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授奖仪式

第三百一十六章 授奖仪式

  魏平的顾忌没有罗升东那么多,他不像罗升东那样上有未来的崖州知州当老丈人,下有数百可以调用的水寨士兵。王同知今年到点退休之后,魏平唯一的倚仗大概就是榆林巡检司这个编制,但实际上所谓的巡检司其实也只是维持着一个空壳,只要是有一技之长的人,都直接改换门庭,投到海汉人名下做事去了,眼下的巡检司里其实也就几个没去处的老兄弟跟着他而已。所以前些天任亮提出从保安队里调些人手到巡检司当“临时工”的时候,魏平连反对的底气都没有要是巡检司还不增加点人手,他就快成光杆司令了。

  魏平很清楚自己如果没了巡检这层皮,那么在胜利港这地方基本就是个无用之人。别看现在还有些商人每次见到自己都客客气气,甚至三不五时还有那么一点小孝敬,但真要是脱了这身皮,恐怕立刻就会变成透明人。而要把巡检司这个机构继续维持下去,最有用的办法就莫过于老老实实地配合海汉人做事。当然,如果想混得更好一点,仅仅只是“配合”肯定不够,罗升东发家史,魏平已经是一清二楚,从中他也悟到了一些道理,比如说有些时候态度主动一点,就能争取到更多的机会。

  眼看着观礼嘉宾们因为震惊而一片寂静,魏平当机立断大声叫好起来:“海汉民团战力如此强盛,定能保我崖州平安无事!在下要替本地黎民百姓感谢海汉执委会出钱出力,组织了这支护乡保民的队伍!”

  罗升东在心中暗骂了一声“无耻之徒”,然后不甘落后地开口道:“魏巡检言之有理,自从民团成立之后,崖州一地的治安一日好过一日,以本官之见,海汉执委会与民团都是功不可没!只是崖州海岸漫长,地域开阔,以民团现有的兵力,还难以将崖州护卫周全,本官希望执委会能再多训练一些人手,将这民团发展壮大,以靖地方安全。”

  旁边从大陆来的商务考察团这帮人都听傻了,这什么情况?地方治安官和驻军指挥争相拍海汉人的马屁?就算双方之间有些交情来往,但官方的人看到民团战力如此强悍,不是应该心生忌惮才是正确反应吗?

  而在另一边,由军方人员单独陪同的北越使团,则是有着另一种不同的感受。郑柞在昨天的宴席上便已经见过了来自大陆的商务考察团和来自崖城的官方观礼团,虽然他碍于身份,并没有与这两方的人员直接接触,但在海汉陪同人员的指点之下,也基本弄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地位,进一步确认了海汉在本地乃至大明大陆地区的影响力。

  论财力,海汉人自身就有极为强大的经济实力,如今拉来这帮大陆明商,个个都可以说是身家巨万,又有海汉这条地头蛇撑腰,可想而知这“琼联发”成立之后的实力会有多强大。郑柞并非不通民事的纨绔子弟,郑家的经商事务现在大多都是他在打理,这些富商们联合起来之后会有多大的能量,郑柞心里还是有数的。这些富商准备在崖州投资,自然是看中了海汉人的赚钱本事,但海汉人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们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

  海汉人如何能把崖州的地方高官请过来捧场,郑柞不清楚其中的门道,但很显然海汉人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商人们能够放心在崖州投资今天的军演展示肯定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么多富商组团来崖州砸钱,地方官员难免也会对其另眼相看,毕竟这中间牵扯方方面面的利益太大。在此期间,海汉人在中间拿捏平衡的本事的确让郑柞感到佩服不已,而且郑柞也很明确地感觉到,自己在海汉人的计划中也并非局外人,否则就不会把时间安排得这么巧,让北越使团赶在这场热闹之前抵达胜利港了。

  当然了,与其他两方的关注点有所不同,作为海汉的军事合作伙伴,郑柞最关心的便是今天的这场军演。正好身边的郑廷在两个月之前亲身参与了那场过程堪称完美的登陆战,可以为郑柞实时进行解说战斗过程和战术安排。郑柞一边看,一边也在心中掂量,现在北越的军队是否能够守得住海汉人的这种进攻方式,但结论让他自己也感到很沮丧即便是能够提前做一些防御手段,己方军队的表现大概也不会比两个月之前的南越叛军好到哪里去。

  原因无他,除了军队训练水平上的差异之外,双方在武器装备上也存在着巨大差距。就算郑廷不说,郑柞也已经注意到海汉民团所使用的枪炮明显比卖给自家的武器更为犀利,民团用的这种火枪,射击速度至少比自家买到的要快了一倍,而民团的火炮在射程和威力上,也明显要比海汉人卖出来的货更为厉害。

  而且郑柞还见到了军中传闻的海汉人可远隔数里互通信息的神器,有过战场经历的郑柞自然很容易就能想到,有了这种神器之后,在大型战场上指挥作战的便利性。只可惜这玩意儿海汉人从来都是视若珍宝,郑柞不用去问也知道,这玩意儿海汉人绝对是不会出售的。

  “这帮奸商!”郑柞心中忍不住飘过了这样的念头。当然他也知道,如果换作是自己,肯定也不会将质量最好的武器卖到外面去,海汉人这么做其实只是一种很正常的自保行为。

  考虑到今后在军事方面还将长期需要海汉人的支持,郑柞只能忿忿地把这股气憋在心里如果真的就此向海汉人提出抗议,想必那个笑面虎陶东来很快就又要拿出“产能不足”之类的理由来限制己方的武器采购数量了。

  而大明的官方和军方居然都在这种公众场合对海汉人组织私人武装的行为表示了赞赏和支持,这的确是郑柞完全没有预料的事情。在此之前他甚至还有看戏的打算,准备看看大明官员是怎么敲打海汉人胆大妄为的行动,可惜结果让他非常失望,这几个官员的表现简直就是海汉人的家奴,郑柞都有开始怀疑他们的身份是否属实了。

  有钱有势,这就是郑柞此行截至目前对海汉人最为深刻的印象。很显然这帮人已经并不只是寄居在大明崖州的一帮海商,而是控制力和影响力已实实在在超过地方官府的一支势力了。

  军演结束之后,各个参演连队分批乘船离开演习场返回驻地。而军官们则是集体登上了“新世界号”,因为接下来还有一场颁奖仪式要进行。

  军方一把手颜楚杰在仪式开始前发表了讲话:“今天我们要在这里,对两个月之前为了集体利益远赴安南作战,并凭借自己的英勇而立下战功的民团将士们进行授奖!我们的将士们是为谁作战、为谁流血、为谁牺牲?我希望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记住,他们不惜生命的英勇作战,就是为了保护胜利港所有人的平安!为了守卫我们所有人的利益!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必将被历史所铭记,被后人所称颂,是值得所有人去尊重和纪念的英雄!”

  军方的一帮人带头鼓掌叫好起来,紧接着从架设在岸边的高音喇叭里听到内容的本地民众也开始鼓噪欢呼起来海汉民团的士兵基本都是出自本地,很多立功人员的家属今天就是专门来看这立功授奖的仪式,这种鱼水之情也让本地民众感同身受,兴奋不已。

  在两个月之前的远征中战死的士兵,早在二月就已经办完了后事,发放了抚恤金和奖励。而这次的授奖仪式,所针对的就是活着的对象了,少了几分悲戚之气,而多了不少庆祝的成分。

  军方的战功统计方法并没有采用同时代东亚军队的首级记功方式,而是更为科学的近现代军队的作法,以战斗任务的重要性和完成度作为考量基准,再参照完成过程中的具体表现,来确定战功的等级。

  首先颁发的是各种集体功勋,所有跨海参与了安南战役的人员,包括民夫、后勤人员在内,全部都能获得一枚铜制“援越之战纪念章”。当然这纪念章可不是有名无实的样子货,所有的非军事人员将得到执委会发放的十元流通券作为奖励,而军方人员的奖励则高出一倍这也算是向民间发放战争红利的一部分。

  这一决定立刻招来了数以千计围观民众山呼海啸一般的叫好声。军队打赢了仗,发点奖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从来没听说过给随军民夫也发钱记功的作法。或许在此之前民间还对执委会大量征发民夫参战有少许异议,但如今能拿到实际的报酬,少部分人的不满情绪也就很难再有市场了。

  而所有参战军官除了纪念章和奖金之外,还将获得相应的军功资历章,这可就是将会一直佩戴在作战服胸前的个人履历了。军功资历章基本是参照后世本队的标准,在胸前以长条形排列,每排三枚。第一排正中是“级别略章”,以颜色和上面的五角星数目来区别不同级别的军职。左边是“军龄略章”,上面用一道道的色条来显示军官的军龄,每年都将进行更换。不过因为海汉民团成军时间较短,目前所有军官的军龄都是一样的。而这次所颁发的“纪念略章”以及稍后个人授奖会得到的“功勋略章”,也可以佩带在胸前,以显示军官的个人资历,增加军方人员的个人荣誉感和归属感。

  例如军方一把手颜楚杰,现在可以佩戴在胸前的军功资历章就有绿底红杠的“一年军龄章”,蓝底双银星的“正营职级别章”,以及“援越之战资历章”。不过这个待遇最低也是从排级军官开始享受,所以这第一次的授奖仪式上,还暂时不会有归化民战士得到军功资历章的奖励。

  然后是参战部队的各种集体功,第一个授奖的便是在这次战役中屡立奇功的黑土港特别作战连队。特战连在安南战役中几次深入敌后作战,不但获取了大量的情报,而且对敌军的补给线造成了重创,使得南越军无法长期固守他们在争江以北地区的阵地。不管从战斗任务的重要性还是从实际完成效果来看,特战连都可以说是整场战役中表现最为出色的一支队伍,获得这个奖励也是实至名归。

  钱天敦作为黑土港的军事主官,上台领取了这枚集体二等功的军功章。这不但是对黑土港特战连作战表现的肯定,同时也是执委会和军委对钱天敦在黑土港地区所执行军事发展方案的肯定。黑土港的军事编制,也将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上升为营级编制,并且管辖范围也由原来黑土港、涂山半岛两个据点,向南扩展到了南北分割线附近的永安港。除此之外,组建专属于安南驻军的水上部队,也随着黑土港造船厂扩建计划的正式实施被纳入了日程当中。

  第二枚集体军功章同样也是二等功,相比黑土港特战连,这个作战集体的规模则要小得多,不过没人会忽视这支特殊部队的存在来自于北美帮的精锐作战小组。作为大本营中装备最为精良的一支作战小分队,北美帮由联军总参谋王汤姆带队,在交战过程中充当了前沿哨兵的角色,并且还成功击退了数次敌军对制高点的进攻,直接杀死杀伤的敌人就有近百人,对联军控制正面战场的战局立下了大功。唯一比较遗憾的是,北美帮里拖家带口的大胡子约翰逊因为家庭原因,当时被留在了大本营并没能随大部队参加这次作战,所以这个集体二等功也跟他毫无关系。据说约翰逊为此也是后悔不已,赌咒发誓不会再错过下一次的军事行动。

  第三枚集体军功章被颁给了炮兵连队,联军当时能在正面战场上击溃数倍于己的敌军,功劳至少有一半都得记在炮兵头上。而之后炮兵部队轰击南越军营,还造成了南越军的彻底大溃退,将远程打击火力的长处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果论直接杀伤的战果,那炮兵部队的收获其实还远远超过了人数众多的火枪部队,可以说是联军火力输出的主力。

  港口上的围观民众对于每一个得奖者都报以了热情的掌声和叫好声。对于安南战役的过程,其实通过民兵们的各种转述,以及近期源源不断运抵胜利港的南越战俘,本地的民众大多都了解到了六七分,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的确认而已。而今天这个仪式,让喜欢八卦的民众终于验证了之前的种种传闻,也真切地认识到海汉民团的战力可不是自吹自擂,而是实实在在一刀一枪从战场上拼杀出来的。

  重头戏当然还是在此之后的个人军功授奖仪式,对海汉军事制度框架之下的军方人员来说,能够在战斗中立功,是获得升迁的最理想也是最快捷的方式,这一点不管是对穿越众军官还是对归化民战士都是同样适用的。事实上在这次将因为立下军工而获得军职升迁的名单当中,就不乏归化民的名字。

  “民兵二连一班班长于铁柱!”

  “到!”

  “根据二连连部推荐,营部核实战功之后上报军委,证实于铁柱中士在作战过程中勇猛顽强,指挥得力,现海汉军委对于铁柱嘉奖如下,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获得军功章及功勋略章各一枚,由中士升为上士,并一次性奖励流通券五十元,同时获得军校进修资格以资鼓励,以上奖励即日生效!”

  听到如此丰厚的奖励,于铁柱向颜楚杰敬礼时都忍不住有些手抖。立功升职这事,在前几天连长已经找他谈过了,心理上多少已经有了准备,并不是太吃惊。五十元流通券的奖励看起来不少,但对他这个级别的归化民军官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天文数字了,光是这次出征回来所拿到的军饷、津贴和奖励,就已经有三四十元之多了。最让他激动的其实还是最后一项,获得军校的进修资格。

  这次出征回来之后,军中就有传闻说上级会成立一间专门讲授作战知识的学堂,而这个学堂与现有的识字扫盲班和针对未成年儿童的学兵班都不一样,是专门为民团培养中层军官的,所教授的也是都是更为高级的军事指挥科目。于铁柱也早早就听到了这种传闻,在他看来这其实是顺理成章肯定会出现的事情民团规模越来越大,而海汉军官就这么点人,不可能一直都让他们充当基层军官,提拔归化民是迟早的事,而在提拔之前,照海汉人一贯的做法,自然是要先进行一段时间的专门培训了。

  于铁柱是一直都抱有在这个体制内好好混个名堂的打算,因此他对于这件事也是格外重视,还托了各种关系到处找人打听内情。

  ...

  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