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教育说明会

第三百一十九章 教育说明会

  虽说商人们过去也在卖瓷器,但多是在做转手买卖,这利润跟自己生产可不是一码事。  燃文.773buy.华南地区靠近贸易港的b名窑,也就福建德化窑一个而已,像其他的b湖南醴陵窑、江西景德镇窑、河北磁州窑、浙江龙泉窑这些地方出产的b瓷器,贩运到华南的b成本都相当高。如今海汉人要在出口港附近硬生生打造一个瓷器产地,懂行的b商人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能坐着赚钱的b好机会。  像陶瓷业这种包赚不赔的b项目,商务部门还肯将其放到“琼联发”与股东们分享,主要还是看中了股东们手中的b资源。如果穿越集团自己要唱独角戏,那这项目自然也能搞起来,无非就是速度会慢一点而已。而拉了这些股东进来之后,他们为了更快更多地从中获取利益,一定会想方设法在大陆为这个项目搜罗所需的b技术人才,并且那些以前与他们进行交易过瓷器的b外国商人,今后大概也会将交易地点从大陆转移到胜利港来。

  当然这种新店开张的b买卖想要跟大陆上那些传承数百年的b名窑作品竞争,并不是靠着从别家挖一些匠人就能行的b,“琼联发”的b经营思路也将秉承着穿越集团一贯的b作风,以工业化的b生产方式来压低生产成本,形成基本的b竞争力。在高端产品上或许没法与老牌名窑的b工艺相抗衡,但在中低端的b日用瓷器制作方面,穿越集团却完全可以利用自身的b技术优势和管理优势来实现成本控制,以产能来获得竞争优势。

  以产能来降低成本,以成本来竞争市场,这几乎可以说是穿越集团在组织生产方面的b看家本领,在这个时代很难找到可以匹敌的b对手。即便是农业生产,也已经彻底脱离了同时代的b小农经济体制,而代之以集体农场式的b运作方式,统一安排种植计划。

  不管是工业还是农业,这种运作模式对于股东们来说都是十分新颖的b。他们当中或许也有人想过用类似的b方式来运作自己的b生意,但不管是生产水平还是管理手段,都限制了将这些设想变成现实的b可能。在这个时代,也只有穿越集团才有足够的b经验和技术去实现这些庞大而复杂的b计划。

  由于上午的b挂牌仪式耽搁了一些时间,因此在陶瓷业的b募股流程走完之后,就已经到了午饭时分。而下午的b安排则同样紧凑,股东们要分别参加自己感兴趣的b产品推广会,以及大家都非常关心的b教育说明会。至于这剩下的b项目说明会,大家倒是不急在这一时半会,毕竟这些项目投下去的b钱,最快也得要半年左右才能看到回报的b希望。而且根据说明资料来看,后续项目所需的b资金也越来越大,大家都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说明资料,慎重地作出决断。

  下午两点,宁崎夹着公文包走进了教育说明会的b会场,惊讶地发现来这里凑热闹的b人可比之前他所预计的b多得多。由于会议太多场地吃紧,教育部门只能临时征用了港口商务区的b一处空仓库。事前也只是在大门口贴上了白纸黑字的b会议名称,简单地布置了桌椅。

  按宁崎的b估计,这个说明会能有十几二十人来旁听就算不错了,毕竟时间上与其他的b推广会有些冲突。但眼前所看到的b景象却是布置的b五排长凳坐得满满当当不说,后面还有十多位来晚了没占到座位的b听众在站着等。宁崎赶紧吩咐在这边打杂的b归化民,去食堂再拿些椅凳过来。

  宁崎环顾会场,见“琼联发”的b股东们几乎是悉数到场,心里多少也有些感叹。  作为一个还算有几分傲骨的b文人,他原本并不很赞同执委会用各种产业技术来作为甜头,吸引这些外来的b客商将子弟送到胜利港学习,毕竟这种手段显得太市侩了一些。但他也明白执委会作出这种决定其实也是形势所迫,必须要在尽可能短的b时间内在大陆拉拢一批在民间有影响力的b利益代言人,并且要尽可能让这种利益关系稳固起来,以便为今后的b大陆攻略做好准备。

  但看到眼前的b情景之后,宁崎也不得不承认,执委会这招的b效果的b确相当不错,如果不是针对这些商人的b进行了宣传,那今天这个说明会的b门庭冷清也是可以预见的b景象毕竟大家想的b都是送子弟去考朝廷的b科举,没好处谁愿意千里迢迢把孩子送到这个地方来学一些奇技淫巧的b东西。

  “感谢各位今天到这里来听取我们的b说明会,首先我声明一件事,我们海汉的b教育制度并不会传授四书五经这类的b传统内容,所以各位若是有让子弟考取科举的b打算,不妨另谋出路,也免得耽搁了孩子的b前途。”宁崎坐下来之后便开宗明义,说明了教育方向。

  宁崎看了看,观众们似乎并没有谁打算就此离开,看来也都是做好了思想准备才来的b。宁崎干咳了一声接着道:“那么在座的b各位,进场的b时候都领到我们发放的b宣传资料了吗?如果还有没领到的b可以说一声。”

  所谓的b宣传资料,其实也就是类似于项目说明书一样的b内容,主要是简单讲解了海汉教育机构对外招生计划的b内容和方向。

  针对外来非归化籍人口想要主动入学的b情况,教育部门制定了专门的b方案,将招收的b学生分为两类。一类是愿意在学成毕业后留在穿越集团辖区或进入集团所属单位工作的b学生,另一类则是那些专门来胜利港学技术,学成之后会回到大明或其他地方就业的b学生。简单的b来说,基本就是这个时代的b定向生和委培生。

  如果愿意签署合同,在学成毕业后按照穿越集团的b分配,到相关单位工作五年的b学员,将可以减免所有的b学杂费用,并且可以优先延长今后的b用工合约。这部分学员的b学习专业可以自行选择,但今后的b就业去向就将由穿越集团来进行指定。

  而富商们更为中意的b学成归家自己创业的b委培生模式,则是要一次性缴纳一笔不算低的b学费,中途如发生退学的b状况,多余学费不退。并且有少数专业将不会向委培生开放招生,例如让“福瑞丰”和福建许心素集团都极为心痒的b军火制造专业。

  整个学制分为小学、中学以及大学各三年,入学式将接受文化测试来安排进入相应的b学年段。学员只有在完成了中小学的b学业之后,才能进入大学正式学习专业课。将中小学课程压到六年时间,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b事情,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穿越集团现在都不可能套用后世的b教育制度,花十几年的b时间去慢慢培养人才。因为现在既没有这么多的b师资力量可用,迅速膨胀面临用人缺口的b各个单位也没足够的b耐心等那么长的b时间。

  事实上目前进入胜利港小学的b学生,在读完三年小学,完成扫盲和基本的b计算能力学习之后,其中大部分就会被直接分配到工作单位就业,只有少部分较为聪明,素质出众的b学生才有机会进入高一级的b中学学习。至于说“大学”,截止目前其实仍然还是一个纸上谈兵的b机构而已,因为目前暂时还不会成批出现需要接受高等教育的b学员。

  富商们想要把自己的b子弟送来胜利港学习海汉的b秘术,如果从头学起,那么最短也需要在这里学习生活九年以上。如果九年时间都还没法将这些学员的b头脑洗成自带干粮党,那宁崎差不多也可以早点辞职退休算了。说不定到了他们毕业的b时候,早就成为了思想坚定的b海汉派,回到大明境内反而可以更好地向外推广海汉的b文化和价值观如果那时候还有大明政权存在的b话。

  这个学习时间虽然很长,但相比陶东来最初所声称的b十几年还是缩短了不少。而且已经习惯了大明科举制度的b富商们并不会觉得这种时间跨度有什么不妥,毕竟在大明靠科举应试考功名,也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b事。从蒙学当童生到考取秀才功名,这中间就得好几年,能在十几岁考上秀才的b都是天资出众的b人才。而再往上走的b难度就逐渐加大了,很多读书人一辈子都只能顶着个秀才名头,能像“福瑞丰”三少爷李奈那样考个举人功名的b少之又少,全国三年一次才取三千来人,比例跟后世清华北大也差不多了。至于再高一级的b进士,录取比例仅仅只有举人的b十分之一,那就不仅仅只是个人学识的b问题了,有自知之明的b人一般拿到举人就不会再继续浪费时间去应试了。

  考个秀才,如果没有其他出路,就只有一辈子靠着官府吃低保的b命。富家子弟考个秀才功名,其实也只是好听而已,并没有太大的b实际作用,很多有钱人家干脆就是拿钱买的b秀才功名。对于比较讲究实际的b商人们来说,与其拼人品去考举人等着混进公务员系统补缺,倒不如送到胜利港来跟着海汉人学一点实用技术,这可是实打实能赚出金山银山的b好东西啊!

  说明资料上按照定向和委培两种不同的b招生形式,分别列出了多个专业,并附上了简单的b说明。而富商们心中的b问题,显然要比手头招生简章上的b内容多得多,因此在宁崎简单地复述了一遍招生简章之后,富商们立刻开始提出了各种问题。

  “宁先生,若是送来的b后辈已经通晓四书五经,是否可以跳过小学中学,直接进入这大学就读?”

  “宁先生,这定向生一分钱不收,但委培生却要一次交齐前六年的b学费,也太有失公允了吧?”

  “宁先生,这委培生若是中途想转为定向生,学费给退吗?”

  “宁先生,若是小儿愚笨,学不完这课程又当如何是好?多学几年可需另行缴纳学费?”

  面对着这种混乱局面,宁崎感觉自己恍惚间似乎又穿回到了二十一世纪,每年夏天到各地宣传学校招生政策的b时候,所面对的b那些激动的b家长可不就是眼前这样的b情形?

  当然了,事情的b本质上还是有所不同的b,穿越前面对的b那些急切的b家长基本都是为了子女的b前途在打算,而现在这些家伙却只是将子女后辈当作了长线投资的b工具而已。他们表现得这么急不可待,纯粹只是想弄明白怎么做才能确保他们今后能够收获到最大的b利益而已。

  想明白了这一点,宁崎不禁对眼前这些脑满肠肥的b家伙又多了一分厌恶,攥拳在桌上敲了敲道:“安静安静!请大家都安静下来,别一起发问,这样我一个都听不清楚!要提问的b,坐好举手示意,我一个一个地回答,每人每次限问一题!”

  宁崎这一发飙,果然会场秩序就好了很多。即便是某些人在心里不以为然,但想到自家子弟今后要在这位宁先生手下学习,也只能暂时先忍下来。

  回答问题的b环节远比上午的b项目说明会要麻烦得多,因为海汉的b教育体制并没有什么现成的b成果可以让这些商人们参观,想要单纯地凭借嘴皮子功夫来让他们对海汉教育加深了解并建立信心,并不是一个容易的b差事。饶是宁崎一向以嘴炮了得著称,到后来也被这帮子人吵得头晕脑胀,差点就要叫人去让警察来维持会场秩序了。

  最后还是完成了另一个推广会的b陶东来及时赶到,帮着宁崎一起撑起了场子。而有了陶东来的b出面背书,商人们的b疑虑似乎也真的b减少了一点。在当天下午的b教育说明会结束之后,已经有二十多名商人进行了登记,准备挑选适龄儿童到胜利港来就读。

  一些实力相对较弱的b商家,大多比较实际地选择了定向生,毕竟每年一百两起步的b高额委培学费实在有些吓人,而且如果能够学完中小学课程进入大学学习专业课,学费还要更上一个台阶。加上学员要在本地居住几年下来的b生活费用,这也不是个小数目了。再说这定向生也不是什么坏事,毕业后在海汉人指定单位工作五年,这不就是当实习学徒么?各行各业还不是都这么干的b,只不过海汉人的b规矩听起来比较特殊而已。

  而实力比较雄厚的b商家大多登记了好几个专业的b入学申请,这就意味着他们将要送来相应人数的b学员才行。而像许心素集团的b代表董烟云,则是毫不客气地直接包场宁崎这边所公布的b专业,不管是定向还是委培,每个专业都先定了两个人的b名额,看样子是打算要组一个留学生团队来这边了。董烟云匆匆忙忙地签了意向书便离开了,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b推广会要赶去参加。

  相比这边的b教育说明会,另一个推广会会场的b情况就要清静多了,与会者加在一起还不到十个人。这个会场并不在港口商务区或是胜利堡,而是在田独河入海口的b东岸。

  “海汉军工”成立之后的b第一场产品推广会,就只邀请了三家代表参与福建的b许心素集团、广州的b“福瑞丰”以及北越官方考察团。到目前为止,也只有这三方能够直接买到穿越集团生产的b各种轻重武器。

  对于“福瑞丰”来说,前几个月靠着倒卖武器到福建的b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碍于穿越集团对武器的b严格出口管控,“福瑞丰”暂时也不会有别的b销售对象,因此他们目前的b购买并不是很强烈,这次与会基本就是充当看客角色。

  而另外两家买主则都处在战争状态中,对军火的b需求量极大,可以说现在穿越集团产多少他们就能买多少。在看过了之前的b两栖军演之后,两家买主更是坚定了大批量装备海汉武器的b决心毕竟他们现在所处的b战场上,都会有两栖登陆或者反登陆的b战斗发生,而海汉人充分利用热兵器的b作战方式无疑给了他们极好的b参考。如果能达到海汉民团的b装备强度,那么击败对手应该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虽然军工部门已经在研制技术含量更高的b武器,不过这次的b推广会暂时还没有太多的b新品推出。穿越集团目前自身正在进行扩军,生产的b燧发枪也大多自行消化掉了,一段时期内还是将以火绳枪为出口武器的b主要项目。至于火炮,恐怕会让兴冲冲赶来的b买主们失望了由于港口防御工事和海军还有大量的b火炮装备需求,现在火炮车间的b产能全部都用在了制作岸防炮和舰炮上,至于出口型号的b陆军炮,至少要等到五月才能开始生产。这次唯一能够让买主们任性一把的b商品,就只有与以前出口武器相配套的b可更换零件和弹药了。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