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军演展示

第三百一十五章 军演展示

  “此铁船所费之铁料,只怕要以十万斤计!”在确认过这艘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钢铁所造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摸着比自己大腿还粗的锚链发出了感叹。  以前也有传闻说海汉人造船技术出众,但很多人并不相信这种传闻既然有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在外面买船租船?自己造不就行了!

  但在真正登上这艘钢铁巨舰之后,所有人都再没有质疑海汉人造船技术的勇气了。能搜集海量铁料,打造出如此之大的铁船,还能让它浮在水面上,光是这个工程量就堪称奇迹了。传闻当中,海汉人正是乘坐这种铁船跨海而来,只是这船无帆无桨,众人也不明白海汉人是使了什么法术,才能让这沉重无比的大铁船在海上行驶。在看看旁边,还有数艘较小的铁船停在岸边,就可知道这种铁船绝非只是造那么一两艘出来唬人的,而是真正能够量产的东西。

  当下有好奇者便向陶东来提出了这个问题,陶东来笑着解释道:“这种海汉铁船需要消耗某种特别的油脂才能开动起来,而本地又不产这种油脂,所以我们暂时不会动用这些船。至于其中的原理,如果大家有兴趣想知道,可以挑选自家的幼年子弟来胜利港入读我们办的学校,有专门的课程会讲授到相关的内容。”

  “那若是我等也想学这技艺,是否也能旁听?”人群中立刻就有心思活络的人发问道。

  “当然可以,我们对此并没有设置什么限制。”陶东来点点头道:“不过想学这个得有足够耐心才行,先要学习基础课程,不然即便我们肯教,学生也听不懂。”

  “敢问陶先生,学这海汉造船之术需要几年?”有人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我们胜利港造船厂的越厂长也在这里,小越,你来说一下吧。”陶东来把发言权让给了专业人士。

  越之云点点头道:“我就是造船专业出身的,从入学到结业,大概学了十六年,再在船厂实习两年,基本就能上岗了。”

  越之云说完之后,刚才兴致勃勃那几位立刻就没了声音。若是两三个月的时间,或许还有人能有这个耐心去学一学,毕竟这玩意儿也是个新鲜事物,学了说不定能派上用场。若是两三年的时间,那也可以派手下人去学学看,偶尔做做长线投资也无伤大雅。但这要学上十六年才出师,谁会有这么好的耐烦心?难怪刚才陶东来说学生只收幼年子弟,这么长的学习周期的确是得从小学起才行,成年人去学的话,学成出师没几年就该到了退休年纪了,简直就是个大坑,谁跳谁傻。

  陶东来笑着补充道:“其实越厂长的话也有不够详尽的地方,前面的十来年课程只是打基础,真正学专业技能也就最后几年的事情,只要基础课程学完,除了造船之外,也可以学其他的专业,比如制作玻璃制品、香皂、火柴之类的东西,或者学习我们海汉所擅长的航海术,探矿术,制盐术……总之,只要是我们具备的技能,都可以传授,只是学习所需的时间长短不同而已。”

  “这些在胜利港也都能学到?”刚刚冷静下来的人群立刻又沸腾起来。

  这海汉的造船之术,学不学也就那么回事,毕竟这大铁船就算有技术也不见得有条件能造出来,手头要是有这么多精铁,谁疯了才会用来造船。但陶东来之后所说的这些,可就都是秘而不传之术了,掌握这些技术的人一般不会轻易收徒,市面上也根本没地方可学,但只要掌握其中一门,那就足以能兴旺一个家族了。

  “都能学,但我刚才也说过了,要学习这些技术,所需的时间会很长,所以最好是选派一些头脑聪明的小孩子来我们这里入学。至于具体的手续,明天我们会有一个专门的说明会,我们执委会主管教育的宁先生会亲自向大家说明详细的情况,各位若是有兴趣,届时敬请光临。”陶东来不慌不忙地安抚群情激动的人群。

  成立“琼联发”这个机构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在大明境内网络一批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利益相关者。之所以选择了商人这个群体而不是官员、文人,是因为这个群体对利益的诉求更加直接,不像官员有各种条条款款框住,也不会像文人那么迂腐。商人看待社会变化和文化差异的态度,要远比其他群体更为实际一些。

  执委会早在筹划“琼联发”的时候,就已经将各种各样拉股东入坑的手段制定出来。除了从经济上要牢牢拴住这些人之外,执委会也不忘同时从多点下手,试图在文化教育领域也逐步对他们施加影响。如果直接让这些人送家里的子弟来胜利港入学读书,他们未必有这个兴趣,毕竟商人想要改换门庭提高社会地位,就只能靠家里的子弟去考科举功名来实现,而海汉的学校显然教不了他们相关的应试知识。执委会思前想后,最后决定用各种先进的生产技术为诱饵,吸引这些股东用家族后辈来作为长线投资。

  执委会所准备的这些科目对于大明商人而言都有极大的诱惑力,如果股东们入了这个坑,那双方之间的利益关系就越发牢固了,而穿越集团也可以此为渠道,向这些股东灌输更多的海汉文化及价值观。

  至于说这样做的话,在十来年之后会不会造成了核心机密外泄,执委会倒真是一点都不担心。首先这个教育计划的实施对象都是学龄期的小孩子,在经过长期有针对性的洗脑之后,这些学员的三观绝对会与穿越集团的利益一致,甚至其中不少人会将自己就视作穿越集团的一员,主动泄密的可能性。

  其次就算这些学员在十多年之后学成毕业,去到穿越集团控制之外的地区,也很难在当地实现他所学到的这些本事。不管是航海、探矿、制盐,都需要很多辅助技术装备来实现,而这些东西的制作可不是在哪里都能完成的,必须要依赖于穿越集团提供的技术支持。至于造船或者其他工业品就更不用说了,工业化的生产方式在农业生产为主导经济的社会环境下是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的,穿越集团能在胜利港这个特定环境中实现这一点,其本身所具备的技术条件和环境条件,大明商人都难以通过模仿的方式在其他地方进行复制。

  退一万步说,就算某些工艺简单的商品因为技术外流的关系而出现了山寨现象,由于其工业化程度会远远低于胜利港这个原产地,其生产规模和生产成本也绝对不可能达到穿越集团的水平。就算是能山寨出同等质量的产品,最终还是要靠价格竞争来占领市场,而要在工业品上跟穿越集团比拼价格,那场面就真是没法看了。

  但大明富商们显然不会想到这么长远的事情,他们所看到的就是海汉人凭借着这些独门技术日进斗金,如今海汉人愿意把这些技术传授出来,那傻子才不学。至于说学习周期太长的问题,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似乎也是可以暂时忽略的小细节了。有人心中甚至已经打起了主意,是不是多选派几个族中子弟来胜利港入学,以后就可以分别去学多门海汉秘技了。

  如果不是当下还有一场大热闹要看,或许有的人就已经等不及要下船去找宁先生说道说道了。但随着三声号炮次第响起,所有人的目光又被吸引回到了附近的河口上。

  作为此次阅兵活动的重头戏,从十天前开始,田独河入海口东岸的一片河滩便被提前清空封闭,充当两栖军演的战场,并且还为此专门搭建了哨楼、堡垒、城墙和城门等简易目标,以求演习期间能达到最好的视觉效果。从“新世界号”的船舷边望过去,正好可以将整个田独河入海口及东岸的情况一览无余。

  在众多观礼嘉宾的注视之下,陶东来拿起步话机,沉稳地下达了命令:“我宣布,1628春季军演,现在开始!”

  就在嘉宾们还在琢磨“一六二八”到底是什么含义的时候,便看到从港湾西侧有一支船队迅速地朝着插着红旗的登陆地区航行过去。打头的自然是火力强大“探索号”战船和它的两艘姊妹舰,不过后两艘船因为工期的关系,还来不及安装火炮,只能充当运兵船使用。紧接其后的是三艘经过改装的运兵船其实也就是以前专门用来运送北越移民的船只,上面装载了刚刚参加完阅兵式的一部分战士和后勤辎重民夫。

  被挑选出来参与这次登陆行动的人员几乎都参加了两个月之前的北越内战,在那之前就对登陆作战的流程有过多次演练,再加上经历过实战的锤炼,因此这一整套的两栖登陆战战术基本已经算得上是驾轻就熟的程度。

  就在嘉宾们的注视之下,打头的“探索号”率先抵近河岸,侧过船身开始对岸上几处插着黄旗的模拟目标展开了炮轰。而紧接其后的几艘船立刻放下小船,一部分载着步兵划向岸边,另一部分则是立刻在近岸浅水处搭建简易浮桥,准备卸下辎重。

  眼看着“探索号”上发射的炮弹将一处木制堡垒打得碎屑四溅,在座的两名崖州高官都忍不住眼皮一跳,仿佛看到了炮弹打在崖城城门上的情景。而一众看热闹的商人则是兴奋不已,有人甚至跟岸边围观的民众一样,站起来肆无忌惮地大声叫好,浑然忘了现在参与演习的这些士兵根本不是大明官兵,而是正儿八经的民间私人武装。

  炮击数轮之后,第一批乘坐小船的突击队已经顺利冲滩,弃船登陆的士兵们在军官的哨声中迅速集结成了三支横队射击阵形,掩护后续部队建立滩头阵地。简易浮桥搭好之后,辎重民夫立刻推着多功能战术小车登陆滩头,迅速搭建起一道防御工事。整个登陆的过程,基本就是照搬了海汉民团在北越作战时的方式,以远程火力为掩护手段,迅速搭建防御工事,建立起牢固的阵地。

  随着浮桥一道道搭建起来,物资和人员开始源源不断地登陆。观礼嘉宾们赫然发现,在这支登陆的部队中有不少于二十门的小型海汉火炮这显然不是推出来做摆设用的。

  果然在完成了滩头阵地架设之后,已经组成射击阵型的五个步兵连开始向正前方搭建的简易城池发起了攻击,同时炮兵部队也完成了第一次的校准射击,打得城墙上碎片横飞。

  这模拟的城池不过是木架外面绑了一层竹篱笆,然后再敷上一层黄土而已,远距离看着还是像模像样的,而且视觉效果很不错,就连燧发枪的铅弹在近距离打上去也会带起一片烟尘。炮弹轰到的地方,哪怕是擦个边也会砸出一个大缺口。至于薄木板做的小城门就更不用说了,砰砰连中了几炮之后,就只剩了一地残渣了。

  二十多门6磅炮加上四百多支火枪,对着这段不到三十米宽,三米多高的城墙轰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才在军官们的哨声中停了下来。待得烟尘散去,观礼嘉宾们看到原本城墙所在的地方,基本就只剩下地面上一两尺高的城墙根了,虽然早就知道这只是临时搭建的靶子,坚固程度肯定无法与真正的城墙相比,但这种声势却足以让所有人感到十足的震撼。

  章通判和王同知交换了一下眼色,到此时他们终于可以确认一件事海汉人要是真的安心作乱攻打崖城,估计崖城那几十年都没整修过的城墙能撑的时间也不会比刚才这个靶子好到哪里去。

  值得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海汉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武力攻占崖城的打算,而地方官员们也不用担忧自己在城破之时是否需要自尽殉国。章通判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海汉人虽然有些胆大妄为,但他们明明拥有如此强大的武力,却并没有将其用来胁迫崖城答应他们的种种条件,这么看至少这帮人还是很讲道理的。

  王同知的心情则相对要轻松一些就算你们本事大到能捅破天,老子马上就卸任走人了,以后的事情也跟老子无关,管你们今后是要打崖城还是打哪里,这个黑锅无论如何都不会扣到老子背上。

  而站在他们身后的两个后辈罗升东与魏平的心情则更为复杂一些,一方面他们已经半推半就地选择了投靠海汉人,民团的武力越强大,他们的安全其实反而越有保障,毕竟海汉人才是他们现在真正可以依靠的后台力量。另一方面随着海汉人的实力日渐强大,他们也知道自己就越发难以从这个坑里脱身出去了,原本或许多少还指望能有脱离海汉人控制,继续当大明忠臣的一天,但现在看起来反而是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远了。

  昨天跟海汉人面谈过之后,罗升东其实已经开始意识到当初自己指望依靠职位升迁来摆脱海汉人控制的想法不太实际,海汉人扩张势力的速度,恐怕要远远快于他的升迁速度。仅仅只用了一年的时间,现在海汉人一张嘴,就把崖城以东直至胜利港之间这方圆近百里地区的开发权直接要了过去,而自己这一年时间里虽然通过海汉人的帮助,从当时被俘时的百总连跳两级,已经跃升为现在超出水寨编制的千总,但想要升到更高的守备、参将甚至总兵,获得调离崖州的机会,并不是短期内能达成的目标。等自己升到那个高度的时候,说不定海汉人连整个琼州岛都包下来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罗升东知道自己的升迁之路是彻彻底底控制在海汉人手中的。不管是依靠战功还是贿赂上司,现在都离不开海汉人的协助,而自己能爬到什么样的高度,归根结底恐怕还是得看海汉人的需要,以及自己在其指挥之下所能起到的作用了。虽然想想有些悲哀,但这的确也是罗升东无法回避的事实,即便想要后悔,也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现在水寨里有近一半人手都换成了海汉民团的水手,自己要是有什么三心二意的想法,恐怕还没开始动手就会被抓回胜利港投进劳改营里。

  虽然已经时隔一年,但当初在劳改营度过的苦日子对罗升东而言依然历历在目。这次回到胜利港的时候,罗升东凑巧也跟任亮聊起过此事,现在的劳改营里关押的犯人比起罗升东那时候多了几十倍,但生存条件反而更加恶劣了。大量的南越战俘被运来胜利港投入劳改营充当廉价劳力,这些既不会说汉语,长相也更偏向南亚马来人种的犯人连得到半点同情的机会都没有,基本就是照着消耗品的标准在使用,死伤率非常高,罗升东可不希望因为某些不切实际的念头而被再次抓进劳改营里,他实在没有能够第二次活着离开那个地狱的信心。

  ...

  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