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合股造船

第三百一十一章 合股造船

  郑柞的算盘打得虽好,但他的这些打算在近期内都还难以实现。 执委会花费人力物力把北越使团请来,也不仅仅只是为了做军火生意,还有双方在军事上的深度合作计划,以及大量的民用商品进出口业务要谈。除此之外,执委会还希望北越使团能够在这次的访问中“全面感受海汉制度的优越性”。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相关部门还为使团准备了一系列的参观行程,其中也包括了造船厂、军营、靶场、港口炮台等等与军事相关的区域。

  在前一天召开全体大会期间,执委会已经安排他们去参观了刚刚竣工不久的港口炮台。尽管炮台上的装备和人员还没有完全配置到位,但那些外形威猛的长身管24磅岸防炮还是给北越使团造成了极大的震撼。郑柞可不是普通的纨绔子弟,而是亲身上过战场,对于武器与战争也有一定深度的认识,他从港口的炮台所看到的不仅仅是双方在武器装备上的差距,海汉人能在一年之内就建成如此规模的岸防炮工事,双方在工程营造方面所存在的落差也同样让他感到紧张。

  升龙府方面对于海汉人所要求的黑土港自治一直都存有反对的声音,虽然迫于形势需要不得不答应了海汉人的要求,但仍有很多人认为必要时可以用武力收回黑土港。不过在亲眼看过胜利港的防御工事之后,郑柞认为某些安南高官的想法实在有些不切实际,海汉人建港口完全跟修堡垒一样,那黑土港开埠的时间只比胜利港晚了几个月,想必很快也会建成类似这样的防御工事。如果可能的话,郑柞很希望能让争江横山一带的防线也造此标准来进行营建,彻底将南越军队锁死在争江以南。

  郑柞接下来提出进口高级武器的要求毫无悬念地被白克思拒绝了,理由一如既往地是“产能不足”,不过现有的二七式火枪火炮倒是可以继续向北越供货。至于卖船这件事,白克思倒没有一口拒绝,但他的答复其实跟拒绝也没多大的区别:“我方所造战船的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如果明年船厂能留出船台的话,到时候也可以再商量商量。”

  郑柞虽然也明白白克思这就是变相地拒绝自己,但仍是不甘心地追问道:“贵方可否在我安南境内建船厂?我方可提供造船所需的劳力和材料,贵方只需派驻少量造船师即可……费用方面好说!”

  白克思和陶东来对视一眼,这个办法倒是未尝不可。  黑土港管委会兴建船厂的报告在半年前就交到执委会了,但因为大本营的造船厂的生产任务也一直十分繁重,没法分出人手去协助黑土港,因此当地的船厂虽然搭起了架子,但进展仍十分缓慢,目前据说从廉州府一带搜罗到了一些船工,慢慢开始打造一些排水量在50吨上下的帆船。如果能借助北越的人力将当地的造船业发展起来,倒也不失为一条值得尝试的捷径。

  随着与北越和大明贸易规模的日渐扩大,现有的船队运输压力也越来越大,虽说目前相关部门仍然在通过各种渠道从大陆搜罗大型船只,但执委会的头脑中并不会形成“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种理念,买船租船虽然在穿越初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海运压力,但穿越集团的发展方向就是要通过海路来扩展势力,造船业肯定得牢牢捏在自己手里才行。

  不管初期的劳力缺口有多大,造船厂所配置的人员一直都很充足,从未有过因为劳力不足而暂时停工的迹象。而且在众多的生产单位当中,也只有造船厂能在没有丝毫盈利的状况下还源源不断地得到执委会的巨额投入,就连产品下线也要大张旗鼓地搞庆祝仪式。要知道为穿越集团赚取利润最多的武器和玻璃制品,可都从没搞过任何的庆祝仪式。、

  今年造船厂还有进一步的扩建计划,准备将生产区从胜利港港湾内扩展到西边相邻的海湾,在榆林半岛和鹿回头半岛之间的海湾修建新船台。届时榆林半岛北部与大陆相连的这片临海区域,将成为本地造船业的集中地区,执委会目前已经批准了造船厂的投资预算,并且准备在年内将造船厂的人力由目前的五六百人扩大到两千人的规模。

  相比其他能够盈利的行业,造船厂目前算是穿越集团属下生产单位中最大的一只吞金兽,执委会肯定不可能无休止地向它投入资金和人力,最终还得靠其生产能力来实现自我造血功能才行。目前造船厂的生产任务几乎被军方占得满满的,而为军方造船也没什么利润可言,费用都是直接在内部划账结算,指望凭军方订单赚钱肯定是不太现实。执委会也早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希望能够通过扩大产能的方式,让造船厂能早日开始建造民用船只。

  而在对外的市场上,其实执委会也早早就瞄准了安南。相比大明境内的海运业,已经被多年战乱彻底摧毁造船业的安南国在海运上拥有更大片的空白市场,这简直就是给穿越集团准备的一份大礼。

  当然,执委会肯定不会犯傻让北越自行建造大型战船,特别是仿造自家海军所使用的这种集中西方帆船优势于一身的改进型帆船。但如果要建造一些排水量在两百吨以下,以中式的福船广船为蓝本的帆船,那倒是没什么大碍。毕竟北越军方将来想在战船上配置火炮,最终还是得求到自家门上,因而也不用太担心北越今后的战船在战力上反倒胜过了正主,说不定未来在中南半岛海域的海上行动,北越方面还可以适当地进行一些配合,哪怕只是充当运兵船和后勤补给船,也能为己方的海军减少很多负担。

  执委会虽然对此还没有下最后定论,但既然现在郑柞主动提起了这事,海汉一方倒是可以来一记顺水推舟了。

  白克思故作为难状道:“在安南国兴建船厂一事倒也不是不行,只是这选址有些麻烦……”

  白克思所说的麻烦倒不是纯粹的推搪,兴建造船厂除了要有合适的海岸地形之外,还需要靠近船用木材的产地,以减少运输环节中耗费的物力。但北越人口最为集中的红河三角洲几乎没有成片的森林,因为水系密布,临海区域也多为大片的滩涂,并不适合建造大型船厂。一路往南的沿海区域都是平原地形为主,缺乏林木资源,直到横山才有了临海的大片山林。但在距离交战区这么近的地方建造船厂,北越也未必能放得下这个心。

  白克思所说的情况,郑柞也无法完全否认,正当他犹豫着是不是该放弃这个打算的时候,白克思又开口道:“不过倒也不是没有折衷的办法,在涂山半岛以北,我方的黑土港附近,就有大片的山林可用来造船,我个人认为当地的地理环境是可以用来建设船厂的。”

  郑柞也不傻,立刻便明白了白克思兜这么大个圈子的意思海汉人说来说去,就是希望造船厂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内!

  虽然有些忿忿,但郑柞也知道这件事终究还是得以大局为重,把造船厂建在海汉人控制的地方,总比现在一艘船都造不出来要好。当下郑柞忍住气道:“造船厂的选址一事,那就拜托贵方多多费心了!”

  “好说好说。”白克思似乎早已料到郑柞的答复,立刻便笑嘻嘻地应道:“届时我们两家各出一半的资本,这家造船厂算是两家合股的生意,小王爷如何?”

  郑柞有些摸不透白克思出这主意的真正意图,不禁犹豫道:“若是各出一半,那为我方造船,这造价如何计算?”

  “造价好说,既然是造来自己用的船,那都按建造成本来算费用就好。”白克思提出这个合股方案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准备:“造价按大明船厂的造船费用为准,这样就免得再起争议。”

  郑柞一想,这个建议倒是比较合理。自己这边派人千里迢迢到大明买船,拿船的周期长不说,一旦暴露身份还容易出事。这造船厂放在海汉人的地盘上,倒是不用担心有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而且价格上也不会吃亏,比起到大明买船要省事多了。

  于是双方很快就合股在黑土港附近建造一所船厂达成了协议,两家各出本金白银一万两。其中北越一方以提供劳工和土地山林折价抵消部分本金,实际出资五千两。海汉一方以造船技工和各种造船设备也抵价五千两,实际出资额度与北越一致。北越一方可在造船厂派驻督工数人,以监督船厂正常运行。海汉作为船厂的实际运营方,承诺每年向北越提供不少于八艘两百料的帆船。

  结束会谈从办公室出来之后,郑柞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次海汉人居然如此爽快,在没有提出其他附加条件的情况之下就答应了这个合作方案。

  白克思和陶东来倒是忍不住击掌相庆,这笔买卖谈下来,基本就是为黑土港白赚了一间造船厂出来。郑柞虽然还算精明,但由于安南国内的造船业萎靡,他对这个行当几乎是一无所知。如果刨去人员的开支,其实五千两筹建一所中等规模的造船厂已经绰绰有余。而且黑土港已经有了造船厂的架子,在此基础上进行扩大和完善,所需花费的资金就更少了。

  至于说按照大明的造船业行情来计算造价,其实中间还是有很大的利润空间存在。白克思虽然是工业口的主管,但跟造船厂的合作也不少,新帆船使用的钢制空心桅杆就是工业部的黑科技产品。对于船只的造价,白克思还是略有所知的,如果胜利港造船厂自行建造商船,费用甚至能控制到比购买二手船更低的程度当然目前由于军方的需求量太大,造船厂一时间根本腾不出船台来建造商船。

  而黑土港的船厂投产之后,便可以全力建造商船。相比技术要求比较高的战船,建造商船的难度要小得多,即便是四百料甚至更大一点的民用船只,都可以交给黑土港船厂建造。至于每年要交付给北越方面的八条船,这倒没有太大的难度,不过只是跟海沧船一般大小的帆船而已,如果能有四个船台同时开建,不需半年时间就能完成交货了。而且造这么八条船的利润,差不多就足够当地造船厂运行另外半年的基本开支了。

  第二天郑柞还打算再谈谈其他贸易方面的合作事宜,但他发现海汉人很难得地爽约了,这是因为今天有另外一支船队到访胜利港,而这个访问团的份量,可是丝毫不亚于郑柞这个北越小王爷。执委会这帮头面人物,都到了港口迎接来自大明的富商团队由“琼联发”十二家股东组成的考察团队,将在今天抵达胜利港。

  由于出发的时间太赶,执委会又要求他们必须在四月四日之前抵达胜利港,以便能赶上当天的庆祝活动,因此船队这几天里紧赶慢赶,总算在三日上午就提前抵达了目的地。

  这次陪同考察团南下的驻广办人员是何夕,他也是去年出任驻广办之后第一次回到胜利港。在此期间,驻广办的工作便将由刚刚接手的马力科和老大姐马玉共同负责。

  这十二家股东除了广州附近的大商家之外,也有省内其他地方的商家,比如来自惠州的“海丰号”,来自潮州的“澄海行”,以及远在福建的许心素集团下属商行,也不声不响地参了一股。这些入股的商家,大多都跟穿越集团已经建立起了比较稳定的贸易关系,派船来过胜利港的也不在少数,甚至有个别商行的大掌柜,早就亲自来过胜利港。

  “各位看看,我说的没错吧?海汉人这港口,是不是比珠江码头,比福建的月港还大?还有这港口外面的炮台,各位都看到了吧?就算是那些西洋人的炮舰来了,也决计讨不了好去!”

  还没踏上岸就在大声嚷嚷这位,是已经多次来过胜利港的广州海商詹贵。这个詹贵从去年开始就与海汉有着比较密切的合作,还为海汉与占城国之间的交往牵线搭桥。目前詹贵也是穿越集团的经销商之一,主要负责着向南方的占城国输送食盐和其他一些商品。在听说“琼联发”的招股消息之后,这位已经尝到甜头的富商立刻便抱着银子去驻广办报了名,也是继“福瑞丰”之后报名入股的第二家,态度可谓相当积极。

  “詹老板,大老远就听到你这大嗓门了!精神还是这么好啊!”与詹贵打过多次交道的任亮快步上前拱手相迎。

  “任老弟,又来叨扰你了!”詹贵笑哈哈地也拱了拱手,凑近任亮压低声音问道:“不知前次拜托老弟的事情……”

  “詹老板放心,手续已经办妥了,回头我让人带你去看看地方。”任亮笑眯眯地应道。

  詹贵因为长期在海上跑,居无定所,因此在外面也养了好几房女人。近几个月他来胜利港的时候比较多,而且频率似乎还会有逐步增加的趋势,因此詹贵也是动了心思,打算迁一房到胜利港来定居。以他的财力,要在崖州买个住处其实也不难,不过在对比了两地的环境之后,詹贵还是决定在胜利港这边置地安家毕竟一边走上坡一边走下坡,聪明人都会选择发展形势更好的一边。

  按照执委会最初的规定,外地来的商家在本地的投资置产一般只限于商业机构,头几个月也并没有出现打算在胜利港定居的外地投资商,这詹贵可算是头一户。詹贵在找到相熟的任亮提出此事之后,任亮也拿不定这主意,只能往上反应情况,最后执委会还专门为此进行过讨论。

  对于外来移民的管理,最初就只有劳工管理制度可以参照。在开放了胜利港商务区之后,港区管委会也制定了一个外来人口管理办法的临时文件,来作为管理依据,但其实真有麻烦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仍是由巡检司出面处理,毕竟本地保安的权威对于外来的非归化民并不太管用。

  但这些办法好像并不适用于詹贵这种情况,毕竟他打算搬过来的定居的是他的家人,而非雇佣来自工作的普通劳工。执委会也并没有把这个事情简单地作为个案处理,因为随着本地的逐步发展,类似像詹贵这样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多,是时候要出台一部专门针对外来人口的管理办法了。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6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