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大万山岛的不速之客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大万山岛的不速之客

  对于曾经在安南战场上见识过大场面的海汉民团来说,李家庄的这场战斗其实还算比较轻松,毕竟对手只是一帮乌合之众,不管是武器装备、指挥体系还是训练水平,都远远无法与海汉民团相比,整个作战过程几乎就是一场碾压。  .

  不过对初次踏上战场的李家民团来说,第一次直面战争的血腥让很多人都表现出了不适应。特别是这一轮密集的火炮霰弹射击,将冲阵的土匪成排成串地打倒,其场面让不少人都两股战战,甚至不乏在这个时候不争气出现失禁的家伙。

  从推倒胸墙开火,到土匪一方溃败开始逃跑,整个战斗过程其实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没有任何一个土匪冲入到防线五十米的范围内,基本都倒在了这个距离之外。而这次倒毙在战场上的土匪尸首,数量也远远超过了前一天的两次战果之和。

  “要不要让我们的人出去追击一段?”陈一鑫看着对手这么快就崩溃逃跑,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王汤姆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摇摇头道:“没有必要了,这些人大概永远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了……通知李家庄的人,准备打扫战场吧。”

  李家庄的民众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死人,仅仅只是今天这一仗,各支匪帮就在李家庄外丢下了将近五百具尸体,还有不少于这个数字的伤者在野地中躺得到处都是。以前只是风闻海汉人如何如何的厉害,经此一役之后,本地民众对于这类的传言显然有了更为直观清晰的认识。

  此时的天气已经渐热,为了防止尸体而导致疫情出现,萧良在战前就已经向李家提出了要求,让他们要尽快打扫战场,处理掉敌人的尸体。战斗结束之后,民夫们便推着数辆平板大车出现在庄外,将地上的尸身一一抬上车,再运往庄子东边已经挖好的尸坑进行掩埋处理。

  “你们刚才也已经看到了,对付这种大规模的冲锋,杀伤面积大的霰弹是一种极好的选择。不过这种战术也有一定的局限性,那就是霰弹的射程相对较短,必须要把目标放到近处才能进行有效杀伤。这个时候需要提前考虑好射击的频率,以免对手抓住射击的空档发起近距离冲锋……”王汤姆抓紧时间,趁热打铁地给军校进修生们进行战术讲解。

  有学员举手问道:“那为何不设法加大射程?”

  王汤姆解释道:“加大射程就要增大发射药的用量,那样一来,炮管有可能承受不住发射时的爆炸力,如果为此而加粗炮管,那就相当于要重新设计一种新炮了……郑廷,你有什么问题?”

  郑廷问道:“这种炮弹在下以前从未见过,请问上尉大人,这种炮弹以后是否会向外出售?”

  王汤姆摇头笑道:“这个我可不知道,现在决定武器出口的机构是海汉兵工,而不是我们军方。如果你们安南对这种新式炮弹有兴趣,那等回到胜利港之后可以去找相关单位问一问。”

  “海汉兵工”这个军工联合体在穿越周年大会的时候就已经正式挂牌成立,距今也有一个多月了。不过这个机构由于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成立之后的多数时间都还在理顺内部关系,并没有急于对外开展业务。因此虽然理论上已经接管了军工产品的研发、生产和对外销售任务,但实际上集团之外清楚这个变动的人并不多,因此郑廷还是下意识地向王汤姆这种军方高层打听消息。

  打扫战场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下午天色渐暗时才宣告结束。根据清点结果,在这次为期两天的李家庄防御战击毙流寇六百七十三人,俘获三百二十二人,战果虽然不及安南战场,但也算是相当不错了,至少李继峰一家人对此都非常满意,认为这个结果还算对得起他们雇请海汉民团出手所花的血本。

  不过这批俘获的流寇中绝大部分人都有伤在身,而现有的医疗条件也不太可能给这么多人进行救治,即便是照乐观的估计来看,这批俘虏里至少会有一半人左右最后将因伤势严重而死去,所以通过这一战实际获得的苦役劳力其实并不算多,要远远低于战前的估计。当然这个结果也是因为海汉民团投入的兵力有限,无法对溃逃的流寇势力进行及时围剿追击造成的。

  天黑前传来消息,经过数名俘虏的指认,在尸首当中发现了这次组织流寇围攻李家庄的匪首廖大鼻。军官们敏锐地意识到这个消息的政治作用,马上下令将这具尸体收敛起来,可就不能随随便便扔进坑里埋了,作为被官府通缉多年的著名匪首,廖大鼻在李家庄的伏法绝对是一件可以进行正面炒作的事情,回头就把这尸首抬去报官。赏银什么的李家或许不用放在眼里,但如果李家庄和李家民团能因此而获得官府的公开嘉奖,那今后在本地布置武装力量的时候也会减少很多阻力。

  至于其他的战利品就乏善可陈了,破铜烂铁的武器连李家民团都看不上,只能拿去回炉重炼,而这帮流寇身上搜出来的财物加到一起也才几百两银子,连海汉民团作战军费的零头都不够。

  在清点完战果之后,接下来便是要计算这次的作战军费了。按照事前的约定,李家庄将负责偿付此次海汉民团出动的一切开支,并在战后十天之内以现银或“海汉银行”的银票进行支付。考虑到双方长久以来的友好合作关系,军方给李家庄列出的军费标准也是带着折扣的友情价,比起出兵到安南的费用有所减少。不过饶是如此,李家父子也还是被军方开出来的清单吓了一跳。

  民兵基本开支分为两部分,一是驻外军饷,每人每天一元,二是作战开支,每人每天一元五角,连排级军官待遇在此基础上上浮一倍。这次民团前后来了超过三个连的作战编制,共计四百余人,光这一项,每天的军费就已经超过千元,这一天的花销至少就够李家民团两三个月的日常开支了。这份开支并不是从民团抵达李家庄才开始计算,而是以离开胜利港的时间为准。

  弹药开支也是单独计算,这个数据是由海汉军方自行统计,李家甚至无法对其进行复核,因此只能写多少就认多少。光是第二天战斗中发射的霰弹,军方的报价就高达二十元一发。对李家来说,那就意味着二十多门炮短时间内就打掉了一千多两银子。

  然后还有一项大的开支就是运费,军方厚着脸皮将前期赶到番禺的第四连也计算成从胜利港出发,于是三个连队加上相应船只的来回路费开销,算下来也跟作战费用差不多了。至于说萧良从广州带过来的一个排,军方很“大度”地把这支小分队的路费作为优惠抹去不计反正这个排来回吃住都是跟着李家家人一起,也没什么实际开销。

  唯一让李家父子在军费计算过程中感到庆幸的是,海汉民团在这次的作战过程中没有出现伤亡,否则按照他们的抚恤标准,轻伤五十元,致残重伤两百元,战死八百元,那要赔起来才真是肉疼。

  最后核算下来,李家需要为实际作战时间只有一天半的这次行动付出将近一万三千元的费用。为了表现出辅助伙伴的诚意,王汤姆按照执委会的意思,对这笔费用进行了部分减免,将零头直接抹去,算了个整数。李继峰也没有在具体数目上再跟王汤姆讨价还价,很痛快地认账拿钱。

  不过肉疼之余,李继峰也在想,如果拿钱请官军出动守卫李家庄,大概三四千两银子就够用了,只是这作战的效果肯定没法跟海汉民团相提并论就是了。但转念一想官军要价虽低,但可没海汉人这么好打发,说多少是多少绝不拖泥带水,要是到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搞不好多的银子都要搭进去。想到这一层之后,李继峰觉得海汉人索要的高价似乎也还算值得,起码说话算话,既把事情解决得比较圆满,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海汉民团在李家庄又驻扎了两天,便乘船撤往珠江口的大万山岛。萧良和他所带的一个排会继续留驻在李家庄,等着李家父子处理完庄上的事情之后,与他们一同返回广州城。

  经过一周的施工之后,万山港已经初见雏形,港湾中已经搭建好了多条客货两用栈桥,岸边的缓坡上也建成了足以容纳四百人居住的军用营区,并且在离港口不远处的山间洼地修建了一个面积百平左右的蓄水池,目前正在修建用于储存军备的仓库和位于港口一北一南的岸防工事。

  能够有如此之快的建造速度,除了事前的实地勘测和工程计划做得比较周详之外,也与施工过程中采用了大量的预制件有关。由于对外拓殖行动的频率在逐步加快,相关部门对拓殖点的建设方案也都进行了更为细化的调整,比如拓殖点的房屋,就大量采用了标准化的设计。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在胜利港先生产好一部分预制件,运到当地之后只需清理出地基,便可以快速地进行结构组装,在短时间内搭建出可供居住的房屋。

  尽管这种居所除了承重结构之外都比较简陋,墙壁和屋顶甚至只是竹编的篾片,但其实用性仍然大大优于传统的琼州船型屋。以往修建一座能够住下五六人的船型屋,至少需要十个劳力干上两到三天,而使用新式标准之后,修建效率比过去已经提高了至少两倍。至于拥有穿越者身份的军政官员,他们的居所则基本仍是以胜利堡中拆下来的活动板房为主。不过随着驻外据点的逐渐增多,活动板房的存量也已经不是很多了,建设部已经开始立项研究立足于本时空生产能力的活动板房,预计在不久的将来,金属结构加上竹木板件的新式活动房屋就会出现在海外拓殖点。

  在李家庄战斗中被俘获的一批手脚完好的流寇也同时押送至大万山岛服苦役,他们将要承担的第一个任务就非常艰苦修建从万山港通往岛上最高峰大万顶的道路,以便为驻守山顶的哨所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在这个岛上基本不存在脱逃的可能,因此甚至都不需要修建特别的囚禁住所,如果谁想逃脱监管在这地方玩一出荒岛求生,那结果恐怕只会是饿死在岛上的某处密林中。

  “我们需要一块操场,不然驻岛部队在这里就没法进行日常的训练了。”陈一鑫很严肃地向负责建设工作的刘山夏提出了恳求:“商业设施可以不用急着建,但部队的训练不能停下来!”

  刘山夏摇摇头道:“小陈啊,你也在岛上到处转过了,这个岛上到处都是坡地,港口附近也没有适合修建操场的地方,如果硬要平整出这么大的一块地皮,那要占用的劳动力就超支了。这先修什么后修什么,那可都是事前计划好的,你现在要叫我调几百人去给你平地建操场,我可没那本事。”

  陈一鑫想了想道:“那这样,刘哥你帮我们做规划选址,施工交给我们军方自己来。”

  正在两人讨价还价的时候,陈一鑫的勤务兵过来向他报告:“王上尉请你立刻到作战指挥部报到!”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啊!”陈一鑫拿起军帽戴在头上,一边说一边快步走出了港口建设指挥部的草棚办公室。

  陈一鑫赶到的时候,见岛上的几名穿越众军官都已悉数到齐,看样子是出了什么紧急状况。

  “人都到了吧?那我先通报一下情况。”王汤姆言简意赅地进入了正题:“今天上午山顶哨所已经连续三次发现了有一艘不明身份的船只在本岛的北边水域来回活动,根据观察结果,可以基本排除明军战船的可能。”

  “会不会是渔民?这附近海域一直都是著名渔场,农业部也打算在万山港这地方发展捕鱼业的。”有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渔民的可能性不大,哨所观察到的船只并不是渔船。”王汤姆回应道。

  “这么说有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了?”陈一鑫对此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既然一直在岛边转悠,那有可能是在观察我们的动向?”

  “不能排除你所说的这种可能性。所以我打算召集水兵,出海会一会对方。”王汤姆环视在座的军官道:“在此期间,岛上的防务暂时由陈一鑫中尉负责!”

  对于王汤姆带队出海这个决定,军官们都没有出声反对。这帮军官里要论海上的本事,没人能跟几乎是职业航海家的王汤姆相比。而且“探索级”的三艘战船现在都在万山港休整待命,除了后两艘船的舰载火炮还没有完全装配到位之外,其他的设施都已经达到了战时标准,要出海巡逻肯定不存在问题。

  很快集结号就在港口码头上吹响,水兵们迅速从营房来到码头上集合,然后在军官的指挥下登船准备出发。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王汤姆下令三艘船一起出动。

  船队从岛西侧的港湾鱼贯而出,然后从大小万山岛之间的南屏门水道向北驶去。根据山顶哨所的观察,这艘不明身份的船只目前应该是在白沥岛与大万山岛之间的水域活动。

  船队出发一个小时之后,通过望远镜的观察,果然在大万山岛东北方向,靠近白沥岛南端的海域附近发现了目标。这是一艘单桅广船,王汤姆估计其排水量大概在六七十吨左右,正朝着西方航行。不过当对方也发现了海汉船队的存在之后,便立刻调转了风帆,试图折返向东。

  “心虚想跑啊!”王汤姆放下望远镜,下达了追击令。

  在这种海上的追击战中,“探索级”战船的航速优势就展露无遗了,能够充分运用风力的新式软帆加上经过优化之后的流线型深v船体,让其航速超过了对手足足一倍。

  在向东追出了十余海里之后,双方的距离便由最初的数里缩短到了两三百米,即便用肉眼也已经能够看清那艘船甲板上慌乱的船员了。

  “船艏放炮,先瞄准对方船前方打,三发速射。”王汤姆果断下达了作战命令。

  随着一声炮响,一发炮弹以近乎与前船平行的轨迹飞过,在其船头前方大约三四十米的地方落水,溅起了一片浪花。开第二炮的时候,炮手显然对发射角度进行了修正,落点距离船头大概只有不到二十米。第三发的时候出了一点小状况,波浪颠簸之下,这一枚炮弹在出膛后的行进路线发生了改变,几乎擦着前方那艘船的船舷飞过之后落入海中。如果偏上那么一点,这枚炮弹多半就得把船舷掀掉一大片了。

  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9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