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率先动手

第三百三十九章 率先动手

  王汤姆认定了这艘船的来意不善,果断下达了开火的命令。.不过他的意图是要在海上截停这艘船,弄清其身份来意,倒不是想要直接攻击对方。不过这紧挨着船舷擦过去的一发炮弹,倒似乎真起到了作用,对方眼见逃脱不了追击,终于选择了降帆减速。

  “绕到前面这艘船的船头去,船舷炮窗打开,一二层甲板做好战斗准备!二号三号船从左右两边接近,堵住它的转向!”

  看到对方的船速放慢,王汤姆并没有掉以轻心,而是下令船上的人员立刻进入到战备状态。在这个时代的东亚海上战斗中,炮战并没有成为主流,接舷战才是“探索号”真正需要防备的状况。虽说三艘大船夹着这么一艘小船根本就没什么悬念,但王汤姆依然采取了谨慎的态度,他可不想在海军成立之后第一次由自己指挥的战斗行动中就出现伤亡。

  王汤姆将舵轮交给了大副,自己则是拿起了hk416,快步走到船舷边,对目标开始预瞄。“探索号”的驾驶船台要比被追击的这艘船的甲板高出将近三米,驶近之后居高临下可以将对方甲板上的情况一览无余。

  “探索号”从侧面绕到对方船头,二号船和三号船一左一右从两边抵近,三艘船一起打开了炮窗,露出黑黝黝的炮管。在这个距离上用不着特别进行瞄准,基本就是指哪打哪的程度。如果船上的人胆敢造次,对准它的多门火炮可以在瞬间就把这艘船打出一堆透明窟窿。

  “喊话!”王汤姆下令道。

  有船员举起了铁皮话筒,朝着被堵住的这艘船大声喊话道:“船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请立刻举手投降,不要试图采取任何的抵抗措施,否则后果自负!”

  由于被临时指派了任务,二号船和三号船上并没有完成火炮的配置,两边船舷都只有两门炮,不过船上作战人员倒是已经配齐了,虽然没有足够的火炮,但可以暂时用来充当火枪兵。

  或许是先前的火力展示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在三艘战船慢慢靠近的过程中,这艘被截停的船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反抗举动。二号船和三号船接近之后,便用竹竿搭钩钩住了对方的船舷,缓缓拉近。荷枪实弹的水兵们开始以班为单位,翻过船舷从两侧同时登船。

  这艘船的甲板上只有七八名船员,在刺刀和枪口的威逼之下,被迅速地集中到了船头的狭小位置这个位置正好对着“探索号”的侧舷炮窗,他们甚至能通过炮窗看到船舱中凶神恶煞正在调整炮位瞄准他们的水兵。

  “船长是谁,出来回话!”带头的水兵班长大声喝道。

  几个已经开始哆哆嗦嗦的船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谁都没有开口。

  “好,不说是吧?检查船舱!”

  水兵们分作两队,一队进入船后方的舱室,另一队则在甲板上准备打开货舱。不过就在此时,骤变横生。

  两名水兵刚把甲板上的货舱盖子拉开,从里面“嗖嗖”飞出两支弓箭,一箭落空,另一箭却是射中了其中一名水兵的肩膀。受伤水兵吃疼之后惨叫着向后翻倒,其他人见状立刻围拢过来,将枪口对准了货舱口。不过没有得到军官的命令之前,没有人敢擅自开枪射击。有人将受伤的水兵拖到一旁,替他检查伤势。

  王汤姆在“探索号”上也目睹了这个状况,暗自骂了一声,然后抓过铁皮话筒对着那艘船上的水兵下令道:“再喊话,不投降就立刻开枪!”

  千小心万小心,没想到还是出师不利,一上船就伤了一个手下,这让王汤姆的耐心迅速地消失为零。.不管躲在船舱中负隅顽抗的人是谁,王汤姆都可以保证他这辈子的好运气已经到头了。

  “船舱里的人听着,立刻缴械投降,否则后果自负!”水兵班长带头喊话,但回应的他的却是从黑洞洞的货舱中再次射出的两支弓箭和一阵含糊不清的叫骂声。不过有了刚才的教训,甲板上的水兵都很小心地避开了角度,因此这两箭都落了空,在空中飞行一段距离之后掉下来落入海中。

  “开火!”水兵班长也怒了,立刻下达了命令。

  七八支火枪从不同角度伸到舱口,也不进行瞄准,便扣动了扳机对着船舱中进行盲打,射击完成之后第二批火枪兵又上来,以同样的方式对里面进行了射击。在噼噼啪啪的枪声之中,似乎有几下叫喊声从船舱中传出来。不过愤怒的水兵们并没有理会这个细节,装填之后再次进行了两轮射击,才在军官的指挥下停止了。

  为了确保安全,水兵们押了两名船员俘虏过来,让他们在前面,然后点着油灯下到了货舱中。水兵们发现了三名倒在血泊中的男子,看样子他们的运气的确太差,在刚才的几轮火枪射击中没能避开。其中一人身中要害已经断气,另两人倒是还有说话的力气。水兵们让俘虏们将这几人全部抬到甲板上来,经过俘虏们的指认,确定了这三人便是船上主事的人。

  至于他们的身份也正好符合了王汤姆的直觉这帮人的确便是东边担杆列岛上的那群海盗。确定其身份之后,王汤姆便立刻下令回航,因为这地方距离担杆列岛也只有十多海里,虽然自身的实力不差,但王汤姆也并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打一场莫名其妙的海战。

  水兵们将俘虏们再次关进了货舱中,然后分出几名水手驾着这条船,随船队一起返回大万山岛。至于两名受伤的海盗头目,王汤姆可没有那么仁慈会给他们治伤,而且船上也的确没人能够独立完成外科手术。王汤姆只能让人用布条扎紧了他们身上的伤口,尽力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失血过多而在途中死掉。

  尽管如此,在抵达万山港之后,接到消息赶到码头上候命的医务组还是遗憾地宣布其中一人已经没了呼吸。剩下的一名伤员仅仅只是手臂中弹,没有伤及要害,一时半会倒是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不过王汤姆显然并不在意这些海盗的伤势,一脚把海盗头目踹到一边,让人把行动中受伤的水兵扶了过来。好在水兵所受的箭伤也仅仅只是皮外伤,在胜利港接受过培训的归化民郎中用小刀划破伤口,取出箭头,然后进行了伤口消毒和包扎处理。

  “所以这帮海盗是主动来踩盘了?”陈一鑫在听完王汤姆简短的陈述之后提问道。

  “应该是,回头审审那个海盗头目就清楚了。”王汤姆狠狠地说道:“我还没动他们,他们倒是主动找上门来了!看来这次搞不好没法等大本营的批准就得采取行动了!”

  先前在李家庄作战的时候,萧良就曾向王汤姆提过趁着自己水陆两军都有余力的情况下,把大万山岛以东的担杆列岛上那股海盗给剿了。不过这个作战计划报回大本营之后,一直还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复。按照原本的安排,这次从胜利港出发的两个连队在大万山岛休整一周之后,便要返回胜利港了,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担杆列岛上的海盗倒是主动跳出来刷存在了。

  还没来得及审问俘虏,清理海盗船的水兵们在船舱中倒是有了新的发现货舱里居然有不少胜利港出售的商品!这其中包括了七八箱玻璃餐具,二十多套玻璃文具,一寸直径的玻璃小圆镜数十面,大约一千斤海汉精盐,以及少量的火柴和香皂等等。但凡是市面上能够采购到的海汉商品,在船舱里都或多或少地有所发现。除此之外,也发现了不少的刀弓武器,几支锈迹斑斑的鸟铳,甚至还有一门小型的佛郎机炮,不过炮口已经崩缺了一大块,看样子连海盗自己也不太敢用这门隐患明显的火器了。

  “这到底是海盗还是海商?”陈一鑫对于这样的状况感到有些瞠目结舌。

  “这个时代的海商和海盗,很多时候并没有明确的分界线。”王汤姆向他解释道:“大海商李旦、颜思齐,包括我们现在打交道的许心素,其实多多少少也会干海盗的勾当,许心素手底下的水军,基本就全是接受招安的海盗。对于官府或者实力相当的对手,他们就是海商,但如果有劫掠别人的机会,他们就会化身为海盗。”

  “卖我们的货还敢打我们的主意?这算是下级分销商动脑子动到厂家头上吗?”听闻了消息赶来的厉斗忿忿不平地说道。

  “他们未必知道占领这个岛的人究竟是谁。”王汤姆摇摇头道:“八成只是发现了这里有人迹出现,准备靠近了打探一下情况,没想到早早就被我们发现了。”

  “那听你这意思,是不打算对他们动粗?”厉斗追问道。

  王汤姆一瞪眼道:“已经动手了,还有什么准不准备的?他们死了两个头目,船货人全被我们扣下了,你觉得现在就算放他们走,这事还能够善了吗?”

  “我觉得世界上不会有脾气这么好的人存在。”厉斗一本正经地应道。

  “要怪,就只能怪我们双方离得太近了。不清理掉对方,估计今后谁都睡不安稳!”虽然还没有对俘虏进行审问,但王汤姆对于事态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

  随后驻岛电台将今天所发生的状况用电报发回了胜利港,而王汤姆为首的穿越众军官则是对俘虏们进行了分头审讯重点已经不是这艘船为什么会出现在大万山岛附近海域,而是担杆列岛上的海盗实力和防御布置。

  当天晚上,王汤姆组织召开了情况汇总会,将审理中所得的各种情报信息进行了汇总。根据俘虏的交代,担杆列岛上的这伙海盗的总人数大概在三百人左右,但实际能够参与出海作战的只有三分之二,剩下的都是些老弱妇孺的家属。这伙海盗一共有八艘海船,其中也包括了今天被俘的这一艘在内,另外还有小型的渔船十多艘。

  至于他们的生计,正如王汤姆所说的那样,一半是靠着在海上劫掠商船民船上的财物,一半是靠着做各种走私贸易获利。在俘获这艘船上所发现的各种海汉商品,是他们前些天从广州采购回来的。之所以会到大万山岛附近徘徊,是因为他们在广州采买物资的时候,偶然听说了最近风头很盛的“琼联发”在官府登记了一个商栈,而这个商栈所在的位置便是大万山岛。

  大万山岛与这伙海盗所居住的担杆列岛之间不过三十多海里,距离可谓非常近,不管是出于防卫需要还是别的打算,海盗们都得要摸一摸大万山岛的情况才行。于是这艘船在从广州返回的途中,便决定出了珠江口之后拐到大万山岛这边来看一看状况,却不曾想早早就暴露了行迹,被岛上的驻军给注意到。之后“好事”的王汤姆更是率领船队一口气追出十几海里,将这艘船截停在海上。

  船上的几名头目摸不准追击自己的这帮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但对方亮出了火炮之后,他们一致认定是遭遇了黑吃黑,因为普通的商船可不会在船上装备这么多的火炮。三名头目决定躲入船舱中偷袭对手,如果运气好,说不定直接就干掉了对方的头目,那样或许还有翻盘的机会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这都是不切实际的妄想,在犀利的海汉火器面前,一切的抵抗措施都是徒劳的。

  在弄清楚这伙人的来龙去脉之后,王汤姆征求了在座军官的意见,是否需要尽快采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结果显而易见,不管是出于安全角度还是积攒军功的考虑,没有任何一个军官对接下来的军事行动表示反对。虽然大本营还没有作出最后的决定,但王汤姆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筹划起攻打担杆列岛的行动。

  担杆列岛位于万山群岛东部,由海中的一串小岛组成。而这伙海盗所居住的位置,是在担杆列岛最东端,面积最大的担干岛上。这个岛屿因为地势狭长形似扁担而得名,地质为花岗岩结构,岛上最高点海拔超过300米。由于岛岸怪石峋,因此岛上只有东端有一个码头可供船只停靠。

  至于岛上的防卫设施就乏善可陈了,由于人力和财力都相当有限,这伙海盗也不可能像穿越集团这样在港口据点修建大型的岸防工事,岸上就只有一道石木结合的寨墙作为防御手段。而这种防御力度对于装备了火炮的海军来说,只能算是聊胜于无,充其量能多耗费进攻部队的一点弹药而已。

  考虑到当地的环境较为陌生,军官们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将发起作战的时间放到了上午。这样做也是为了尽量在白天就解决战斗,避免入夜之后可能会出现的偷袭反扑。

  第二天上午,大本营便发来了执委会的最终决定原则上同意王汤姆提出的主动出击方案,在确定作战计划之后可自行掌握时机和打击力度。

  执委会这次的高效回复让军官们很是兴奋,这次作战几乎就等同于在个人资历上又添上光彩的一笔,妥妥是刷经验值的好机会。而同样感到兴奋的还有军校进修生们,虽然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属于陆军的编制,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参与军事行动的热情。

  前几天在李家庄所发生的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实在结束得太快坐了整整五天的船才抵达目的地,怀着复杂的心情踏入了战场,结果在战场上实际作战的时间连五分钟都没到,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特别是像高桥南这种以近身搏杀为最大喜好的狂战士,对于李家庄战斗以火器打击为主的作战方式其实是颇有微辞的火枪火炮虽然是好东西,但作为一个战士不是应该以面对面结束对手的生命为荣吗?

  何况李家庄的对手还那么弱,高桥南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就应该把民兵放出去跟对手来个白刃战,让这些士兵感受一下用冷兵器结果对手的那种快感。当然他的这种意见提出之后,受到了王汤姆的严厉批评军人执行任务只问结果,不问过程,你用冷兵器能按时按量完成作战任务吗?

  不过这次要去剿灭海盗的巢穴,高桥南认为不可能再避免短兵相接的状况出现。即便战船上的火炮能够取得压倒性的优势,但剿灭岛上的海盗还是需要步兵登陆,而岛上的地形并不平坦,很难让火枪队以战斗阵形在战场上活动。这种时候,往往就需要靠单兵能力突出的人发挥特长了。

  来自安南的郑廷也认为这是一个挽回自己形象的好机会,前次“切磋”在高桥南手下吃了亏,而这次可以让那个东瀛矮子好好看看,安南的军人在战斗中的真正实力。

  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