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一边倒的战局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一边倒的战局

  萧良从广州带来的这一个排的民兵是三月才从胜利港派驻到广州,替换了最初派到广州的武装人员。   . 与前一批人员有所不同的是,这批民兵可全都是上过安南战场,经过了实战考验的“老兵”,在面对敌人时也没有太多紧张的情绪。相比在安南战场上需要应付数以万计的南越军,这些灰头土脸的流寇根本就没被民兵们放在眼里。尽管双方的兵力有足足十倍的差距,但民兵们却没有多少紧张感,只是机械地按照萧良的哨声指挥,装填、瞄准、射击……不停重复着他们在日常训练中已经做过几千次的战术动作。  廖大鼻派出来的冲锋队基本都是胆大心黑的亡命之徒,但在他们过去攻打各种村寨的经历中,还从未遭遇过如此密集的远程火力打击。百步之内的冲锋,被那看不见摸不着的铅弹打倒了最前面的几十人之后,后面的人都有些懵了说好的手到擒来,说好的没有抵抗呢?

  终于有几个幸运的家伙冲到了近处的铁丝网,但这细细密密的铁丝网上密布着锋利的倒勾和铁片,稍稍一碰到就是皮破血流,虽说造成的伤势不重,但只要因此而延迟了向前的势头,立刻就被十几步之外的民兵们近距离补枪,而在这个距离上的射击,民兵们甚至连瞄准这个步骤都可以省略了,命中率远比射击奔跑中的目标高得多。于是就在这道仅仅齐胸高的蛇腹式铁丝网面前,土匪们变成了活靶子,毫无抵抗力地被铅弹一排排地击倒。

  不得不说廖大鼻手下这些人还是很能拼命,即便面对着一边倒的屠杀,亡命徒们也没有选择退却,而是继续往上冲。终于有人踩着同伴的尸体,跃过了铁丝网,挥舞着手里的砍刀大叫着冲向胸墙。但很可惜的是,等待他的并非金银财宝,而是密密麻麻的丈二铁尖长矛。

  没等这个倒霉鬼想好先格挡左边还是右边的攻击,就已经被七八支长矛同时戳中了身体。这些长矛兵都是李家民团的民兵,萧良并没有急于让他们拿上火枪充当远程火力,而是发了长矛让他们作为近距离作战的掩护力量。

  这些土匪从两三百步之外就开始发动冲锋,跑到这里早就已经气喘吁吁手脚酸软,已经没什么气力搏斗,加之又是单打独斗,想要跟民兵结好队形的长矛阵厮杀完全就是送菜,几乎是来一个就戳翻一个。而以逸待劳的海汉民兵们则是不慌不忙地继续保持着射击节奏,对尚在努力翻越铁丝网的土匪们进行打击。

  当土匪冲锋队的损失人数已经超过三分之二,眼看无望攻入庄子的幸存者们终于失去了继续送死的勇气,开始转头往回逃跑。萧良也没打算对逃亡者进行追击,让民兵们将枪口调转过来,对准还在负隅顽抗的几名土匪。一阵枪响之后,这几名顽匪也被当场击杀,土匪对李家庄西边发起的第一波攻击算是被彻底击溃了。

  从胸墙近处到百步开外,土匪们的尸体沿途倒了一路,还有不少没有被伤到要害的人,倒在地上或惨叫或翻滚,情形十分凄惨。不过萧良对此毫不动容,只是立刻指挥民兵们整备待命,让后方的民夫上前清理战场,并对有所损坏的一段铁丝网进行重新加固。

  而北面的战斗状况与此也相差无几,几支土匪联合起来拼凑出的冲锋队同样死伤惨重。燧发枪数量更为充足的四连将对手放到了三十米左右的距离上才开始集火射击,密集的火力在短短的一两分钟之内就夺走了上百人的性命。这边的冲锋队甚至都没有机会像西边的同道们那样,能够冲到胸墙前面与对手作近距离接触之后才被干掉,绝大多数人都倒在了铁丝网的前面。

  第一波的交锋虽然死伤不少,但从时间上来看却不过只是短短的片刻而已,这样的伤亡率对于不过几千乌合之众的土匪流寇来说,着实是太重了一些。廖大鼻没等幸存的手下逃回阵中便已经怒不可遏:“李毛仔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呢?快把这个狗东西抓过来!”

  不多时垂头丧气的李毛仔便被手下押了过来,不过没等廖大鼻发飙,李毛仔“噗通”一下就直接跪地上了:“廖老大,小的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子啊!求你大人大量,给小的一次机会啊!”

  “死伤这么多兄弟,你还敢求饶?老子若是给你机会,大家有谁会服气?”廖大鼻又恨又气,指着李毛仔骂道:“说什么李家庄没有壮丁,轻松便能拿下,这么多的火枪兵是天上掉下来的还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你这家伙是不是与官府串谋,故意引老子来这里,好让官兵设下埋伏剿杀我等兄弟?”

  李毛仔一听这个帽子可就扣得大了,赶紧摇头分辩道:“绝无此事啊!廖老大,小的愿以性命担保,绝没有与任何人串谋,更不敢算计廖老大和各位兄弟啊!”

  “性命担保?好!好得很!”廖大鼻来回踱了几步,作出了决定:“下一轮便由你带人攻打!若是打不下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廖大鼻这边正乱作一团的时候,从北边也来了使者,责问廖大鼻为何会遭遇如此之强的抵抗。廖大鼻只能推说这是李家庄的民团,待大家休整之后一起发动攻势,将手上的力量一股脑压上去,定能攻克李家庄。为了让盟友们不至于就此放弃,廖大鼻还给出了一个听起来非常充分的理由这护庄民团如此拼命,还装备了火枪之类的利器,不就正好证明了庄里有大量的财富吗?

  不过盟友们并不是这么好打发的,立刻便提出了要重新商议分赃比例。于是在前一轮溃败回来的伤兵还没有得到及时救治的状况之下,几家头领已经将眼前的战局暂时放到一边,通过使者来来回回开始讨价还价。而刚才在冲锋中死伤的人员,此刻已经被各家好汉们抛在脑后,成了彻彻底底的炮灰。

  不过此时倒霉的可并不止廖大鼻和他的小伙伴们,在沙湾水道上试图捞点外快的曾阿牛,现在已经处于欲哭无泪的状态了。在经受了“探索号”来回两次的冲杀之后,曾阿牛辛辛苦苦从新会县老窝拉出来的这支船队基本就只剩了一半这还是包括了被撞伤但没有散架的船在内。再看那艘耀武扬威的大怪船,除了船头两侧的水线部位有些许刮痕之外,根本就没什么显眼的外伤。

  “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曾阿牛一脸的愤懑,浑然忘了半个时辰之前,正是他自己下令要把“探索号”拿下。看着在远方河岔处缓缓调头的“探索号”,曾阿牛心中不禁一阵恶寒,扯起嗓子喊道:“撤!都撤!”

  旁边副手问道:“老大,不等岸上廖大鼻他们了?”

  “还等个屁!人家一艘船就把水路锁死了,庄上难道会没点防备?廖大鼻这次多半都是踢到铁板了,他要死就让他去,老子命贵可不会奉陪!招呼兄弟们,赶紧撤!”曾阿牛的头脑显然要比廖大鼻清醒得多,虽然尚有一战之力,但还是果断选择了放弃。虽然自己手下这些小船拿“探索号”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想在这附近密集的水网中逃脱大船的追击,那其实还是挺容易的,毕竟在内河水道行驶的灵活性上,这海船远远不能与小船相比。

  廖大鼻并不知道自己的盟友已经有人打了退堂鼓,他可不会像曾阿牛那么快就作出撤退的决定。这一战不管胜负如何,廖大鼻的人马要撤回到北边的老窝,路上至少也得五天左右的行程,这两千人上下的队伍人吃马嚼,所需的粮草补给都不是小数目,要是打不下李家庄,难道大伙儿要靠着一路讨口要饭回去?为今之计,当然是先安抚好其他盟友,然后集结大量兵力,再次攻打李家庄才是正题。

  而李家庄庄子里的状况比起头两天备战时可就轻松多了,不管李奈事前怎么吹嘘海汉民团的战力超群,但本地百姓终究还是要看到实际的表现才会放心。而海汉民团的确不负众望,轻松就解决了对手第一轮的冲锋,打死打伤超过两百人,己方却连一个伤员都没有出现。什么战斗力?这就是活生生的战斗力啊!

  李继峰此时也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镇定模样,指挥着下人将热茶送到阵地上,供民团士兵们解渴。

  “贵军果然战力出众,这流寇土匪,真如土鸡瓦狗一般,在贵军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啊!”李继峰趁着萧良从第一线退下来休息的工夫,赶紧上前送上一顶高帽。

  “李老板过奖了。”萧良微微一笑,却并没有要谦虚几句的意思。在萧良眼中看来,对手的确跟李继峰的形容也差不多了,别说海汉民团,就算是李家民团要应付这种对手也不会太难。这次出兵,倒是轻轻松松就捞了李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这死伤的土匪,不知贵军打算如何处理?”李继峰继续探听萧良的口风。死了这么多人,即便事后报官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番禺县衙也设在广州城,要报官的话,一去一来就得两三天,这么多的尸首恐怕就已经开始腐烂了。

  “该抓的抓,该埋的埋。”萧良言简意赅地应道。对于第一批上来冲杀的土匪,他心中并无半点怜悯之情。这些人一看就是视人命如草芥的亡命徒,死了最好,没死的也不能留在社会上贻害他人了。至于李家庄会不会为这件事报官,报到什么样的程度和结果,他并不在意广州府要是管得了这些事,民间就不会乱成这个样子了。

  “那这些伤者可需要救治?”李继峰继续追问道。

  萧良抬头看了一眼李继峰,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摇摇头道:“伤重的就不必救治了,各安天命吧!”

  救治这些受伤的土匪肯定需要不少的药物,而且还得有人照料,而李家庄显然不会乐意承担这份责任。萧良也觉得没必要在这些人渣身上浪费太多的资源,索性就遂了李继峰的意思。

  “老夫明白了,这便去处理。”李继峰作了个揖退了下去。要是萧良说声“治”,那李继峰也是得咬着牙掏钱,但很显然萧良对于这些土匪流寇并无同情,李继峰也乐得因此而省下一笔不必要的开销。

  土匪的进攻间歇期远比李家庄防御者们预计的要长,到了午饭时间,对手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倒是看到西边和北边的流寇阵营中不断有人马进进出出。

  “不等了,先开饭!”萧良悻悻地放下了望远镜,下达了命令。

  虽说第一轮的攻击直接团灭,但自己这边也并没有亮出全部的实力,多少还是给了对方一点翻盘的盼头。他原本以为对方稍作休整之后就会发动下一波的攻击,却没想到这些土匪既不撤又不攻,就这么僵持在了原地。

  萧良当然是巴不得对方脑洞大开,对李家庄采用包围战的策略,反正南边的水道已经扫清,物资和人员都可以从南边的沙湾水道源源不断地到来,根本就无需担心对手是否会采取围困的战术。

  为了犒劳英勇作战的海汉民团,李继峰上午便让人又杀了两头猪,给民团加餐。李继峰给后勤的指令非常明确,就是要保证海汉民团在李家庄作战期间“顿顿有米,餐餐有肉,人人有床”。相比李家庄的安危,这点钱对于李继峰来说并不是什么肉疼的数目,他可是听李奈提起过,安南人为了请海汉民团去助战,简直就是砸锅卖铁,连人口和地皮都当作了报酬付给海汉执委会,而在自己这里既然能选择用银子解决这件事,那就省去了诸多麻烦。

  驻扎在旷野中的流寇土匪们可就没那么好命了,别说肉食,现在就连主食都已经很紧张了。附近倒是有属于李家庄的数千亩水稻田,但这个时候距离水稻的成熟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根本就没有食用的可能性。绝大多数人只能分到一小碗野菜粥,其成分就跟早上的伙食差不多,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廖大鼻作为匪首,自然有单独的伙食,倒是不用去喝那又涩又苦的野菜粥。但他现在一点进餐的心情都没有,因为刚才有手下回报,南边沙湾水道上的曾阿牛一伙已经不见了踪影。

  想起两天前曾阿牛与自己信誓旦旦地约定了战后的物资运输方案,廖大鼻就气得想掀桌子。照李毛仔所说,这李家庄上有几十万斤粮食、私盐,数十万两银子,还有各种各样值钱的物事,这么多的东西难道靠着兄弟们的手提肩扛搬走?那得运到什么时候去?

  到了这个时候,廖大鼻仍然一心想着战后如何处理战利品,却完全没有意识到曾阿牛一伙的突然消失意味着什么。而其他的几支土匪势力,最终因为廖大鼻答应了再拿出两成收益给众人平分,决定留下来继续攻打李家庄。当然对于他们来说,衡量利弊的标准其实很简单现在选择放弃,撤兵离开,那这次就是百分百的亏本买卖,白白损失了一批人手和粮草物资;而留下来继续攻打李家庄,虽然存在着伤亡的风险,但如果能打下来,却绝对就是干了这笔可以躺着吃几年的大买卖,冒这个险还是很值得的。

  当天下午,土匪联军再次组织了一波攻势,仍然从北、西两个方向发动进攻,而派出的兵力也超过了上午,两边加起来有近千人之多。而守军也继续沿用了上午的防守模式,仍然以轮转式的排枪阵为防御火力输出,对冲阵的土匪队伍进行远程打击。

  有鉴于对手的兵力增加,两处阵地上的守军也不敢太过托大,在敌人进入射程之后便开始了射击。萧良负责的这个方向更是加入了两个排的李家民团火枪兵作为火力补充,以保证在射程距离之内拥有足够的火力杀伤强度。但已经布置到阵地上的火炮,却依然处于静默状态,并没有投入使用。

  这是因为萧良坚持认为,对方在最后必然还会孤注一掷,押上手头的全部兵力来赌输赢。如果现在就使用火炮,那势必会打击对手的信心,说不定连这一把都不会打完就会选择离场。而火炮这种大杀器,萧良决定还是要留到最后的关键时刻才使用,尽可能地将这些潜在的敌对实力消灭在可控的战场范围之内,免得他们逃离此地之后反倒成了隐患。

  土匪联军在下午发起的攻势仍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收获,那就是他们吸取了上午的教训,在冲阵中抬了不少门板和梯子,巧妙地制服了碍事的铁丝网。当然这种小细节并不足以影响到战斗结果,在密集的火力面前,冲过铁丝网的那些人依然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民兵们的活靶子。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