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客串神棍

第二百九十四章 客串神棍

  这场争斗并不仅仅只是日本海商与东印度公司住台湾办事处之间的冲突,其背后所隐藏的利益争夺才是关键。。更多。因为大明对日贸易禁令,日本人想买中国货很难直接从中国的贸易口岸买到,就只能绕个大弯从二道贩子荷兰人手里买,免不了会被重重地敲竹杠,对此日本人心里肯定是有相当大的怨忿。而荷兰人对于来台的日本商人从来不交税也相当不满,在此之前就有日本商人因拒绝纳税而被荷兰人没收货物的先例。

  不过对于穿越集团来说,这两家之间的冲突却是一个可以加以利用的时机。只是由于自身海运能力的限制,目前穿越集团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把手伸到台湾海峡乃至日本方向,所以这个大好的机会就只能先便宜了许心素了。

  原本三方之中,荷兰是中间商,日本和大明需要通过荷兰人来进行贸易。而这下日本跟荷兰翻脸之后,可以说日本市场上就会出现一个极大的空白,谁先下手,谁就得利。日本人今后几年中想要购买到大明的货物,那几乎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跟许心素合作了。大明虽然有对日贸易禁令,但这禁令可管不住以海盗、走私起家的许心素,只要他愿意做,福建沿岸有的是地方可以用来与日本商人进行私下交易。

  许心素现在垄断了大明与荷兰人的贸易,如果再把控住与日本的贸易关系,那可就真是大步奔着“富可敌国”这个目标去了。按原本历史从1628年至1632年,日本与荷兰之间的贸易会中断近四年之久,只要操控得好,这足以让许心素从中赚出好几座金山银山了。

  当然了,执委会也绝对不会放任许心素一家坐大,等自身的海上力量逐步充实起来之后,海汉介入东北亚航线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至于日后是不是会因为利益冲突而招来许心素反噬的这种可能性,执委会倒并不是特别担心届时许心素的部属应该已经大量装备了海汉出产的武器,穿越集团在弹药供应和维护保养上就足以卡住对方脖子,更别说武器本身在性能上就存在的巨大代差了。

  宁崎没有把话完全说透,搞得董烟云也有些云里雾里。不过他好歹也在许心素身边当差多年,虽然没去过日本,但对日本商人与荷兰东印度公司之间的龌蹉还是很清楚的,既然东印度公司关押了日本商人,那这事闹大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董烟云也能推测出几分。只是他实在想不通,发生在大员岛上的事情,这偏居于琼州岛南隅的海汉人是怎么得到的消息。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种没头没尾的话,董烟云恐怕听都不会听完就直接嗤之以鼻了。日本跟东印度公司每年的交易额都在百万两上下,这么大的生意,双方一直都很小心地维护着,就算是许心素都一直没有太好的插手方法,否则早就直接把生丝贩去日本卖高价了。大明、日本、东印度公司这三方之间的利益纠葛复杂至极,又岂是局外人能够妄加评论的?

  不过说这话的是海汉人中的高层人员,那就要另当别论了。这可不仅仅只是因为现在福建方面有求于海汉人,对于海汉人的意见要给予足够的重视,更为重要的是,在来胜利港之前,董烟云在广州也听到了某些让人震惊的传闻。

  据说在天启帝驾崩、崇祯帝登基之前,海汉人便给了“福瑞丰”李家某些提示,让李家与广东本地的阉党划清界线。这种传言的可靠度本来不足采信,但在最近几个月全国范围内阉党清查当中,广州也有不少商人因为过去与阉党来往密切而被拖下水,在当地官场交游广泛的“福瑞丰”却神奇地逃过了一劫,这中间的玄机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

  董烟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如果仅仅只是停留在市井传言的程度,他还未必会在意。不过“福瑞丰”方面也一直没有在任何场合对这类传言做过任何形式的澄清,反倒是在近期做了一件让董烟云看不懂的事情李家的三公子李奈在某间酒楼跟两广总督李逢节的大公子因为小事起了纠纷,据说差点就动了手。而事后“福瑞丰”这边并没有任何的善后措施,既没有明面上的赔礼道歉,也没有私底下托人说和,似乎毫不担心就此得罪了总督大人。

  李逢节的大公子是谁,董烟云不认识,但李奈他却是见过的他两次造访驻广办,都见到了这位据说与海汉人来往甚密的李三公子与海汉人谈笑风生。虽然没有直接接触,董烟云也知道这位李三公子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而且周游过不少地方,不管文化水平还是思想见识都非同一般,像他这种在广州城小有名气的富二代,怎么可能那么不明智地得罪了两广地区一把手的大公子?

  鉴于“福瑞丰”在此之前所交恶的一些本地官员纷纷在阉党清查中落马,董烟云认为李奈的行动极有可能是有意而为之故意制造出这么一起事端,以表明自家与两广总督李逢节并非一路人。这种行为非常危险,几近作死,如果李逢节能在这位子上再待个一年半载,“福瑞丰”这边铁定日子不好过。就算李逢节一时拿不住“福瑞丰”什么大的把柄,但好歹也是两广总督、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这么多职位在身,总会找到其他招数来慢慢耗死“福瑞丰”。

  可如果李逢节真在近期就倒了,那“福瑞丰”可就又一次赌对了。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最近这几年,两广总督可是如同走马灯一般,轮换速度之快堪称史上少见。这个节奏是从陈邦瞻在天启四年将位子交给胡应台开始,接着当年胡应台就被何士晋接任,而何士晋也没坐太久,天启五年又把位子交给了商周祚。商周祚上台第二年又升了兵部尚书,却在当年就请求退休,放弃了身上的所有公职,于是天启六年便由现在在位的李逢节接任。

  四年时间四任总督,谁都不敢打包票这李逢节能在两广总督的职位上坐多久,说不定新帝头脑一热,哪一天撤他职位的圣旨就会降临广州。  但问题是没人敢拿自己身家去赌这个,而“福瑞丰”却这么做了,董烟云认为这其中肯定有某种自己所不知的理由。而依照“福瑞丰”李三公子与海汉人的亲密程度来看,董烟云不得不承认传闻中海汉人对“福瑞丰”仙人指路的说法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

  不过那些终究都是广东的事,许心素的产业几乎都在福建,两广总督换不换人,影响不到许心素的家业,但日本跟东印度公司若是起了冲突,那就真的跟许心素有切身的利益关系了。如果要改变与日本、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贸易关系,那么很多事情越早准备就越好,而且这种准备工作肯定是要冒一些风险的,如果海汉人说的情况是真,那的确有机会大赚特赚,如果是胡诌一气,那可就真把许心素给坑苦了。

  出于慎重考虑,董烟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打听一点内幕消息,至少要让自己确信这个姓宁的家伙不是在随意忽悠自己才行。董烟云斟酌了一下才道:“在下在广州的时候,曾听说福瑞丰也得到了贵方对当下局势的颇多指点,不知是真是假?”

  “没错,是有这事。”宁崎对此毫不掩饰,当神棍就得有神棍的样子才行:“要不是我们给李家提前指路,福瑞丰估计现在早就被锦衣卫给抄了。”

  董烟云没想到宁崎回答得如此直接,顿时吓了一跳,试探着问道:“那不知近日福瑞丰的李三公子跟两广总督的大公子起了冲突一事,贵方怎么看?”

  “什么起了冲突,就是我们让他去做的。”宁崎很爽快地承认了这个事实:“李逢节没几天官好做了,还贴他干嘛?早点闹翻了好,免得下任总督上了还以为“福瑞丰”是跟李逢节一头的!”

  “竟有此事?不知宁先生是从何得知?”董烟云对于宁崎的说法简直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天机!”宁崎一本正经地伸手指往天上指了指:“有些事,知道个大概就好,不能知道得太细,容易出事。”

  董烟云道:“何以为证?”

  宁崎叹口气道:“我就特别不喜欢阁下这种刨根问底的人……好吧,我如果不说点什么,估计你也信不了,那就说说李逢节李大人的继任者吧!”

  旁边陶东来强忍住笑意配合道:“老宁,你这样连续泄漏天机,难道不怕遭天谴?”

  宁崎叹口气道:“那也没办法啊,这是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我个人也值了!”

  董烟云一听这是有干货了,赶紧屏气凝神听宁崎泄漏天机。

  “李逢节数月之内就会下课……不对,是罢免。”宁崎干咳了一声道:“接任他的人嘛,是以前任过广东巡按御史的王尊德王大人。”

  “不对不对!”董烟云连连摇头道:“你要是说别人也就罢了,但在下有一个同乡便是这位王大人家中仆役,在下对他可是略知一二!万历年间他的确是任过广东巡按御史,在天启五年还做过广西巡抚。几个月之前还被先帝任命过兵部右侍郎,但没当几天就被罢免了,现在正赋闲在家,怎么可能突然出来接任两广总督这种职位?”

  宁崎摇头道:“董先生,你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天启帝用的那些人,你看现在还有多少能在位子上坐得好好的?天启帝罢免的人,崇祯帝难道就不能用?”

  董烟云虽然是个走私商人出身,但心目中对皇权的敬畏还是有的,肯定不敢像宁崎这样妄议皇帝的做法,当下只是连连摇头,觉得这些海汉人真是出言无状,却讲不出什么反对的言论。

  宁崎笑了笑,进一步剧透道:“这位接任的王大人也不是说就能一步到位,崇祯帝很快就会重新启用他,出任刑部右侍郎,不信你等着看就是了。半年之内,崇祯帝就会任命他当两广总督,另外还兼任广东巡抚。要想经营关系,现在就趁早烧冷灶,别到时候说我没提醒过你。”

  董烟云惊讶地张大了嘴,半晌才喃喃道:“所以福瑞丰那位李三公子就是听信了你们的话,才有此举动?”

  “你以为李家的人都疯了么?过几个月等李继峰成了新任两广总督的座上客,你就知道他们是不是发疯了。”宁崎很平静地说道:“两广总督一定会换人,日本跟红毛人之间一定会出大冲突,这两件事你回去之后,可以转述给你家主人。反正结果很快就能看到,验证起来也不需要太久。我希望在那之后,不管是阁下还是许大官人,都不要再有任何质疑我方决定的想法出现。”

  董烟云此时由于接受的信息量太大,脑子已经快要宕机了。等他昏昏沉沉地告辞离开之后,陶东来才笑道:“宁崎,你这家伙是打算要走神棍路线了?”

  宁崎笑道:“当神棍就算了,有悖于我在学生心目中大教育家的形象。适当的剧透还是可以用用的,施耐德在广州搞剧透收效很不错,我看这个办法以后都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使用,你说这事验证之后,许心素难道还有胆子质疑我们所作的决定吗?”

  “就算他不会全信,那起码也能增加我们的威信。”颜楚杰接话道。刚才宁崎忽悠董烟云的时候,他也是在旁边憋得不行,如果不是宁崎瞅空子瞪了他几眼,恐怕早就笑出声了。

  陶东来收起笑容总结道:“船匠、蚕种、铜,最重要的三样东西基本都已经谈定了,接下来就是等着实施了。不过福建的确隔得太远了些,这一去一来,等他们组织好我们所需的东西再来胜利港,至少又是一两个月的时间了。日本那边的周期估计更长,半年之内能有日本的铜运过来就算不错了。”

  “那这次到底要不要卖军火给他们?”颜楚杰也把话题回到了正事上。

  “卖,但还是要限量。枪可以多卖一些,火炮少卖。”陶东来对此已经有了相应的销售策略:“许心素是守城的一方,炮要是卖得太多,十八芝可就完全没法继续打下去了。”

  “不过这家伙带了三十万两银子过来,也不能轻易就放跑了他。”宁崎摸着下巴道:“要不,明天给他单独搞个专场产品推介会?”

  “这个可以有。”陶东来点点头道:“虽然我们现在产能不足,不过可以先卖一些样品到福建,打打知名度,先把我们海汉商品的存在感刷出来再说。”

  接下来的两天中,除了在执委会的安排之下参观胜利港的一系列基建工程之外,董烟云也通过商务部门专门为他准备的产品推介会订购了不少海汉商品。这些东西他大多都已经在广州市面上以及驻广办的产品名册上见到过,甚至有一些玻璃文具在漳州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有商家发售。不过胜利港的产地出货价,的确要比广州低了一大截,而且可以挑选的货物品种要比广州丰富得多广州那边很多东西一上市就会迅速销售一空,长期都处于有市无价的断货状态。至于福建就更不用说了,基本就只有零星的海汉货物能够贩运过来,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少数社会高层人士的收藏品而已,海汉商品的名声也远远不及广州那么响亮。

  但董烟云是老商人了,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他是很明白的,这些东西即便在福建没有太大名气,但贩运回去之后的销售状况却肯定会极为火爆。能在广州市面上造成流行风潮的商品,要在福建复制一次过程也并不算难,海汉商品的火爆状况是如何在广州炒作起来的,他早就已经在当地打听得一清二楚了。

  董烟云甚至完全能够现在就脑补出这些海汉商品运回福建之后受到疯抢的场面漳州、泉州、福州这几个州府的有钱人真的不要太多,像玻璃制品之类的东西,他们真的会拿出同等重量的银子来购买。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这次从胜利港采购到的两百支火绳枪和两门海汉炮。虽然数量的确少了一点,但至少不是空手而归,董烟云回去之后也能够向自己主家交差了。至于下次再来胜利港的时候能够买到多少军火,海汉人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那得视他下次能从福建带来多少有用的东西而定。

  除此之外,董烟云也不能免俗地在胜利港圈了一块地,并预付了两年的土地使用金。虽然这事是他自作主张,但在看到诸多大陆商家都在这里投资圈地兴建商栈之后,董烟云相信自己的决定也能得到许心素的认可。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里的进港航道两边所修筑的密密麻麻的炮台,让人非常有安全感,董烟云甚至觉得哪怕是“十八芝”的船队到了这里,恐怕也讨不了好去。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