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开发与拆迁(二)

第三百二十七章 开发与拆迁(二)

  在执委会的规划当中,对三亚新城区的开发就不再像刚登陆时开发胜利港那样,一小块一小块地进行规划开发了。整个三亚河、临春河流域,都是作为一个整体被纳入到执委会的新城区开发计划当中。而在这个区域内的所有民众,自然也必须要服从大局需要,提前搬离这片地区。

  执委会对这一地区的拆迁要求,与更深入内陆的农业规划区不太一样,农业规划区由于地域较为广阔,执委会并不打算对当地的自耕农或者小地主强行征地,因为他们所占有的那点地皮并不会影响到在当地修建大型农场的进程。但规划中的城区却必须要完全征地,因为这涉及到未来城区的市政和交通规划,总不能等将来城区扩建到那里的时候才发现道路或者下水道需要穿过某家的田地,再来跟钉子户们慢慢谈征地拆迁的事情。

  关于这些地区的正式地契,执委会已经通过崖城的官方代理人拿到了手上,在合法性方面已经不存在任何问题。因为是作为未开垦的荒地来登记的手续,因此费用也非常低廉。在完成了这一手续之后,执委会所要做的事情便是在开发工程正式实施之前,把剩余的一些钉子户迁出这片地区。考虑到可能会出现的冲突场面,执委会通知了军委派民兵作为行动保障,而军委便把这个任务派给了陈一鑫所在的四连,权当是他们执行海外驻防任务之前一次小小的热身了。

  接到这个任务的四连其实在昨天下午就开始动身,特地提前赶到了内河港这边的工地宿营,以便早上出发时能省下途中行军的时间。

  四连的兵源基本是以黎苗山民为主,夹杂了少量的明人和北越移民,在这帮肤色黝黑的民兵当中,面皮白净的陈一鑫显得有些另类。事实上陈一鑫一直认为自己的形象肤白面嫩缺乏军人气质,是影响自己在军中升迁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能像王汤姆那样晒出一身黑得发亮的健康肤色,估计早就被提拔起来了。

  这倒不完全是陈一鑫的错觉,他进到军警部之后因为个人外貌这事,没少被老兵们调侃,同事们大多都把他当成小孩看待,甚至还有民兵将他误认为闲杂人员挡在营区大门外的糗事。偏偏他又是个晒不黑的肤质,在三亚晒了一整年都没变黑,再加上一张略肉的娃娃脸,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杀伐果断的军人。虽说外貌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本事如何,但在军人这个特殊职业当中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像颜楚杰、古卫、王汤姆这样的外形,更符合普通人认知当中的军人形象,而长陈一鑫这样的就要吃点亏了。

  为了能够弥补这个“缺陷”,陈一鑫只能比其他人做得更多更好,才能换来升迁的机会。因此哪怕是搞拆迁这种技术含量很低的活儿,他也非常重视,昨晚还专门把手下几个归化民籍的代理实习排长召集起来开了动员会,务求在今天的行动中不出现任何纰漏。

  虽然今天的行动预计将会是军方唱主角,但执委会还是依然让民政部门派人参与,以防止军方人员在过程中出现某些过激的行为。阴差阳错的是,民政部门派来的也是个小字辈,跟陈一鑫岁数一般大的厉斗。

  厉斗的学历比陈一鑫要稍好一些,参加穿越前是在湖北某传媒大学学习播音主持专业。但是在严重缺乏传媒载体的十七世纪,厉斗原先所学的专业其实派不上太大的用场,本来执委会是希望他能够去信产部下属的新闻部门当记者,不过厉斗自己没有朝这个方向发展的兴趣,而是自行选择了进入民政部门工作。

  与陈一鑫比较相似的是,厉斗同样也是因为岁数太小,并没有在工作中被高层委以重任。(更新最快最稳定)一开始是在周恒行主管的黎苗事务部门做内勤事务,后来又被调去胜利港盐场在安西手下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在去年年底被调回港口商务区管委会跟着任亮做事,最近机构大调整之后,厉斗的工作岗位又再次调动,被分配到了三亚内河港开发区,负责当地的征地和迁徙移民的事务。以就职经历来看,厉斗也算是个万金油的人物,哪里缺人就往哪里调。

  因为都是同岁的年轻人,陈一鑫和厉斗其实早在穿越前集中培训的时候就已经结识,两个人甚至还做了一段时间的室友。但穿越之后由于各自的工作原因,两人碰面的机会便少了,像这样能在一起出外勤的机会,更是穿越之后的第一次。

  “你这家伙怎么就晒不黑呢?”一早赶到出发地点与民兵队伍碰头的厉斗,看到老朋友出现之后就忍不住吐槽道:“我坐办公室的时间比你出外勤的时间多得多,怎么我都黑了你还这么白?”

  “你以为我不想晒黑点啊!”陈一鑫也出声抱怨道:“月初的大阅兵式,陶总看完就点了我一个人的名,开玩笑说革命队伍里怎么混进了一个小白脸!几十个人的方阵,他一眼就把我盯着了!”

  厉斗笑了一阵之后才排着陈一鑫的肩膀道:“我教你一招好了,下次再有阅兵这种事,你就先在脸上涂好伪装油彩,这样就没那么显眼了。”

  “那有鸟用!”陈一鑫对于厉斗出的馊主意很是不屑,用手指指肩后背着的五六半道:“既然是当兵,那就得靠战功说话,其他什么都是假的!”

  厉斗不以为然地瞟了一眼他背后的步枪道:“我听说连级军官不是都可以配八一杠吗?怎么你还背着这老古董出任务?”

  “就算老古董也比民兵用的燧发枪厉害多了。”陈一鑫显然对武器的认识要比厉斗这个外行人深刻得多:“八一杠给老兵们用着合适,我这种预备役出身的民兵用八一杠的结果就是浪费子弹,还是单发的五六半比较适合我用。话说回来怎么上级会派你来参加这个任务?这种把关监督的事情,不是应该来一个老成持重点的人才对吗?”

  “我哪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说不定只是暂时没人可用才轮到我了。”说到自己的工作,厉斗很是沮丧地摇摇头道:“我干这活儿可没你这么风光,以前全是做些打杂的事情,跟居委会干部差不多,现在调到新港区这边虽然没那么多繁杂的事情了,但也没多大的起色,每天就是给劳工们打考勤算工时,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现在的编制究竟是属于建设部还是民政部。现在反正是分配给我的任务,我就照做,也懒得问原因了。陈一鑫,像我们这样的小字辈,没那么容易出头的,慢慢熬吧!”

  陈一鑫虽然觉得厉斗的观点并不完全正确,但也并没有出口反驳他,毕竟自己现在虽然混上了连长,但要说在军中的前途,似乎还远远不能与其他前辈们相比。不管是论资历还是论能力,像自己和厉斗这样的年轻人都还有不少的困难要慢慢去克服。

  为了配合今天的行动,相关部门还专门从工地上调了两艘装运建材的小船由三亚河逆流而上。这两艘船并不是用来装运前去执行任务的部队,而是另有他用。

  出发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队伍便抵达了第一个目标所在的区域。这里原本有七八户人家聚居,开出了两百多亩田地,不过近几个月已经有一批居民放弃了这里的微薄家产迁居胜利港。目前还剩下来两户人家,虽然在此之前民政部的工作组已经向他们表示过可以适当出价收购他们的家产和耕地,但这两户人家还是顽固地拒绝了工作组的提议,于是在执委会的眼中,这些人的性质就已经从无害的大明百姓变成了恶意钉子户和阻碍穿越大业的绊脚石。今天也是他们最后的一次选择机会,如果仍然不愿主动搬迁,那么民团的人就会采取相应的行动。

  其实这两家钉子户也并非什么土财主,仅仅只是一般的贫苦自耕农而已,住的房子就跟当初榆林渔村于大山那些人的条件差不多,石块垒的墙基,上面用竹木篱笆糊了黄泥当墙,房顶上连片瓦都没有,还是铺的茅草,不管从哪个年代的标准来看都是属于穷人的范畴。

  看着这连围墙都没有的破烂土墙屋子,陈一鑫不禁挠了挠头,考虑有没有必要下令荷枪实弹的民兵们把这破屋包围起来。

  “不过就是一帮农民,真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这种场面只要派一帮归化民警察就完全够用了啊!”陈一鑫正在腹诽着上级的决定,便看到厉斗已经走上前敲门去了。

  “冯二狗,开门啊!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当钉子户,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厉斗一边拍门一边大声喝斥道。

  陈一鑫正想开口嘲讽厉斗,为什么他的台词如此耳熟,便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接着厉斗往后便倒,在地上一个后滚翻接连滚带爬,还没等周围的人回过味来,就看到房里蹿出一人,手里提着把锄头便作势朝着厉斗砸下去。厉斗也算是身手矫健,居然双手在地上一撑便避开了这一下,锄尖直接深深地锄进了地面。

  陈一鑫见状也吓了一跳,连忙下令道:“拦住他!拦住那个疯子!”

  几个民兵冲上去抓手的抓手,按脑袋的按脑袋,抢锄头的抢锄头,很快便把这家伙按到在地上制服了。厉斗惊魂未定的从地上爬起身来,摸了摸自己脑袋,又将手放在眼前确认了没有血迹之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没事没事,胳膊腿儿都是完整的!”陈一鑫上前确认了一下厉斗并没有受到直接的外伤,强忍着笑安慰道:“我认识你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身手这么好!刚才闪那几下简直是凌波微步啊!可惜没录下来,不然回头传到论坛上你肯定能大火!”

  “你够了!我刚才要吃这锄头一下,就算不死也得丢半条命了!”厉斗恨恨地拍掉陈一鑫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俯身将那把差点取了他性命的锄头拣了起来:“你看看,这锄头还是胜利港出的,这叫什么事!”

  “现在崖州的锄头铁锹十把有七把都是胜利港出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陈一鑫对于厉斗这种大惊小怪有些不以为然。自从田独铁矿大规模投产之后,胜利港所出的铁制农具靠着质优价廉的特点,已经慢慢占领了包括琼州岛北边几座城市在内的大部分本地市场。

  “刚才的情况你可都看到了啊,这事你说怎么处理吧!”厉斗瞪着被五六个人死死按在地上的那个钉子户,恨恨地说道。

  陈一鑫并没有立刻回应厉斗的话,而是指向了旁边的一间房子道:“那边还有一户,你不过去处理一下?”

  “我不去了,叫你的人去。”厉斗连连摇头道。他可不想再冒一次被锄头正面砸脸的风险,这种事可一不可再,这一次能躲过去不代表下一次还能躲得过。

  陈一鑫笑了笑,然后打了一记响指。对于这种可能会出现的场面,其实在昨天的动员会上他已经作出了相应的安排,要不然的话厉斗也未必能在刚才这种突发状况下全身而退。

  队伍中立刻有人提着一个铁皮喇叭站出来,朝着那边依然没有开门的房子用海南官话大声喊话道:“房里的人听着,你们现在已经被海汉民团包围了,不要采取任何无谓的抵抗措施,立刻空手走出来投降,否则后果自负!”

  厉斗先是愕然,然后很由衷地举起大拇指向陈一鑫示意:“还是你够狠!”

  或许是从篱笆墙的破洞中确认了外面的景象之后感到了绝望,另一边的房门很快打开,从里面走出了脸色灰败的三大一小一家四口人。民兵们立刻上前控制了这几人,然后有人进到屋内,确认没有其他人躲藏在里面。

  陈一鑫指着这几人道:“其实你运气还是不错的,如果你先去敲那家的门,同时几把锄头砸下来,估计你会轻功也没用了。”

  很快民兵便将这几个人押到一起跪成一排,至于那位冲动地拿起了锄头试图反抗拆迁行动的冯二狗,则是被民兵特地反绑起来,以免他再有什么过激的行动。另有民兵开始将这两家人屋里的家当往外面空地上搬其实也没什么像样的家当,最值钱的大概就是几个坛坛罐罐、两三百斤粮食和几件都是由胜利港销售出来的铁制品了。

  陈一鑫慢慢走到这几人跟前,掏出了由大明崖州州衙签发盖印的地契在他们面前晃了晃道:“都认识字吗?不认识也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是州衙发的地契,上面有知州大人的印鉴,也就是说你们现在脚下的土地,是属于我们的!之前已经通知过你们限时迁走,既然你们不愿意自己搬,那就只有我们来替你们搬了!”

  “这位军爷,小人不是不搬,是一家老小无处可去啊!”或许是看到这些荷枪实弹的海汉民兵之后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几人中年纪稍大的一名男子顺势就一头磕在了地上:“小人本无心跟军爷做对,求军爷放过!”

  “少在这里装可怜!”厉斗立刻站出来驳斥他的说法:“上个月就已经通知你们限时搬迁,没有去处的可以到胜利港定居,由我们负责安排生活,家产损失也可以酌情补偿……现在才来装可怜,你们早干嘛去了!”

  “可这里的田地,都是小的一家老大辛苦开垦出来……”

  “这里的田地从来都不是属于你们的,我们有官府的地契,你有吗?有吗?”厉斗根本不给对方争辩的机会了,刚才这个小意外已经让他完全失去了谈判的耐心,现在一心想的就是尽快完成拆迁任务并将这些刁民处理掉。

  “行了行了,这问题没有必要争论。”陈一鑫站出来阻止了厉斗继续向这几个钉子户继续喷口水:“你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我再问你们一次,是否自愿立刻迁离这里?”

  看着这几个人沉默不语地互相交换着眼色,陈一鑫也终于失去了耐心。按照之前的统计来看,这一地区至少还有十五到二十户人家需要强行拆迁,如果都照这样的处理速度,岂不是要好几天才能处理完了。

  陈一鑫皱了皱眉头,摆摆手道:“既然你们拿不定主意,那我就替你们拿主意了。都绑起来,把嘴堵了,扔到船上去!”

  几个民兵立刻将这几人按倒在地,拿出绳索不由分说地将他们捆了起来,然后随便找一块破布塞进他们口中。陈一鑫挑选执行任务的这些民兵都是黎苗山民出身,对于明人几乎没有任何好感可言,也谈不上什么同情心,执行任务毫不留手,就连厉斗在旁边看了也有些心惊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