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零二章 新机构挂牌

第三百零二章 新机构挂牌

  施耐德对于贷款问题显得比较轻松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琼联发”成立之后,大明的股东都必须要注资到银行作为保证金。   .  至于说政策上的尺度,就正如陶东来所说的那样,专业的决策应该交给专业人士来做,只要施耐德认为这个措施是合适的,那么执委会也将支持并认可他的决定当然如果真的由此而造成了穿越集团的损失,那施耐德这个经手人的确也会有因此而背锅的可能。

  不过作为一个老牌金融诈骗犯,施耐德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小怕事不敢背锅的人,而且早在穿越之前他就已经在负责打理整个穿越集团数以千万的资金,未来的整个金融系统也将由他带头来构建,相比之下,现在处理的金额完全只是个小数目,执委会肯定不会对此有任何的疑虑。

  当然放贷这种业务,在穿越集团治下只能有官方开设的银行办理,其他外部势力想对金融行业进行插手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而在这方面,即便没有什么强制性的措施,穿越集团的金融部门也已经具备了很大的优势在穿越集团管理的地区,唯一能够正常流通使用的货币就是海汉流通券,真金白银只有官方与外界进行贸易时才会用到,这样外面的人想要在海汉地盘上从事金融业务就基本不可能了。至于说今后内部会不会有人拿着流通券从事高利贷之类的业务,那就得看相关部门的执法力度了。

  陶东来道:“处理好贷款这件事情,你就准备一下工作交接的事情。”

  何夕闻言放下刚举到嘴边的茶杯,愕然道:“这是要把施总调回大本营了?”

  陶东来点点头道:“算算时间,施总到广州主持工作已经有半年多了,现在驻广办的业务已经基本开始上路,施总的任务也算是基本完成了。再说我们的金融体系还处在草创阶段,有很多具体的事务必须要施总回去主持工作才行。”

  施耐德调任驻广办之后,很多金融方面的建设工作都暂时搁置下来,而如今随着穿越集团经营规模越来越大,有一些专业性较强的项目就必须要有得力的专业人员来主持工作才能进行下去了。虽然目前已经初步搭建起了银行和货币管控机构的架子,但整个金融体系的运作可不仅仅只是依靠这么一两个单位就行,还得有一整套与之配合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性的规章制度,而制定这些东西就不是半吊子的非专业人员能够玩得转的了。

  何夕叹口气道:“可惜啊,难得能遇到施总这样的搭档!”

  施耐德笑道:“要不你也向执委会递个申请,调回胜利港去?”

  何夕连连摇头道:“那怎么行?回去我就成了闲人一个,还是广州这地方比较适合我发挥长处。”

  三人说笑一阵之后,何夕又追问道:“那施总走了之后,驻广办的领导工作由谁来担任?银行事务又由谁来负责?陶总你可别指望把锅甩给我啊,我从来就不是干行政工作的料。”

  “你好好当你的007就行了,执委会也没指望让你来挑这个担子。”陶东来笑着应道。

  事实上执委会在近期会对各个驻外机构有一些比较大的人员调整变动,例如目前执委当中驻外的顾凯、施耐德都会因为工作需要被调回胜利港,而像驻广办这样的驻外机构,还会因为其功能的不断增加而对人员编制进行调整。

  “陶总,这人员要怎么个调整法,你就先给我剧透一下吧,也好让我有个思想准备。”何夕不愿就此放弃,一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模样。

  陶东来叹口气道:“那好吧,银行事务方面,执委会准备调蔡金梅到广州主持工作,这个人选安排也是施总的推荐。”

  何夕点点头:“施总推荐的人,那肯定是能够胜任了。不过我听说这个女人脾气不太好,而且有点毒舌。”

  “她就是一外强中干,看起来不太好相处,其实人还是挺不错的……”施耐德说着说着见旁边两人眼神古怪地盯着自己,当下连忙分辩道:“你们不要想岔了,我可没有别的想法,我推荐她的原因也纯粹只是看中了她的业务能力而已。今后成立了琼联发,发展银行的业务也会越来越多,必须要有专业人员在这边坐镇主持金融工作才行。蔡金梅穿越前就是在银行做事,而且是中层管理人员,说专业程度,其实她要比我更胜任这个位子。”

  “当然,当然。”何夕微笑着点点头道:“你要真是有什么想法,就会让她继续留在胜利港,而不是在卸任回胜利港之前推荐她到广州来接任了,对吧?”

  施耐德哭笑不得道:“你还真是干特务的,脑袋的奇怪思想这么多,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阴险啊?”

  陶东来干咳了一声打断了他们的争执:“私人生活方面,执委会是不会过多干涉的,只要别影响工作就行……至于行政方面,执委会目前考虑的接任人选是马力科。”

  何夕脸上的笑容变得微微有些僵硬:“哟,我的老搭档啊!那倒是省去了磨合的工夫了……”

  当初执委会筹建驻广办,就只抽调了施耐德和何夕两个人。施耐德就不用说了,本身是执委身份,坐镇广州主持工作有很明显的政治意义,加上他又是穿越集团的金融和贸易主管领导,从专业对口的角度而言,执委会对他的安排也让人无可挑剔。不过执委会在第一批外派干部中挑中了何夕作为驻广办的领导人之一,这让他在崖州的同事们多多少少有些嫉妒。

  何夕离任之前,已经能够比较明显地感受到了其他人的这种情绪,特别是一心想走从政这条路的马力科和邱元,对于执委会的安排应该是比较失望的。何夕倒是没想到时隔半年之后,自己居然又要跟马力科搭档做事了。

  陶东来解释道:“马力科在崖州这大半年里做得不错,不管是主持驻外机构的工作还是在大明控制区内的生活,他都已经适应得比较好了。而且他穿越前就在招商办里做事,算起来也是专业人士。琼联发成立之后会有很多招商方面的工作要做,决定把他调过来也是出于专业对口的考虑。最后一个原因就是执委会考虑到你们曾经一起共事过一段时间,有你的帮助,他对各种工作的上手速度也会比较快一点。”

  何夕笑笑道:“陶总你放心吧,好歹也在一起搭档过几个月,工作上的默契还是有的。”

  陶东来何等精明的人,一听何夕这个表态,便能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私人关系不算太好在一起朝夕相处工作过几个月的人,如果只是建立起了工作关系,那想必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横亘在他们中间。

  不过陶东来可不会点破这种事情,穿越集团这么大的团体,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能互相视作亲人,成员之间的关系肯定有亲疏,说严重点互相看不惯的情况也是肯定存在的。但只要不影响到工作,不对集团的利益造成损害,作为领导者就不会去过多干涉和过问成员之间的私人关系。

  陶东来继续说道:“你们这边先把相关的交接手续准备好,最迟这个月中旬,就会安排他们过来接手这边的工作了。”

  下月月初就是穿越一周年纪念日,届时除了庆祝活动之外,还有大量的机构调整和新政策要开始实施,施耐德也必须在那之前完成驻广办的工作交接,回到胜利港参与执委会的一系列重要事务。

  当天晚上,受到邀请的“福瑞丰”李家父子来到驻广办,与陶东来当面商议双方接下来的合作方式和内容,这也是双方实际掌权者的第一次面对面接触。

  会谈的主要内容就是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合作方式该如何兼顾到双方各自的利益。前期“福瑞丰”与穿越集团之间所达成的贸易协议虽然让李家赚了个盆满钵满,但这种在广州商场上一枝独秀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远远不及“福瑞丰”签订协议时的期望值。特别是在胜利港开埠招商之后,“福瑞丰”就逐步失去了独家货源的竞争优势,越来越多的大陆商人从胜利港获得了进货机会,这就大大影响了“福瑞丰”的获利水平。

  而由于穿越集团当初有意识在贸易协议中留出的后门,让“福瑞丰”被钻了空子还没法翻脸,李家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些怨念的。不过好歹他们进场的时间早,起码还能独家享有一个“最惠贸易对象”的待遇,不至于在市场上被其他竞争对手用成本优势给挤下去。

  但最近获利颇丰的军火专卖生意也受到了影响,原本的终端销售对象许心素现在跳过了“福瑞丰”,直接去了胜利港找海汉人出货。而许心素的官方身份和雄厚的实力,让“福瑞丰”连挑刺的可能性都没有,只能坐视这部分的利润迅速流失掉。根据他们自己的估算,仅仅只是在军火生意上受到的影响,就让“福瑞丰”在未来一年中损失了至少两万两白银的收益,这让李家父子也深深感到了尽快开拓新业务的必要性。

  对于施耐德所倡导的各种新兴产业,李家父子的确是有兴趣参与其中的。但由于在之前的贸易协议中吃过暗亏,李家父子也对新合作方式的各种条款有了极强的防备心,因此谈判进程一直都较为缓慢。毕竟相较于王勤这种被一波流忽悠下水的外地客商来说,“福瑞丰”跟穿越集团打交道的次数可是要多得多,对海汉人的手段也了解得更多,不会再像最初时那样说什么就信什么,而是有了更多对利益保障方面的诉求。

  而这次陶东来的亲自出面,也是借此向“福瑞丰”表明执委会的态度,首先是对“福瑞丰”这个合作伙伴的重视和合作诚意,其次也是要向他们说明执委会在合作方式上的底线,消除李家父子某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李继峰提议“琼联发”由两家轮流坐庄的股东议事方式。

  执委会对“琼联发”的经营底线就是由海汉一方绝对控股,李继峰提出的轮流坐庄方案肯定不可能获得执委会的认可。不过作为对最大贸易合作伙伴的安抚措施,执委会提出了降低土地使用金及增加紧俏商品供货量的待遇,并且表示可以免去“福瑞丰”加入“琼联发”所需缴纳的一万两信誉保证金。

  最后在陶东来将条件增加到先货后款每月结算之后,李继峰才终于松了口,表示认可海汉对“琼联发”的规划安排。而双方之前已经谈得七七八八的武装押运机构一事,李继峰倒并未表示太多的异议,因为这个机构的筹备工作已经进入到最后阶段,官方的合法手续在上个月就拿到手了,人员配备也早就到位,就等着开张营业了。

  如果一定要说在这过程中有什么分歧的话,那恐怕仅仅就只是这个机构的命名而已了。“福瑞丰”这边提出的什么兴隆、昌隆、万通、忠义、广盛,统统都被施耐德和何夕以不够气派,形象不够明确等理由否决掉了,最后所采用的名称,还是大本营通过网上投票方式选定的“金盾保安”,值得一提的是,获得这个投票第二和第三名的分别是“龙门镖局”和“顺丰速运”。

  两天之后,“金盾保安”挂牌仪式及“琼联发”第一次筹备会议在驻广办同期举行,这大概也是驻广办自创建以来最为热闹的一天。广州城里但凡与驻广办和“福瑞丰”有过业务往来的商家,几乎都悉数到场,甚至很多根本就没有接到邀请的商家,也派了代表来表示祝贺。

  这倒不是驻广办的影响力已经达到了足以左右广州商圈的程度,而是施耐德使出的一个小手段而已。半个月之前确定了挂牌开张的黄道吉日之后,驻广办和“福瑞丰”便同步向广州商圈内的关系户发出请帖,并附带一个消息开业当天驻广办将在现场无底价拍卖二十套崇祯元年限量版雕花玻璃文具,另外还有大量的现场抽奖活动,奖品全部是从胜利港运来的海汉玻璃器皿。

  这个消息一出,就算是跟驻广办没什么相干的人也会动了来看热闹的心思。其实这套拉人气的方式在之前“海汉书局”开业的时候就已经搞过一次类似的活动,效果可以说是相当不错。花费小,效果好,消息的传播面和传播速度都堪称上乘,这样的炒作方式可不会只用一次就丢掉,就连陶东来也忍不住称赞驻广办这招是“花小钱办大事”的典范。

  李继峰特地提前两天就从老家拉到广州来的李家民团在这一天也恰如其分地发挥了作用,若不是有这两百来条汉子在现场维持秩序,周边围观的上千民众足以让开业现场乱成一锅粥。

  在传统的舞狮活动之后,作为海汉代表的施耐德和“福瑞丰”老板李继峰一起将写着“金盾保安”的牌匾挂到了驻广办的大门外面。这也是继“海汉驻广州办事处”、“海汉商品展示交易中心”、“海汉书局运营办”、“海汉善堂运营办”、“海汉发展银行广州分行”之后,挂在驻广办门口的又一块新牌匾。

  不过跟其他几个单位有所不同的是,“金盾保安”这个机构只是出于业务推广的需要,暂时将办事处放在驻广办里。待驻广办扩建之后,“金盾保安”的办公地点将会独立出来,并会以护镖队的名义长期驻扎少量武装人员。

  “金盾保安”在官方所登记的资料中,老板并不是李继峰,而是他那个一向跟海汉人走得很近的三儿子李奈。李奈从胜利港回到广州之后,每个月泡在驻广办的时间比在家里还多,甚至有时候晚上就歇在驻广办,让他担任这个合资公司的老板倒真是物尽其用,起码不用太担心这个富二代老板会偷懒翘班。

  而驻广办的两名军代表虞尧和萧良,则是兼任了“金盾保安”的教官一职。在此之前他们就已经在对李家民团进行基本的军纪和作战技巧培训,出任这个职位也算是实至名归。不过由于他们两人还肩负着驻广办的安全护卫任务,“金盾保安”开业之后的异地武装押运任务就不能指望他们参与了。倒是何夕这边的权限更大一些,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工作安排,安插一些人员到“金盾保安”的押运队中去,从事广州之外其他地区的情报搜集工作。

  ...

  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5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