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广州民乱

第三百二十八章 广州民乱

  陈一鑫下令将这几个钉子户捆起来丢到船上,倒不是打算要把他们直接沉江,执委会连北越的战俘都收了,自然不会轻易浪费本地的人力资源。  按民政部门的规划安排,凡是在拆迁征地过程中不肯配合工作,影响新城区规划大局的对象,一律抓起来发配到海外殖民点。因此这几个不识时务的倒霉鬼此刻就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他们的去处极有可能就是北越现有的三处港口之一,如果老老实实地服劳役,说不定一两年之后还能获得入籍的机会。

  这种做法自然不是合法的行为,掳掠一国国民,性质与交战无异。不过放在崖州这个特殊环境之下,却不会有人因此来找穿越集团的麻烦。这些人在崖州官府眼中本来就是属于无产流民,根本没人在意他们的死活去向,就算真有人拿此事去报官,崖州那些得了好处的官僚们也不会过问这种事。

  陈一鑫在得到任务的时候就已经从上级那里了解了这次行动可以采取的措施,因此处理起来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待这几个人被弄到船上之后,陈一鑫立刻下令整队,向下一处目标行进。至于这里的几间破旧棚屋,自然有后续跟来的民工进行拆除,而民兵部队只需要负责完成暴力环节就行。

  “咱们这有点城管大战钉子户的意思了啊!”看到这几个倒霉鬼被民兵们丢麻袋一样的丢上船,厉斗心里的气总算是消减了不少,转而开始对民兵的粗暴行为有点担心。

  “你想说什么?要跟这些人慢慢讲道理吗?”陈一鑫转头望向厉斗,眼神中连一丝怜悯都看不到:“如果你坚持,那我可以把他们放了,但后果由你负责。”

  “不不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厉斗连连摇头道。处理钉子户的意见本来就是民政部这边拿出来的,军方只是派人执行而已,这个锅厉斗可不会去背。

  “这里可不是二十一世纪,不需要把那个时代的道德标准放到现在来用。我们选择穿越来这个时代,就是要来当征服者的!”陈一鑫这一年在军营里也不是白待的,身上明显多了军人的杀伐之气:“不管是钉子户还是别的什么人,绊脚石就是绊脚石,这对我们来说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你们文管系统负责分辨哪些人是绊脚石,我们军方来负责清理他们!”

  “简单粗暴啊!不过我喜欢!”厉斗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称赞道:“你这一年思想变化可真是够大的!我记得才认识你那会儿,你还跟我说什么事都要讲道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我现在也还是一样的观点。”陈一鑫将步枪背带调整了一下,让自己背得更舒服一点:“什么是道理?枪杆子才是道理!耍嘴皮要是有用,那还要我们这些军人干嘛?今后打天下,还是得靠枪杆子才行!”

  在刚进入军警部的时候,陈一鑫的确还存有一些不是很实际的幻想,但在远征安南的行动中真正上到战场,亲历了战争的残酷,陈一鑫才逐渐明白了军队所存在的意义并不只是保家卫国而已,每一次向外的势力版图拓展在本质上都是由军队来完成,开疆拓土才是海汉这支武装力量今后的主要任务。而执行作战类的军事任务,首先就得把所有的仁慈都抛在脑后,甚至包括很多他以前的道德标准也是一样。在战场上见识了人命的轻贱之后,再回到大本营执行清理钉子户这样的小任务,陈一鑫可以说自己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有了第一处钉子户的处理流程,后面的进程就显得要顺畅多了。由厉斗带路到地方之后,先由民兵喊话,如果老老实实认栽了,那么可以带着自己的家当立刻搬走,也可以选择去内河港施工区的移民接收处报到。但任何人如果试图要反抗或者耍手段,陈一鑫立刻就会下令绑起来丢上船。厉斗也由行动主导者变成了带路党,只需旁观就好,也不用再冒着被锄头砸破脑袋的危险去带头清场了。

  这次由军方和民政系统联手出击的拆迁行动一共持续了三天,事实上从第二天开始,行动队就发现一些得到消息的钉子户已经连夜逃离驻地,又或是主动去了移民接收处。这些民众虽然没什么文化见识,但并不代表他们不识时务,跟海汉人刚正面作死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再去效仿前面的倒霉鬼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当然也有一些民众选择了逃去崖州报官,只是他们并不知道海汉民团的行动早就得到了崖州官府的默许,想让官方给他们撑腰基本是不可能的事。这事要是闹大,对崖州官方来说并没有半点好处,所以即便民间有人举告,官府也一定会尽力平息事态。

  这次拆迁行动结束之后,从内河港港区一路往北到上游的另一处两河交汇处,这十几里的范围之内基本就已经清理干净,可以迎来施工团队的进驻了。整个拆迁过程有二十余名民众因为拒不配合而被捕,等待他们的命运将是被分别迁往北越的三处港口罚作一到三年不等的劳役。

  而在这次行动中指挥有方,措施得力的陈一鑫,则得到了军委的内部通报嘉奖。虽然还是没能混到上档次的军功,但对于陈一鑫这样的军中小字辈来说已经算是十分难得的待遇了。为了庆祝这一收获,据说陈一鑫还私下里把厉斗和几个得力手下拉到商务区新开的一家粤菜馆搓了一顿大餐。

  五月七日,陈一鑫得到了军委的调令,三日后率部从胜利港出发,搭乘战船前往珠江口的大万山岛据点驻扎。与其同行的还有整整两船近三百名施工人员和大量的建筑材料。

  对于穿越集团而言,这是军方在大陆地区所建立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军事据点,因此执委会的重视程度也非常高,专门召集了各部门负责人开了好几次工作会布置相关的任务。

  由于当地靠近大陆,岛上也有淡水资源,因此补给上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执委会关注的重点仍然是安全问题。由于自身条件和当地客观环境所限,军方不太可能在岛上布置太多的部队,甚至暂时还不会有常驻该岛的水面武装舰船可用,因此这个据点的存在是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军方很大方地分配给了驻岛部队十门12磅岸防炮这本是配给铁炉港防御工事使用的火炮,但军方高层考虑到大万山岛的防御需求更为急迫一些,最后还是优先分给了他们。为此军方还将十分紧俏的炮手也划了二十人给驻岛部队,至于炮兵和火炮之间的差额,就只能由专职炮兵在当地慢慢培训其他的民兵了。

  除了驻军之外,被运往当地的施工人员中将有近一半的人会作为移民在岛上安置下来,主要是为部队提供后勤军需服务,同时也为万山港的商业开发作前期准备。或许是考虑到之前拆迁行动当中的表现,这次民政部门派到大万山岛的民政事务官居然是厉斗,于是这对小伙伴很幸运地又一次成为了搭档。

  五月十一日,船队从胜利港悄无声息地出发了。这次的行动并没有以往那种大张旗鼓的送别场面,执委会并不希望在大万山岛设立据点的计划太早传播出去,军中也只有陈一鑫这种级别的军官才知道详情,普通的民兵只知道会去海外的新据点驻防,但对具体的目标却一无所知。

  这次船队没有再遇到天气不良的状况,一路顺风顺水地抵达了大万山岛。有几百名劳力可用,修建简易码头的进度倒是非常快,当天上午抵达港湾,下午两点多便已经完成了第一座栈桥的搭建。民工们用圆木装配支架,开始往岸边吊卸船上装运的各种物资。

  “这个岛环境倒是挺不错的,几乎都是树林,原生态啊!”登岸之后已经抓紧时间去附近溜达了一圈回来的厉斗对岛上的环境赞不绝口:“纯天然毫无污染,这里感觉比胜利港可幽静多了!”

  “那当然,这里以前一直都是无人岛,胜利港以前可是个不大不小的港口,只是衰落了而已。”陈一鑫还是第一次独立指挥这种海外任务,同样是显得十分兴奋,指着面前的港湾道:“以后真的就是吃海鲜吃到吐的节奏了!”

  当天下午,从广州南下运送物资的船也抵达了港湾。由于这里距离广州更近,因此一部分生活物资,特别是农业部打算让岛民们在这里繁殖的家禽家畜,都是从广州运过来的。除此之外,农业部还打算在岛屿南端的缓坡上开垦一些田地出来,种一些蔬菜瓜果补充岛上的食品需求。为了这差事袁老爷子还把他儿子袁秋业也派了过来,指导民工们搭建禽畜养殖窝棚。

  跟着船队一起过来的还有通信部门的吴卓,由他来专门负责岛上电台的架设工作。吴卓也算是个干实事的人,下船之后也没怎么休息,就带着几个手下爬山测试信号去了。

  当天晚上,陈一鑫跟厉斗一起清点物资的时候,才真正被执委会的大手笔吓了一跳。除了这几百人的生活必需品之外,物资清单上还有小型太阳能发电设备,简易净水装置,一大一小两个热水锅炉,以及产自黑土港的二十多吨无烟煤等等,零零总总至少有几十项之多,看得陈一鑫眼睛都直了。

  “你们民政部也不容易啊!”看到这么多的物资,陈一鑫不禁感叹了一句。要组织这么多的物资,后勤部门需要打交道的单位可就不是一个两个了,而这样高效的组织协调能力,也只有穿越集团才能做到。

  “也还好吧,没有黑土港和铁炉港开发的时候那么麻烦。”厉斗很是骄傲地回应道:“这就是体制的优越性啊!”

  在第二天完成了货物卸载之后,两艘货船便离开了万山港,不过它们并不是返回胜利港,而是继续北上进入珠江口,前去广州装运货物。

  按照建设部的规划,对大万山岛的开发流程是分三期进行,第一期是临时居住点和基础防御工事的修建,第二期是对一期工程的延续和强化,第三期才是商用设施的修建。而第一期的工程预计工期为十五至二十五天,之所以幅度这么大,也是考虑到这个季节可能出现的天气变化会给室外施工造成一定的延误。

  除了港口码头和驻岛部队及民众的临时营房之外,首先搭建起来的还有位于山顶的执勤哨所。这个哨所是从胜利堡直接拆过来的一套平顶简易板房,陈一鑫调了两个排的士兵,花了半天时间将零部件从港湾搬运到了海拔400米出头的全岛制高点大万顶,然后在山顶空地上将这套活动板房组装起来。从这个位置即便不借用望远镜,在天气晴好的状况下很容易就能观察到方圆十几海里之内的情况。距离大万山岛二十海里,位于东北方向的大屿山岛,在大万顶上也能看到其轮廓。

  等这个哨所投入使用之后,可以说整个珠江口的航道,基本有一半的范围都处在这个观察哨的监视之下。哨位上的监视所得可以通过步话机即时抵达山脚下的指挥中心,再由指挥中心的电台将信息发往广州或者胜利港。

  如今令驻岛部队最为不安的,是位于大万山岛东面三十海里的担杆岛。据驻广办所得的信息,这个岛上有一群为数在两三百人的小股海盗存在,这也是距离大万山岛最近的一股威胁势力。而这支海盗能够在香港驻防的明军水师和附近的“十八芝”眼皮子地下存活,想必也是有其特殊的生存技巧,陈一鑫对此是丝毫不敢大意,第一时间便嘱咐山顶的岗哨要加强对东边海域的监视。

  不过在此之后军方收到的最新消息并不是来自于担杆岛上的海盗,而是驻广办从广州发回来的长电文。

  遇到麻烦的并非驻广办,而是“福瑞丰”。准确的说,是李家的老家祖产出了问题。李家的根基在番禺,距离广州城其实并不远。当地的李家庄有七成以上的人口都是李氏血统,这也是李家民团最主要的兵源地。

  李家除了“福瑞丰”这个大商号之外,还在番禺拥有耕地万亩,是当地数得着的大地主之一。而李家除了做些走私买卖之外,其实在地方上倒也并没有太大的劣迹,但终究富贵招人恨,民间对其不满的人还是有相当数目。

  天启六年,即1626年的时候,肇庆府遭遇大旱,而广州府则是大旱连着水灾,东莞、番禺和新会三县都是饥荒一片,与此状况相同的还有韶州府的英德县,惠州府的长乐县,受灾人群达数万之多。天灾加上地方官府救灾手段迟缓无力等原因,自然灾害在第二年开始变成了,1627年八月间,广州府的增城、从化等地出现了大量灾民演化而来的山寇,每股都是多达数千人。这些山寇也不攻打城镇,就是集群劫掠乡村,结果就造成了大面积的流民为了生存不得不也加入了山寇强盗的队伍。

  祸不单行的是,在这两年中“十八芝”频繁侵入惠州府、潮州府的海岸,劫掠当地商人和民众,进一步加剧了社会混乱。

  到今年年初,广州富新会县,以及惠州府归善县、肇庆府高明县等地再次一起出现了春旱,导致当地民众大量破产,流民的队伍进一步壮大。而最近这些席卷广州附近乡村的流寇,终于开始盯上了李家庄这块肥肉。李家的富庶程度,在广州几乎是尽人皆知,李家庄虽然不是李家的银仓,但也算是富裕村落。过去李家庄有一支兵强马壮的护庄民团,一般的小股流寇根本不敢前去骚扰。不过3月的时候驻广办和“福瑞丰”联合组建了“金盾保安”,将李家民团的大部分人员都调到了广州充实“金盾”的护卫力量,其直接结果就是导致李家的老巢防御变得空虚起来。虽然李家已经在着手训练新的民团兵,但其战斗力与已经成型的这支民团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番禺附近的几支流寇在得知李家庄的护卫力量发生变动之后,便连续偷袭了好几次李家庄,并在当地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根据李家花钱所打听回来的消息,最近广州府附近的几支流寇已经开始在串联,准备联手出兵,一举端掉李家庄。这对李家来说可是不得了的大事,虽然他们手里掌握着李家民团这支看起来还算不错的武装力量,但是否能扛得住多股流寇数千人的围攻,谁也不敢打这个包票,因此李继峰权衡再三之后,还是向驻广办提出了求助要求。...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