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攻打会安城

第三百四十九章 攻打会安城

  “探险号”船艏的24磅火炮发出怒吼,沉重的炮弹以450米秒的初速冲出炮膛,将岸边一栋挂着南越王旗的灰色砖石建筑砸出了一个斗大的窟窿。  .  ..这当然不是船上炮兵无的放矢的胡乱射击,事实上钱天敦在前次来侦察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这个目标会安城外码头上的水师衙门。

  说是“衙门”,其实也就是水兵们上岸歇脚,军官们喝茶聊天的一个地方。当然了,从军事角度来看,它同时也承载着指挥机构的作用而这也正是它首先成为海汉战船的打击目标,遭到炮火强拆的主要原因。

  不得不说炮火强拆的效率非常高,到第三炮的时候,炮弹在打穿墙壁之后击中了屋内某根承重的梁柱,然后这栋建筑立刻便坍塌了一半,等到烟尘散去,那一带已经没了人影,估计只要没被埋在房里的人都已经逃进会安城里去了。虽然仅仅只有“探索号”一艘船在开炮攻击,但会安的守军显然没有要站出来当炮灰的觉悟,并没有在码头上组织起成建制的防御力量,丝毫没能给海汉民团的登陆制造麻烦。

  “黑土港特战队,准备登陆!”钱天敦见码头上一片狼藉,微微摇了摇头,向自己的队伍下达了命令。黑土港特战连将作为先头部队,在河岸码头上建立起阵地,并掩护后续的部队和物资登岸。

  相比前次在争江附近登陆作战时条件恶劣的自然环境,会安港的登陆难度指数简直低得惊人。会安在近几十年中一直都是南越最繁华的海港,这里的内河河岸都建有整齐的码头和栈桥,可供进攻船队非常方便地靠岸登陆。过程当中也不需要再搭建浮桥之类的设施,直接从船上将物资吊装到河岸上就行,大大地节省了劳力和时间。唯一让军方觉得有些遗憾的是,刚才的炮火强拆把码头附近的民众也全都吓跑了,以至于现在想临时征一些民夫都没有办法。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已经逃回到会安城中,事实上葡萄牙人在本地的商会就设置在会安城之外。爱德华多德奥利维拉是本地的葡萄牙商会会长,当秋盆河上传来第一声炮响时,正在进餐的爱德华多还以为这是某种错觉:“本托,出去看看是不是要下雨了。”

  仆人本托走到门口看了一下天空,然后回头报告道:“老爷,天气很好看起来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就在这时又传来了第二声炮响,爱德华多悻悻地扔下手中的羊排,用餐巾胡乱抹了下嘴道:“你这个蠢货,没听到天上在打雷吗?你到底是瞎了还是聋了?”

  本托又转头看了一眼屋外,然后一脸惊恐地回过头道:“老爷,不是打雷,是在打炮!”

  “炮?哪来的炮?我们的两艘武装商船两天前才从会安出发去满剌加,这地方难道还有别的人拥有火炮?”爱德华多扔下餐巾站起身来:“你这个该死的蠢货,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

  爱德华多走到阳台上望向河面,结果便正好看见“探险号”的第三发炮弹在五十米距离上轰塌了岸边的水师衙门这一幕。

  “我的上帝!是敌人!有敌人攻打会安了!”爱德华多以一种与肥胖身躯完全不相符灵活身法转身冲进了屋里:“该死的本托,快去召集人手!叫大家准备好火枪!”

  葡萄牙商会中一片鸡飞狗跳之时,海汉民团正不慌不忙按部就班地进行登陆。作为民团的必修课程,两栖登陆几乎可算是海汉民团的拿手好戏,更何况眼前的战场竟然连对手都没有出现,对士兵们来说简直就是无障碍登陆。

  “我们这会不会打得太轻松了一点?”钱天敦看着有序行进到岸上的部队,有些困惑地问道。

  “好像是……南越这边完全没反应啊!难道他们就缩在城里等着我们去打?”王汤姆也是第一次参与这种攻城战,并没有相应的经验能够参考。

  军官们在事前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已经将各方面可能出现的困难考虑得比较充足,比如登陆受阻、敌军顽抗等等,但千思万想就是没考虑过登陆过程中根本没有遇到抵抗这种情况。至于守军龟缩到城内进行防御,军官们倒是丝毫都不担心对于占据优势的攻方来说,一动不动的目标更容易对付一些。

  “那要不要先把城外的目标逐一清理掉?”钱天敦继续问道。

  在原本的计划当中,民团登陆之后的首要目标是敌军,不过现在看来敌军主动现身的可能性不大,钱天敦便考虑要不要把城外的一些目标先进行清理在长达数里的河岸码头上,各种商会、商行、仓库林立栉比,其中有不少都被列入了这次的洗劫清单当中。

  “不急,还是先打主城!”王汤姆想了想,摇摇头道:“我们现在去清理城外这样的地方,肯定会遭到一定的反抗,倒不如先把主城拿下来,回头再清理城外,或许还能起到更好的震慑作用,遇到的抵抗也会少一些。”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钱天敦并没有固执己见,点点头便也登岸指挥部队集结去了。

  会安城座落在秋盆河北岸,南边的城墙距离河岸仅仅只有一里地左右,在这个距离上就连“探险号”上的舰炮都能通过调整角度击中城墙。不过王汤姆并没有打算让舰炮来承担攻城的任务,这次出征他们带来了军工部门研制的特别攻城武器臼炮。

  大口径的臼炮在这个时代的作战中也并非什么稀罕玩意儿,事实上发射石弹的臼炮早在13世纪就已经出现在战场上,而明清时代军队所使用的将军炮,有很多都是属于臼炮的范畴。相比长身管的火炮,短管臼炮的铸造难度要低得多,而且炮身也要比同等口径的传统火炮轻得多。当然了,受制于其炮身,精度和射程都无法与传统火炮相比,不过要对付城墙这么大的目标,臼炮就已经够用了。

  这次海汉民团带来的是十门48磅臼炮,每门炮的炮身才700多斤,而射程可达1000米以上,已经足以让守城的南越人领略到重炮攻城的威力了。

  当然为了达到更好的射击效果,距离自然是越近越好,而普通的陆军炮在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承担起火力掩护的作用。除此之外,这次王汤姆还带来了十支仿惠特沃斯步枪虽然还没最后定型,但军工部门已经决定称其为“二八式狙击步枪”。不过由于试用品有限,所以普通民兵这次肯定是轮不上了,只有少数的几个穿越众军官才能亲手试用这种威力巨大的老式步枪。如果有哪个倒霉鬼等下在城墙上探出头来,那这颗脑袋就很可能会面临好几支狙击枪的集火打击了。

  攻城部队花了近两个小时的卸载人员和物资,建立好河岸防御阵地,布置了河面上的警戒,这才不慌不忙地开进到会安城外。军官们虽然没有急于求成的意思,但也并不打算浪费时间玩什么劝降的招数要是守城的南越官员真的直接降了,那可就不太好玩了。

  步兵在距离城墙大约300米的地方开始挖坑架设炮位,到了这个时候,城内的守军似乎仍然没有开门出城一战的意图。等到炮位架设好,火炮开始进场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时分。不过炮兵们在此之前就提前享用了午饭,这个时候正好活动活动身子。

  下午一点,在王汤姆的命令之下,阵地上的二十多门大大小小的火炮开始向会安城发起了攻击。顷刻之间,城头上就烟尘四起,躲在墙后的南越士兵不难感受到巨大的臼炮炮弹砸中城墙时的那种冲击力。军官们虽然试图驱赶士兵上城头防御,但当接连几个倒霉鬼被空中乱飞的炮弹撕成碎片之后,求战心最强的人也默默闭上了嘴。

  会安城虽然驻扎有一支千人规模的军队,但实力却与这座海港城市的地位不太一致。这支部队别说火炮,就连火绳枪都没有成建制地装备。由于财力有限,南越地区能够按葡萄牙人的标准武装起来的部队也就一两千人,而这些新军都被布置在北边的争江横山防线附近,以防备北越军队随时可能会发动的攻击。会安守军手中的远程武器,也就几十把弓而已,但以目前所遭受到的这种程度的火力压制,他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力。

  “上帝啊……”在两里地之外的葡萄牙商会观看这场大战的爱德华多喃喃自语道,抓着火绳枪的手忍不住微微地颤抖着。虽然商会的人很快就集结起来,并且组成了一百三十人的武装防御力量,但想凭借这些人打跑会安城外的那支可怕部队,显然是白日做梦。

  葡萄牙商会是一栋回字型结构的两层砖石结构建筑,在设计之初就加入了堡垒的功能,必要时只要把大门一封,整个商会就可以立刻化身为一个堡垒,火枪手们可以通过二楼的各种窗户对外进行居高临下的射击,足以打败上千人的冷兵器部队攻击。

  但再怎么坚固的房屋,也没法跟会安城的城墙相提并论,眼看着会安的城墙在火炮的轰击之下摇摇欲坠,爱德华多很敏锐地意识到如果对方想要攻打商会,那么估计一击就能把这栋房子拆成一片瓦砾,这让他好不容易鼓起来的抵抗勇气几乎在瞬间就消散了。

  爱德华多将手里的火绳枪慢慢放下,用一个隐蔽的动作将仆人本托招到身边:“听着本托,我要你去准备好马匹,另外收好我屋里装银币的那个箱子,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本托鞠了一躬问道:“老爷,那到底需要准备几匹马?”

  “如果你能带着银箱跟上马奔跑的速度,那就只需要一匹!你这个蠢货!”爱德华多又气又急,但又不敢大声叫骂,唯恐被旁人听到。

  会安城的战场虽然打得热火朝天,但截止目前还并没有出现大的伤亡。城中的守军军官暗自庆幸,没有冲动地率军出击,否则恐怕早就在这密集的火炮轰击之下变成了肉渣。只有极少数的倒霉鬼,在这场似乎没有终点的轰击中成了牺牲品。

  而另一件让守军感到庆幸的是,攻城的一方似乎并没有提前在城中安排作乱的奸细,截止目前城内的秩序倒是还没有出现大的混乱。除了军事人员之外,民众基本都回到自己家中紧闭门户,暗暗祈祷这场祸事能快点过去。

  虽然在敌军登陆之初,城中的守军便已经派出了求援的使者,但其实他们也并没有对援军给予太多的希望。距离会安最近的大股驻军在200里之外的顺化府,而且中间有一半的路程都是崎岖的山地,就算使者与援军都长着飞毛腿,这一来一去,至少也得要四五天的时间。而对手如果朝着会安城连续轰上几天,只怕整座城都会被轰成渣渣了。

  而且还有一点很要命的是,虽然守军派人向外求援,但对手的来历、目的、兵力都一概不知,这样跑出去请求增援,使者被当成骗子砍头的可能性估计比请来援兵的可能性更大。城中守军里已经有心思活络的人开始琢磨,是不是应该设法去会安城的另一边,因为对手并没有包围城市,等到城破之时至少还有机会从另一个方向脱身。

  怀着各种心思的守军并没有为此而操心太久,在断断续续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炮轰之后,会安城南门连同城门楼一同坍塌下来,在城南形成了一道宽约二十米的大豁口,而南边城墙的其他各处也都纷纷出来了塌陷和开裂的状况,守军甚至都无法登上城墙进行防御。事情至此,对民团来说城南的防御基本就已经告破了。

  事实上想要攻破会安的城墙,军委至少还能拿出五六种更为省时省力的办法比如说趁夜埋设炸药直接炸掉城墙之类。但经过权衡之后,最终还是选取了以蛮力取胜的方案。这么做一是为了检验臼炮这种攻城利器在实战中的使用效果,同时总结出一套臼炮攻城的作战方案。二来也是对炮兵的一次实弹加练,毕竟这个兵种的消耗太大,平时的训练中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采用实弹,战场反而是一个难得的练习机会。当然最关键的是,南越这个对手弱到难以给民团制造麻烦,各兵种都可以放心地在南越战场上进行操练。

  “步兵上吧!”看着会安的城墙如预期的那样终于崩塌,王汤姆一脸平静地下达了命令:“控制城防之后,不要随便杀戮,允许接收投降的俘虏。”

  率队冲杀在最前面的依然是进击的高桥南,某种程度上他甚至已经成为了民团冲锋的形象代言人。而高桥南本身的传奇经历,也让他在民团内部拥有了一批模仿和追随者特别是那些为了获得归化民籍贯而参军的安南籍年轻人,都将高桥南当作了成功的范本。毕竟从囚犯逆袭当上了军官,这种表现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再加上高桥南在战场上所表现出的勇猛果敢,更是让民团的年轻人热血澎湃,争相效仿。

  城墙被轰塌之后,城中的守军面对涌上来的敌人,终于是组织起了一波抵抗,只可惜被短筒燧发枪的霰弹扫过一遍之后,南越士兵迅速地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开始向城内各处奔逃。

  高桥南事前得了钱天敦的叮嘱,倒也没有急于追杀败军,而是先带领手下部队控制住了城墙豁口,等待后续部队的到来。打的仗多了,高桥南也开始逐步理解了上司们的作战理念海汉人在战斗中并不是以杀戮为目的,而是力求以最小的损释最高的效率达成战术目的。比如攻打会安城的计划中,就没有对杀敌作出明确的要求,反倒是对如何在攻入会安城之后控制局面作出了相当多的细致安排。

  这一作战计划执行起来需要各个连队的分工合作,或许会稍显复杂,但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城里的人,可以让他们逃,但城里的物资,不能轻易放过。海汉民团进城之后,所要控制的战略目标依次是本城的官府机构,粮仓,各个商会、大商行的所在地,最后才是全城清剿残余的南越军事人员。这个过程中比较敏感的就是对华人华商的处理了,这些在会安扎根的华人华商大多都与本地已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支持南越政权的存在,跟穿越集团在根本利益上就存在冲突。但他们的华人身份又让民团在行动中不得不心存忌惮,毕竟穿越集团还是打着汉人后裔的旗号,如果对这些人处理得过于严厉,传出去之后难保不会背上“残害同胞”之类的黑锅。...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0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