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章 琼州联合开发集团公司

第三百章 琼州联合开发集团公司

  执委会这帮人当中虽然没有谁担任过政府高官,但如何进行区域开发,他们却是在穿越前看过了太多的实例。如果仅凭穿越集团自身的力量,向外拓展海汉式社会制度自然会困难重重,而且推动速度也难如人意。特别是像海南岛这种传统意义上的偏远地区,既无充足的劳动力人口又缺乏各种民生基础设施,仅靠穿越集团一家之力搞开发的效果的确有限,虽然胜利港的建设速度已经足以让这个时代的明人感到惊艳,但对于执委会来说终究还是太慢。  一个胜利港就花去了大半年的时间才初步成型,那么开发崖州需要多久?开发整个海南岛又要多少年?说好的制霸世界,实现“地球上只有一个中国”的目标呢?当然最后一个目标的确太遥远了一些,穿越者们估计是很难看到实现的那一天了,但既然选择了来到这个时空,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做出一些改变历史进程,甚至名垂青史的大事,而想要依靠现在的发展速度去实现这样的目标,显然还是有一定困难的。

  想要加速对崖州乃至整个海南岛地区进行开发,执委会最先想到办法就是“招商引资”。这个在穿越前那个时空被地方政府广泛使用的开发方式,已经拥有非常成熟的一整套操作模式可以套用,执委会想要进行模仿也不会有太多的技术问题。至于这么做会不会有越俎代庖之嫌,甚至跟地方官府产生冲突,执委会认为至少可以先在官方认可度较高的崖州地区进行一定阶段的试运行,再将成功经验逐步推广到海南岛上的其他地区。

  事实上胜利港商务区的招商就是一次成功的试水,截止二月底胜利港管委会的登记资料,已经或者准备在胜利港设立商栈、开设商铺的各种商业机构和个人已超过二十家,圈地超过百亩,投资总额超过五万两白银,并由此创造出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以胜利港贸易量日渐上升的趋势来看,受到面积限制的胜利港商务区在日后恐怕很难满足外地客商们的投资热情,穿越集团必须要拿出更大的投资区域、更多的投资项目才行。

  当然了,“招商引资”挂在嘴上只是四个字而已,但真正要实施起来还是有很多具体的情况要一一处理。总结另一个时空中的实际经验,执委会认为这个工作可主要分为几种类型:一是有项目要寻求资金来启动的,二是有资金要找项目投资的,三是既有项目又有资金,要找地方落户的,最后还有一种什么条件都没有的,就只能靠出让土地来吸引投资人了。

  而穿越集团所具备的招商条件无疑是极有诱惑力的,有项目、有技术、有品牌、有资金,甚至还有部分地区的土地所有权,而且已经有胜利港这个成功项目的范本可供考察,从投资商的角度来看简直就是无可挑剔。执委会对此也极有信心,在年底的总结会上确定了相关的发展方向之后,执委会便将这一重任交给了施耐德领衔的驻广办来实施。

  “海丰号”也并非施耐德所约谈的第一家招商对象,今天王勤其实是适逢其会,正好遇到了这个面谈的机会。像“福瑞丰”这种被执委会定义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的对象,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开始在谈相关的合作内容了,不过因为知道此事的圈子很小,加上保密措施比较得当,所以相关的消息还没有流传到广州市面上去。不过施耐德早早就已经把“海汉发展银行”的所有客户都列入了约谈名单,赠送给王勤的那枚定制玻璃印章,其实也就是给招商对象们准备的小礼物而已。

  而陶东来所说的新机构,就是执委会最近在组织筹备中的“琼州联合开发集团公司”,这个机构在成立之后将专门负责对外招揽商家投资海南岛,并负责处理经营相关的一切事务。

  之所以名字里还会有“集团”两个字,是因为执委会准备给予这个机构的权限范围的确非常大,涉及的项目领域可不仅仅只是开个客栈、酒楼,建个工坊、农场之类的小打小闹,而是按照路矿、农林、基建、海运这样的大科目来划分,未来还将建立相应的下属公司来经营具体业务,而“集团公司”这一级的机构则是负责对开发项目进行统筹管理,以及与执委会之间的沟通。

  与大明商人达成这种程度的合作关系,对穿越集团来说也是一种崭新的尝试。当然,从集团、公司这样的字眼,也能看出执委会对新机构进行规范化管理的决心。只是关于这个新机构的掌舵人究竟会花落谁家,目前执委会还没有作出最后的决定。候选人倒是有四五个,只是这个机构责任重大,执委会还必须要一一征求当事人的意见才行,陶东来这次来广州的任务之一,也是要再问问施耐德这个贸易主管的意思。

  但王勤听完陶东来的介绍之后,却是有些不太明白:“请问陶总,这联合开发在下倒是明白,可公司又是何意?在下倒是听过福建那边有公司为名的会社组织,不知与陶总所说的可是一回事?”

  陶东来解释道:“孔夫子云,公者,数人之财,司者,运转之意。庄子云,积弊而为高,合小而为大,合并而为公之道,是为公司。我们所要成立的这个公司,就是聚众人之财,共同运作之意。”

  “公司”这个词语,最早的确是出现在明末清初的福建农村,其实是一种带有帮会性质的组织形式,不过这种民间组织跟陶东来所作的解释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跟从事经营贸易活动的“公司”更是扯不上关系。但这种组织却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一直存在于民间,如清朝小刀会的安民告示中就盖着“大汉天德义兴公司”的大印。十八世纪华人在婆罗洲所成立的兰芳国,最初也是以“兰芳公司”为名的民间组织。一直到十九世纪末,东南亚地区都还有大量的“洪门”子弟使用各种公司的名义进行反清活动。

  这种带有浓重政治色彩的机构跟陶东来所说的经济实体组织完全是两码事,而真正以盈利为目的经营性机构,其实是在鸦片战争之后才出现的。当然了,穿越集团的出现也顺理成章地改写了相关的历史,让作为经济实体存在的“公司”提前了两百多年出现在东亚地区。

  王勤对陶东来半文半白的解释只听了个六分懂,不过他也已经明白海汉人口中的“公司”与自己过去所知的“公司”并不是同一回事。而这个所谓的“琼州联合开发集团公司”听起来虽然有些拗口,但既然是海汉人牵头主事,那想必应该还是有些内容的。

  王勤干咳了一声道:“陶总,贵方的这个琼州联合……开发……集团公司……”

  “王老板可以称这个机构为琼联发,我们也知道全称实在太长了一点。”陶东来笑着提示道。

  “琼联发?这个名字听来还不错,联发联发,联手发财!”王勤顺口打趣了两句,然后接着问道:“那不知贵方打算如何经营这琼联发公司?”

  “首先我们会准备好一些开发项目,然后对加入我们这个机构的各个商家进行募资,商家们所出的资金将按比例折算成该项目的股份,除了会每年获取经营红利之外,出资者还可以在该项目的经营范围内享受到诸多的优惠待遇。”陶东来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份文书递给了王勤:“这是我们接下来要开始运作的一些项目,王老板可以先看看。”

  王勤接过来,见封面上写着崇祯元年琼联发经营项目概览,随手一翻,第一页便是总纲,分为了路矿、农林、基建、海运四大部分,每个部分下面又列出若干个项目。

  王勤瞟了一眼“农林”下面的项目列表,就有“琼州中北部蚕桑养殖推广计划”、“琼东南经济林木种植计划”、“崖州地区蔗糖产业布局”、“琼州油料作物种植区规划”、“南海香料作物营销方案”、“琼东南禽畜养殖计划”等等十几条,每条后面都还注明了“详情请见附件”的字样。

  王勤又看了看自己最关心的“海运”,这个大项下面所列的小项目比“农林”还多,密密麻麻地足足列了大半张纸。王勤粗略地扫了一下,其中有“海汉造船技术推广”、“南海海运业规划”、“造船业五年规划”、“海员培训规范化方案”、“海上安全保险制度推广”等等,最后甚至还有“战船外销计划”、“海外据点的设立与经营”等等耸人听闻的项目。当然这些东西无一例外也并没有附上具体的内容描述,但仅仅只是看这些题目,就足以让人心中发痒了。

  王勤上次去胜利港的时候,也毫无例外地被港湾中停靠的那些大铁船给震慑住了。但凡亲眼见识过这些漂浮在水面上的大铁船,一般都不会再对海汉人的造船技术抱有任何的质疑。而且胜利港修了那么大一片造船厂,看样子海汉人也真是打算在海运上大干一笔了。

  王勤回过头再看那“路矿”、“基建”,也无一不是排满了各种经营项目,看得出海汉人对这个计划已经做过非常充分细致的策划。

  王勤拿着文书端详了良久,才又开口问道:“陶总刚才说出资者除了经营分红之外,还可以享受到经营项目的优惠待遇,不知这是怎么个优惠法?”

  陶东来解释道:“这个要根据不同的项目而定,比如王老板参股矿山,那么今后从我们这里购买精铁的价格就会享受股东才有的内部折扣。如果投资我们的造船业,那么以后从海汉船厂订制海船的价格也会照这个规则处理。我们所给予的优惠,都是很切合实际的方案,绝对不是嘴上说说,而是真正可以拿银子来衡量的。当然了,至于具体的优惠幅度,那也要视占股比例的多少而定。”

  王勤所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指着文书上一处问道:“这个轨道交通建设工程又是何意?”

  “这是我们目前正在胜利港地区建设的一种新兴陆路交通手段,在运输能力和输送速度上都大大优于传统的方式。我这么说王老板可能听得不是太明白,如果方便的话,王老板下月可到胜利港一看究竟。这东西好不好,到时候一眼便知。”陶东来也知道这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与其在这里说得天花乱坠,倒不如让对方到时候去看看实物。

  轨道交通的一期工程最快在三月底就会竣工,而相关的工程并不会就此停下,轨道工程会在今后数年内随着穿越集团统治区的扩张而逐步外延。不过修路对人力物力财力的耗费都相当巨大,因此执委会也将这个项目划到“琼联发”的众多规划项目当中。

  王勤的确不太明白陶东来所说的“轨道交通”是什么概念,但修路这件事他倒是听明白了,当下便追问道:“陶总,这修路要如何个经营法?难不成向路上的行人收费?”

  陶东来笑道:“没错,就是你说的这样。至于怎么个收法,到时候你看了就知道了。”

  王勤完全想象不出海汉人如何向走在这条路上的人进行收费,便又换了个问题道:“我看这还有修建民房的项目,据在下所知,民房大多是自己请工匠搭建,若是由公司来运作,这又该如何经营?”

  这个问题可就真的问到陶东来的本行了,陶东来也是一时技痒,便简要地从如何划地规划、设计施工到市场操作、房产营销扼要说了一通,听得王勤全程合不拢嘴。

  待到陶东来好不容易兴奋头过去,终于把房地产开发流程介绍完一遍之后,王勤才试探着问道:“陶总确定照此去做,当地民众就一定会花钱买房?”

  陶东来道:“胜利港地区所有的地都是我们的,现在当地民众的住房,也全部是由我们提供的,换句话说他们现在房子实际上并非他们自己的财产,你说如果能够买到属于自己的住所,而且比他们现在的居住条件好得多,这些人愿不愿意掏这个钱?”

  “愿意自然是愿意的,只是普通百姓要购买贵方规划的这种砖瓦大屋,只怕要有数年的积蓄才够。据在下所知,到胜利港讨生活的多半都是贫苦之人,要等到这些人存够买房的钱,那得等上多久?”王勤也不糊涂,并没有被陶东来这话给糊弄住。

  陶东来笑道:“这个好办,谁想要买房又没有足够的钱,那可以找我们借啊!我们可以用很低的利息和很长的还款期来借钱给想要买房的民众,哪怕花十年、二十年慢慢还都行,这样就不用担心房子建好没人买了。”

  王勤摇头道:“陶总,既然你也说了这琼联发是要聚财生财,大家掏钱凑这股份,自然都希望能够尽快见到收益,这要是十年二十年才能把借出去的钱收回来,那这生意不做也罢。”

  “王老板你误会了,琼联发只是搞项目开发,借钱这种事不是由琼联发来负责的。”施耐德适时插话道:“我们这家海汉发展银行,才是负责这事的正主。”

  “这又是怎样一个操作法?”王勤发现自己的脑子已经有点跟不上这几个海汉人的思路了。

  “如果有民众买房需要借钱,那就是找我们银行借,而我们会垫资把购房款付给琼联发,这样琼联发的股东们在卖掉房子的第一时间就能拿到收益。至于借款人的还款对象,那自然就是我们银行这边了。”施耐德微笑着给王勤解释道:“而我们银行,就靠吃这借款的利息来维持费用。”

  王勤想了想,摇摇头道:“还是不妥,这些普通民众既无积蓄,又无土地,拿什么抵押给你们银行来借款?难不成拿自己这条命么?”

  “王老板,你忽视了这个交易过程中真正的交易物品啊!”陶东来摇摇头,对于王勤的智商表示了遗憾:“房子!至始至终,交易屋都是房子!”

  王勤一拍手道:“对啊!直接拿房子作为抵押,若是还不起钱,那银行就把这房子收回去抵债了!好主意,好主意啊!”

  房中其他几人都是相视而笑,这种在后世被视为生活常识的道理,在这个时代却被视为绝妙的赚钱主意。其实这倒不是王勤的脑子太笨,实在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商家并没有运作大型房地产项目的概念,商住性质的房产开发在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新兴行业。而穿越集团中有陶东来这种业界人士坐镇指挥,相关的开发项目想不赚钱都很难。

  ...

  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