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兵发南越

第三百四十八章 兵发南越

  海汉人抵达琼州岛的时间不过才一年多一点,但他们已经先后建立了多处拓殖点,以惊人的速度进行对外扩张,这种效率让曾经以殖民全球为傲的葡萄牙人都会感到羞愧。  .  。.  。

  葡萄牙是最早开始在亚洲地区进行殖民的欧洲国家,1498年达迦马绕过好望角到达印度西南海岸的港口卡利卡特,建立据点并被任命为首任印度总督,当地出产的香料在此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为葡萄牙人带来了极为丰厚的利润。然而一百多年过去了,除了印度西海岸的果阿,葡萄牙人在亚洲的主要殖民地也就只增加了满剌加、帝汶和濠镜澳等几个地方而已。对比海汉人的扩张速度,恩里克觉得亚洲这几处殖民地的历任总督都应该被吊死才对。

  当然了,熟知葡萄牙殖民史的恩里克也很清楚,自己的国家在亚洲地区开拓殖民地的过程与海汉人有着本质的区别,相比之下海汉人的手段简直可以用“温柔”来形容。

  达迦马初到印度的时候,因为其态度强硬,被当地人拒绝了贸易要求,于是达迦马便下令开炮攻击当地人,并抓了许多人质。更多的时候葡萄牙船队扮演的都是强盗、捕奴者和罪犯的角色,而并非给落后地区带来福音的先进文明。

  16世纪莫卧儿历史学家塔利士曾经在著作中记述了当时葡萄牙人的所作所为:“来自缅甸北部海滨若开的海盗,既有葡萄牙人也有当地人,他们过去经常通过水路来到孟加拉进行抢劫。他们掳走他们抓到的人,刺穿他们的手掌,用细藤条穿过手掌上的洞,把他们挤成一堆关在船甲板下面。他们每天早上撇下一些生米,就像我们喂鸡那样……”

  虽然葡萄牙人自己是将亚洲之行看作了新的十字军东征,为了传播天主教教义而不懈余力,但他们试图用屠杀、拷打、敲诈勒索之类的方式来强迫人们改变宗教信仰,这也激起了当地人强烈的宗教仇恨。

  当然出现这种状况,在恩里克看来也并非都是自家的错,由于国内的基础薄弱,无法持续为海外基地提供人力和财力,导致葡萄牙人在亚洲的地位正被荷兰人和英国人所取代,以至于很多葡萄牙人不得不从事海盗活动,或者是接手一些其他欧洲国家不屑去做的小笔买卖。对殖民地的统治,由于人手有限,也只能更多地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

  而恩里克所看到的海汉人在殖民方面的做法,无疑要比自家的手段高明许多。海汉人为其属下的明人、安南人所提供的生活条件,要远远好于他们来到胜利港之前的水平,并且有十分完善的民政系统来管理日渐增多的外来移民。

  这种利用优厚条件来吸引移民的办法虽然效果极佳,但恩里克也自知濠镜澳或者其他的葡萄牙殖民地是无法模仿的原因很简单,这样做所需消耗的钱财和物资实在太多了,没有足够丰厚的财力肯定撑不起这么大的场面。当然即便有这样的财力,达官贵人们也绝对不会在如同蝼蚁的百姓和奴隶身上浪费一个银币。

  建在胜利港西北方凤凰岭坡地上的新迎宾馆在六月才刚刚启用,而恩里克便有幸成为了这里的第一批主客。早就听说过海汉人生活奢靡无比,但住进这里之后恩里克才明白了这种说法的真正意义。除了夺人眼球的玻璃窗之外,更让他瞩目的是这里的卫浴间里竟然全是陶瓷的设备,墙面瓷砖、洗手盆、抽水马桶,还有那每天供应八小时的热水淋浴设备,恩里克觉得这些东西随便拿出一件都足以让濠镜澳那帮乡巴佬惊叹出声了虽然他自己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也同样忍不住发出了叹息声。

  每天的三餐也很丰盛,主食是米饭,肉食以海鲜为主,间或也有鸡鸭之类的。恩里克在味觉方面比较敏感,他能够从海汉人所提供的饭菜中吃出多种香料的味道,他知道这意味着陶东来先前说过的香料交易并非是在吹牛。而这样的伙食放在欧洲,至少也得中等贵族才有条件享用。如果不是出了某件事情,恩里克真的很想在胜利港住上几个月,好好享受一下这种难得的生活。

  某天早上,恩里克从睡梦中被一阵喧闹声所惊醒。他起身走到窗口,拉开窗帘望向外面,从这里能够清晰地看到整个胜利港港湾的美丽景象。但当他看到码头上的景象之后,立刻就睡意全无了。

  “科科,你这个蠢货,赶紧起来!”恩里克一脚踹醒了睡在地上的黑人奴仆。

  黑人奴仆翻身起来,手忙脚乱地帮恩里克穿上外套,套上靴子。

  “拿好我的帽子,现在我们去码头!”恩里克也顾不得仔细检查着装了,慌慌张张就出了门。仆人科科更是连鞋都没来得及穿,抓着恩里克的帽子快步跟在了后面。

  恩里克如此心急火燎,是因为他看到了码头上有大量的武装人员在集结登船,一大四小五艘战船,加上至少四艘的补给船,正在码头准备出港。

  如果是早几天,恩里克未必会对这样的情景感到惊慌,因为海汉人很喜欢在不作任何警示的前提之下就集结军队搞各种演习。但昨天他在很偶然的情况之下,听到两个本地人交谈,说是马上就要出海去安南打仗。

  恩里克当然很清楚海汉人在安南内战问题上的态度,如果海汉人再次出兵,那么他们打算要对付谁就不言而喻了。恩里克本想今天再去找陶东来谈一谈南越的事情,就算无法组织海汉人,但至少也要设法给自家留出更多的缓冲时间,尽可能减少葡人在南越的经济损失。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海汉人居然说动手就动手,昨天才刚听到传闻,今天便准备好要出发了。

  其实这次的备战期也并不短,军委在六月初就已经提出了针对南越港口城市的破袭战计划,但由于种种客观原因,这个计划一直延后到七月下旬才进入实施阶段。而在此之前各个部门早就已经做好了备战工作,就等着执委会下达最后的命令了。此次作战将由海军上尉王汤姆担任总指挥,率领九艘船组成的船队从胜利港出发,北越军分区钱天敦上尉担任二把手,带领黑土港特战部队从北越南下。两支部队将在南越的会安附近会合,然后对会安城发起攻击。

  “陶……陶总,你们这……这是要……干什么?”跑得气喘吁吁的恩里克冲到码头,立刻便向陶东来提出了质询。

  “你看到了,出兵啊!”陶东来一脸的平静:“北越的盟友向我们提出了援助申请,站在我们的角度上,没有理由拒绝他们。所以我们决定派出部队,对南越的叛军进行打击。”

  “你们这是在挑起新一轮的战争!”恩里克怒斥道。

  “不,我们是在加速安南内战的结束,灭掉了南越的叛军,安南就能换来和平和统一。”陶东来对恩里克的斥责根本就不以为意。这种贼喊捉贼的把戏,陶东来在穿越前看灯塔国的发言人演过无数次了,其脸皮之厚远非恩里克所能及。

  “如果你觉得我们的做法不妥,那你现在可以搭船去安南,阻止这次战争的发生。”颜楚杰可没陶东来的城府深,当下便展开了反击:“只要你让阮氏献城投降,那我们可以保他一家老小的人身安全,这样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杀戮,你说好不好?”

  恩里克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去安南当和平使者游说这几家放下武器?那怎么可能做得到,这可不是赔钱道歉就能解决的纠纷,而是争夺一国政权的战争,不管是南是北,当权者都肯定不会放弃手中掌握的权力即便为此要付出成千上万的性命,在当权者看来也在所不惜。

  “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别指望靠着嘴皮子就能拿回来!”颜楚杰看着恩里克吃瘪的样子,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但还是不忘再奚落他一句。

  恩里克听到这句话也恍然大悟,为何海汉人的态度如此的强硬,那终究还是因为他们手中所掌握的武力。如果南越在战场上能够有好的表现,那葡萄牙人居中调停,或许多少能起到一些作用。但海汉民团的战力明显要超过南越军队一大截,想单纯地指望谈判桌上的调停来阻挡海汉人的攻势,的确是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一些。

  恩里克又看了一眼正在缓缓驶离码头的海汉战船,水手船员们在船舷边站成了一排,举起右手向码头上的送行队伍敬海汉军礼,而送行的民众也报以热烈的欢呼声。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支出征远行的舰队,倒像是普通的出海巡逻而已,恩里克也明白,这是本地民众对海汉民团的战力有极高的信心,因为这支部队自成立以来,便从未打过败仗。而民团在半年之前的那次参战,最终为胜利港赢来了大量的战争红利,如今再战南越,民众肯定都对胜利的结果确信无疑。

  “难道这一切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恩里克十分沮丧地说道。

  “或许有,但那并不是我们想要的。”陶东来望着远去的帆影,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句。

  在海汉部队出动的十天之前,北越军队已经开始按照事前的约定,在争江横山一线作大规模的兵力调动。数以千计的北越部队补充到各处关卡,这也引起了南越军的警惕。为了防止北越军突破这条防线,南越军开始调动广平、广治两省的军队向北集结。南越甚至还专门调了五千人的部队,驻扎在上次被海汉民团从海上偷袭的洞海,以防运往前线的辎重粮草又受到敌人的破坏。不过他们没有想到是,这次对手根本就没打洞海的主意,而是将目标定在了远离交战区的南越腹地。

  就在海军部队从胜利港出发的同一天,在永安港集结完毕的黑土港特战部队也登船南下。从永安港到会安,与胜利港到会安的航程几乎是一样,因此双方便约定了直接在会安碰头,而不需要让大本营出发的船队再到北边去转上一圈。

  一月的那场战争结束之后,黑土港特战连因为在战斗中的优异表现而受到了嘉奖,军委也给钱天敦提出的扩军方案开了绿灯。经过半年之后,黑土港特战部队已经从一个加强连的编制,变成了三个加强连。如果不是北越这边的炮兵数量严重不足,钱天敦其实很想再加上一个炮兵连的编制,从而将特战部队升级到营级单位。

  目前的特战部队兵源仍然是以北越移民为主,士兵中超过八成都是安南出身。这支部队的驻训地并不在黑土港,而是在与涂山半岛隔海相望的吉婆岛上。这支部队的训练环境相比大本营要艰苦得多,而相应的野外生存战斗能力也强出许多。但相比大本营而言,这支部队的作战机会却要少得多。

  军委在大陆地区的几次军事行动,都是从大本营调拨部队参与,而黑土港这边因为距离实在太遥远,基本都没份。南边的对手虽弱,但没有执委会的直接命令,钱天敦也不敢带着部队南下自行开战。至于说北部湾里的零星海盗,则是早就被特战连清了个精光,如今从黑土港到大明这边的廉州府、雷州府,都不再有海盗出现。

  因此这次有了新的作战机会出现,钱天敦也是格外的重视,提前一个多月便开始进行特训。在七月的侦察行动回来之后,钱天敦还利用手头的资料,在永安港建了一个简易的训练场,模拟攻入会安之后的巷战。有了军工部门提供的新式短筒滑膛霰弹枪,特战部队也是如虎添翼,就等着南下之后大干一场了。

  八月二日,在海上兜了一个大圈子的钱天敦终于等来了大本营的主力船队。两支船队在距离会安约四十海里的外海会合,然后钱天敦乘通小艇登上了这次行动的旗舰“探险号”。

  具体的作战计划是早就已经制定完成,这次的碰面主要是就一些登陆之后的细节问题进行最后的确定。王汤姆和钱天敦都是参加过多次军事行动的老手,对这场战斗的认识和态度也比较一致,因此很快就完成了会谈,确定了作战流程。

  当天傍晚,船队驶入了距离会安仅十海里的占婆岛港口。船上的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岛上的渔村,将二十多户渔民暂时收押到一起。为了能让士兵们调整到最佳的作战状态,第二天并没有急于发动攻击,而是进行了整整一天的休整,直到八月四日天色亮起,这支船队才离开了占婆岛,向西驶向秋盆河入海口。

  这样一支总吨位超过3000吨的船队行驶在海面上,难免就很引人注目了。会安作为南越地区最繁华的商贸港口,在秋盆河入海口处进出的船只也是川流不息,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这支来历不明的船队。当然,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人真正意识到危险,因为根本没人能料想到会安这种大后方也会遭到攻击而且这种攻击居然是来自于一向被南越视作天然屏障的海上。

  当这支船队进入秋盆河口之后,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这不是商船,这是战船!看那船舷上的炮窗!”

  一部分人驾船冲向入海口,试图先逃出即将遭受攻击的区域;另一些人则是驾船冲向会安城外的码头,想要趁着敌人尚未到达的时候向城中示警。但可惜这种示警实在来得太晚了一些,从秋盆河入海口到会安城,也仅仅只有5海里左右的航程而已,这么点时间甚至还不够守军调集兵力当然或许王汤姆等人巴不得守军能将兵力集中到一起,这样就可以凭借猛烈的炮火攻势直接来个连锅端了。

  南越虽然在秋盆河上也布置了一些武装人员和船只,但相比这支闯进秋盆河的入侵者,南越水师的船简直就是小舢板,根本连靠近对手的勇气都没有。唯一一艘不知好歹冲过去试图阻拦这支船队的南越战船,直接就被“探险号”当头碾压过去,毫无悬念地变成了漂浮在河面上的一堆碎木片。

  “所有炮手进入战斗位置,开炮窗,准备作战!”王汤姆通过步话机向队伍中的战船下达了命令。

  “步兵检查武器,做好登陆的准备!”钱天敦也向自己的部下下达了命令。前方,已经能看到会安城外的河岸码头,以及码头上仓惶奔逃的本地民众。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看到本地的驻军成建制地出现。“开炮,告诉他们,我们来了!”王汤姆放下望远镜,向二层甲板的炮兵下达了命令。...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0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