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后一击

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后一击

  执委会对于大陆方面的短期规划,随着李家庄事件的发生也随之作出了改变,未来一段时期内将以驻广办为龙头,全权负责安排和管理穿越集团在大陆特别是广东地区的军政商事务。  .  李家庄移民转运点将专门从事从大陆招揽和输送移民的事务,而位于珠江口海域的大万山岛据点则是以军事功能为主,兼具商业转运站的作用。在增加了李家庄和大万山岛两处据点之后,穿越集团对于大陆地区的影响力将会大大增强,甚至有能力独立处理一些小规模的区域武装冲突,不必再事事依赖大本营的救援毕竟远水不是每次都能赶得上救火。

  至于建立这个移民转运点所需的开支花费,执委会倒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争执,从大陆大规模地引进移民是穿越前就已经制定好的发展路线,在这个方面的投资是穿越集团发展壮大的必要手段,这是所有执委们的共识。而且相比大万山岛以军事为主的据点,引进移民所能产生的经济效益显然更为直观,到达胜利港的移民只要一过隔离观察期就会立刻安排工作,开始为穿越集团创造财富,而大万山岛那个据点的生财能力却非常有限,即便是按照施耐德的乐观估计,当地的设施投入使用之后,日常收入能够冲抵掉驻军军费就算是奇迹了。执委会连开发大万山岛的费用都批下来了,这李家庄的项目自然不会有人作梗。

  李继峰在明人当中已经算是头脑灵活的佼佼者,但其眼光和见识毕竟局限于这个时代,并没有意识到穿越集团在广东地区的长远战略布置或者说他到目前还根本就没考虑过,这帮来自琼州岛的海商会有“夺取天下”这样大的志向。不管是经济、文化还是军事上的措施,穿越集团的所作所为在李继峰看来,其实都是“利”字当先的表现,无非就是为了捞取更多的财富而已,而这种目的在他看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从生意角度来说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都是为了追求更多的财富。

  李继峰对于双方的合作关系看得比较单纯,在不伤及到自身利益的前提之下,穿越集团越是强大,李家能够靠着双方这层合作关系发财的机会就越多。至于说穿越集团的日益壮大会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的利益,这个事李继峰管不了也没有能力管,但至少从目前来看,似乎还没有什么人能够挡住穿越集团前进的道路。李继峰心中甚至还有一点小期待,想看看这帮有钱有势的海汉人最后能够在琼州岛上经营出多大的局面。

  在了解了海汉人的真实目的之后,李继峰先前忐忑不安的心情也总算平复下来。饭局结束之后,一桌子军官便起身告辞,王汤姆叫上了陈一鑫和萧良,去庄子外的几处观察哨进行巡视。

  海汉民团进庄之后,便接管了本地的防务,并宣布了作战期间在李家庄执行严格的宵禁措施,因此虽然天色刚刚黑下来不久,庄内却已经全无人迹,整个庄子都是黑沉沉地一片,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吠鸡叫。不过这三人都带着强光战术手电,倒也不用担心摸黑撞墙或是掉进沟里。

  “汤姆,你刚才说要在李家庄建据点还要驻军,这事是执委会的意思?”萧良轻声问道。

  “当然,我还没那么大的胆子敢假传圣旨。”王汤姆打趣道。

  “那这次你带过来的两个连队应该就会留一部分在这边了?”萧良追问道。

  王汤姆应道:“暂时还不会,起码要等到李家庄这里的营房设施建起来了再说。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部队会撤到大万山岛休整两天,然后再看军委下一步的命令。”

  “没其他的动作了?”萧良仍然不依不饶。

  “你到底想说什么?”王汤姆反问道。

  “我们现在有三个连的兵力,加上李家民团还可以策应,我觉得应该考虑趁着这个时候集中兵力,把万山群岛的那股海盗给清剿了,不然留在那里对大万山岛始终都是一个隐患!”萧良立刻开始推销自己的计划:“打掉这股海盗之后,珠江口水域就没有其他会威胁到大万山岛安全的存在了。离大万山岛最近的十八芝势力,也已经在七八十海里之外了。”

  陈一鑫吓了一跳:“萧哥,我们这头的仗都还没打完,你就已经惦记着下一仗了?”

  “这边的仗要结束容易得很,我们现在就是在等这些土匪的最后一击而已。运气好的话,明天之内就能结束战斗了。”萧良对于眼下的战局信心十足,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将眼光放到了南边的海面上:“大万山岛东边的那股海盗迟早都要下手清剿的,与其等下次专门调兵过来,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一鼓作气就端了他们的老窝!”

  “不管是执委会还是军委,都不会允许擅自做主的军事行动。”王汤姆毫不留情地给萧良浇了一盆冷水:“你也是军人,应该明白我说的意思。”

  “我当然明白。”萧良不以为意地点点头道:“我也并没有打算要擅自行动,这个计划我们可以立刻报回大本营,让他们抓紧时间尽快批准下来。”

  王汤姆苦笑道:“萧良,你这半年多一直在广州当差,对军委的现状可能不是很清楚,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作战计划要实施,先得内部论证,计算所需的兵力、物资和各种消耗,然后把作战计划交到执委会讨论。这个流程走下来至少也得七八天了。”

  “那这次怎么出兵就很快?”萧良不服气地追问道:“从胜利港得到消息到下达命令,中间也不过一两天时间吧?”

  王汤姆解释道:“这次是特殊情况啊!执委会不能让李家有失,对手又明显实力偏弱,所以才会很快就决定了出兵。再说执委会的真正目的,刚才你在桌上也听到了,打退这些土匪流寇都是其次,趁这机会在珠江边占一块地方建立移民转运点才是最重要的事。珠江口的海盗是有一定的危险性,但相比李家庄的事,优先度肯定就要差一截了。”

  萧良这次沉默了许久才又开口道:“我还是坚持把这个作战计划向上报告。”

  “可以,等会巡逻完哨位,我们就去发电报。”王汤姆对萧良的提议并没有反对。虽然这个作战计划在短时间内获得执委会认可的机会不大,但其实王汤姆也很想尽力一试。毕竟难得手头有几百兵力可用,就这么来李家庄走马观花的逛一圈实在有些可惜。这次还专门带来了一帮军校进修生,如果就只是对付庄子外面那些战五渣的流寇,那根本就没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尽管对手的实力不堪一击,但军官们还是严格按照作战条例,在庄子外围防线上设置了多处岗哨,西、北两个方向还各留了一个排的武装人员待命,以防备对方夜袭。不过这显然是高估了土匪们的作战能力,在白天已经见识过李家庄的防御手段之后,没有任何一个匪首愿意让自己的人摸黑去庄上送死。

  对于这次参与攻打李家庄的各支土匪来说,这是近期他们最为难熬的一个夜晚。以往攻打村寨的时候虽然也会有死伤,被村寨的团练击退也不是稀罕事,但从未有过这种局面一边倒的状况。今天发起的两次进攻看似都攻到了对方的防线上,但事后细细回想,死伤那么多人,却根本就没有给对方造成实质性的威胁。根据逃回来的人所说的状况,对方所采取的是一种被动的防御方式,即便是有足够的战力也完全没有出击的意图。

  这个情况让各路匪首对这场战斗的前景产生了一些分歧,有人认为这是因为李家庄民团的近战能力有限,只能依靠火枪来进行防御战,只要下次加大兵力投入,就一定能冲破对方的火枪阵地。而另一种意见则认为李家庄民团是在有意的保存实力,吸引攻方继续投入兵力,换言之,整个李家庄就是有人挖的一个坑,守卫这里的武装力量一直都还有所保留,并没有全力作战。

  但不管是持哪种看法,匪首们都不愿意就此放弃了李家庄这个目标。虽然第一天就折了几百人手,还有曾阿牛这个没义气的家伙提前跑路,但匪首们觉得既然手头上还有好几千人手,那还是可以再搏杀一下的。而且现在除了传说中的李家庄银库之外,匪首们又有了一个新的目标,那就是李家庄这些守卫所使用的火枪。如果能打下李家庄,把这些火枪抢过来自己用,试问两广境内还有哪里的村寨打不下来?

  而在这天中损失最大的莫过于发起此次行动的廖大鼻,除了两次的攻势当中折了近两百人之外,一开始定好的五成收益,也因为战事不利引来各家匪首抱怨,最后不得不从五五开变成了三七开。这尚未到手的银子就遭受了如此巨大的损失,让廖大鼻肉疼得几乎整晚都没能睡着觉,唯一能让他感到安慰的是,那个罪魁祸首李毛仔,据说在下午冲阵的时候就被李家庄的火枪队直接打死在了阵前。

  第二天一早,决定孤注一掷的各路匪首们都下令放粮让手下人吃个饱,准备接下来直接倾巢而出攻打李家庄。这次如果还打不下来,那大伙儿就真的只能选择放弃了。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萧良伸了个懒腰,但呼进鼻子里的空气却有着一股血腥味,让他还是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昨天虽然已经打扫过战场,但胸墙近处的土地却早已被土匪们的鲜血所浸透,连泥土都变成了刺眼的暗褐色。

  李家庄的民夫们从昨天下午就开始在庄子东边挖坑,将那些死在庄外的土匪用板车运过去填进坑里。一开始萧良还建议他们火化,但很快就发现这个办法有点不切实际尸体累积得太快太多,庄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柴火可烧。于是最后还是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挖坑埋尸。

  王汤姆则是忙着将军校进修生们安排到各个岗位上去,让他们能够参与到即将开始的这场战斗中。唯一让王汤姆觉得有些遗憾的,是这次没能把哈鲁恭的骑兵连拉到广州来,等下对方的攻势一旦崩溃,自己这边想要乘胜追击都不太容易。

  上午十点,拖拖拉拉的土匪队伍终于开始列阵,而李家庄里的武装人员也陆续进入到作战位置。昨天根本就没在战斗中露过面的火炮,今天也终于架到了炮位上,准备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王汤姆北上还专门带来了军工部门新制作的霰弹,这可是近距离对付大面积步兵的大杀器。这种炮弹的制作工艺非常简单,弹体就是一个锡制的圆筒状容器,其直径与炮管相符,如果有必要甚至可以用纸筒或者木材来制作弹体。6磅的霰弹弹体内装着被木屑塞紧的48枚铸铁弹丸,在被发射出炮膛之后,脆弱的弹体会立刻破裂,里面的弹丸将形成一个巨大的火力杀伤面,而且其威力也相当可观。按照此前军方的测试结果来看,这种霰弹的有效杀伤距离至少在四百米左右,而在两百米的距离上,弹丸的能量足以让它穿透人的身体,理论可以伤及到第二个目标。

  相比技术含量较高一些的榴弹、爆破弹,这种无需在炮弹中设置延时引信的大威力炮弹对目前的陆军来说更为实用。特别是在战场上需要应对几倍于己兵力的对手时,这玩意儿可要比直来直去的大铁弹杀伤力大多了。

  军方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并没有想着要全歼对手,而是以尽可能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使其失去短时间内再次骚扰李家庄的能力为此次的作战目标。在这个指导方针之下,近距离大杀伤力的霰弹就成为了最后一次战斗的首选武器。

  足足等了快一个小时,几支乌合之众才终于整合好队伍,开始出发向着李家庄进军。让匪首们有些气恼的是,昨天晚上各支势力都有不少人趁着天黑逃离,今天一早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足足少了两三百人。但匪首们气了没多久也就释然了,战后少几百个手下分账,这钱最终还是落在自己口袋里了。

  然而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极端的残酷。在进入到距离防线两百米的区域之后,数千流寇终于鼓起勇气发动了最后的冲锋,而几乎在同时,那道让他们攻打了一天都没有摸到胸墙突然轰然倒塌。一阵烟尘之后,冲在最前面的一小部分人终于看到了墙后的骇人景象数门黑黝黝的火炮夹在密密麻麻的火枪兵队伍中间,炮口已经瞄准了正在冲锋的人群。

  尽管前面的人已经发现了不对,但后面不明真相的人还在蜂拥向前,任何试图停下来的人都会被人流所裹挟,又或是被后面的人挤倒之后迅速被踩成人皮地毯。

  上千人的喊杀声之中,一阵尖利的哨声传出,没等土匪们明白这个信号意味着什么,前方便传来了一阵如同雷鸣的轰响。冲在最前面的上百人几乎在同时发出了一阵凄惨的嚎叫,而后面的人只看到血沫横飞,根本不明白前面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然也有见过世面的聪明人立刻就想到了火炮,可是没等这些人作出反应,第二轮的炮声又传来了,铸铁的弹丸毫不留情地穿透了他们的躯体,顷刻之间又带走了上百人的性命。

  李家庄原本保有的6磅炮,陈一鑫带来的十门12磅炮,加上王汤姆昨晚到来之后又增加的数门6磅陆军炮,让西、北两条火力线的火炮都超过了十门。为了避免火炮装填速度太慢所形成的射击空白时间,军官们很聪明地采用了两门炮为批次的轮转式射击。而这个距离上的霰弹攻击效果是一个宽度极大的扇形,一门炮的火力覆盖区域就足以扫掉数十人。

  在接连不断的火炮射击之中,火枪队也很适时地加入进来,在火炮射击的空隙对打击火力进行补充。面对着土匪们的密集阵形冲锋,这种轻重火力结合的作战方式在短时间内就造成了极为恐怖的杀伤率。短短的两分钟之内,在距离防线八十到一百米的距离上就被土匪们的尸体覆盖住了地面。

  在这种杀伤效果之下,别说土匪这种散兵游勇,就算是大明正规军来了也承受不住,根本不需有人带头,终于发现事情不对的土匪们以最快速度调头转身,开始逃亡。不过想要在子弹和炮弹的射程范围之内逃出生天,那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停地有人扑倒在尘土之中,到死都没明白战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