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恩里克的见闻

第三百四十七章 恩里克的见闻

  既要尽力保住自家航路安全,又不能轻易得罪地头蛇大商行,澳门的葡人理事会就此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中。  ..  。想要劝说“琼联发”主动放弃在珠江口的动作基本不可能了,毕竟明眼人都知道在背后主导这件事的是海汉人,而海汉人对外界威胁所采取的态度,已经通过他们前后两次的跨海作战体现无遗。最让理事会无奈的是,即便采用武力手段也未必干得过海汉人,反倒有可能会因此而引火烧身。

  于是理事会只能再次找到驻广办,希望通过协商的方式来解决珠江口据点的分歧。不过驻广办目前并没有执委驻扎,对于外交事务的权限不高,在与大本营通气之后,驻广办便回复葡萄牙人,让他们的使者去胜利港与执委会进行更直接的磋商,于是这才有了恩里克造访胜利港的这一出。

  “恩里克先生,你的来意我们已经知道了,恕我直言,你们的理事会要求我们退出珠江口这件事,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进入正式的会谈流程之后,陶东来便收起来了先前的客气,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

  执委会为了建这个大万山岛基地,可是已经投入了不少资源。前期运往岛上的各种物资、人员的费用,就已经超过万元,根据建设部的规划,要将这个据点的设计方案一一落实,至少需要投入三万元以上,这还没算上驻岛部队的军费在内。

  除开经济方面的账,这个据点更多的是负载了军事方面的作用,而执委会在这一领域的利益是绝对不容退让的,为此军委不惜冒险发兵打掉了东面担杆岛上的海盗,目的也是为了让大万山岛驻军能在附近海域内拥有绝对的控制力。而且目前在番禺的李家庄已经开始建设穿越集团在大陆地区的第一个移民中心,大万山岛据点的存在不但能保证大陆到三亚这条重要航路的安全,同时也能在必要时对李家庄进行快速援助。

  “或许我们可以找一个折衷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恩里克见陶东来态度坚决,便试图换一个角度进行劝说:“贵方如果是需要一个珠江口的货物转运点,其实可以考虑在濠镜澳选址。”

  陶东来笑了笑道:“是这样吗?如果理事会可以允许我方武装人员进驻濠镜澳,那恩里克先生的这个提议我觉得还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的。”

  恩里克脸色一变道:“不不不,我并没有说过武装人员也能进驻濠镜澳!”

  理事会之所以如此忌惮大万山岛据点的存在,就是因为这个岛上驻扎了数量不明的海汉武装人员,而且大万山岛距离澳门不足二十海里,顶多半天即到。这么近的地方驻着一支态度不明,战力可观的武装力量,不能不让理事会心生忌惮。但开发这个岛是“琼联发”以商业名义出面操作,恩里克也只能试图从这个角度来劝说陶东来改变主意,如果“琼联发”愿意放弃这个计划,那澳门这边出几间仓库来换个太平也是很值得的买卖。

  只是恩里克没想到陶东来直接就把话给挑明了我在岛上派驻的就是军队,你想让我把岛上的仓库搬到澳门,那岛上的军队就得一起搬过去!

  理事会隔着一片海都觉得不安全,怎么可能会同意这种引狼入室的办法?恩里克赶紧回绝了陶东来,决定先把这件事放到一边,免得海汉人得寸进尺,把主意直接打到濠镜澳头上。.

  “前次陶总曾经提到过,愿意与我国开展贸易往来,理事会对此很有兴趣。”恩里克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谈谈生意上的事,毕竟这些海汉人是以贸易起家,谈生意应该不会像谈军事那样火药味十足。

  “我们很乐意与贵国进行贸易,稍后你会拿到本地的进出口商品清单,可以好好挑一挑你们葡萄牙人感兴趣的货物。”陶东来顿了顿道:“另外我还有一个特别的要求。”

  “陶总请说。”恩里克眼睛一亮赶紧应道。他与明人打过不少交道,深知这个东方民族在各种事务中的潜规则,如果对方提出某种私人要求,那就表明很多事情还有得商量前提是满足他所提出的要求。

  “我这个要求不是为自己提的,你不要误会了。”陶东来见恩里克满脸兴奋,猜到他是对自己的话有所误会,立刻就进行了辩解。

  陶东来清了清嗓子道:“天启年间,大明从濠镜澳征调了一些葡萄牙人去当军事顾问,为他们训练部队,这事是有的吧?”

  “是有这件事。”恩里克听陶东来问及此事,本想自吹自擂几句,不过陶东来提这事的意图不明,恩里克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压了回去。

  “如果别人出得起价钱,也能从你们这里雇请到军事顾问吧?”陶东来继续问道。

  恩里克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承认陶东来的这种猜测。葡萄牙的雇佣兵服务可不仅仅只是在澳门与大明之间存在,从16世纪到18世纪这段时间,整个欧洲都是雇佣兵们建功立业的战场,而参与这个行业最深最广泛的,就当属葡萄牙人了。从欧洲三十年战争到波兰镇压哥萨克起义,从美洲的殖民地到明朝与满清的战场,全世界到处都有葡萄牙人为了金钱在作战。

  比大明更早雇佣葡萄牙人的国家是暹罗,早在1511年,葡萄牙人就进入了暹罗国王的军队为其作战,并且教会了暹罗人制造和使用火器。1538年暹罗巴拉猜王在位时,其私人卫队竟然就是由120名葡萄牙人所组成,这支外国雇佣军后来还在1545年时参与了暹罗与缅甸东吁王国的战争。不过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当时缅甸国的军中,同样也有来自葡萄牙的雇佣兵存在,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葡萄牙雇佣兵的职业性。

  在澳门落脚的葡萄牙人为了得到中央王朝的认可,对于援明一向都是非常的热衷,明末徐光启、孙元化等人都曾使用过葡萄牙雇佣兵。因此对于雇佣兵这件事,恩里克并没有任何否认的必要在葡萄牙人看来,雇佣兵和其他的货物买卖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只是一门生意而已。

  “我们希望能以合理的价格,雇佣一批葡萄牙军事顾问,作为教官帮我们训练士兵。”

  陶东来的话让恩里克大脑短暂地宕机了几秒钟海汉人要找葡萄牙雇佣兵,这是什么情况?、

  “请允许我确认一下,你是说你们需要一批葡萄牙雇佣兵?”恩里克瞪大了眼睛反问道。

  “没错。对了,我们只要炮兵。”陶东来提出了更细致的要求:“至于费用好说,我可以保证他们的待遇不会低于为大明服役的那些人。”

  随着各处港口的炮台工事逐渐完工,海军战船一艘艘地接连下水,炮兵的缺口已经成为了制约海汉军事力量发展的最大瓶颈。穿越集团中本身就没有正规的炮兵,教官们也都是半路出家的非专业人员,因此炮兵的训练一直都是弱项。三月份陶东来从广州回来之后,便已经提出了向葡萄牙人雇佣军事教官的打算,只是当时因为周年庆的原因,别的事务太多,又加上澳门方面的态度不明,这事便耽搁下来。这次澳门派了使者来访,执委会认为可以就此再试探一下澳门方面的态度。

  恩里克喃喃应道:“这个应该不会存在太大的问题……可是理事会那边……”

  “如果你们的理事会里边都是聪明人,那他们就应该能够想到,我们对濠镜澳,对葡萄牙人都并没有任何的恶意。我们总不可能雇佣了你们的士兵,再下令让他们去攻打你们的居住地吧?”陶东来看恩里克已经有点拎不清了,只能是主动帮他点明了这个举措的积极意义。

  恩里克果然一下子回过神来:“啊!陶总你说得对!我想这大概是在当前这种局面下表达善意,化解争端的最佳举措了!”

  澳门方面不放心海汉人在珠江口建立起具有军事作用的据点,而海汉人也不愿意因为澳门方面的质疑就主动放弃这个据点,双方如果继续互相猜忌下去,无疑将会影响到尚在商谈之中的贸易关系建立。在澳门这边缺乏行之有效解决办法的时候,陶东来所提出的这个雇佣兵方案反倒是成为了事情的转机。

  澳门是绝对不可能放海汉民团进去驻扎的,但海汉民团却可以用合理合法的方式雇佣一批葡萄牙的军事顾问。而当海汉的军队体系中有了葡萄牙军人的存在之后,海汉如果再试图对澳门的葡人有什么不利举动,显然难度会增加不少。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并不复杂,恩里克相信理事会的人也一定能够理解,并且很难对此提出反对意见。

  但即便能够让海汉人与澳门的理事会消除在珠江口据点问题上的分歧,恩里克的调解任务也并没有就此结束或者准确一点说,他此行的调解任务只完成了一半而已。

  至于另一半,那就是来自南越方面的意见了。虽然澳门这边的理事会认为需要与海汉人保持和平的态势,但南越那边的葡萄牙人可并不这么想。他们所能接受的底线,就是海汉人承诺不再直接介入到安南的内战当中,至于什么武器禁售之类的条规倒是没有提出,毕竟他们也很清楚武器贸易根本不可能禁绝。

  “我们是否直接介入,这区别很大吗?”陶东来听完恩里克的转述之后,含笑回应道:“不管我们是否直接介入,从长远来看,南方阮氏的失败都是必然结果,我能给予的建议就是,让你们的人尽快退出安南战场,该做生意就老老实实做生意,如果一定要强行介入,当心以后在安南连生意都没得做!”

  恩里克对陶东来这时软时硬的态度很不适应,皱眉问道:“贵方在安南北部有很多利益,不能坐视北方在内战中失利,这个我可以理解。但贵方在安南南部并没有实际利益,为何要坚持对南方的阮氏采取敌对态度?”

  “现在的确没有,但以后会有。”陶东来言简意赅地答道:“阮氏的存在,会影响到我们今后在南方的利益。对我们来说,一个统一的安南会更为有利一些。我们并不是跟阮氏有什么仇恨,我们的态度和做法只是单纯地为了自身利益考虑而已。”

  “如果当地的葡萄牙人不愿意退让,那么就会成为我们的敌人,我希望你能尽快地把这个态度传达给他们。”陶东来站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为恩里克先生准备了简单的接风宴,请吧!”

  恩里克能够感受到陶东来在南越问题上的强硬,这种强硬与他在大万山岛问题上的态度还有所不同,珠江口那件事虽然也没得商量,但陶东来至少没表现出对澳门的敌意。而在南越问题上,恩里克却不难感受到陶东来的决心南越阮氏政权不灭,海汉人就不会停下手来。而任何帮助南越阮氏的人,都将会被海汉视作对手。虽然陶东来话中并没有明言下次针对南越的军事行动会在何时进行,但恩里克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执委会为恩里克安排了丰富的参观节目。本地除了军营区和工业区之外,绝大部分地方都开放了让恩里克进行参观。执委会希望能借此让葡萄牙人明白,在琼州岛东南角落脚的可不是什么蛮荒部落,而是代表了这个时代最先进,最有创造力的一支新兴势力。

  恩里克在参观当中所关注的重点也与过往的访客们有所不同,虽然他同样也会被巨大的铁船、奔驰的火车所震惊,但恩里克更多的注意到了这些“神迹”背后所隐藏的细节,比如本地极高的幼儿入学率,先进的金融管理制度,无孔不入的基层民政机构,以及海汉人辖区内所独有的土地制度等等。各种各样的细节,都彰显出这里是与大明境内其他城镇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社会。

  在海汉人所构建的这个社会体系之下,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恩里克在这里没有看到任何乞丐、闲人或者无家可归的流民,所有人从早上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很清楚今天所需完成的工作。每天早上固定的时刻一到,恩里克便能看到民众从居住区内成群结队地出来,进入机关、农田、工地、学校、码头等等地方,按部就班地完成自己的职责,这样的秩序感是他过去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见过的。

  恩里克在来之前很难想象出海汉人究竟是如何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就建成了胜利港,但来到这里之后,他发现这种奇迹的确是有可能实现的,不过前提是得有海汉人这样的社会管理能力才行。相比海汉执委会的高效,恩里克感觉大明的官府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他从未在广东省内见过有任何一个城镇的基建像胜利港搞得这么好,所有的道路、居住区、生活设施,都是经过了精心的规划。

  城区中没有垃圾的臭味,没有污水横流,道路平整笔直,居住区虽然大部分都是竹木结构的棚屋,但样式、大小、朝向都是整齐划一。水井、澡堂、食堂、厕所,各种各样的公共设施都在最大限度上考虑到了覆盖的区域,为民众的生活提供了方便。在胜利港生活的民众,基本不需要花太多心思来操心自己的衣食住行问题,能够将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而这大概也是本地有限的民众能够完成如此之多工作的基本原因之一。秩序,是恩里克对胜利港最为深刻的初步印象。他虽然不懂得海汉执委会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但短短的几天生活之后,他就能感受到这里的社会制度绝对比他以前所待过的地方更为先进和完备。不管是大明还是遥远的欧罗巴,与这个琼州岛上的新兴城市相比都差得太远。而每隔两三天就有一艘移民船抵达胜利港,每个月都会有上千的新移民来到这里定居,参加到海汉人的建设大业当中来。海汉人并不禁止恩里克与本地百姓的接触,所以他也从中了解了不少关于海汉人的信息。海汉人刚到这里的时候不过几百人,花了一年的时间就发展到近两万人,而这个发展速度看来还有继续加快的趋势。恩里克作为一个从遥远的欧洲来到亚洲开辟殖民地的从业者,他当然能看出海汉人的这套发展模式其实跟西方国家建立殖民地的方式很接近建立一个港口城市,然后以此为中心向外辐射,建设更多的殖民地和据点。但海汉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们的工作效率实在是高得可怕,西方同行们或许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的工作,他们只需十分之一甚至更短的时间就能完成,而且做得更加出色。...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