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四十章 攻占担杆岛

第三百四十章 攻占担杆岛

  五月二十八日清晨,海汉民团第二、第四、第五连在万山港码头全副武装地登上了三艘“探索级”战船。 在岛上数百名临时居民的目送之下,船队缓缓地驶出港湾,向南绕过海岬之后折向东方,朝着三十多海里之外的担杆列岛驶去。

  这场战斗与海汉民团以往参加过的几次战斗在性质上有所不同,之前的战斗都是因为对手与穿越集团之间产生了直接或间接的利益冲突,形势逼迫执委会和军方不得不作出武力解决的选择。而担杆列岛上的海盗团伙,其实到目前为止还并没有对穿越集团造成实质性的威胁,甚至连他们是否有这种企图都还不能确定,军方和执委会便决定了要主动出兵剿灭这个“潜在”的威胁。

  这次的作战行动可以说意味着穿越集团的对外军事扩张政策从小心翼翼的被动式反应,已经开始向着主动出击的态度转变,打击目标的范围也从“直接威胁”扩大到“潜在威胁”。当然能够意识到这种变化的,也只有少数多出了几百年见识的穿越众军官,至于像基层的民兵,甚至是高桥南、于铁柱这样的归化民军官,在短期内暂时还无法理解这种态度上的变化意味着什么。对他们来说每一次作战都意味着军功的累积、升迁的机会,因此虽然刚刚从番禺县的战场退下来没休整几天,基层人员的战斗依然十足。

  三个半小时之后,船队驶抵了担杆列岛海域,而近岸处也开始观察到有小型渔船出没。不过这些船上的人在发现了西边驶来的这支奇怪船队之后,立刻便选择了划船逃向岸边。不过对于提前暴露行迹这一点,王汤姆并不忌惮,这个计划将作战时间定在白天,就没打算过要隐藏踪迹搞偷袭,而是准备堂堂正正地靠着强大的武力正面拿下担杆岛匪窝。这些海盗即便是提前更长的时间发现海汉民团的来袭,顶多也就是多出一点逃命的几率而已,于大局无碍。

  按照审问俘虏后所掌握的情况,担杆岛上的匪窝是坐落在岛屿东端的担杆头小小的海湾里。船队沿着岛岸驶近这里的时候,发现这个所谓的海湾其实只是一段内凹的v型岛岸,其港湾条件甚至还比不了万山港。

  此时港湾码头上一片混乱,能看到有许多人正在不停地奔跑。有不少人正在甲板上手忙脚乱地解缆升帆,看样子是打算把船开出来跟来袭的不速之客打海战。不过要完成这个构想的难度实在太大,三艘海汉战船鱼贯驶入港湾,将船舷对准码头边停靠的几艘海船。当岸上的人还在为这个举动感到茫然无措的时候,便看到船舷边的炮窗一一打开,露出了黑洞洞的炮口。

  “瞄准最靠外的那艘广船,开火,三发速射!”王汤姆通过步话机向三艘战船上的炮兵同步下达了开火命令。

  尽管二号船和三号船的侧舷炮都只有两门,但三艘船加在一起九门炮次第开火的声势依然十分惊人。尽管这些侧舷炮仅仅只是6磅小炮,但威力也不容小觑。战船距离目标不足百米,炮弹几乎是以最大的速度砸穿了刚刚驶离码头栈桥这艘船的船身,顷刻之间,这艘船船体上便多出了不少窟窿。

  对于这个时代已经开始采用水密舱的中式帆船来说,这种实心炮弹的穿透效果虽然看起来很炫,但对船只整体性能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木屑横飞之后船身也不会马上解体或者沉入水中。不过这帮海盗显然没有经受过这种战斗强度的炮击,舰炮刚刚打完第一轮,这艘船的甲板上便已经有水手开始跳水逃生了。

  第二轮舰炮齐射之后,经过修正的炮弹轨迹有所下降,在船身的吃水线上下接连打出了五六个大窟窿,这下的影响就比较明显了,船身开始向左倾斜,失去向前的动力。而这艘船一停下来,又挡住了后面几艘船的出港的线路,于是码头上一片混乱,有人想上船往外逃,也有船员想弃船逃到岛上的营寨里躲起来,但偏偏就是没有人组织起来对还在海面上飘着的这几艘大船进行反击当然,这也极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拿不出任何的有效反击手段。

  第三轮齐射之后,被当作打击目标的这艘海船由于船舱进水太多,已经开始倾覆,而船上的水手也终于放弃了挣扎,纷纷跳海游向岸边。至于后面几艘尚未驶离码头的船只,则都放弃了拼命意图,水手们弃船登岸,试图依靠岸上的寨堡进行抵抗。

  “慢慢绕过去靠岸,注意火力掩护!”王汤姆对于第一阶段的作战成果非常满意,这艘翻覆在港湾中心的海盗船正好将进出码头的主要航行路线堵住,这下海盗们想要乘船逃跑估计是没希望了。而具有机动优势的海汉民团就可以慢慢发挥自己的火力优势,对岸上仍在负隅顽抗的海盗们进行远程打击了。

  海盗们的营寨就建在近岸处,方圆也不过十几亩地,外围是以取材自岛上的花岗岩砌成的一道寨墙,不过或许是碍于岛上的劳力有限,这道寨墙最高处也不过才五六尺,堪堪只能把墙后的人遮住而已。如果海盗们指望着这堵墙就能挡住海汉民团的进攻,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战船缓缓地驶进港口,并没有再对栈桥边停靠的另外几艘船进行炮击这些船虽然破旧了一点,但拖回去修补一下,当打渔船或是短途近海运输工具来使用也问题不大。

  这个时候岸上回过神的海盗们终于开始组织起了零星的反击攻势,试图用弓箭与民团在远距离上进行对抗。王汤姆倒是不担心这些海盗所用的竹箭能有多大的杀伤力,但看到有海盗开始射出箭头点火的箭矢之后,王汤姆终于是脸上变色,指挥火枪兵瞄准岸上的有数的几个弓手开始点名。

  不管是在射程、精准度还是火力密度上,民团都要远远强于对手,因此敢于站在码头上进行零星抵抗的几名弓手很快就成了活靶子,几轮排枪之后就再没人能站起来了。军官们对于这种乏善可陈的战斗过程并没有投入过多的热情,因为接下来登陆之后的作战才是这次战斗的重头戏。

  关于两栖作战的战术安排,如果海汉民团称第二,那么这个时期的世界上恐怕很难找出另一支能称为第一的军队。作为将制海权当作今后势力版图主要扩张手段的军方,一向都极其看重两栖作战的操练,登陆与反登陆战术几乎是每个民团士兵在入伍之后的必修课程,远程火力掩护与滩头阵地的修筑,其战术都是严格按照后世的标准来进行训练。这种训练的成果在安南战役时就已经得到了验证,当时的武装部队加上后勤辎重的民夫将近三千人之多,而眼下这种连级单位的战斗明显就是小儿科了。

  三艘战船抵近栈桥之后,直接用船艏二层甲板的12磅长身管舰炮对岸上的海盗寨堡开始了轰击。尽管火炮数量减少到三门,但威力却比先前的6磅炮要更大。十斤重的铸铁炮弹出膛之后划过空气,重重地砸到石头寨墙上,第一发就险些将其中一段寨墙给轰塌了。

  在这种骇人的威力之下,没有人敢于从墙后探出身子进行反击,步兵们迅速地通过船舷边的活动舷梯登陆到码头栈桥上,然后以排为单位向岸边的海盗堡寨包围过去。

  “尽量抓活的,不要滥杀无辜!”王汤姆对军校进修生们下达了言简意赅的命令,同时将准备好的一批特制枪械发一一发给他们。

  这种新枪是军工部门按照钱天敦先前提出的意见,在现有的燧发枪基础上设计的一种改型款。这种枪主要的特点就是缩短了枪管和枪身长度,加大了口径,并且使用了一种新式的纸壳定装弹。简单来说,这就是一种类似于后世短筒猎枪的武器,这种枪有意将枪身做得短小,很适合在丛林或是巷战等不便二七式燧发枪施展的场所使用。由于射程因此也缩短不少,有效杀伤距离还不到五十米,为了弥补这个短板,设计单位便通过加大口径的方式来增加有效射程内的杀伤力,纸壳定装弹里装的也是小小的霰弹而非燧发枪用的单颗铅弹。

  在十米到三十米这段距离上,这种枪的杀伤面积极大,基本上不需要特别精确的瞄准便可打中对手。如果正好对方的阵形很密集,那乐子可就大了,几十枚铁子会在出膛的刹那就变成一片弹幕笼罩过去,这样的一颗霰弹就足以在近距离上杀伤一片人。而战术动作熟练的枪手使用定装纸壳弹,一分钟之内甚至可以完成五次击发,其射击频率已经证明了这把枪在实战中的可用性。

  军工部门开发研制这种“二八式霰弹枪”的目的是为了给钱天敦主导的黑土港山地特战部队提供专用武器,不过在此之前能够找战场使用一下,那当然也是极好的一种安排。王汤姆这次带了四十多支试制品出来,但在李家庄根本就没派上用场,那些流寇甚至连霰弹枪的射程都还没进就全被炮火给放倒了。不过今天过来攻打担杆岛的海盗窝,王汤姆觉得倒是试用这种枪的一个好机会。进修生们在胜利港就已经学习过如何使用这种新式步枪,因此交给他们在实际战场上试用也算是一种恰如其分的选择。

  高桥南虽然对王汤姆的命令不是很能理解,但撇了撇嘴最终什么都没说,向王汤姆敬了个军礼便提着火枪下船了。当然除了枪之外,他也没有忘记把他的宝贝武士刀背在身上。

  郑廷也不甘示弱,赶着跟了上去,今天要是还输给这个东瀛矮子,那安南军人今后在胜利港军校的位置恐怕也要大打折扣了。如今胜利港军校的进修学员越来越多,不仅有来自安南的学员,来自大陆的进修生也不再只有李家民团一家,郑廷就知道在这次出发前抵达胜利港的几名福建来的学员,据说其身份是隶属于大明军方。

  海汉人是如何跟大明军方又扯上了关系,郑廷不知道也不敢去打听,毕竟占在他的角度去打听这种事实在过于敏感了。但军校的外来进修生多了之后,郑廷也隐隐感受到了竞争的压力,在这地方他可不仅仅只是代表他自己,某种意义上他已经是象征了他的国家。

  在第五轮的船艏炮轰击之后,终于有一段寨墙塌了下去,露出了一段两丈来宽的豁口。在船上观察战局的王汤姆立刻下令停止炮击,防线已经被炮火撕开缺口,剩下来的事情就要交给步兵了。

  高桥南一马当先冲到了寨墙豁口,对着正在七手八脚试图修补寨墙的人群便轰了一枪。他这一枪距离目标不过三五米距离,直接就崩翻了一片人。郑廷紧随其后也上来崩了一枪,然后围在豁口处的一群海盗立刻便转头一拥而散,根本没人再看地上躺着的一堆伤号。两人就这么放了两枪,看样子居然就把这个豁口给拿下来了。

  随后的战斗就有些按部就班了,步兵队从豁口处一拥而入,不慌不忙地整好队之后,对着最后一批试图顽抗的海盗进行了一次非常流畅的三段击。放倒了这帮人之后,整个战局便已经基本稳固了。海盗们眼见抵抗无果,已经有人跪下来选择了投降。步兵们有序地进入到寨堡中,开始清点俘虏和物资。

  “这也太快了吧!”唯一对这个战果感到不满的人,大概就是一心想要作出点成绩的高桥南了。由于王汤姆在此之前明令禁止滥杀,高桥南的宝刀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沾上血腥,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如果不是攻占豁口的时候开了一枪轰翻了几个海盗,那今天可就真是颗粒无收了。

  郑廷心里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如果真是要进行短兵相接的作战他倒也不会害怕,只是他自知单兵作战的能力的确不如高桥南,要是扯开了打,难免又会被这矮子给抢去了风头。

  民团的士兵在进攻过程中只出现了五个轻伤,让军官们事前还有些惴惴不安的心思终于都平静下来。如果在对付这种档次的对手时还出现多人伤亡,那回去之后只怕很难向执委会和军委交代,毕竟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他们可是联名保证了要“以零阵亡拿下担杆岛”。

  而清点海盗的过程则耗时比较久因为有一些失踪人员不知道是趁乱逃到岛上其他地方去了,还是在首轮攻击中就随着那艘倒霉的船一起沉到了港湾里。另外一部分在作战过程中被杀死的海盗,也需要再进行一次核对。

  说来也是这群海盗倒霉,在两天前的那次截击战中,这伙海盗的大当家和二当家都死在了海汉民团的火枪之下,岛上也就剩下了一个平时不管事的三当家。头天晚上三当家喝了个酩酊大醉,结果直到海汉民团开始登陆的时候,他才从睡梦中被海边传来的炮声所惊醒。而缺乏指挥的海盗团伙几乎没有作出任何像样的抵抗,便被船坚炮利的海汉民团攻破了寨堡,这位三当家也晕头晕脑地就成了海汉人的俘虏。到这个时候,他甚至都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汤姆下令将俘获的近三百名俘虏召集到一起,然后拿着铁皮话筒对他们喊话道:“我们是来自琼州岛胜利港的海汉民团,从现在开始你们当中所有年满十四岁的人都成为海汉执委会名下的囚犯,如果你们想要重获自由,那么就必须先完成至少一年以上的苦役!”

  王汤姆环视跪伏在地上这些哆哆嗦嗦的俘虏,继续说道:“任何言语或者动作上的反抗,都将被视作叛乱处置!你们如果想要好好活到重获自由的那一天,那就从现在开始谨言慎行,不要犯任何错误!不要被监管你的上司抓到任何把柄!如果有人对此抱有怀疑的,那我很欢迎他来试一试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管用!”

  相比许心素,郑一官这种财大气粗的大海盗头子,担杆岛上这群海盗的家底堪称可怜,五千多斤粮食、三千多两成色各异的银子,一堆锈迹斑斑的刀枪,还有十几件工艺略显粗糙的珠宝饰物,基本就是民兵们抄家之后的全部收获了。根据那个倒霉的三当家交代,岛上的资产原本不止这点,不过前些天大当家和二当家到广州去进货,带走了几千两银子当然那批银子所换成的货物,以及运送货物的船,都已经成了海汉人的战利品。

  不过这位三当家无意之中透露的一个信息,倒是引起了王汤姆的注意。

  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9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