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决定出兵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决定出兵

  李继峰知道海汉人行事一向慎重,特别是在处理与大明的关系方面更是滴水不漏,想要让海汉人对李家庄提供军事方面的援助恐怕不太容易,因此还特地亲自去了驻广办拜访。  可惜施耐德已经调回胜利港,如今在广州主事的人在执委会份量不够,无论是何夕还是新来不久的马力科,对这种大事都没有决断权,因此只能是将信息通过电台传回大本营,交给执委会来作出决定。

  “都说说吧,毕竟现在人家都求到我们头上了!”陶东来环视在座的执委们,沉声说道:“这个忙我们到底帮不帮,如果要帮又怎么个帮法,大家一起合计合计!”

  “帮是肯定要帮的,李家现在就是我们在大明的利益代言人,他们的墙根要是被人挖倒了,对我们来说也会造成不小的损失。再说琼联发这些股东现在刚刚入伙,我们对李家的求助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也会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施耐德率先表明了自己态度:“至于该怎么个帮法,我觉得这个还是要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我一个外行人就不胡乱多嘴了。”

  站在单纯的利益角度而言,施耐德的话的确说得没错,尽管现在海汉商品的输出渠道比起半年前已经多了不少,但“福瑞丰”仍是大明商圈里公认的海汉代言人,只要海汉这边允许出售的商品,“福瑞丰”都是第一个能拿到货的商家,甚至很多市面上根本见不到的稀罕东西,也就“福瑞丰”一家才有独门货源。在与“福瑞丰”建立起商贸关系之后的大半年时间里,穿越集团通过这个渠道销售出去的商品,赚取的毛利已经超过了二十万两白银。

  除此之外,穿越集团在大陆所采购的物资、引进的移民、布置的据点,全都有“福瑞丰”在其中所出的一份力。如果没有这个大明带路党的协助,那穿越集团在大陆地区的布局也不可能如此顺利。现在虽然商务部牵头搞了“琼联发”这个机构来发展更多的带路党,但执委会对于“福瑞丰”这个元老的重视程度也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倒是专门搞了“金盾保安”来帮李家拓宽经营范围当然组建这个机构的主要目的还是为穿越集团在大陆地区的军事布局做前期准备。

  很多穿越集团不便以自己名义去做的事情,几乎都是交给了“福瑞丰”出面,现在虽然有了“琼联发”这个规模更大的壳可以借用,但“福瑞丰”的存在依然是穿越集团现在不可缺少的一支助力。在“帮不帮”这个选择上,执委会肯定不会有人对此持否定意见,因为没有哪个部门能够完全脱离外界的物资和人力的供应这也是穿越集团目前的现状。

  果然施耐德说完之后,并没有任何人跳出来质疑他的意见。不管站在公义还是私利的角度,穿越集团都不可能对李家的困难袖手旁观。

  白克思开口道:“施总的意见我也很赞同,帮是肯定要帮的,但怎么个帮法,帮到什么程度,这个的确要好好合计合计。广州那边的民乱到底是什么情况,电文中说得也不是特别清楚。宁老师,你那儿有没有什么相关的资料?”

  宁崎点点头应道:“接到陶总通知之后我就去翻查了资料库,发现广州府的这个乱子可不仅仅是电文里说的那么简单,这事的根子还得从几年前说起……”

  大明天启三年,即1623年,在穿越者们来到这个世界的四年之前,广州府的从化县便闹起了匪灾,其主力是以烧炭为生的底层民众,首领有赖丁髻、廖大鼻、张惟冲等人,为数数千,在广州府的从化、增城、龙门、清远等县以及韶州府、惠州府活动。这股匪灾在广东境内持续多年,史料记载直至崇祯五年才陆续平定下来。

  天启四年的时候,广州府大部分地区遭遇饥荒,不良米商趁机抬高米价,结果米价上涨之后在惠州府博罗县和广州府分别激起了民变,虽然官府很及时地镇压了这两处的民变,但仍有大量的破产饥民为了生存选择加入了广东境内的匪帮。在此之后,才是广州来电中提到的天启六年到今年这段时间内,因为天灾的原因而造成的匪乱加剧。

  而根据史料中的记载,在今后的几年中,广东境内还将不断遭受旱灾、水灾、地震、瘟疫和海盗袭击,各种灾害的频发还会让民间的动乱进一步加剧。如果根据历史资料结合广州电文来推断,那么近期内在广州府附近作乱,并且已经威胁到李家庄的盗匪势力,应该就是前两年开始冒出来的“烧炭党”为主。

  对付这些土匪势力,官府其实已经没有太好的办法,否则也不会让他们在广东境内作恶多年。李家显然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并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官方,而是不声不响地直接找驻广办这边求助。

  “四年前?那这些土匪也算是老手咯?如果几千人去攻打李家庄,光凭他们民团那点人估计是很难守得住。”听完了宁崎介绍的历史背景之后,白克思对李家现在的处境也有了更多的认识。

  “现在是不是确定土匪一定会对李家庄动手?”颜楚杰终于开口发表意见:“如果这一点确定无疑,那我们就不能再耽搁时间慢慢讨论该怎么救援李家了,而是得立刻采取行动!”

  “胜利港到广州这么远,调集人手,采购物资,也总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行吧?再说当地情况不明,我们需要派多少人手也不好妄下结论,这个时候难道不该慎重一点?”顾凯对军方这种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态度一向都不是很赞同,立刻便对颜楚杰的说法提出了质疑。

  “等我们这边慢慢调集人手,准备物资,再坐着船渡海去广州,多了不说七八天总得要吧?你觉得几千土匪围攻一个村庄需要打七八天吗?我们在这里慢慢开会研究倒是没事,但李家等得起吗?那些土匪会坐下来等我们商量出结果再动手吗?李家找我们是希望我们能够在危机关头出手相助,而不是去替李家庄的人收尸!”颜楚杰毫不留情地驳斥了顾凯的说法,就差没扔出“纸上谈兵”这四个字了。

  顾凯被颜楚杰一顿抢白,也是有些难堪,但想在这方面跟颜楚杰辩论又非他所长,嘴唇动了几下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嘴。

  “行了老颜你也别着急上火,我们现在不就是在讨论解决办法吗?”陶东来赶紧站出来打圆场,顺势给顾凯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跟颜楚杰争辩。每次执委会准备要对外采取军事行动的时候,总会有反对的声音传出来,以前是信产部的蒙贺,这次改选之后蒙贺被挤出了新一届的执委会,这个和平主义腔调的人选就变成了从黑土港调职回来的顾凯了。

  虽说执委会里并没有党派之分,但每当到了这种时候,还是会隐隐地分成“主战”和“主和”两派意见。不过自从安南战役大获全胜之后,这种时候“主战”的声音明显就大了许多,除了袁老爷子已经明确站队了之外,原本经常质疑军方做法的宁崎现在也经常是骑墙的态度,只有顾凯仍然有些“不识时务”地坚持要用非暴力手段解决问题的态度。

  颜楚杰所说的话也并非意气之争,现在即便是执委会马上通过军事援助的提案,组织部队,准备物资、船队,至少也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从胜利港出发,一路即便顺分顺水,抵达目的地差不多也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当地的土匪真要打李家庄,只怕早就动手了。

  “那军方的意思是?”陶东来这一下颇有点明知故问帮颜楚杰带节奏的意思。

  “两手准备。”颜楚杰比划出一个剪刀手的姿势:“第一,大本营这边立刻抽调民兵部队组成远征军,尽快出发。第二,在广州就近组织抵抗力量,去番禺协助李家庄防御土匪。”

  “广州附近的武装队伍,那就只有……”宁崎听到这里,已经大概明白了颜楚杰的意思。

  穿越集团在广州附近的武装力量,原本只有驻广办的少量民兵,在近期才扩展到一个排。其次便是在广州受训的李家民团,目前有大约两个连的编制。除此之外,还有近日才被派到珠江口建立大万山岛据点的胜利港独立营四连共一百余人这大概就是颜楚杰所说的抵抗力量了。

  单以作战能力而论,四连的民兵肯定要比李家民团更强,这不单单是全员装备燧发枪的四连在武器水平上要比仍以火绳枪为主要武器、仅仅少量精英配发燧发枪的李家民团超出一大截,更重要的是四连是全员参加过安南战役,是具备了真正战斗经历的武装力量,作战经验跟李家民团这种护庄队性质的业余民兵还是有着极大的区别。如果是战场对决,四连单挑李家民团这两个连的编制应该也毫无压力。

  如果把四连调到李家庄参与防御,那击退土匪的把握就大多了。毕竟在安南战场上,四连也有过击退数倍于己敌人的纪录,这土匪的战斗力,总不可能比南越的军队还能强到哪里去。最关键的是这批海汉正规军的降临,完全可以充当枝干的作用,在当地组织起更有层次和纪律的防御力量,指挥李家民团配合作战。

  “四连这次去珠江口执行驻扎任务,武器和弹药的配备都非常充分,完全可以支持他们在当地完成几场小规模的作战所需。从大万山岛到珠江边的番禺航程六十多海里,乘船当天就可以达到,路程也非常近,时间上完全来得及。”颜楚杰继续给出了能够证明这个方案可行性的其他理由。

  “探索号也还在大万山岛停靠,如果需要调动四连,运力也不是问题。”海运部的越之云也补充道。虽然现在海军已经单独成军,不过因为海军运力太差,海外行动往往需要海运部进行配合,因此海运部对唯一一艘入列战船的状况也是一清二楚。

  “那大万山岛上的防务怎么办?我们可是还有好几百民工丢在岛上,就算大本营这边再调动部队增援,那中间也会有好几天的时间差了。”宁崎有些担忧地问道。

  “这就又要说到建立基层民兵组织的好处了!”颜楚杰立刻接过了话头:“这次选派去大万山岛参加施工的人员当中,有一半人都在胜利港接受过三次以上的民兵训练。我们军方的目的本来也是打算让这些驻岛人员能够在必要情况下成为驻岛部队的辅助力量,不过现在看来提前就能派上用场了。四连出发以后,可以将防务暂时交给这些民兵,反正中间也就几天时间,大本营的援军一到就没事了。”

  “那他们用的武器呢?”宁崎继续追问道。

  “武器早就装船一起运过去了啊,这不是你们民政部办的事情,怎么还问我?”颜楚杰抓住机会嘲笑了宁崎一把。

  宁崎一想似乎有点印象,当初装船的军用物资当中,好像的确是有“民兵武器”这一项,不过当时他以为这是驻岛民团部队的武器,但现在想想也不对,民团的武器都是装在“探索号”上,货船上装运的这些标记为“民兵武器”的货物应该是颜楚杰所说的东西。

  当然这些基层民兵并没有什么高级武器,甚至连火绳枪都没有大规模装备,制式武器都是一丈二长的铁尖长矛,配搭了少量的刀盾。不过经过军训的民兵加上这种武装,要对付缺乏远程武器和重型武器的乌合之众肯定是够用了。其实只要不是打海战,军方认为他们要应付附近海域出没的海盗或许都够了。

  “那四连到番禺作战所需的其他物资……”

  “广州城到番禺才四十里路,需要什么东西,打声招呼李家自然会采购好送过去,这个就不需要我们太操心了。”不等宁崎问完,颜楚杰便立刻抢着回答了他的疑问。

  宁崎作个无奈的表情道:“好吧,我暂时没有别的问题了。”

  “恕我直言,我觉得各位都忽略了一件事。”沉默了半天的顾凯忍不住又开口了:“我们派出部队去番禺作战,需不需要考虑大明地方官府的感受?首先声明,我说的感受跟尊重无关,关键是大明要是知道了我们公开派出武装力量进入广州附近地区作战,他们会不会把我们的存在视作一种威胁?”

  “你说的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但我们其实没有必要把这次行动公开化。”陶东来主动接过了顾凯提出的问题:“民间团练的存在,在大明是半合法的存在,即便武器装备上有点超标,只要不主动作乱,地方官府一般都会睁只眼闭只眼。我们进入番禺作战,其实不要打出海汉民团的旗号就行了。我们的人又不会在当地常驻,再说地方官府知道那地方在闹匪灾,躲都来不及,哪会在这个节骨眼派人去当地查看民团的配备是不是超标。”

  “表决吧,毕竟时间很紧。”眼看其他人已经没有继续发问的意思,颜楚杰立刻便催促道。

  表决的结果也在意料之中,执委会顺利通过了武装支援李家庄的提案,并且授权给军委指挥此次的军事行动,其他相关部门也都必须要全力配合。

  颜楚杰拿到尚方宝剑之后立刻请假退场,连之后的会议都没有再参与,赶紧回到军委办公室召集了人手召开紧急会议。首先第一件事便是发电报分别通知驻广办和大万山岛,关于执委会的决议和大致的行动方案,并要求两处地方立刻开始准备,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相应的调动。

  其次大本营这边也不能就这么闲着,为了以防万一,必须要立刻准备北方的第二波援军。在安南战役之后,大本营已经进行了一次扩军,招收了陆海军各三个连的学员,目前陆军学员其实已经完成了三个月的训练期,但暂时还没有入列接受正式的编制。军方对外的说法是胜利港独立营,但实际上本地的兵力已经远远不至一个独立营了,即便是派出四连之后,驻扎在三亚地区的陆军仍然保持着六个连队的规模。军方高层在经过讨论之后,决定再派出一老一新两个连队北上,以确保这次军事援助行动的万无一失。“我感觉我们这是要变成雇佣军啊!”古卫不无感叹地说道:“帮着越南人打完叛军,这又要去帮着大明打土匪,成军之后的军事行动全是在帮外人打仗啊!”“帮谁打不重要,重要的是打完之后的实际收益。你等着看吧,这场仗打下来,李家那边也一定会掏银子帮我们付军费的!”颜楚杰一脸笑意,浑然没有了刚才在执委会的那种焦急感。...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