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一十三章 顶替

第三百一十三章 顶替

  如果只是普通的海商,哪怕再怎么有钱,章通判也不见得要卖这个面子,毕竟商人的社会地位远远不能跟朝廷官员相提并论。  但海汉这帮人的确是太特殊了一点,不但有钱而且有势,看看这胜利港的建设规模,就足以让整个琼州岛的官员们汗颜。  崖城从南宋庆元四年就开始修筑城池,迄今已经四百余年,后来还在宁远河河口设立了崖州水寨来辅助城防。但要说防御的坚固程度,恐怕远远不及海汉所修筑的胜利港和胜利堡,而后者的修筑工程耗时不过仅仅才一年左右而已。更可怕的是海汉人在本地所组织的民团,战力也远远在崖州驻军之上,根据从女婿罗升东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来推断,海汉民团的战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崖州驻军,照罗升东的说法,就算把琼州岛上的驻军全拉出去,也未必干得过海汉民团。

  不管是从经济、政治、军事的任何一个角度来看,章通判对于海汉人的要求都难以拒绝。哪怕仅仅是为了自保,章通判也不得不选择合作这条路海汉人有办法让本地的军政官员联名上书推荐,自然也会有足够的能量把人从位子上拉下来。

  章通判思前想后,斟酌了半晌才开口回应道:“照宁先生刚才所说,这土地所属涉及到二百余户人家,或许其中确有愿意作价将土地出让的,但若是遇到死命不卖的,贵方将作何处理,可否先透点风声?”

  章通判没有把话说得太透彻,但他相信这已经足以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只要海汉这边能处理好这片地区现有的两百多户人家,其他的官方的手续就不是问题。而最后提这一句,也是为了提醒海汉人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如果弄出官司来,那崖城这边也会比较为难。

  “不卖给我们?”宁崎笑了笑道:“不卖就不卖吧,只是到时候不方便的人肯定不是我们。章通判放心,我们会采用尽可能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中间会出现的问题。”

  对于向外扩张地盘过程中肯定将会出现的钉子户,其实集团内部也一直都有不同的观点。强硬派当然希望能够用雷霆手段迅速解决,至于这中间可能会给少数人造成的利益损失,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连这么点钉子户都搞不定,以后还谈何征战天下?

  但也有另一派观点认为,如果在征地过程中使用某些非正常手段,那势必会在民众心目中造成负面影响,而且穿越集团的土地公有制本身就与这个时代的掌权阶级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太早把这种矛盾摆到台面上来解决,有可能会引起地主阶级对穿越集团的仇视和敌对情绪。

  执委会经过反复多次讨论之后,最后做出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对于那些既不肯搬迁,又不肯出让土地的民众,就直接采取圈地的办法,即将起所属的土地划界圈起来,让其自生自灭。如果这样了还是愿意被当成家禽一样养在圈好栅栏里,那执委会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两百多户人的土地加在一起才不到一万亩地,而目前规划的开发面积有近千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么折算下来还不到百分之一的比例,于大局无碍。

  当然如果真有人在这个过程中敢跳出来跟穿越集团唱对台戏,那么执委会也不惮演一出杀鸡儆猴的戏震慑一下某些居心叵测的人。大不了就抓完直接运到黑土港去挖煤,反正那边需要的劳工数量永远都不会嫌多。

  这些具体的处理方案,就没有必要告诉章通判了,宁崎这么说,也只是要给他再吃上一颗定心丸,让他能好好配合“琼联发”的开发计划而已。不过既然章通判没有拍着胸脯打包票把这事揽下来,宁崎自然也不会把话说得太死。

  章通判又是沉吟一阵之后才道:“这琼联发所经营的地域,届时是属哪一方的产业?”

  “土地所有权是我们海汉这边的,但开发的产业是琼联发的。”宁崎言简意赅地答道。

  章通判点点头追问道:“那每年的赋税由哪家上缴?”

  “全由琼联发负担。”宁崎解释道:“每年的赋税将会以现银的方式送到崖城,至于具体数目嘛,我现在只能说绝对不会让崖城的各位大人失望。”

  这所谓的“赋税”,届时有多少进国库,有多少进官员的口袋,那就是台面下的事情了。宁崎没报具体数目,章通判也并不打算追问,像他们这个层次的谈话,要是还涉及到具体的数字,那确实就太露骨了一些,也不符合章通判一方大员的身份。双方只要就大的合作方向达成默契就足够,也不需要任何口头或者书面的协议,那么做纯粹只是给自己留下被人抓的把柄而已。

  “还有一件事,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跟章大人商量一下。”一直旁观没有开口的陶东来终于开始发话:“年内崖城就有好几位大人要卸任了,这有可能会对我们与崖城之间一直以来良好的合作关系造成影响,不知道章大人怎么看这个问题?”

  章通判心道你们无非就是担心继任者跟前任不是一条心,会给你们造成麻烦罢了。只是这话在心里想想可以,当面说出来就不好看了。当下他干咳一声道:“想必各位大人在卸任之时,定会与接任者交代清楚,陶先生不必太过忧虑。”

  “我倒不是担心我们的生意,新来的大人即便是跟我们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想必也不会跟银子过不去。”陶东来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过要是新来的大人跟章大人不是一条心,那就比较麻烦了。”

  “陶先生这话是指?”章通判连忙反问道。

  “这崖州地界上的好处,多半都已经归了现任的几位大人,等接任者上来,留给他们的汤汤水水可就不多了。很难说他们会不会满足于这种现状,说不定就会出什么暗招改一改前任定下来的规矩。”陶东来缓缓地沉声说道。

  章通判皱了皱眉,觉得对方这话实在有点杞人忧天。商场有商场的规矩,官场也有官场的规矩,接任者一上来就把前任定的规矩推翻,这种事不是没有,但如果是为了捞取好处而做得这么露骨,那还比较少见。再说接任知州的人是自己,其他几个职位的接任者即便想要做点什么,也不太可能绕过自己这一关。

  不过章通判也算有点城府的人,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表面上并没有显露出来,反而继续问道:“那以陶先生的见解,应该如何处理?”

  “以在下之见,章大人以知州身份,掌控崖城政局不难,不过始终还是有军队这个不安定的因素……”陶东来顿了顿,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脸色,才继续接着说道:“崖城卫所军的缺额严重,据我们所知,这一个千户所的名额至少有四分之一是空额,我们可以调一部分民团的人补上这些缺额……”

  没等陶东来说完,章通判已经脸上变色道:“这如何使得!”

  “如何使不得?这样一来,既可以补足卫所军的缺额,又可以让章大人在崖城有一支可随时调用的力量。”陶东来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费用上也不需要章大人操心,我方会负担相应的一切经费。”

  章通判还待辩解几句,旁边罗升东突然开口道:“小婿认为陶先生这个办法甚好!岳父大人不妨好好考虑考虑。”

  章通判话到嘴边,又慢慢咽了回去。他知道自己这个女婿虽然是接着海汉人的助力发了家,但其实看问题还是很有些见解。以他跟海汉人的熟悉程度,既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抢着表态,那就说明陶东来所提的这个建议其实是不容拒绝的。章通判迅速地想清楚了前因后果,便收起忿忿的脸色说道:“既然陶先生有这个诚意,那本官也会慎重加以考虑,此事容本官考虑清楚再作答复。”

  谈到这里,陶东来等人便打住了,让二人先回到住处去休整一下,过会儿便是晚上的接风宴了。这翁婿两人回到住处,章通判才开口问道:“贤婿刚才为何阻我?”

  罗升东解释道:“岳父你有所不知,以小婿这一年间与他们的接触来看,海汉人的谋划甚大,且不允卧榻之旁有他人鼾睡,想我崖城与胜利港近在咫尺,海汉人还自行搞了这么一支强大的民团出来,归根结底,不就是对崖城的官军不放心吗?”

  “既然你知道他们对官军不放心,为何还与其走得这么近?”

  罗升东脸上一红,好在他常年在海上漂泊,肤色黝黑倒也看不出来:“小婿一开始的确是为利所诱,但时间一长,便发现海汉人的野心极大,莫说这胜利港,就算是加上整个崖州,也未必能满足他们。但以小婿今日之处境,想要脱离海汉人的控制真是极难,倒不如顺其自然,多捞些好处,说不定还能早日凭借升迁调离琼州府。”

  “真是混账!”章通判很难得地发了脾气,重重地拍了桌子。罗升东垂着脑袋,没有再继续分辩下去他相信自己这位老丈人也是个聪明人,不会蠢到看不清眼前的形势,何去何从,其实并不需自己帮着出太多主意。

  章通判拍完桌子很快就重新平静下来,毕竟现在跟海汉人闹翻于事无补,在看过本地的防御设施和港口码头执勤的海汉民团之后,他现在也相信罗升东所言非虚,海汉人要是真想竖旗造反,要攻下卫所兵防守的崖城只怕是易如反掌。海汉人现在虽然是选择了一种更为温和的方式来扩大势力,但同样也不容他们拒绝,否则第一个倒台的恐怕就是他们翁婿二人毕竟他们俩才是与海汉人合作得到利益最大的一方。

  而陶东来提出的这个所谓“补缺额”的方案,实质上就是要变相控制崖城的军事管制权,这一点章通判还是看得很明白的,因此刚才会谈的时候他从一开始就不肯赞同这种做法。但冷静下来之后,章通判的确必须得考虑到在这件事情上拒绝海汉人可能会造成的后果。

  想到这里,章通判觉得自己还是必须得再次征求一下女婿的意见,毕竟罗升东算是崖城的头号海汉问题专家,这种重要的决断还是得听听他的看法。

  “贤婿,若是此事不遂海汉人的心意,会有何种后果?海汉人可会公开发兵,攻打崖城?”章通判收起怒气,尽量和颜悦色地问道。

  罗升东抬起头应道:“海汉人并不愿意与朝廷作对,发兵攻打崖城是不太可能,小婿认为最大的可能,便是崖城会遭到海盗侵袭,而所有反对他们的人,都会很凑巧地在这场海盗侵袭当中遇难。小婿是水寨的军官,自然会是第一批战死的人。不过以海汉人做事的方式,他们大概会给小婿头上扣一个勾结海盗的罪名,以方便接任者踩着小婿的脑袋上位。”

  “竟有如此谋划!”章通判听完之后虽然觉得不是很现实,但又无法否认这种可能性。毕竟海汉人的武装力量在那里摆着,要硬说崖城驻军能扛得过海汉民团发起的攻击,恐怕章通判自己也不会相信。而罗升东所任职的崖州水寨,正好是崖城的海上门户,如果遭受攻击自然是首当其冲的目标。

  罗升东说这话当然也有些夸张,他也知道海汉人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向崖城发起武力进攻的。不过在此之前数天,他就已经被执委会请去单独谈话,要他设法说服章通判接受海汉提出的一系列关于崖城军事布防的方案。当时罗升东也询问了如果无法办到会有怎样的后果,他所得到的答案虽然不是海盗攻城这么夸张,但对他来说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章通判的知州职位大概会因为他的几位同事在最后时刻反水而功亏一篑,而他罗升东大概也会因为贪污军饷等等罪名而被革职查办。

  陶东来当时说了一句话让罗升东铭记于心:“有用的人和绊脚石这两种角色的转换,其实往往就是当事人一念之间的事情。”

  在执委会的眼中,做不了有用的人就会成为绊脚石罗升东的理解非常直观朴实,而他也不愿放弃现在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财富和地位,因此他决定尽力按照执委会的要求去做,直到某天他能够升任到更高的职位上离开琼州府,离开海汉人的控制范围。

  因此在说服章通判这件事情上,罗升东很是尽心,而且尽可能避免让自家老丈人跟海汉执委会之间发生意见冲突。刚才在会谈中看到一点苗头,罗升东便忙不迭地上去扑灭了,唯恐老丈人把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

  章通判闷了半晌,突然开口问道:“你水军之中可有海汉人安插的人手?”

  罗升东没想到老丈人突然有此一问,不由得愣了一下。

  章通判见他哑口无言,还以为他不愿说实话,便催促道:“你照实说来便是,老夫也只是想了解一下海汉人的行事手段。”

  罗升东咬了咬牙道:“实不相瞒,水寨中的军士,现在十有三四都已经换成了海汉民团的人。最迟两三个月之内,整个水寨大概就会被海汉人接手过去了。”

  “竟然已到如此严重的地步?”这下倒是把章通判真吓了一跳:“那何参将可否知道此事?”

  “两个多月之间,海汉人托小婿带了三千两银子给何参将,让他对此事网开一面。时至今日,其实水寨上下均已知道此事的大致内情。”罗升东索性将水寨的情况和盘托出。

  章通判惊道:“此事为何无人上报?”

  罗升东叹口气道:“水寨的战兵和水手,当差一年不过二十来两银子,现在虽然有海汉人的私盐买卖可做,日子好过了一些,但一年下来也不过才四五十两银子而已。如今海汉人向我们这边招收熟练的船工水手,开出的最低价码都是十两银子一个月,兄弟们巴不得让海汉民团早点进来,好顶了这名额让他们能脱身去胜利港那边做事,有谁会自毁饭碗把这事上报到州衙的?”

  眼看章通判脸色灰暗,罗升东继续说道:“水寨以前与小婿争把总职位的那个魏三柱,如今也悄悄辞了军职,跑去胜利港考进了海汉人的海运部,据说已经当上了船长,每月能拿到的银子比在水寨当把总要多了四五倍!小婿若不是在海汉人那里接了这私盐买卖,说不定也跟那魏三柱一样,早就悄悄去投了海汉人。如此这般的情况,想必卫所军那边也好不了多少,张千户每个月去驻崖办可是比小婿还要更勤快一些,海汉人现在跟岳父打这招呼,其实说不定私底下已经把事情办得差不多了。”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6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