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零六章 换届选举

第三百零六章 换届选举

  如果不是有后世的股份公司制度作为参考,想要摆平这么一大群股东的分歧还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从管理制度上对股东的权益进行明确的规定之后,很多看似复杂的纠纷就有了判定可行与否的依据。而施耐德制定的这套公司制度在细节上的考究,是这个时代的大明商人们所万万不及的,他们发现自己所有能够设想到的状况,似乎都能在这套制度中找到相关的规定和解决办法。即便是最初还颇有点优越感的几家商户,在意识到海汉人的经营管理水平远高于自己以后,也开始对“琼联发”的发展前景有了更多的期望。  对于这个时代的大明商人而言,判断同行经营水平高低的参考标准就只有两条,一是盈利能力,二是管理手段。穿越集团所展现出的盈利能力已经无人能够质疑,即便是整个广东最大的几家商号也不敢说自己能比海汉人做得更好。至于海汉人的管理手段或许在此之前还不是太为人所知,但在见识了“琼联发”的公司制度之后,所有人也都意识到自己与海汉人在经营管理水平上的差距人家能在一年之内就把生意做到这么大的规模,那也不单单是靠着贩卖几样稀罕玩意儿就行的。

  正是在商业能力得到了合作伙伴们的认可之后,“琼联发”的筹备工作才得以顺利结束。草签合作协议只是这个工作告一段落的象征,接下来还有很多事务需要“琼联发”的筹委会一一去处理。当务之急,便是确定“琼联发”的开张流程。

  以股东们的意见,成立“琼联发”这样的大消息,自然是得在广州好好宣扬炒作一番,力争能一炮而红。但施耐德这边却是想要把成立仪式放到胜利港举办,因为执委会也要求他一定要在周年庆的时候找个由头,安排穿越集团在大陆的主要合作伙伴到胜利港进行一次考察。

  当然考察什么的只是个借口,执委会的主要目的还是想借着穿越周年庆的机会,向未来的合作伙伴们近距离展示一下肌肉,从而让他们能对穿越集团具备更多的信心。

  按执委会的计划,三月底四月初会有一系列的庆祝活动,其中也不乏海陆阅兵、实弹演习之类的大场面。除了广州这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之外,执委会还打算邀请崖州的一部分官员代表出席,甚至连北越方面,也已经通过电台联系,让钱天敦代表执委会向郑氏发出访问邀请。虽然目前升龙府方面还暂时没有回话,但以双方最近的密切合作态势来说,郑氏应该不会拒绝这个友好的邀请,再不济也会派出一个使团造访胜利港,顺便也谈谈今年的对越军售方案细节。

  能邀请到场的嘉宾越多,等级越高,那么这次周年庆的宣传效果就会越好。不难想象已经被金钱攻势击败的崖州官员们见到来自大陆的庞大投资团队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而“琼联发”的股东们要是能看到崖州官员们出席穿越集团的活动,也会对“琼联发”在地方上的影响力更加深信不疑。至于从北越来的代表,相信他们会意识到穿越集团不仅仅是在军事领域有着巨大的优势,政、商两方面所具备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正是出于这样的谋划考虑,对于各路观礼嘉宾的邀请也就成为了一项带有政治目的的任务。为此执委会已经通知海运部,提前将两艘双体帆船的船期腾出来,以便在需要时到珠江口接这批客人南下。

  三月十五日,一艘海运部名下的帆船抵达珠江码头,被执委会派来接手施耐德工作的马力科和蔡金梅同船而来,开始与施耐德进行紧张的工作交接。三月二十日,陶东来结束了对驻广办为期半个月的巡视工作,和施耐德一起乘船南下返回胜利港。

  此时胜利港的各项穿越周年庆准备工作也已经进入到最后的倒计时状态,除了各个单位准备的一大批献礼工程之外,更重要的是这次周年庆所要进行的部门结构和人员配置调整。

  按照穿越前第一次全体大会的决定,由穿越行动筹委会直接组建的临时执行委员会任期只有一年,届时将进行穿越后的第一次执委会重组,同时对需要进行调整的的一部分机构和单位重新安排设置。比如现在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军警司就会将警务部门拆分出去并入到即将成立的司法部当中,而军方也会由原本的水陆一体拆分为陆军和海军两个独立部门,同时还要成立政治部、装备部、后勤部等配套部门,进一步对军事力量的管理机构进行完善。

  对于现有的九名执委而言,也并不确定是否还能继续留任。全体成员将通过不记名投票的方式选出新一届的九名执委,除了早在穿越前就因为杰出贡献而获得执委会终身委员荣誉的陶东来之外,其他几名执委其实都有在这次选举中落败的可能性。

  执委们除了执委会的行政职务之外,基本上都还担任了各个行业的主管领导。像陶东来这样一专多能的人才,甚至还身兼军警、建设、商务、民政等多个部门的重任。对于执委们来说,其实还是在这次的选举中具有一定的先天优势,毕竟出头的机会多也容易混个脸熟。

  对于参选执委这件事,按当初的规定是自愿参选,只要获得五名穿越众的提名,就可以获得参选资格。报名时间从三月初就开始,而截止时间则是在三月二十五日。投票期从三月二十五日开始,到四月一日结束,当天统计选票之后,在四月二日公布当选人员名单。

  由于只有年满十六岁的穿越众才具备投票资格,这个选举的投票的基数实在太小了点,为了避免个别现任执委大票数连任,而后面的当选者票数太少导致场面不好看,每名穿越众手里的选票可以按顺位填写三名候选者,票面若有重复只记一票。  外地的黑土港和驻广办因为距离原因选择了提前十天投票,截止期在三月二十日,然后用船将密封好的选票送回胜利港。

  对于这种选举活动,穿越众的参与热情还是比较高的,绝大多数人在投票期开始之前就已经填好选票,就等执委会把公开票箱摆出来了。但由于客观条件所限,所有人都在忙于准备周年庆的各种活动,新的参选者以及现任的执委们,都别想指望能有什么公开的拉票活动了,顶多就只能私底下抽空串联一下了。这次的选举过程,更多的就是要比拼这一年里所积累的人脉和声望了。

  截止目前,报名参选的新人中有三匹遥遥领先的黑马,分别是任亮、越之云和周恒行。这三人都是属于穿越之后受到执委会重用的少壮派代表,并且背后都有相当数量的潜在支持者。

  任亮穿越之后不久,便开始在管理劳改营的工作崭露头角,之后又因为提出了劳工管理制度而名噪一时,然后完成了一次穿越集团内部少有的跨行业调动,从军警部调到执委会垂管单位胜利港港区管委会担任主任一职。目前胜利港的开发搞得有声有色,新的客货一体码头已经基本竣工,商务区的建设也极为顺利,这样的局面与任亮在这个岗位上的优异表现自然是密不可分的。对于他的工作能力,执委会也是非常认可,据一些来路不明的小道消息,任亮极有可能在这次的机构调整当中再次调职就他目前的工作表现而言,在这个时候进行调职应该不会是平调,而是准备再一次升迁了。

  而任亮背后支持他的选票票源,主要是来自于他曾经任职的军警部,现在任职的港区管委会,以及部分来自于私人关系的散票。按照论坛上一些好事之人的估计,任亮的票仓保守估计也有一百票以上,还是有一定的当选可能。

  现任海运部部长的越之云在起点上则要比任亮高出一大截,作为集团内少有的海运专业人员,越之云和他的小伙伴孙长弥从参加计划一开始就受到了执委会的重用。整个海运部的机构配置基本就是以他和孙长弥为中心搭建起来的,现在所有跟海运相关事务都是归属于海运部治下,甚至连即将成立的海军,也有相当一部分资源要依靠海运部的支持。

  海运部是整个穿越集团内独一无二的双部长配置,航海技术专业出身的孙长弥主抓造船及海员培训方面的工作,而船舶电气工程出身的越之云则更多的倾向于行政管理工作,对于政治方面的追求力度更大一些,于是越之云便被推选为海运部的人选参加了这次选举。

  从责任权限来说,海运部领导岗位的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其他任何一个部门,甚至可以算是整个穿越集团的命脉之一,越之云在这样一个重要岗位上任职,可以说本身就具备了一定的竞争优势。但越之云也有一个很明显的短板,那就是他在穿越之后这一年的就职岗位太少,仅仅只是一个海运部主管,还不足以体现出他个人的工作能力和政治态度。他身后的票源基本就是以海运部为主体,而来自于友好单位军警部和外贸商务部门的友情票也不在少数,票源相对比较稳定。

  周恒行也是执委会一向很看重的年轻人才之一,穿越后不久就因为其工作经历和优异的表现被任命为民政部门的黎苗事务主管,为穿越集团制定民族政策、控制胜利港附近的黎苗村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黑土港开发的时候,周恒行便被任命为当地的民政主官,如今顾凯的任期已满,近期已经回到了胜利港着手司法部的筹备工作,空出来的黑土港行政主官一职,接任者肯定将会在当地的几名主要管理人员中选拔出来。

  负责军事的钱天敦肯定不可能接这个职位,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军中,成为一代名将才是他的人生目标,何况军警部也绝对不会放他这个得力干将去走从政这条道。负责海运事务的谢春虽然能力也不差,但性格上比较毛躁沉不住气,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还难以得到了执委会的进一步重用。至于负责矿业开发的田叶友,则根本就对政治不感兴趣,完全没有走仕途的想法。不管是这几个人还是黑土港前任主管顾凯,公推的继任人选都是周恒行,基本已经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等着走执委会下任命书这个流程了。

  在北越黑土港包括涂山据点在内,这部分外派人员的选票上基本都会出现周恒行的名字。而且由于周恒行在黑土港对钱天敦的军训计划提供了很多支持,一贯都是站在军方这边,钱天敦也已经明确表态要支持周恒行的这次竞选毕竟周恒行若是能挤进了执委会,那几乎就相当于军方在执委会里又多了一个支持者。考虑这个原因,周恒行能够从军警部所获得的支持力度也不会比另外两名候选者小到哪里去。

  从这三名候选者的情况来看,都是年富力强独当一面的干将,而且都很有可能得到军警部这个大票仓的支持。军警部作为穿越集团中最大的一个团体,选票上的第一顺位肯定是先保颜楚杰的位子,而剩下的两个顺位,极有可能就会在这三人当中产生了。毕竟这三个人与军警部的过从甚密,任亮甚至目前仍有一半的人事归属权在军警部,他们之中无论是谁上位,对军警部的态度肯定都会比其他那些文官执委们更好一些。

  当初为了避免军人干政乃至于出现军政府的状况,执委会章程里专门有一条规定,就是军方的正式在编人员在执委会中同时任职的人数不可超过两人,以避免执委会在某些特殊情况下的决策投票被军方势力所左右执委会的最低投票人数是五人,这样文官至少能在票面上还占据决策优势。

  陶东来和颜楚杰两人便占了这两个坑,因此这次的选举,军方并没有推出自己的参选人员,唯一一个跟军警部瓜葛比较深的任亮,颜楚杰也提前作出了声明:任亮现在的职位并不受军警部管辖,因此他不能算是军方的人员参选。

  颜楚杰的这个声明当然不是为了要跟任亮划清界限,而是要为他的参选扫清政策障碍。这样如果任亮当选,那就是站在军方立场的非军方人员了。

  相较于军方已经明确表态支持的任亮和周恒行,越之云的劣势就要大一些了,他虽然也能因为海军部的筹备工作而获得一部分军方的友情票,但肯定没法跟那两位已经站队的相比。最终的票数能不能胜过其他的现任执委,就得看个人的造化了。

  由于陶东来有终身执委的特殊待遇,他将不需参加此次的选举,八名临时执委加上三名新人,基本就是十一名候选者争夺八个执委位子的格局,最终由得票最多的八人当选。而按照之前的执委会章程,这次的当选者将获得四年任期,执政时间可就要比第一次选出的临时执委会长多了。

  而现任的八名执委,其主要票源也基本就来自于自己任职的部门。例如工业部的票基本都为以白克思为主要去向,而农业部的票则都将归属于德高望重的袁老爷子,民政、教育、后勤等部门的票,绝大部分会流向宁崎,财政、商贸部门的票则会以施耐德为目标。

  从这个趋势来看,一些执委负责的衙门规模太小,很明显就会在票源分布上吃亏了。例如顾凯负责的外交、法务部门,基本上就是个空架子,加上他和的大洋马女友一共也就十几号人。而信产部的蒙贺就更惨了,手下的人数虽然跟顾凯差不多,但一多半都是身兼数职,选票会流向哪里真的很难说。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参加选举的周恒行在最初就是隶属于信产部的编制,不过后来又被借调到了民政部门而已。如果周恒行这次逆袭成功,那也算是一个下克上的成功战例了。

  与陶东来交好的白克思、宁崎、颜楚杰等人的继任几乎是确定无疑的事情,他们不但会拥有本部门的支持,同时陶东来主管的建设部因为没有自己的参选人员,肯定也会有相当一部分友情票流到这几人的名下。

  开始投票当天,陶东来和施耐德带着驻广办的选票回到了胜利港,并参与了投票环节。黑土港和驻崖办的选票则是已经在一天前由顾凯带回到胜利港。执委会在胜利港和田独两地分别设立了投票票箱,并且投票全程向本地归化民开发参观。虽然现在归化民还不具备投票的权力,但执委会相信这种“民主的启蒙”还是有必要早点开始做,让归化民知道他们所效忠的执委会究竟是怎样组织起来的。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