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募股

第三百一十八章 募股

  按照执委会和有关单位的安排,在这一天会有数场不同内容的产品推广会。  舞若除了每季都有安排,由各个生产部门加上商贸主管单位联合组织的拳头产品推广会之外,这次还额外增加了由教育部门组织,专门针对贸易对象的学龄儿童教育课程推广会,以及新成立的“海汉军工”举办的军火产品展销会当然这个就只是针对个别客户的专场推广会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除此之外,还有最为吸引眼球,但却设立了准入门槛的“琼联发”开发项目说明会。  “琼联发”在广州那边筹备组建的时候,就已经在当地商圈中引起了不小的波动。将这么多富商组织在一起,成立一家经营范围跨省的大商行,过去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当然很多局外人也并不知道,“琼联发”的投资方向并不在大陆地区的福广两省,而是孤悬海外的琼州岛。而且投资力度之大,也将是历史上前所未有。

  在专门布置的会议室中,“琼联发”十二家股东围坐在条形会议桌旁边,注视着陶东来和施耐德刚刚挂到墙上的两张巨幅地图。

  左边的一张琼州岛地图很好认,上面清晰标出了琼州岛上的各个主要城镇,当然也包括众人现在所在的胜利港在内。而右边的一张地图对于很多人来说就相对陌生一些了,在这张几乎涵盖了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地图上,琼州岛只不过是地图中心的一小块陆地,北至松江府,东到菲律宾群岛,南至爪哇岛,西到印度次大陆,这副地图所描绘出的区域已经超过了在场这些人的认知范围他们当中最远去到过的地方,也就是爪哇岛上的巴达维亚今雅加达。至于马六甲海峡以西的地方,对于在座的人来说就只是从各种传闻中获取的零碎信息了。

  虽说永乐年间郑和大太监七下西洋,早就去过比这张地图更为遥远的地方,宣德八年郑和去世的地方甚至远在印度的西海岸,但对于两百年之后的明人来说,那已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世界了。

  “各位,前两天大家已经看过了一部分本地的基建设施,相信对胜利港也有了初步的了解。但我想或许很多人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将琼联发的投资区设定在琼州岛,而不是开发状况更好的大陆地区。”陶东来抬手指向背后的地图:“这两幅地图相信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今天我想要结合地图,给各位大致讲解一下琼联发今后的发展思路。”

  “在座各位都是跑海多年的海商,我首先想提醒大家一个问题,现在通过海运与大明贸易量最大的对象是来自哪里?”不等众人回答,陶东来便自行公布了答案:“是来那些自西方欧罗巴大陆的国家,他们不远万里,冒着风险来到大明,买回大明特产运回本国牟取暴利。从赚钱这个角度来说,其实西方海商与在座的诸位并没有根本的区别,大家辛辛苦苦都是为了银子而已。”

  “各位可以通过这副地图看到,西方的海商想要抵达大明,从马六甲海峡出来之后有两条航道,一是通过安南国,经琼州岛去到广州,另一条则是通过婆罗洲、巴拉望岛、马尼拉这样绕行。可以说无论是哪一条航道,对于海商来说都是充满了危险和艰辛。如果现在我们能将交易中心从广州移到琼州,或者我说得更直白一点,移到胜利港,那么我们可以看看会发生什么变化。”

  陶东来一边说,一边用笔在地图上标出了各段的航线和航程:“各位可以自己算一下,如果我们能把胜利港变成大明与西方国家的交易中心,那么西方海商从马六甲海峡出来之后的航程至少能缩短三分之一!如果是需要绕行马尼拉再去到广州或者福建的商船,那航程几乎要缩短一倍!这意味着什么?即便只是琼州岛至广州的这段航程,来回一趟也得要十天左右的时间。  各位都有海上的生意,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在近处出现了这么一个能够满足一切交易需求的贸易港,那你是否还愿意冒着海上的风险去更远的地方购买质量一样但价格更为昂贵的货物?”

  陶东来这最后一句话,指的自然就是目前胜利港所执行的零关税政策。有了这个政策的保障,大明商品的售价的确能比广州、泉州这些外贸港口保持更低的水平,对西方商人的吸引力自然也会更高一些。只是截止目前,胜利港还并没有对西方海商敞开门户,来此交易的基本都是大明海商,运来各种原材料或者初级加工品,再买走本地出产的各种工业产品。

  如果西方海商也开始进驻胜利港,那么大明海商极有可能就会放弃遥远的巴达维亚和马尼拉,直接将货物运到胜利港与西方商人交易毕竟不管运去马尼拉还是巴达维亚,都同样免不了会被当地的政府征收商税,而胜利港恰恰没有这个让商人们最为痛恨的弊端存在。

  陶东来环视在座众人道:“或许有人会说,琼州岛的条件没法跟大陆相比,西方海商要买的东西,琼州岛上大多都没有出产。这话说得没错,以前的琼州岛的确没什么出产,崖州也只是个流放犯人的地方而已,琼州岛四面环海,但是连盐都不够吃,还得每年从大陆运来一部分。这地方可以说要什么没什么,所以也不会有人把这里当作一个贸易港来经营。”

  “但那是以前的事情了,从我们来到这里之后,或者说从琼联发开始运作之后,这种情况就会很快得到改变了。”陶东来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施耐德在旁边将一张清单也挂到了墙上。

  “这是大明近期的主要出口货物,各位可以确认一下是否属实。”陶东来指向那张清单念道:“丝织物、瓷器、书籍、棉布、蔗糖、药材……”

  在座众人见这清单上罗列了十几种常见的出口商品,基本都是各个股东有所涉猎的领域,倒也不是海汉人随便胡诌出来的。

  陶东来接着说道:“西方商人所感兴趣的这些商品,其实琼州岛上都可以产出,只是在此之前没有人来组织生产而已。我相信我们海汉并不是最先想到这个法子的人,但我们肯定是第一个迈出这一步的人!琼联发所要经营的各种项目,就是为了让琼州岛变成东西方之间的海上贸易中心,让这里成为东西方商品的集散地。各位都是经商多年的老手,事成之后,这中间会有多大的油水,我想各位心里都是有数的。各位肯拿出银子来入股投资,相信也是冲着这份美好的前景而来。”

  有商户代表开口问道:“别的也就罢了,琼州岛上如何能有丝织物、瓷器、棉布的产出?陶总莫非是唬弄我等不知琼州民情?”

  陶东来应道:“以前的确是没有,但其实除了棉布之外,其他的都是可以有的。各位现在拿在手里的资料,请翻到第四页。”

  每家代表面前都摆着一本装订好的项目说明书,为了照顾明人的阅读习惯,这是商务部门特地找了几个秀才花了好几天时间誊写出来的。众人依言打开翻到了第四页上,见内容便是“琼州岛蚕桑基地及丝织品生产计划”。这个计划将花两到三年的时间在琼州岛上建设起蚕桑养殖基地,培育出适合本地气候的蚕桑品种,并且争取在五年之内能投产丝织品。

  计划里详细写明了实施步骤,如何从福建等地收集适合琼州气候的蚕种桑种,如何在琼州岛圈地种桑,如何筛选蚕种,以及引进熟练的织工、匠人等等。

  众人正细细阅读之时,又听陶东来说道:“第八页就是瓷器的生产计划,各位也可以先看看。”

  海南在历史上虽然并没有以出产瓷器而闻名,但事实上海南岛却有极好的自然资源海南岛东侧海岸的琼海、万宁,可都是有高岭土矿的存在。所谓高岭土,是以江西景德镇高岭村而得名的一种粘土矿,基本上就可以视作是瓷土的代称。有了这玩意儿,在本地发展瓷器产业就有了基本的原材料保障,剩下的工作就是建窑引进技工了。而且除了制作陶瓷之外,高岭土还可以用于造纸、耐火材料、涂料和水泥原料等等,用途非常广泛。

  至于说高岭土的产地还在穿越集团目前的控制范围之外,这一点执委会倒是毫不担心,无非就是银子开路而已自己拿着真金白银去买在当地分文不值的泥土,难道那里的官员百姓会不配合?

  至于其他的出口产品,对于穿越集团来说实现的难度就更小了。造纸和印刷现在都已经开始进入到试运行阶段,批量生产出版物大概在年内就能实现,届时广州的“海汉书局”也就不需要再从其他的书商手里进货了,宣传部门期待已久的报刊媒体也将开始投入实际使用。甘蔗在亚龙湾已经开始了大面积种植,并且在崖州地界也还有进一步的规模种植计划,收获蔗糖也是近期就能实现的目标之一。

  至于药材、茶叶之类的种植,那就更不在话下了,农业部那帮人自从穿越之后就没闲下来过,一直在不停地种种种,光是试种的茶树至少就有十多个品种。虽然茶叶大量出口西方是清朝年间才兴起的风潮,不过执委会和农业部都认为可以借鉴后世的很多营销手法,逐步培养潜在市场上的消费习惯,就如同这一年来在广东市场上制造出的玻璃制品风潮一样。只要手段到位,相信提前一两个世纪带动起西方国家的饮茶风潮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除了这些大明向西方出口的商品之外,穿越集团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大明从西方和东南亚进口的商品,绝大部分也能在本地进行生产。如国内需求量较大的各种香料、珍贵木料、玻璃制品,乃至西洋军火,胜利港都有产出,而且还有北越这个供应商可以提供一部分海南岛所没有的特产商品。原本需要跨海去马尼拉甚至遥远的巴达维亚才能买到的一些西方商品,现在大多都能在胜利港直接采购到了。

  说到这个份上,陶东来已经将“琼联发”的优势展现得非常清楚,在占据了先天地理优势的形势下,如果能在本地生产出东西方所需的各种商品,再加上本地贸易政策的宽松环境,军事防御的强大保障,那么胜利港乃至琼州岛演变为南海地区的商贸中心就仅仅只是时间问题了。而在这种地区功能演变的过程中,“琼联发”将会起到极大的引导作用至少在明面上将以“琼联发”的投资方向和经营项目为主导。至于说这个过程中将会产生的收益,在座的大商家们都能掂量,那可不是几万几十万两银子能够衡量的了。

  虽然在此之前股东们已经参加了好几次的座谈会,不过这次来到胜利港之后结合亲眼所见的各种事实,再听取了陶东来的这番说明之后,众人都感觉对于“琼联发”的发展前景有了更多的信心。

  以众人亲眼所见的情况来看,至少在琼州岛南部的崖州,已经不会再有任何力量能够与海汉人抗衡。“琼联发”在本地开始运作项目之后,影响力大概就仅次于海汉执委会,应该还会处在基本成为摆设的崖州官府之上。最让他们感到心动的是,海汉人画出的这块大饼可不仅仅是开垦荒地,弄几块种植园之类的小打小闹,而全是瞄准了具体的目标,要在本地兴建起各种能赚大钱的产业。如此之大的布局,是这些自诩为顶级富商的股东们之前连想都没想过的。

  在给这帮人打足了气之后,接下来便是由施耐德主持,开始向众人讲解项目具体的操作过程,并发起公开募股筹集项目的运作资金。

  按照当初商量好的持股比例,海汉方将作为最大股东,自动持有每个项目五成一的股份,而剩下的四成九,则将向十二家股东进行募股。考虑到某些项目可能并不为股东们看好,如募股结束出现资金不足计划所需的情况,将由海汉一方负责补足。另外为了避免股东们在某些项目上发生争抢,对外这四成九的股份将按该项目入股人数进行平均分配,如其中有人认为配额超过自己愿意认购的数目,那么再把超出的部分拿出来分给其他愿意认购的股东。

  这次商务部门为“琼联发”所准备的募股项目一共有七项,内容均在众人手中的项目说明书里。其中既有在琼州岛发展蚕桑业这种长线投资,也有见效会比较快的陶瓷业规划;既有三亚内河港开发计划这样非常实际的基建项目,也有一些股东们觉得比较玄乎的项目,比如胜利港至广州定期客货运航班计划。

  即便是项目计划资金最少的陶瓷业,也开出了五万两白银的募股盘面,其中两万五千五百两由海汉方出资,剩下两万四千五百两由十二家股东竞争,最低准入门槛也高达一千两。尽管费用不菲,但作为收益明显可见的项目,十二家股东都表示了出资参与的意愿,于是仅仅只用了两分钟就完成了这个项目的募股,平均分摊下来每家不过两千两出头,倒是谈不上什么负担。

  计划书上标明的项目投资期为半年,在这段时间内“琼联发”要在本地组织修建瓷窑,从大陆雇佣技工,完成瓷器的生产开发,并要找到外销的渠道。

  16到18世纪期间,以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为首的西方海商从大明购买了海量的瓷器运往欧洲。1603年荷兰人的武装船队曾在马六甲海峡截获了葡萄牙的一艘商船santacatarina号,船上竟然有总重60吨,超过十万件的瓷器。随着荷兰在17世纪取代了葡萄牙和西班牙在远东地区的海上霸主地位,由荷兰东印度公司运往欧洲的瓷器数量就急剧增长,根据东印度公司残存的档案统计,17世纪上半叶,通过其商船运往欧洲的瓷器至少超过300万件,整个17世纪贩运到欧洲的中国瓷器可打2000万件以上。

  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商人,都绝对不会忽视瓷器这一门利润非常丰厚的买卖。海汉人既然能够有办法在琼州岛经营瓷器业,那股东们当然也不会错过了这个白白赚钱的机会。如果一切进行得顺利,那投进去这点银子在年内就可以成倍地收回来了。

  在项目的募股结束之后,立刻有人送上了协议书,供股东们签名画押。至于收钱倒是不急,反正后面还有很多项目,大可谈完之后一并收取。这协议书需要缴纳入股金的收据才能生效,倒是不用担心有谁能逃票。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