运来的货物之外,也有其他海商运到万山港来交割的货物。

  工作人员将澄海行的管事带到仓库门口,把提货单交给仓库的工作人员,然后在登记簿上签字画押,完成了工作的交接。仓库工作人员打开库门,带着这管事走进去,指着右边堆积如山的货物道:“看到那些外面画了白圈的麻布口袋了吗?每袋一百斤,一共五百袋,都是你们家的货,一边搬一边清点吧!”

  “谢了。”管事一挥手,搬运工们鱼贯走进仓库,开始搬运这些货物。

  澄海行作为“琼联发”的股东之一,也是第一批进入万山港并使用这里转运服务的商家。上个月澄海行通过驻广办订了五万斤海汉精盐,如果以原本的交易方式,大概澄海行只能自行派船到胜利港去取货。不过在有了万山港之后,澄海行的取货地点便由遥远的胜利港换到了珠江口的万山港,大大地缩短了交易的时间。

  大万山岛据点在策划之初是以军事目的为主,商用为辅,修建货舱、允许商船停靠等措施只是为了拉商务部门的票,让指挥能够顺利通过这个项目。.不过当万山港投入使用之后,选择将这里作为货物转运站的商船却是出乎意料的多,以至于海军不得不安排了两艘“探索级”战船,提前入驻到万山港,以维护附近海域的安全。

  最乐于停靠万山港的莫过于来自于珠江口以西沿海地区的海商,他们以往要购买海汉的货物,要嘛直航胜利港,要嘛从珠江逆流而上去广州城,而如今一部分出货量较大、型号单一的海汉货,如海汉精盐、铁制农具等等,已经可以直接在万山港购买装船完成交割,节省了大量的时间。

  而他们销往胜利港的货物,同样可以选择在万山港进行交接,由海汉商船自行运回胜利港当然价格上肯定要被压低了一截,毕竟从珠江口到胜利港的航程来回也得十多天了,这运费肯定是要折价算进去的。这个买卖对双方来说都是很划算的,海商们节省了大量时间,以往与海汉人交易一次或许要在途中花费一个月的时间,而现在将交货地点改在珠江口之后,时间就缩短了近半,这就意味着同等时间下的交易频率可以增加一倍,而赚取的利润自然也大大增加。而海运部的货船目前已经有七成完成了帆索系统的改造,船速比之前提高了近一倍,这也带来了运费的下降和转运效率的提高,在万山港卸货由海运部进行转运的货物,算下来也比过去至少降低了两成的成本。

  当然了,也并不是每个人都乐于见到万山港变得如此的热闹,比如现任万山岛军事主官陈一鑫对于岛上的状况就不甚满意。

  “告诉那些商人,未经允许不得随便下船登岸!已经上岸的,不能随便进出划定的商用码头区域!”陈一鑫忿忿地向勤务兵下达命令:“不遵守规矩的,以后不准进港!你就把我这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们!”

  “行了,行了,你也别这么气,他们不懂规矩,我们可以慢慢教嘛。”旁边的厉斗忍着笑意,不动声色地劝解道。

  随着外界商船的陆续到来,一开始陈一鑫在岛上营造出的军事基地气氛也很快就荡然无存了。这些海商和船员们在到达这里之后,总忍不住想在岛上到处转转,去看看海港两边正在修建中的炮台,岛南侧海汉民兵驻扎的营地,甚至还有人想去山顶看看在海上就能看到的白色建筑究竟是什么来头。然而这些地方都是属于明令禁止的军事禁区,特别是炮台和山顶的瞭望岗,就连岛上的非军事人员也不能随便接近,更别说外来者了。

  于是在想看与不准看两种态度之间,就难免发生了一些纠纷,有些海商水手不免把话说得很难听,嘲讽的意味比较重。而陈一鑫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哪容得外人在岛上说三道四为所欲为,直接就下了禁令,再有意接近军事禁区的外来者,一律按奸细抓捕处理如果不是厉斗在旁边劝解,说不定陈一鑫直接就下令绞刑也难说。

  “厉斗,你别把这事看得太简单。”陈一鑫看不得厉斗一脸和事佬的模样,忍不住又继续说道:“这些外来船只频繁的进进出出,把岛上的情况都摸了个精光,日后要是有海盗打算来袭击,绝对也会先派人上岛来打探情况。我们现在不把规矩立好,以后吃亏的也是我们自己!”

  厉斗点点头道:“你说的都对,但也没必要对这些商人水手那么凶吧?现在岛上驻了一个连的民兵,再加上两艘战船轮流在附近巡逻,哪个不开眼的海盗敢来打我们?来少了打不过我们,来多了也得不偿失,这岛上收的银子都按时运走了,又没多少值钱货可抢。”

  陈一鑫连连摇头道:“你这个看法太片面了。说实话,以我们现在的规模,就算遭受几次挫败,也不会影响发展的大局。我担心不是有人打上门来,而是由于我们的疏忽大意造成了这里的防御漏洞……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懂吗?如果连个万山港都守不好,执委会以后还能给你我机会吗?”

  厉斗脸上的神情陡然严肃起来:“你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

  不论是之前的军警部还是拆分之后的军委,陈一鑫在其中都是年纪最小的成员,加之又是独自一人参加穿越,因此也一直被当作军方内部的老幺享受各种优待,甚至连他能脱颖而出,以小小年纪担任大万山岛军事主官一事,多少也有高层特殊照顾的人情成分在内。甚至连厉斗这个民事主官的人选,也是陈一鑫向上面推荐之后获得批准的,因此陈一鑫这么一提,厉斗便立刻警觉起来。

  虽然他们两人都年纪不大,但穿越前后加起来也在这个团体中待了有两年了,对于内部的权力构成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在这个团体中,除了高层的执委和生产单位的技术岗位之外,外派人员的发展前景普遍要优于驻大本营的同行,这是大家已经公认的事实。能够在外面独当一面的穿越众,升迁的速度都不会太慢,而且今后随着穿越集团势力的扩张,这些在外面打天下的人成为一方大员几乎是必然趋势。

  大万山岛在地图上虽然只是针尖大的一个地方,但两个年轻人都很明白这对于他们而言已经算是一个很好的,如果他们不愿干或者干不好,会有大把的人等着接替这里的位子。而厉斗所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他不像陈一鑫那样轻易就得到了高层的赏识,同时也更加输不起。

  “这不需要什么内幕消息,自己就可以推断出来。”陈一鑫对于厉斗的政治敏感性只能摇头:“执委会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建立据点?”

  “那当然是因为珠江口水域是大陆东南最重要的航道,控制了这里就等于控制了大陆商品进出的一处关口,拿住了整个广东的咽喉。”对于这件事,厉斗还是很清楚的,毕竟来之前也参加了几次有关部门组织的培训课,多少还是有些收获。

  “不仅是现在,就算再过几百年,这里也仍然是南中国的要害地区!”陈一鑫作为军方人员,对于地域位置重要性的理解显然大大超过厉斗:“就算今后我们的势力扩张十倍、百倍,珠江口这个水域也一定是要拿在自己人手里的。什么叫委以重任?我们现在的职责就是被执委会委以重任!只要把这里经营好了,今后珠江口甚至包括珠江三角洲,都有可能成为我们的防区。”

  “别忘了广州还有驻广办!”厉斗忍不住提醒道:“驻广办的权限可比我们这边大得多。”

  “驻广办是管政商的,执委会要跟大明保持和平,就不会在广州城公开驻军,你看现在就是打着金盾保安的旗号,用的也是李家民团的人。军委的目标是香港岛,不过一时半会还拿不下来。等过两年拿了香港岛成立广东军分区,你说这个位子是从大本营调根本不熟悉本地情况的人来坐,还是让我们这种熟门熟路的本地干部上?”陈一鑫一脸老成地拍拍厉斗肩膀道:“现在要是犯错误,不管大小,那都是自绝前途啊!”

  “可驻广办那边也还有军代表,他们对本地的情况同样也很熟悉……对了,萧良和虞尧好像都是广东本地人来着,你这个福建人在他们面前可称不上本土干部。”厉斗显然并不完全认同陈一鑫的说法。

  如果要说重用的程度,在去年九月就被派到广州的两名军方代表显然比陈一鑫的份量更重一些,今年五月李家庄保卫战的时候,军委对进驻当地民团的指挥权限分配也是以萧良为主,陈一鑫为辅。不过战后军委对两人的嘉奖倒是没有偏心,都是一样的个人三等功。

  陈一鑫摇摇头道:“军委当然很信任他们,可他们现在的职责主要是保护驻广办,在大陆地区推广我们的军火和军事体系,李家庄是属于突发事件,但如果要说上战场的机会,他们只要不调动岗位,那就肯定不会有我多。军队内部的升迁,终究还是要看战功的,现在整个珠江三角洲就只有万山港的驻军最多,有什么军事行动,首先出动的就是我们这里。”

  “不过周边地区就只剩下十八芝了,那可不是我们现在能够对付的敌人。”厉斗见陈一鑫说着说着就变成跃跃欲试的状态,赶紧劝他冷静下来:“执委会也说了,不要主动招惹十八芝的人。”

  “放心吧,我没那么冲动。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们这个地方的重要性,不只是对我们这个集体重要,对你我今后的前途也同样重要!”陈一鑫总算为自己的发言作了一个总结。

  “我明白我明白,我这就去码头,跟那些商人好好谈谈。到了我们的地头上,那必须得守我们的规矩才行!”厉斗抓起遮阳的草帽,提着水壶匆匆出去了。

  当初在岛上施工的队伍,目前已经撤走了大半,只剩下少数泥水匠在港口修建炮台工事。不过岛上的常驻居民并未因此而减少,驻广办在大陆所招揽的移民在转运至万山港的时候,有相当一部分从事过捕鱼业的人都被留了下来。作为南海地区最为著名的渔场之一,万山港在规划之初本就担负了发展渔业的任务,而海汉民团在南越会安这一战,缴获了大量的小型近海船只,当作货船不堪用,但当作近海捕鱼船却绰绰有余了。如今万山港所拥有的渔船有大小近三十艘,渔民近两百人,规模也不算小了。

  虽然万山港距离完全建成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仅仅就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其规模已经有点跟不上发展的速度了。这里不但承载着军事防御的功能,同时也有移民中转、货物转运、渔业开发等多种职责,而狭窄的万山港要承担如此之多的任务,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就连当初提出发展万山岛据点的高层们大概也没想到,这个地方在开发之后能发展得如此之快。八月下旬,从胜利港返程的恩里克也特地兜了个圈子,到万山港作了简短的考察。恩里克是受到执委会的邀请才出现在万山港,倒并不是抱着间谍之类的目的。当然进港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仔细地观察了港口南北两端那醒目的海汉式炮台工事海汉人在任何地方修建港口,似乎都有这种标志性的炮台工事存在,就连万山港这样孤悬海中的小港口也不例外,恩里克实在很想吐槽一下他们到底是有多喜欢打仗。恩里克来万山港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参观炮台,他是到这里会见陈一鑫,并与其商谈双方在军事方面合作的事宜。关于向葡萄牙人雇佣炮兵教官一事,执委会已经跟恩里克谈得差不多了,不过由于恩里克回到澳门之后还需要向理事会进行汇报,并征求理事会的同意,这个中间所需花费的时间难以预计,因此执委会这边没有直接派人跟进,而是把这件事交给了距离澳门最近的万山港。届时如果这事成了,那么陈一鑫就作为海汉方的军事代表,到澳门去检验一下葡萄牙雇佣兵的质量,避免花大钱雇水货的情况出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