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肥肉与陷阱

第三百三十二章 肥肉与陷阱

  李家庄工地上一片热火朝天的时候,在离此以西四十里地的北窑镇上某间茶铺里,却有一伙人心急如焚。  为首这人方脸阔鼻,目露凶光,重重地将茶碗掼到桌上:“李毛仔,老子已此等了一天一夜,为何还无消息?  被称作李毛仔的年轻后生连忙应道:“廖老大,想是庄上出了什么变故,耽搁了他们回来的行程。”

  “耽搁他们的行程是小事,耽搁老子的行程是大事!”廖老大盯着李毛仔道:“这李家庄可是你小子鼓动大伙儿来的,老子手下这两千多弟兄都是从清远、从化带过来的,一天的吃喝拉撒就得好几百两银子,要是有什么变故,这钱就得你来补上了!”

  “廖老大不必担心,那李家庄上的壮丁团练,大多都被李继峰这个老家伙带去了广州,庄上的丁口不过四五百人而已,如何干得过如狼似虎的兄弟们?再说还有韶州府、肇庆府和惠州府的同道兄弟帮手,打下这小小的李家庄肯定是手到擒来啊!”李毛仔赶紧辩解道:“就算派去李家庄探听虚实那几个人赶不回来,就凭廖老大的实力,这李家庄也能照打不误!”

  那廖老大听了这番吹捧之后心情似乎稍微好了一点,哼了一声道:“最好是如你所说,要是有什么岔子,老子第一个就把你先砍了祭旗!”

  这个廖老大便是天启三年在广州府从化县聚众闹事的匪首之一廖大鼻,他原本只是个烧炭工,因为与工头起了冲突,一怒杀人,然后索性便纠结一帮亡命徒落草为寇。在这几年中虽然也被官府派兵剿过好几次,但廖大鼻带着部属一直在从化、增城、龙门、清远等县打游击,随着广东省内年年灾害不断,官府的剿匪力度也越来越弱,而廖大鼻这样的土匪流寇却是越打越多。

  从天启四年开始,廖大鼻便带着手下的匪帮在广东境内四处劫掠,专挑那种远离城镇的村寨下手,几年下来,他已经成了广东绿林中闻名遐迩的人物。不过以前廖大鼻一向只在广州城以北的地区活动,这还是第一次南下做买卖,而且动手的地方距离广州城并不算太远,因此廖大鼻也没像以前那样直接聚众攻打,而是让部下小心翼翼地分批潜入附近地区,还派了人手去李家庄打探消息。

  之所以廖大鼻会绕过广州城,特地跑到南边来动手,就不得不提到这个李毛仔了。这个李毛仔原本就是出身于李家庄,也算是李氏旁支的血脉,不过因为他从小就好吃懒做,又喜欢偷鸡摸狗,在李家庄的名声并不好。早几个月的时候,李毛仔想摸进宗祠银库中捞点外快,结果被当场抓获,几个长老商量之后便将他开除了李氏籍贯,打了一顿之后扔到庄外,并勒令他离开此地不得再回来。

  怀恨在心的李毛仔在外面漂泊了一段时间之后,阴差阳错地就混进了廖大鼻的土匪队伍里,在亲自参与了几次洗劫村寨的行动之后,李毛仔认为自己报仇的机会已经来了。

  李毛仔找到廖大鼻,建议他率众攻打位于番禺的李家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李家庄的银库中存放着李家多年经营所得的积蓄照李毛仔的说法,估计不会少于五十万两银子。

  换作别家,廖大鼻未必会信,但如果对象是李家庄的话,那倒是有几分可信度。“福瑞丰”在广东省内开有多家分号,生意之大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加之近期大量出售市面上非常紧俏的海汉货,赚得盆满钵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廖大鼻的部下去年曾经在清远洗劫过“福瑞丰”的一家分号,收获的现银就有两千两之多,如果是“福瑞丰”的宗族银库所在,那存有几十万两银子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而李毛仔的出身,也为他的说法增加了不少可信度。他在李家庄生活了二十多年,对于李家庄里里外外的状况一清二楚,廖大鼻对他再三盘问细节之后,可以确定他所说的情况基本属实,因而对李家庄这块肥肉便动了心。

  李家庄所在的番禺县虽然并非廖大鼻的主要活动区域,但想到有几十万两银子放在那里等着自己去取,廖大鼻就觉得难以忍受这种诱惑。他起事至今已经有几年时间,手下也有了两千多人,论实力也算是一方豪强。但人多了之后费用也随之增加,要保持战斗力那也是得拿钱去养的,几千张嘴要吃饭要穿衣要武装,这花费可不是小数目,而打劫村寨虽然容易得手,但收获跟风险是成正比的,洗劫一个村子往往收获很有限,多半就只能抢些粮草回来,而这又是消耗得最快的物资,抢几千斤粮食回来几天就吃完了。

  廖大鼻早就已经在物色更高级的目标,只是实力所限,攻打县城这种事他暂时还是不敢做的,只能将眼光放在一些较为富庶的庄园寨堡上,而李毛仔的提议正好就给了他一个合适的下手的目标。

  照李毛仔的说法,李家庄的团练现在已经被“福瑞丰”的老板带去了广州城,当地现有的防卫措施极其薄弱。但考虑到异地作战的种种不确定因素,外粗内细的廖大鼻还是决定给同道们发邀请函,一起出兵攻打李家庄。廖大鼻与其他几股势力商定,得手之后,主事的廖大鼻一伙分得全部钱财的一半,其他势力则瓜分剩下的另外一半。

  为了确保能够万无一失,廖大鼻还提前几天便派出数名探子,乔装打扮之后潜入李家庄打探消息,但昨天便已经到了约定的返回时间,几个探子却统统没有出现在北窖镇,这一异常情况让廖大鼻微微有些不安。但事情都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了,总不可能这么远过来一趟,什么都没干就把队伍又拉回老家去吧?前几天虽然在顺德县攻破了一处村子,但缴获的那点粮草财物实在太少,完全抵不过这次行动的消耗,不把这李家庄拿下来,廖大鼻如何能甘心退走?

  廖大鼻思前想后考虑了半晌,最后作出决定,仍然照之前约定的计划,两天之后向李家庄发起进攻。就算对方已经有所警觉,廖大鼻认为自己仍可以凭借兵力的优势拿下这个庄子。以现在已经约定的几家势力,总兵力已经超过四千,就算要攻打县城都够了,打这么一个丁口不过几百的小庄子难道还会有什么岔子?

  大明崇祯元年四月廿三日,1628年五月二十六日,广州府番禺县李家庄。前几日分头派出去的侦查人员已经陆续返回庄上,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最近几日在李家庄以北、以南数十里处都有大量身份不明人员在进行集结,根据作战指挥部的判断,土匪势力向李家庄发起进攻,应该便是最近一两天的事情了。萧良作为本地最高指挥官,也已经下达了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的命令。

  一大早李家的下人们便送来了热腾腾的早餐,有米粥和油饼,作战人员在吃过早饭之后,便开始陆续进入到防御位置。李家庄庄内最高的建筑,李继峰家三层楼高的房顶上,布置了专门的了望哨,从这个制高点利用望远镜,可以将李家庄附近方圆七八里之内的状况一览无余。

  进入作战位置的民兵们在班长的命令下,开始最后一次检查武器。炮兵们也掀掉了一直盖在炮位上的油布,露出了黑黝黝的大杀器。本地的民众则是按照指挥部的要求,分别组织了辎重队和救护队,准备好了运送作战物资的小推车和输送伤员的担架,在庄内集结待命。

  停靠在沙湾水道边的“探索号”天亮前便已经悄然离开,它并不是要避开这场战斗,而是要巡视李家庄周边的沙湾水道和珠江,防止对手从意想不到的位置发起大规模的渡江攻势尽管土匪能够组织起这种攻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指挥部认为还是要防患于未然。

  上午约莫十点,了望哨发现东北方向大概七八里开外的地方,出现了约莫在千人规模的队伍,朝着李家庄行进而来。大约十分钟之后,西边相同距离上出现了另一支人数更多的队伍,行进的方向同样也是李家庄。

  “对手出现了!”萧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点畏惧的神情都没有,反倒是满满的兴奋:“发电报给驻广办和我们的援军,告知他们敌人已经出现,我方进入战斗状态。”

  “援军至少还得有一天以上的时间才能赶到这里。”陈一鑫应道:“昨晚联络的时候,他们距离大万山岛都还有三四十海里航程,看样子是赶不上这一仗了。”

  “少点人分功劳也不见得是坏事。”萧良拿起桌上的军帽戴到头上:“轮到我们表演的时候了,打个漂亮仗吧!”

  “那必须的!”陈一鑫也整了整自己的军服,然后大步走出了指挥部。

  按照两人商量好的分工,李家庄北边由陈一鑫带领的海汉民团四连作为防守主力,而萧良则是带着隶属驻广办的一个排民兵,与李家民团协同防御极有可能是对手主攻方向的西侧。至于东面和南面因为地形并不适合攻方展开队伍,只布置了少量武装人员作为观察哨,防止对方的零星偷袭。

  相比海汉军官们的轻松自信,李家父子此时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不安。虽然他们都很清楚海汉军队的实力远远在土匪流寇之上,但事到临头还是有些难以抑制的慌张情绪。

  即便是老成的李继峰也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老三,海汉这帮人的战力,真是如你所说的那般强悍吧?”

  李奈苦笑道:“爹,这话你今天已经问了八次了!”

  “哦?是吗?为父只是想确认一下罢了……”李继峰也自觉有点失态,打了个哈哈把话带过去。

  “爹,有海汉民团在此,那些土匪流寇绝无可能讨得了便宜!”李奈对于海汉民团的信心显然要比他老爹多得多。

  李奈虽然没有亲赴安南目睹海汉民团在正规战场上的表现,但周年庆时举行的两栖登陆实弹军演却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以海汉武器的杀伤力和海汉民团的作战能力,李奈不认为乌合之众的流寇能够在正面战场上抗衡海汉民团的火力打击哪怕双方的兵力相差了十倍,也无法改变这一局面。

  “如此甚好!”李继峰在屋里踱了几个来回,便听贺强在门外报告道:“老爷,海汉军官都出发了!”

  李继峰快步走到门口问道:“贼人出现了?”

  “大概是出现了,刚才萧中尉和陈中尉已经离开指挥部,分头去了北边和西边。”贺强躬身应道。

  “那必定是贼人现身了!”李继峰也跨出了门口:“老三,快随我去阵前观战!”

  “老爹你可小心点!”李奈见状连忙追了出去。

  相比以逸待劳的防御一方,长途跋涉而来的进攻方显然就没那么轻松了。李毛仔摸摸空荡荡的肚子,只能把手里的长枪当作拐杖杵着前行,以求节省一点体力。

  为了不在事前露出痕迹让目标警觉,廖大鼻这一路人马昨晚在距离李家庄大约十五里地的一处野地宿营,天当被地当床混了一夜,早上起来很多人都是腰酸背疼。而早饭也是寒酸得紧,野菜粥清得几乎能照出人影来,每个人才分一小碟连垫底都不够,李毛仔拿着往嘴里一倒就没了。

  这其实也不是廖大鼻吝啬,实在是粮草不济,不得已而为之。他们半个月之前从清远出发,向西绕了个弧度避开广州城,行程四百多里,带的几千斤粮草早就吃完了。如果不是一路上劫了几个村庄,弄了些粮草,这支队伍没等打下李家庄恐怕就得要去讨饭为生了。

  当然了,另外几支来自惠州府、韶州府和肇庆府的土匪队伍比他们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几百上千人的队伍要跨州跨府的行军打仗,对于这些草莽出身的家伙来说实在是太复杂的任务。食宿安排、粮草调配、行军路线的确定、行军过程中的前后联络……当这些土匪们踏上征途的时候,才知道想要征战天下远远不是守着山头打劫过路客商那么简单。仅仅只是几百里的行军路线,便已经磨掉了这些土匪队伍至少三分之一的战斗力。

  不过土匪们自然会把自己在途中所受的苦难,全都记在了这次的目标头上,等攻破这个庄子之后,那必须得抢个够本才行。因此虽然队伍中抱怨声不断,却没有任何一人停下脚步,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红着眼睛继续朝着目的地前进。

  但李毛仔的心里却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安,昨晚宿营的地方其实就已经是李家庄的势力范围了,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出发之后应该就能看到李家庄的人到附近的田地中劳作,然而一路行来却是一片没有人烟的田野,往日在田间劳作的农人竟然全都不见了踪影。距离李家庄还有五六里地了,然而前些天派去庄里打探消息的人却仍是一个都没有出现,李毛仔不禁猜测这些人是不是被李家发现之后抓起来了。如果真是被抓起来了,那李家庄上岂不是早就有了准备?

  想到这点,李毛仔决定要去提醒廖大鼻小心一点,免得中了廖大鼻的圈套。骑在一匹骟马上的廖大鼻听了李毛仔的汇报之后,冷笑着应道:“你以为老子没发现不对吗?几百户人的庄子,方圆十里内连个活人都看不到,这不是活见鬼就是人家早有防备了!你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李家庄上没有壮丁团练,等下你小子就去带头冲阵!”

  李毛仔很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心中暗自后悔自己多嘴,发现不对劲早早地躲到一边就好,干嘛去出这个头,让廖大鼻把怨气转移到自己头上。要是李家庄已经得到了消息,那李家民团多半就埋伏在庄里等着这帮土匪前去攻打。廖大鼻不知道李家民团的厉害,李毛仔可是亲眼见识过的清一色的海汉火绳枪,配备很可能比大明官军还好,而且训练他们的教官也是从琼州岛那边的海汉人大本营派过来的,学的全是海汉人的战法,据说十分厉害。莫说这廖大鼻带的土匪,就算是官军来了,恐怕也很难讨得了好去。

  这帮子土匪连弓箭都没有几支,如何应对杀人于百步之外的火绳枪?还要对着民团的火枪冲阵,那不是闲自己死得不够快?李毛仔心里暗自盘算利弊,默默考虑该如何避开这场祸事。

  按照几股土匪势力事前的约定,廖大鼻和来自肇庆府的一股土匪合力攻打西侧,而韶州府的赖丁髻和惠州府的张唯冲,则是负责攻打庄子的北面。除此之外,还有从南面新会县来的一支水匪,他们乘船由南而来,从沙湾水道一侧向李家庄南面发动攻势。而唯一空出来的李家庄东面不远便是珠江,就算李家庄的人往外面逃也逃不了太远。能在这次的攻势中联合多股势力用上这围三阙一的战术,廖大鼻自认已经达到了个人征战史的巅峰。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