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葡萄牙人的担忧

第三百四十六章 葡萄牙人的担忧

  尽管南越朝廷和当地的葡萄牙人对于海汉商品都有一定的排斥意愿,期望借着贸易制裁的手段来对海汉的商贸活动进行打击和限制,但他们却低估了经济规律的作用,单纯想要通过法律手段来彻底禁止海汉货入境,已经牵扯到太多人的利益,一时间根本就难以实现。   .

  因此当钱天敦等人漫步于会安的街市上,不难发现这里随处可见的海汉商品,其存在感甚至堪比广州。除此之外,这里到处都能看到身着大明服饰的华人,听到的几乎都是福广一带的口音,街边的建筑也多以中式建筑为主。钱天敦没走多久,便先后看到了潮州会馆、福建会馆、广肇会馆、琼府会馆等华人聚居之处,也有妈祖庙、关帝庙等中式特色的宗教建筑,看起来香火还相当不错。

  单单从街面上的情景来看,与广东沿海一带的市镇别无二致,很难想像这里居然是距离广州上千里的另一个国度。不过这样一来,没了语言和文化的障碍,倒是给钱天敦的侦察任务省下了不少麻烦。

  根据相关部门事前搜集整理的资料,加上詹贵所提供的一些信息,钱天敦在制定侦察方案的时候把目标定为了两个类别。一是本地的军事目标,包括本地的驻军情况、军事设施位置、主要防御手段、军队布防状况,以及附近的大规模驻军地等等;二是本地的经济目标,换句话说,就是破袭战所要打击、劫掠的目标。

  会安城所处的位置在秋盆河的北岸,入海口附近的地区是由秋盆河千万年来所形成的冲积平原,形成的河岔众多,因此南越方面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在水面进行防御。作为南越地区最大的海贸港口,这里虽然也有一支小规模的水师,但在钱天敦看来,其存在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维护港口航运的治安秩序,军事方面所能起到的作用极其有限。像这种排水量全部在五十吨以内的小船所组成的船队,很难对武装到牙齿的海汉大型战船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而所谓的会安城,其城防设施在钱天敦看来甚至还不如大明的一个县城。比如与胜利港毗邻的崖城,虽然有年久失修之嫌,但相比这会安城低矮的砖土混合城墙,依然在可靠度上胜出不少。而南越的陆军实力,钱天敦此前已经在战场上见识过了,也就是跟北越半斤八两的水平。

  或许是在这商贸港口待久了,见惯了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这里的南越驻军对于外界的警惕性相当差当然他们可能根本就不曾想过会有人起了心思要攻打这里。钱天敦一行人的侦察活动几乎没遇到任何的阻碍,第一天下来便搜集到了大量的军情信息。

  当天色擦黑的时候,钱天敦等人回到落脚的华人会馆,发现詹贵正一脸焦急地在门口来回踱步。詹贵看到他们回来,脸上的神情也是一松,快步迎上来道:“钱小哥,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事情可还顺利?”

  “顺利,比预计的顺利多了。走,进去说!”钱天敦心知詹贵是太过紧张,不想他在公众地方露了破绽,赶紧拉着他进了会馆。

  詹贵今天一直在码头上处理买卖,这一船装来的货物已经卖掉了一半,银子也赚了好几千两,可詹贵现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钱天敦走了之后,詹贵这心思也跟着就走了,每次看到有巡逻的南越兵从码头上过来,詹贵都会担心这是不是来抓捕自己的。虽说钱天敦早就跟他承诺过这趟会安之行不会出任何事情,但詹贵还是难以完全放下心来。

  钱天敦将詹贵叫到自己房中,屏退无关之人,然后让高桥南从随身的背囊中取出来几件装备。詹贵见这些东西有方有扁,有的如同一个小匣子,有的却呈筒状,一时也看不明白。

  钱天敦拿起一个薄薄的小册子翻开封面,手指在上面拂动几下,递到詹贵面前:“有几处地方,还要请詹老板帮着辨认一下。”

  詹贵探头一看,见这哪是什么小册子,而是平平整整的一块海汉玻璃,四边黑框,中间显出清晰的画面,是城内一处建筑。这画细致之极,远非人力所能描绘,便如实景置于面前一样,詹贵看得呆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他虽然早就知道海汉人掌握有种种神奇的器具,但看到眼前的这件东西,还是让他大为震撼这到底是妖法还是仙术?

  这当然不是妖法或者仙术,而是从21世纪带来的平板电脑而已。手中掌握着超越时代的黑科技,这让军方在进行侦察任务的时候拥有了极大的便利性,各种摄影、摄像、录音的器材应有尽有,偷拍一些照片自然是小意思。钱天敦在侦察过程中便将城内一些功能不明的建筑物拍了下来,传输到电脑中,等晚上回到住处,才拿出来让熟悉本地情况的詹贵一一进行辨认。

  “詹老板,这地方你认得吗?”钱天敦见他一直没出声,便催促着又问了一遍。

  詹贵强行按捺住心神,仔细再次看过这画面之后才回应道:“此乃本城大商户阮山的居所,据说阮山与顺化府执政的阮氏有亲戚关系。”

  钱天敦点点头,手指在画面上轻轻一拂,便换作了另外一张画面:“那再看看下一张……”

  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的图,詹贵的差事才总算完了。钱天敦起身将他送出房门,詹贵走到门口时忽然回头道:“钱小哥,刚才你拿出这宝贝,是否有出售的可能?”

  钱天敦一愣道:“你想买?”

  詹贵鼓起勇气道:“在下愿出白银千两。”

  钱天敦摇摇头道:“对不起,不能卖。”

  “那在下再加一千两!”詹贵感觉钱天敦的口气并不是很紧,便决定再试探一下。

  “不是钱的问题,你不懂。”钱天敦摇摇头道:“这个东西以胜利港的现有条件,我们造不出来。我们自己造不出来的东西,是不会拿出来卖的。詹老板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詹贵确实听得似懂非懂,但钱天敦的话倒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个东西的宝贝程度。詹贵依依不舍地回头瞥了一眼桌上的“宝贝”,才迈步跨出了房门。

  接下来的几天当中,钱天敦继续带着手下,在会安城内外进行侦察活动。而詹贵则是白天谈买卖,晚上帮着钱天敦整理情报图片。或许是有了“宝贝”的刺激,詹贵参与情报工作的积极性明显比来会安之前强多了,每天晚上连着看一两个小时的照片也没有露出丝毫的疲倦之态。

  五天之后,侦察队完成了工作,登船撤离会安。詹贵临走的时候也带上了他在本地娶的妾侍,并处理了自己在本地的房产,因为他知道这个月之内,海汉大军就会兵临城下,攻打这处港口城市。而南越在会安的军力,肯定无法抗击海汉民团的攻势,城池陷落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这里被攻打之后,恐怕两三年之内都难以恢复元气,今后南越的海贸生意估计很难再达到现在的繁荣程度了。

  商船从会安出海之后,没有急于北返,而是在距离会安不足十海里的占婆岛停留了一天的时间。这个岛其实是由七个临近的小岛屿所组成的群岛,最大的占婆岛面积约为13平方公里,岛上有一处小小的天然避风港。大本营在制定作战方案的时候便已经看中了这里的地理位置,准备在实施行动时将这里作为发起攻势的近岸基地。根据侦察队的考察结果,岛上只有一个很小的渔村,约莫二十来户人家,届时海汉民团完全可以轻松接管岛上的港湾。

  在完成最后一项侦察任务之后,商船依照原路先返回了北边的永安港,将隶属于黑土港军区的一帮人放下之后,又在当地装运了一批北越土特产和数十名挑选出来的移民,才向东返回胜利港。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钱天敦在侦察活动中可以使用种种黑科技,但这些资料依然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送回胜利港。因此直到七月中旬,军委这边才终于得到了侦察队送回来的第一手资料。

  有了这些资料之后,军方所制定的作战方案就可以规划得比较细致了。特别是攻破城池之后,需要打击和劫掠的目标,基本都是以侦察队发回的信息为参考。届时各个连队完全可以用照片作为参照物,在城中寻找目标也会方便得多。

  不过就在军方紧锣密鼓地进行最后准备的时候,胜利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从澳门来的葡人特使若昂恩里克巴达克托马斯。

  “尊敬的陶总,很荣幸再次能够与您会面!”这家伙依然是一身浮华的欧式服装,操着一口与外表严重不符的广东味官话,向来迎接他的陶东来大声地招呼道。

  “恩里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陶东来倒是没忘记这个家伙上次主动拉拢关系时,曾经要求自己称他为“恩里克”。

  “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港口城市!陶总,作为一个游历过多个国家的商人,我真的很难相信你们竟然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完成了如此奇迹!”恩里克一上来就毫不掩饰地对胜利港的繁荣景象给予了赞美。以他的专业眼光来看,这里的码头设计和工作效率,已经远远超出了澳门和广州这种传统的商贸港,而海汉人在这里落脚的时间却不过才一年多一点而已。

  “如果你愿意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想你会见识到更多的奇迹。”陶东来对于对方的赞赏也并未表现得很谦虚,毕竟事实就在眼前,这个时代的东亚的确也很难找到第二支势力能以穿越集团这样的效率建设出一个港口城市。

  “我很乐意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多住一段时间,这里的阳光和沙滩看起来都非常不错!”恩里克由衷地赞叹道:“而且看起来这里的环境也非常的安全!”

  与其他第一次来胜利港的外来者一样,恩里克同样也被港口的炮台工事群吸引了注意力。类似这种密度的炮台,他还是在东亚地区第一次看到。大明虽然在珠江口沿岸也有数处炮台,但其密度都远远不及胜利港。而且海汉人的炮台显然并不是修出来当摆设吓人的,当恩里克乘坐的船只驶入港湾的时候,距离岸边不过数十米,恩里克可以清楚地看到炮位上那一门门的火炮。以他对武器的认识,很容易就能从炮口直径分辨出那是大约24磅的火炮这也几乎就是葡萄牙人在东亚地区的武装商船上所能装备的最大口径火炮。

  当然船上装的火炮跟这种岸防炮在射程和性能上是无法相提并论的,这一点恩里克也很清楚。船上的火炮炮管一般都较短,以方便安置和装填,射程也大多控制在500米以内,而岸防炮由于没有空间的限制,可以将炮管铸得又厚又长,即便射程超过2000米都很正常。而胜利港进港处左右两岸的炮台工事,至少布置了超过三十门火炮,这种火力密度简直让人绝望,恩里克不需要进行太复杂的计算,就知道自家的武装商船基本没有凭借火力优势硬闯胜利港的可能性。

  而当他看到了港湾深处那些传闻之中的钢铁巨舰之后,便彻底打掉了和海汉人在海上决一雌雄的念头。恩里克到过欧洲不少国家,见过无数的海船,但从未见过哪个国家能制造出体形如此之庞大的海船,而且这船还是通体都用钢铁制成!恩里克可不是没见识的明人,他很清楚要造出这么大的船,在造船技术上需要何等的先进,更何况这是用沉重的钢铁造出来。海汉人能驾驭这种大船跨过大海抵达琼州岛,至少说明他们的造船技术已经远在西方国家之上了。

  在此之前,海汉人善于造船,能用百万斤精铁造出铁船的传言也传到了澳门的葡萄牙人耳中,当然这种可信度极低的传闻并没有被太多人当回事他们认为这个世界上要论航海造船,葡萄牙人至少也是前三,连葡萄牙人都没听说过的造船术,根本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但恩里克用双眼确认了这一事实之后,他心里开始暗骂澳门的葡萄牙理事会里那些迂腐的官员,真该让那些自大的家伙来胜利港亲眼看一看,好让他们早点打消妄图凭借海上力量来压制海汉人就范的念头。

  在经过了几个月的漫长争吵之后,澳门的葡人理事会终于得到了海汉民团在番禺县出手的消息虽然官方公报上描述的情况是李家庄民团打败了围攻当地的上千流寇,但民间早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是当地的大财主李继峰花重金从琼州岛请来了海汉人的团练民兵,才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而围攻当地的流寇土匪远远不止官方所说的一千来人,有说三五千的,有说六七千的,更有人宣称当时攻打李家庄的各路好汉有上万人。但无论是哪一种说法,这些土匪流寇、绿林好汉在战斗当中死伤惨重,却是公认的事实。

  葡人理事会从中至少确认了几件事情:首先,琼州岛的海汉人的确具备了跨海作战的能力,不管战场是在安南还是在广州,只要有必要,他们都可以跨过这段距离实施攻击。其次,海汉的装备水平非常高,火枪、火炮这类的武器一应俱全,虽然这一点在早前从安南传来的信息中也有提到,但当时澳门的葡萄牙人普遍认为这是安南那边兵败的一种借口而已,而如今看来这并非是战败者想出来的借口,而是可怕的事实。第三,以驻澳葡人的实力,顶多只能临时组织起不超过五百人的武装部队,而这种实力跟海汉人相比似乎还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这已经足以让理事会开始感到有些不安了。番禺的事情没过几天,澳门方面又接到新消息,海汉人已经联合多家富商,在珠江口的某个无人岛上建起了一处据点,而且似乎还在当地驻扎了武装人员。这下理事会就彻底坐不住了,因为珠江口水道是自家商船南下的必经水道,被一支外来的武装势力在这种位置上建立起据点,几乎无异于被人掐住了咽喉。如果是放在一年前,碰到这样的烦心事,理事会或许会趁着对方羽翼未丰而果断采取武力手段来解决。但眼下要对海汉人采用武力,所冒的风险就太大了,何况这中间还牵扯了一个近期在广东省内名声鹊起的“琼联发”大商行在内。这个由十几家福广两省富商所组建的超级商行可谓有钱有势,不管是私下还是官面上,根本没人敢于公开得罪他们,葡萄牙人也不例外得罪了这些势力庞大的商人,说不定今后连采买大明的商品货物都会变得困难重重。...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