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第二批援军抵达

第三百三十五章 第二批援军抵达

  使用冷兵器且缺乏防护措施的纯步兵,又没有远程火力的掩护,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通过冲阵来攻打由荷枪实弹火器部队守卫的防御工事,基本就是送肉上砧板的下场。  个人的武勇在成建制的军队武装面前丝毫派不上用场,双方在战斗力上的差距在这一天两个会合的战斗中暴露无遗。

  在下午的这一波攻势当中,虽然有更多的土匪冲过了铁丝网抵达了胸墙防线,但并没能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收获,胸墙后面等待他们的除了上午的铁矛阵之外,还有火力密度远远超过上午的火枪阵。即便是在冲锋过程中避开了所有子弹的幸运儿,冲到这个位置之后也再无侥幸可言,统统都被密集的铅子打成了筛子。

  而这一波的冲阵土匪显然没有上午那波敢死队的勇气,虽然人数超过了上午的一倍,但在冲到胸墙前面的先头部队被干掉之后,后方的人群立刻就炸窝开始往回逃跑,气得在大后方督战的匪首们连连跳脚大骂。但要叫他们身先士卒往上冲,那也不太可能,这李家庄的火枪阵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天折腾下来已经被打死打伤了好几百人,伤亡率之高已经让大部分人都感觉有些胆寒了。

  躲在自家楼顶上观看了整个战斗过程的李继峰现在已经全然没有了前两天的紧张模样,捻着胡须晃着脑袋赞道:“这海汉民团果真虎狼之师,如此战力,就算流寇再多上一倍,也拿不下我李家庄啊!”

  李奈在旁边轻声补充道:“海汉民团还尚未使用火炮,若是动了炮,只怕这些流寇早就已经吓跑了。听说今日海汉人的战船在沙湾水道上一枪未发,便将新会县过来的一路水匪赶跑了,还俘获了十几人。”

  李继峰不禁叹道:“若我大明官军有此战力,这些流寇土匪也不至于猖獗至此,可惜啊!”

  眼看天色慢慢开始擦黑,流寇也收兵回营不打算再次发动攻击。李家庄的民夫们抓紧时间开始清理庄外的战场,有上百具的尸首要处理,对于没怎么经历过这种场面的民夫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萧良和陈一鑫分别在各自阵地上布置好哨兵之后,便率领部下回到了驻地休整。

  “援军要到了。”与正在火速赶来的第二批援军联系之后,萧良对李家父子宣布了这个让他们彻底放心的好消息:“船队已经过了虎门水域,今晚就能达到李家庄。执委会这次又加派了两个连过来,这些土匪就算是长出三头六臂,也肯定要折在这儿了!”

  “执委会这次对李家庄出手相助的恩情,在下铭记在心!不知这次带队过来的又是哪位长官?”李继峰小心翼翼地问道。

  虽然海汉第二波援军抵达的消息让人振奋,但李继峰却开始生出了些许担心,俗话说匪过如梳,兵过如篦,要论搜刮地方的本事,这当兵的可比土匪狠多了,海汉人一口气派来这么多的部队,要打跑李家庄外的土匪已经绰绰有余,李继峰有些担心这帮人万一想不过味,直接又把枪口对准了李家庄,那可就真是麻烦大了以海汉民团的作战能力,要拿下李家庄简直毫无悬念。

  海汉人练的兵虽然还是挂着民团的旗号,但李继峰见过之后,就知道这帮人可并没有把自己当作普通民团的觉悟,从军服、武器配备到指挥体系,标准都远远超过了一般民团,除了没有打出旗号之外,其实就是一支建制完整的正规军队。虽说李家与海汉人合作关系非常密切,但保不齐这军中有人见钱眼开,知道李家庄上有的是银子,就打上了别的歪主意。当然如果海汉那边来了有名有号的高官压阵,或许就不会出现这种乱象了。

  萧良倒是没想到李继峰心里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听他问起便答道:“这次带队的是我们民团水军总指挥王汤姆上尉,届时他也将接管本地作战部队的最高指挥权。”

  王汤姆曾经多次执行到广州的押运任务,李继峰倒也曾经跟他碰过面,知道这位姓王的军官在海汉军中的地位也非常高,当下便应道:“老夫前次与王长官会面之时,便觉得他精干过人,必成大才,想不到如此之快就已经升迁到了水军总指挥的位子上,待他抵达之后,老夫再当面恭贺一下。”

  萧良接着又道:“为了不惊扰敌军,我们的船队会在天黑之后再进入沙湾水道,李老板你安排好人手,提前到东边的河岸接应一下。”

  “在下这便去安排此事。”李魄不等李继峰发话,便立刻揽下了这个任务。

  李继峰道:“在下今晚备了几桌水酒,慰劳各位长官,既然王上尉也快到了,那就顺便为他接风洗尘吧!”

  王汤姆带领的船队在天黑之前便已经到达了珠江和沙湾水道的汇合处,然后在李家家人的引领之下,两个连队的陆军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李家庄。

  “紧赶慢赶,还是错过了这场好戏啊!”王汤姆听完萧良和陈一鑫的作战报告之后,忍不住感叹道:“这次我还特地把这帮见习军官全带过来了,就是想让他们多积累一点实战的经验,没想到你们下手这么快!”

  这次王汤姆带过来的队伍除了两个连的海汉陆军和两艘“探索级”战船上的实习水兵之外,还有近期入学的军官进修班的几十名军官,其中甚至也包括了北越留学生郑廷等人。军方认为这次的作战对象实力相对较弱,正是让这些军官们实地检验海汉作战方式的好机会,因此便让他们随队出发,专门来广州观摩海汉民团的作战。不过战斗的进程显然比大本营预计的要快得多,王汤姆听完他们的战况汇报,基本可以认定这些攻打李家庄的土匪流寇已经在今天的战斗中伤到了元气,只是还不确定他们是否会放弃目标,选择连夜撤退。

  “这可不是我们下手快,是对方赶着来送死而已。整个过程我们都是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状态,并没有主动出击过,这一点李家的各位都可以作证。”萧良立刻替自己分辩道。

  “他们也未必会撤,毕竟我们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留下。”陈一鑫也笑着接话道:“萧哥特别叮嘱了不能用炮,就是怕吓跑了他们。毕竟每次进攻都能攻到我们的防御墙所在的位置,看起来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力就能攻进庄子里。如果现在就放弃的话,那他们死伤了这么多人可就白损失了。”

  “但愿如此,我可不想坐了几天的船来这里白跑一趟。”王汤姆对此并没有报以太大的希望,说不定明早起来,就会发现这些流寇已经撤了个干干净净。

  众人正谈论着军情,一名海汉民兵进来敬了个军礼道:“报告,我们抓到的一名活口被庄上的民兵认出来,以前就是这里的人,这个人说有重要军情要报告!”

  王汤姆看了看面前的酒席,实在说不出“大家别吃了先去审犯人”这种话,干咳了一声道:“那就把人押过来吧!反正这里也没外人,大家也一起听听。”

  很快被五花大绑的俘虏就被民兵们推搡着押到了宴会厅中,不过没等民兵们用脚踹,这个俘虏非常识相地自行跪下了:“各位军爷,小的是好人,是好人啊!”

  “李毛仔,是你?”李奈眼尖,一下便认出了跪在地上这人的身份,忍不住怒斥道:“你这贼人,被我李家庄逐出,竟然投了匪帮!你说,这攻打李家庄的匪帮,可是由你引来的?”

  这李毛仔也算是命大,下午的攻势中,他被廖大鼻强行充作了先锋队负责冲阵,在踏着木板冲过铁丝网之后,他终于看到了胸墙后面黑压压一片举着火枪等着自己的民兵,甚至还看到了几门火炮。在那一刻,李毛仔便知道廖大鼻和他的小伙们这次死定了,李家庄分明就是一个大陷阱,等着这些人自己跑步往坑里跳。不过廖大鼻虽然死定了,但李毛仔认为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所以他很明智地选择了赶在枪声响起之前就倒地装死,反正当时混乱的局面下也不会有人去检查他是否真的中枪了。

  不过李毛仔这一倒下去就没有再站起来的机会,跟在他后面的几人没那么好命,统统都被随后飞过来的子弹击中,倒下后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最后还是民夫打扫战场的时候,搬开了上面的六七具尸体,才把压得半死不活的李毛仔拖了出来。虽然当时他已经满脸血污,但还是被庄上的民夫给认出了身份,结果很快就被上报到了军官这里。

  李毛仔连声否认道:“三少爷切莫冤枉好人,小人可用性命担保,绝没有做过引贼之事!小人虽然因为一时糊涂犯下错误,被逐出李家庄,但从未记恨。近日听说有外地流寇准备攻打李家庄,小人冒死迁入流寇营中,想要打探消息之后赶回来示警,谁知这些贼人看防极严,小人一时无法脱身,今日还被逼着上阵参与攻打,可小人并无此心啊!”

  “你这厮巧舌如簧,谁会信你!”李奈显然对于李毛仔的说辞并没有轻易采信:“各位长官,此人以前便惯于偷鸡摸狗的勾当,数月前因盗窃宗族财物,被开除了籍贯逐出李家庄。此人一贯谎话连篇,各位切不可信他所说!”

  李毛仔还待叫冤,李继峰一把抄起酒杯便砸到了他头上:“你这狗贼,还敢狡辩!来人,将他拖出去沉江!”

  “慢着!”王汤姆出声阻止了李继峰的处置:“就算这个人真是罪魁祸首,那也无妨,我倒想听听他有什么情报能救他自己的命。”

  李毛仔见风使舵的本领无疑已臻化境,闻言立刻便接道:“这位军爷,小人潜伏贼营多日,已探知各支贼人的头领,待小人一一道来。这次流寇聚众攻打李家庄,为首之人是从化、清远一带的匪首廖大鼻,除了他之外,还有匪首赖丁髻、张唯冲、曾阿牛等人参与。这廖大鼻所率的人马共计两千余人,负责主攻西路……”

  李毛仔这时候为了保住性命,直接竹筒倒豆子,将廖大鼻为首的匪帮卖了一干二净,连这些匪帮从何而来,如何分工合作,如何进行联络,乃至准备如何分配战后的缴获,都统统招了出来。王汤姆也不打断他,任由他一直滔滔不绝地说下去。

  倒是李家父子在旁边听得暗自心惊,以李毛仔所说的情况来看,这次围攻李家庄的流寇土匪可能有近五千人之多,如果不是海汉民团赶来增援,仅凭李家民团自己的本事,能不能守得住李家庄还真的不太好说。而今天的作战成果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庄外的匪帮仍然还有三四千人之多,仍然大意不得当然现在新的一批援军已经进庄,接下来的战斗中产生意外的可能性基本已经消灭了。

  “我问你,以你对这些匪帮的了解,你觉得他们会连夜撤走吗?”王汤姆所关心的问题并不是匪帮的兵力多少,而是自己大老远带着队伍跨海而来,到底还有没有派上用场的机会。

  “这个……”李毛仔也摸不清对方问自己这话的意图究竟为何,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我就问了这么一句,你也答不上来,那留下你能有什么用?”王汤姆冷笑着恐吓李毛仔。

  李毛仔立刻就从犹豫中清醒过来,咬咬牙应道:“以小人所见,这帮贼人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今日虽然战局不利,但他们明日定会倾巢而出,发力攻打李家庄!”

  “为什么?有他们理由让他们肯继续来送死?”王汤姆追问道。

  李毛仔咽下一口唾沫道:“据说……这些匪首听说……李家庄有数不清的财宝,打下李家庄之后,每人都能分到千八百两银子。有这么多的银子放在面前,若是不拿下李家庄,这些贼人如何能够甘心退去?”

  “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啊!”王汤姆点点头,不过他所赞同并不是李毛仔的理由,而是对方会选择继续进攻这件事。

  “王上尉,此人性子狡诈,多有虚言,切不可全信啊!”李继峰被李毛仔的说法吓了一跳,赶紧对王汤姆劝说道。他原本就有些担心海汉兵来了之后会动别样心思,这李毛仔居然还有意声称李家庄的银子是吸引贼人的目标,这岂不是故意给李家庄找麻烦?要是海汉人借着保护的名义,让李家把银子交给他们保管,那到时候是合作还是不合作?

  王汤姆点点头道:“李老板放心,我自有分寸。人先押下去关起来,可别拉去沉江,这劳动力也不要白白浪费了。正好我们这边在珠江口有个在建的工地,需要大量的劳力,这次抓到的流寇俘虏,就全部交给我方处理,李老板觉得怎么样?”

  李继峰心道正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抓到的贼人,擅自杀了又怕日后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关起来又觉得浪费粮食,既然海汉人愿意把这个麻烦事揽过去,那就正好求之不得了。

  李继峰当下便应道:“此次护卫李家庄,贵方民团居功至伟,这处置俘虏一事,王上尉说了便是,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跪在地上的李毛仔当下也长出了一口气,这么折腾了几个来回,总算是暂时保住了性命。虽然听这军官所说,似乎要被拉去某处工地上服苦役,但那也总比白白丢了性命的好。

  民兵押走了李毛仔之后,王汤姆收起笑意,对李继峰道:“李老板,刚才听了这个俘虏所说的情况,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继峰心中一紧,赶紧应道:“王上尉但说无妨。”

  “那我就直说了。”王汤姆应道:“你们李家的生意做得大,在广东也算是小有名气,这次来攻打李家庄的土匪流寇,有很多都是从几百里地之外来的。他们为什么会长途跋涉来番禺县攻打你们,刚才这个俘虏所说的话其实很有代表性,就是为了你们李家庄的财富,为了抢你们的银子……”

  李继峰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妙,听王汤姆这个口气,似乎已经打上了李家庄的主意。他原本以为自己曾与王汤姆打过交道,对方也不会抹下脸来硬吃李家庄,想不到最终还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既然对方已经开了口,那李家庄恐怕不出点血是过不了这一关了。

  李继峰强作镇定道:“这李毛仔本是李家庄的叛徒,所说的话难免有些不实之处,王上尉也不必尽数当真。至于银子嘛,哪会有他说的如此夸张……”

  “没有吗?你们李家家大业大,赚了那么多钱,总得找地方存放才行。广州城肯定放了一部分,但李家庄是你们李家的根子,这里肯定也少不了有银库之类的设置,我没猜错吧?”王汤姆笑着回应道。

  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8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