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李家庄的战前准备

第三百三十二章 李家庄的战前准备

  没等天黑,李魄便组织人手给停在沙湾水道的“探索号”送来了热食饭菜,还专门杀了一头猪犒劳远道而来的海汉民兵。  待天黑之后,确定周围的围观民众都已经散去,四连的民兵们才整队下船,带着一部分作战物资开进了李家庄。而水兵们则是在岸边就地扎营,以便在需要时可以立刻登船。

  李家庄在方圆几十里内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庄,庄内有居民四百余户,共一千四百余人。其中七成居民都是李氏后裔,祖祖辈辈生活在此,多数都是以务农为生。两百多前李继峰这一房的先人选择另辟蹊径从事经商,之后慢慢便发展出了“福瑞丰”这个连锁大商行。从“福瑞丰”发迹开始,李继峰这一房便成了李家庄的主事人,不管是李家庄的地方务还是李氏族内的各种宗族事务,基本都是由李继峰这一房的当家人说了算。

  最近关于近期将有流寇来袭的传言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李家庄也有点人心惶惶。李继峰虽然人在广州,但还是很明智地将李家民团悉数调回到庄上,又把二儿子也派回来主持事务,这才让民间的各种质疑和担心的声音少了一些。

  四连队伍在带领下悄无声息地进了庄子,或许是萧良之前下达的命令起了作用,庄内所有的住所都是关门闭户,街道上每隔数米便有李家民团的人在站岗,看样子已经是施行了宵禁。为了迎接海汉援军的到来,李魄紧赶慢赶地在庄里腾出了一个最大的院落给他们当驻地,四连到达的时候,李家的仆人们还在进进出出地收拾地方,毕竟一次要安置这么多人的食宿生活,需要准备的东西的确挺多。

  萧良和陈一鑫在院落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李魄寸步不离的跟在后面,等着对方提出整改意见只要是这帮海汉人看过的地方,一定会挑出毛病来,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定式。

  “厕所要扩建,百十来号人住这里,就这么两个茅坑哪里够用……还有,每日都要安排人清扫干净,以免发生疫情。”

  李魄连声应道:“是是是,在下会安排好的。”

  “睡地铺不行,就算找不到这么多床,也得用砖石把床板垫起来,不能直接睡地上!至于被褥,我们都自带了,就不用你们额外再准备了。”

  “好好好,在下这便让人去多准备一些床板。”

  “厨房这脏得……算了,明天开始,我们的伙食不能由同一个厨房供应,另外厨子要身体健康没病的,懂吗?”

  “懂懂懂,这次在下特地从广州请了几个酒楼厨子回来,萧中尉尽管放心。”李魄早先叫“军爷”被萧良训了一顿,现在也已经跟着改口叫军衔了。

  两人巡视完院落,挑了七八处需要整改的地方,李魄都一一应下了。好在都是些细小的改动,倒也不需要推墙打洞之类的大动作,执行起来也不算很麻烦。

  “给你们提供消息的人,能不能让我们见见?”回到由堂屋改成的指挥中心,萧良立刻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那请两位稍等,在下这便去叫人传唤。”李魄并没有回绝萧良的要求,一口便答应下来。

  过了一会儿,李魄领来一名相貌普通的年轻男子,这人在几天前自行来到李家庄找到庄上的主事人,声称有流寇进攻的消息卖给李家庄。这人在拿到了二百两银子之后,便将自己掌握的一些消息说了。不过为了确认这些消息属实,这人也被暂时软禁在了庄里。

  当然李家获得消息的渠道并非只此一条,正是因为从其他秘密渠道获得的消息与此人所说的内容相符,李家认为可信度极高,才向海汉提出了求援。

  作为直接参与行动的军方人员,萧良对于李家的盘问技巧并不完全信任,因此坚持要亲自审一审消息提供者。当然鉴于对方是为了钱财主动求合作的态度,上刑之类的手段就不需要了。萧良主要的目的,还是尽量多掌握一些李家可能忽略掉的细节,并且验证这些信息的可信度是否值得防御力量提前进行有针对性的布置。

  这次的闻讯一次持续到午夜,根据萧良的判断,基本能够确定消息属实,但关于流寇届时将会如何攻打李家庄,由于当事人已经脱离了流寇队伍,因此也无法进行预判,难以提前作出针对性的布置,只能靠防御部队自行发挥了。

  让李魄把人带走之后,萧良跟陈一鑫开始商量战略安排:“汇总一下我们现在能够确定的事情,第一,流寇将于农历四月廿四,也就是本月二十七日之前发动对李家庄的攻势,今天已经是二十二日,我们顶多还有五天的准备时间。第二,参与这次进攻的流寇兵力大概不会少于两千人,至于上限就很难判断,因为各支流寇势力还在串联当中,或许最后会来四五千也难说,我们要做好苦战的准备。第三,我们可用的主要兵力是四连加上李家民团,还有河边的探索号,总计大概四百人上下,而我们的援军最快也得在二十日才能赶到番禺,在那之前我们就只能靠自己了。”

  “如果是正面交手,我们现有的部队要打垮几千人的土匪应该问题不大。我唯一担心的是对手会分兵从四面发起围攻,而我们的兵力太少,显然不适合分兵作战。”陈一鑫有些担忧地说道。

  “不不不,你只看到了兵力上的劣势,但没有考虑到另一个问题。在战场上,指挥的效率跟作战效果是息息相关的,对方如果分兵攻打,你觉得他们如何能做到步调统一?”萧良再次拿出了先前画的李家庄平面草图:“李家庄的布局基本是一个矩形,我们就假设对方分兵同时攻打相邻的两个方向好了,对方两支部队之间的距离至少在一千五百米到两千米之间,你觉得以土匪流寇的作战水平,在这个距离上如何实现即时的信息沟通?他们的手段顶多就是凭借锣鼓加上旗号来表示进攻或者后撤,但要表达更复杂的指挥信息,要协同行动,凭这些原始的手段能做到吗?”

  “这恐怕很难。”陈一鑫隐隐有点明白了萧良的意思:“即便是我们的部队,在没有接受专门训练的情况下也难以在这样的距离下保持作战行动的一致性。如果对手同时从多个方向发起进攻,那战场信息沟通不畅反倒会成为他们的一大劣势。”

  “没错。而这个劣势对我们来说是不存在的。”萧良轻轻晃了晃手里的步话机:“我们在指挥上的效率就足以弥补兵力上的劣势了。当然了,仅仅只靠这个是不够的,除了武器装备之外,我们的军事理论水平也要比对手足足领先了四百年,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可以好好给李家民团演示一下什么才是作战!”

  军警部大部分在岗的作战人员都直接参与了前次的安南战役,但远在广州的萧良和虞尧二人却因为职务所限,错过了这次立下军功的机会。而这次李家主动找上门求海汉出兵救援,对他们来说可谓是一次绝佳的表现机会。但由于驻广办也需要驻留军事人员,两人当中不得不有一人留下来看家,最后还是执委会点将解决了这个难题,幸运的萧良得以出现在李家庄成为作战指挥官,而他也决心要在此次战斗中打出漂亮的战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第二天一早,一些扮成普通百姓模样的年轻男子便分批离开了李家庄。这些人都是李家民团的民兵,他们按照萧良的命令,乔装之后结队外出打探军情,以便在第一时间掌握到流寇的通向。萧良交给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并不需要他们去打听流寇行动的详细情况,只要知道附近二三十里内哪里有大股的武装人员开始集结,然后将消息回报就可以了。这一侦察行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出击来犯的流寇,而是让庄上的防御部队能够有提前进入战备状态的反应时间而已。

  萧良和陈一鑫则是分头开始在东南西北几处进出李家庄的交通要道布置修建防御工事,为此李魄对庄上的民众进行了紧急动员,但凡家里有劳力的都必须出工参与。而老弱妇女也全都动员起来,作为后勤人员参与到这次的防御作战中来。

  在李家庄对外的四条主要通道附近,萧良打算都要修筑起简易的土制炮台,用来布置重型火力装备。作为早期的海汉武器经销商,李家在海汉人的默许之下,自己也留了几门小型6磅炮在庄子里,这次也总算是有机会能派上用场了。而除此之外,海汉民团也不是打着空手来的,他们也同样带来了一批威力强大的武器。

  这次“探索号”北上的时候,将军委原本配发给大万山岛岸防工事的十门火炮连带弹药也给全部装了过来。因为用途不同,这些12磅火炮的身管长度要比陆军使用的版本长出两尺,射程也比同口径陆军炮超出近半,几乎是李家庄那几门6磅小炮的一倍了。但缺陷是因为这些岸防炮的设计初衷是在永固炮台上安装,并没有配备相应的活动炮架,所以架设和移动起来会比较麻烦。

  萧良准备把这十几门火炮集中布置到敌人最有可能出现的西、北两个方向,以形成密集火力优势。庄子东边因为距离珠江仅有数里,水利条件较好,几乎都是种植的水稻作物,放眼望去全是无边无尽的泥塘,敌方从这边发起大规模进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庄子南边距离沙湾水道还不到两里地,如果敌方敢在江岸边集结大队伍,那就等着吃“探索号”上发射的炮弹吧。

  除了炮台之外,在几处进出庄子的关口外面,民工们还将修建起一道稍矮的土坯胸墙,届时布置在土墙之外的火枪部队,就将以这道胸墙为掩护,利用武器的射程优势对来犯的敌人进行射击。

  为了以防万一,多余的劳力在庄子内部的街道上也开始修筑各种街垒,搬运各种木架砖石,将一些小巷子给堵住,只留出一两条在庄内快速调兵需要用得到的主通道。如果战事不利,火枪部队退入到庄子里进行巷战,也同样能够坚持较长的抵抗时间。援军到达李家庄的第二天,整个李家庄就变成了一个大工地。

  当天中午,李继峰带着小儿子李奈、管事贺强,押运着一批物资回到了李家庄。这样一来,李家的重要人物除了李继峰常驻在福建的大儿子李发之外,基本都回到了李家庄上,也充分表现出了他们要与李家庄共存亡的决心。

  “李继峰还是有点魄力的!”萧良对于李继峰赶在开战之前回到李家庄的表现给予了肯定。如果是胆小怕事的人,这个节骨眼上肯定会躲在安全的广州城里,等待事情过去之后再作打算。即便李家庄被流寇攻破,只要“福瑞丰”李家还在,那终究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要是在李家庄被人一锅给端了,那事情可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好歹也是家大业大的民营企业家,随便放在哪个时代来看也算是成功人士了,没点魄力肯定是到不了今天这个高度的。”陈一鑫也跟着打趣道。

  李继峰回到庄上的第一件事,便是当众宣布拿出五千两银子,重奖参与此次防御战的李家民团士兵,而且这还只是战前鼓舞士气的奖励,战后还另有封赏。这重奖一出,果然民众的情绪也都高涨起来这些民团兵几乎都是出身于李家庄,这笔奖励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能沾到一些油水。

  李继峰办的第二件事,便是将这两天封庄之后清查到的一些身份不明的外来人员拉出来处理。在昨天开始全面封锁李家庄进出通道之后,庄内总共查获外来人员十七人,其中有几人是来李家庄走亲访友,或是长期在李家庄附近互动的货郎商贩,很快被排除了嫌疑。但仍有七人的来历和意图很可疑,在庄上又没有任何人可以为其作证,于是便被当成了流寇的奸细抓了起来。

  那些流寇就算再怎么业余,攻打李家庄这样大的庄子,肯定也会提前派人进庄侦察。抓住这几个家伙当中有没有冤枉的,谁都不敢肯定,但如果全都放了,那倒是肯定会有漏网之鱼。

  照李继峰的意思,现在审不审也没多大的必要了,就应该动用私刑把这几个有嫌疑的家伙直接打到死,但陈一鑫劝阻了他的做法:“何必伤及无辜,给我一炷香的时间,我就把奸细全都挑出来。”

  李继峰虽然对这个细皮嫩肉的海汉军官是否有这本事还将信将疑,但还是给了他这个面子。陈一鑫和萧良嘀咕了几句,又将手下的几个得力人员叫到一起吩咐一番,便将这七名嫌犯分别提走了。

  不过片刻工夫,陈一鑫等人回到现场,互相一核对信息,便迅速确定了其中有四人是流寇派来的探子。李继峰见状奇道:“陈中尉是如何得知这几人便是奸细?”

  “很简单,我和同事分别提审这些人,并告诉他们,谁先招出同党,谁就不用死。”陈一鑫指了指被招出来的几个人道:“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结果这四个人没一个嘴硬的,全都招了。探子就他们四个,李老板你看着处理吧。”

  陈一鑫的这一招简单之极,但又直指人性弱点。如果直接拷问这几人,或许会有屈打成招又或是死活不招的状况出现,但这么分开一审,谁都不敢保证除了自己之外的另几名同伙会不会贪生怕死,能不能坚守秘密。在这种情况之下,最有把握保住性命的办法并不是守口如瓶打死不招,而是要比同伙们招得更快更彻底!

  这些探子并非受过针对性训练的专业人员,以前也不过是乡下农民而已,论胆识、头脑都根本架不住陈一鑫的这种审法,权衡利弊之后全都选择了立刻招供。而大家审出来的结果互相一比对,自然就很容易确定哪几个人是探子了。

  “那若是这四名探子全都指认那无辜的三人,岂不是就冤枉好人了?”旁听了陈一鑫解说的李奈忍不住问道。

  陈一鑫笑笑道:“你说的这种可能的确存在,但关键是他们没有慢慢去想明白其中道理的时间。对他们而言,当时只有两种选择,自己招,活;别人招,死。生死关头,你是信自己还是信别人?”李奈恍然道:“原来如此,在下受教了!”几名探子立刻被押了下去,等待他们的将是漫长的囚禁,如果运气足够好,没有在这段时间内被李家庄的人虐待至死,那么他们或许还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被运到海南岛或者北越去服苦役。而其他的外来人员出于保密需要也只能暂时留在这里,待战事结束之后才能离开李家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