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战乱之后

第三百五十一章 战乱之后

  作为马六甲海峡到中国澳门之间的航程中点,中南半岛临海港口对葡萄牙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了能够在中南半岛上建立起新的殖民据点,他们可是下了不少的工夫。  ..

  在中南半岛上选择谁作为合作伙伴,葡萄牙人也是动过一番脑筋的。中南半岛东岸的几股主要势力分别是北边郑氏控制的升龙府政权,中南部阮氏控制的顺化府政权,以及南边的占城国。占城国近几十年都被安南压得抬不起头来,国土大部分已经沦丧,虽然占城人倒是很硬气地还在主动参与暹罗和马来人的战争,但他们的实力太弱,葡萄牙人并没有兴趣花费宝贵的资源去扶持这样一个在走下坡路的王朝。

  而安南的南北两方当中,占据红河三角洲这块产粮宝地的北方郑氏无疑实力是要比南方阮氏强出一截,但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的领土上没有合适的天然良港,而且也并不处在传统航路上,反倒是南边阮氏控制的区域内有好几处港口城市,更有会安这样的传统贸易港存在,又正好处于航路中点。两厢比较之下,葡萄牙人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南越朝廷作为合作伙伴。

  葡萄牙人想要在南越地区获得更多的利益,首先就得保证南越政权不会覆灭,所以他们向南越出售了大量的军火,并且协助训练了使用火器的新式部队就如同穿越集团在北越所做的一模一样。葡萄牙人曾经很乐观地认为,有了他们在军事方面的援助,顶多三五年时间,南越便可以剿灭北方的郑氏势力。

  但这种观点在海汉人出现之后就变成了笑话,半年前这股神秘势力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了安南战场上,以猛烈的炮火打得原本已经占据胜势的南越部队毫无还手之力,在十余天的战斗中,南越方面就损失了超过了两万人。而让南越引以为傲的新式军队,也被打得狼狈不堪,当时如果不是在葡萄牙军官的建议之下及时后撤,说不定已经被海汉人在争江北岸的战场上来了个一锅端。

  虽然这一战南越输得很惨,但葡萄牙人很清楚北越已经是强弩之末,并没有一鼓作气拿下南越的实力,事情的关键还是在于突然蹦出来参与安南内战的海汉人,如果他们一定要搅合到底,那南越恐怕很难抵抗住那种水陆结合的进攻方式。不过好在海汉人似乎也无心恋战,将南越军队赶回争江以南之后就没有再南下追击,这让阮氏和葡萄牙人心中都松了一口气。半年的时间过去,南北之间没有再爆发新的战事,南越市场上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海汉货物,似乎所有人都逐渐忘记了海汉人的威胁,而在南越的葡萄牙人慢慢也失去了向海汉人实施报复的动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消失了半年的海汉人居然又杀了出来,而且这次是直接就杀到了南越腹地,葡萄牙人最为集中的区域会安城。仅仅用了半天多一点,海汉人便攻下了防御形同虚设的会安城,然后又花了好几天时间把这座城搬空,走的时候还不忘把城墙给拆了。

  海汉人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以爱德华多为首的葡萄牙人其实是能理解的会安是南越地区最主要的商业城市,毁掉了这里就相当于毁掉了南越的聚宝盆,没了会安城的南越,将很难有足够的财力把南北对抗的局面继续维持下去。

  而且海汉人的目的还不止与此,爱德华多也注意到本地的安南商人和西方商人几乎无一幸免,遭受了海汉民团军的抄家,但华商却大多避开了这个劫难,只要能证明自己具有大明的籍贯,几乎都在这次的灾难中丝毫无损。海汉人这样做看似是对明人的维护,但爱德华多却明白这是一着狠棋华商此时已经是会安本地最有钱有势的一股势力,然而其他人岂肯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平安无事?这些华商与入侵本地的外敌有着同样的外貌,说着同样的语言,战后被本地人视为海汉人的同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们如果想今后活得轻松一点,恐怕就得考虑尽快离开这里了。

  葡萄牙人来到会安之后,明里暗里斗得最凶的便是华商了。相比翻过半个地球才来到这里的葡萄牙人,华商在会安落脚的时间要早得多,几乎把持了会安七成以上的对外商贸。葡萄牙人一边要争夺更大的市场份额,一边又不能得罪能够从大明运来珍稀货物的华商。但即便是一心要想争夺会安控制权的葡萄牙人,也并没有想要把华商彻底赶出会安,因为那样做的结果势必也会伤及到葡萄牙人的自身利益。然而海汉民团并没有这样的顾忌,一招欲擒故纵,就已经让华商在会安地位瞬间跌落。尽管华商们并没有失去钱财,但却失去了在此扎根的社会基础。

  乱局比爱德华多预计的来得更快,就在海汉人的船队离开会安港不到一个时辰,一片瓦砾废墟的会安城里就爆发了骚动。

  部分在这场洗劫中遭受损失的本地商人和民众纠集起来,要向毫发无损的华商讨要说法。而口头声讨很快就失去了控制,演变成大乱斗。但海汉人或许早就料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在离去之前发了不少在城中收缴的刀枪棍棒给本地华商,而城中的武器早就被海汉民团搜缴一空,围攻华商的本地势力一时间也找不到武器,只能在废墟中扒拉砖石来用,双方在打斗中都各有死伤。

  这场战斗很快就从一两户遭到攻击的华商扩大到全城范围,于是城内的多处华商会馆成为了华人避难所,数千在会安定居的华人华商不得不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抱团取暖,抵御本地民众的攻击。到当天晚间,死于不同阵营之间械斗的人数已经上升至过百人,海汉民团的撤离非但没有给会安带来和平,反倒是引发了进一步的严重暴力冲突。

  第二天城内的乱战继续,死伤比起第一天更多,不少曾经的生意伙伴在这两天当中反目成仇,甚至出现了多起亲戚决裂的状况。西方国家的商人则是较为理智地躲到了城外,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意识到,不管最后谁胜谁负,这一地区的安南人和华人已经势成水火,今后恐怕都没有办法再和平共处了。而会安城以往的繁华,很可能也会因为这种新出现的仇恨而无法再得到复原。

  到了第三天清晨,几个大的华商商会开始组织起来向城外突围,冒着砖石袭击撤到河边,开始登船撤离会安城。至于他们目前所能去的地方,大概也就只有两条路,要嘛返回大明,亦或是去海汉人的地盘上谋生路。

  海汉民团占领会安城期间,几乎每个华商家里都来了海汉军官造访,他们除了劝说华商们不要与海汉民团作对之外,同时也给他们留下了海图,让他们可以在必要时离开会安,去琼州岛的胜利港落脚。当然了,最好就是跟着民团的船队一起撤离此地,一路上还可以得到免费的护送。

  但最终只有极少数眼光者意识到了会安城将要发生的形势变化,选择收拾家产与海汉民团一起撤离会安。而抱着幻想留下的人,则经历了地狱般的两天两夜,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在这场骚乱中失去了家产甚至亲人,而这份仇恨他们也无法将其记在海汉民团头上,毕竟在这两天中作恶的并非海汉,而是已经红了眼的本地人。

  葡萄牙人的会馆倒是没有遭受到本地暴民的攻击,这当然不是他们有什么高高在上的威严,而是他们的财产也同样被海汉人抢了个精光,连会馆也给拆得七零八落,现在根本就没什么油水可言。除了海汉民团撤离时“仁慈”地留下了两千多斤粮食,在会安的葡萄牙人可以说已经一无所有,连他们在码头上的船都全部被海汉人以征用的名义给带走了。根据爱德华多的估计,仅仅是葡萄牙人在这场灾难中的直接经济损失,至少就已经超过白银二十万两。如果要算上整个会安城,爱德华多都很难推算出海汉人究竟在这一票买卖中捞了多少。

  但有一件事已经确定无疑失去了巨额财富和华商的会安城,很快就会成为一座死城。别说南越朝廷没有闲钱来重建会安城,就算有,也很难再恢复会安城以往的繁华了。

  爱德华多也知道澳门的理事会在跟海汉人进行接触,但很显然这种接触并没能改变海汉人对南越的态度,甚至有可能是被海汉人当作了示弱。爱德华多认为这次会安遭到洗劫之后,葡萄牙人先前在本地所做的各种措施,甚至包括军援南越朝廷,都已经变得意义不大。不过他同时也能感觉到,海汉人对自己这边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恶意,除了最初那几个自寻死路的倒霉鬼之外,海汉人没有再虐待或者杀死任何一名葡萄牙人。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海汉军官的直接表态,爱德华多记得那位会说葡萄牙语的军官在离开前对自己说过,只要葡萄牙人置身事外,不再干涉安南国内的事情,那么一切都好商量。但如果选择继续支持南越朝廷,那海汉方面就不能保证今后不会对葡萄牙人采取某些必要的手段。

  至于是什么样的必要手段,王汤姆没有明说,爱德华多自己倒也能猜出几分。海汉人既然是打算要彻底断掉南越朝廷的财路,那光断了华商自然不够,肯定要想办法让葡萄牙人也退出这个棋局。王汤姆的话即是警告,同时也是一种提示。海汉人既然具有跨海作战的能力,那么整个安南的东海岸都可以视作其攻击范围,而偏偏南越又拿不出像样的海上防御力量,除非是葡萄牙人派自己的船队帮他们出头,否则今后南越也别想再有类似会安这样的海贸港口城市出现了。

  葡萄牙人会为了南越的利益,派自己的船队跟海汉人干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尽管爱德华多自己在这场灾难中也被洗劫得相当肉疼,但他仍然认为这并不足以构成让葡萄牙与海汉进入交战状态的充分理由。虽说在此之前已经知道海汉人具有一定的海上作战能力,并且在一月的时候成功深入争江上游和南越海岸搞了好几次破袭战,但当爱德华多亲眼确认了海汉人的战船和作战方式之后,他认为有必要将己方对海汉军事实力的认识再上调一级。

  虽然爱德华多以前从未见过海汉的战船,但他好歹也是踏足过半个地球的人,看一支舰队的作战潜力还是能看出来的。海汉人的战船并非大明那种粗笨的样式,外形显得简洁明快,类似西式的帆具,但在外形上又有着显著的差别,这种战船一看就知道并非普通民船,甚至不是由商船改装而来,而是实实在在为了海上战斗而设计的战船。换句话说,海汉人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民间组织的私人武装,而是实打实的军队!

  葡萄牙人在安南地区只有一支规模很小的军事顾问团,为南越朝廷提供服务。但这支队伍常驻在北边的顺化府,远水救不了近火当然即便他们适逢其会,爱德华多也不认为他们能够在正面战场上抗击近千人规模的海汉民团。至于海军就更不用指望了,满剌加以东就没有葡萄牙海军的存在,只有七八条武装商船会定期押送货船航行在澳门会安满剌加果阿这条远东航线上,而武装商船要对付海汉人的战船,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

  当然能够殖民全球的葡萄牙人并非手里没有战船,只是离得稍微远了一点。目前距离会安最近的海军部队,驻扎在印度西海岸的果阿从那里到会安的航程超过6000海里,战船要航行差不多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到达,果阿总督绝不可能为了一帮商人的损失,就让自己的宝贝战舰跑这么远来打一场目标不明而且毫无把握的海战。

  就算暂时胜负不论,出动战船跑这么远一趟的军费也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数字,会安本地的葡萄牙商人这次被洗劫一空,短时间内根本凑不出钱搬救兵了。退一万步讲,就算能凑出钱收买果阿总督出兵,这一去一来,加上中间各种事务的耽搁,等救兵来这边的时候大概也得半年后了,到时候海汉人的海军会发展成什么规模,自家的海军能不能打得过他们,谁都不敢打这个包票。

  爱德华多也并不是纯粹的酒囊饭袋,他很快就作出了相应的决定。首先派出使者,去顺化府向军事顾问团报信,告知他们会安城所发生的灾难,然后由顺化府那边派船,分头北上南下到澳门和满剌加的据点报信,再由满剌加那边向果阿派船完成接力会安港稍微大点能出海的船全被海汉人和华商带走了,现在要找艘船过秋盆河都不太容易,想要报信也只能兜一个大圈子。

  其次就是组织起本地的葡萄牙人,暂时避开会安城的暴乱大部分的华商撤离之后,会安城里已经彻底地失去了社会秩序,人们为了城中有限的粮食和无主的财富开始互相杀戮。一部分先前逃出会安城进入西北山区的散兵游勇,在海汉人民团离开之后返回会安城,但这些人并没能起到维护秩序的作用,反而迅速加入到暴乱当中,冲杀在第一线。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所有的明眼人都知道会安城彻底完了。即便是像爱德华多这样曾经坚定地支持南越朝廷,并且说服了其他商人向南越提供军事援助的死硬派,现在也不得不转变思想,考虑应该如何另寻出路了。不仅仅是需不需要另行选址再建贸易港的问题,而是要考虑是否应该继续支持南越朝廷,选择一条跟海汉人继续对着干下去的道路。海汉人已经把态度表现得很明白了,南越与海汉之间所存在的利益冲突是无法调和的,像会安这样的贸易港,海汉人毁掉了第一个,同样的事情肯定还会再次发生。如果南越朝廷不具备自我保护的能力,那么再建一个贸易港的下场大概也会跟这里一样。更何况会安的事情传播出去之后,大概也不会再有大明来的华商在南越地区定居了。直到海汉人撤离会安五天之后,从北边顺化府赶来的救兵终于出现了。只是他们实在来得太迟了一些,所看到的会安城已经彻底成为了一片废墟。这个曾经的贸易港在十来天的时间里先后经受了炮轰、封城、全城大抄家、拆毁城墙、暴乱、纵火、抢劫等等一系列的暴力洗礼,带队的南越将官甚至都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