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贸易谈判(一)

第二百九十二章 贸易谈判(一)

  在这个时期的大明海商当中,唯一拥有官方许可,能够跟荷兰人做外贸生意的人就是许心素。  叔哈哈从1626年许心素接受招安拿到官方身份开始,荷兰东印度公司与大明的所有生意都被许心素所垄断,其中的利益之大可想而知。荷兰人如果不通过许心素的渠道,几乎连一根蚕丝都别想从大明买到,这种垄断经营自然也就引来了别人的眼红例如早就盯着漳州泉州的“十八芝”海盗集团。

  仅仅是每年从福建沿海运往台湾与荷兰人交易的生丝,总金额就以十万两计,这种大买卖要是没招来争抢才是怪事。“十八芝”拼命攻打许心素的地盘,最终目的也就是为了要垄断福建沿海港口的对外贸易权。而在原本的历史上,郑芝龙在打败许心素,控制了福建沿海之后,也是选择了与前人相同的道路,迅速接受明朝招安,拿到官方身份之后继续垄断对外海上贸易。

  靠着这种垄断经营,许心素积累下了庞大的身家,说他富可敌国可能有点夸张,但其拥有的财富肯定是远远超过现在的穿越集团说不定比被内战拖得要死不活的北越政权还富裕一些。几十万两现银,事前也没打声招呼,直接就用船运过来了,这作派真是穿越众之前从未见过的土豪。

  海汉一方三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陶东来便开口道:“董先生,关于军火贸易的事宜,我想驻广办已经跟你作过详细的说明了。我们出口的军火,并不是拿着银子来就可以随便买到的。”

  董烟云点点头道:“在下来之前也了解过了,本地交易需将现银先换成贵方钱庄所发之银票,这个没有问题,稍后自会派人去办理此事。”

  “你误会了,不是这个问题。”陶东来摇头道:“我们出口武器是有诸多限制的。卖给谁,卖多少,这都是必须经过集体讨论之后才能决定。董先生,我这样说吧,你们通过福瑞丰所买到的武器,基本就是我们能够出售给你们的数量了。”

  这个董烟云脑子也转得不慢,立刻便道:“这么说贵方是特意将这些武器卖到我们手上?”

  “没错。”陶东来点点头并不否认对方的猜测:“我们知道在此之前十八芝把你们压制得很惨,如果不是中左所还有堡垒可守,恐怕漳州外海早就被十八芝给占了。我们并不希望福建沿海地区被十八芝这样的海盗团伙所控制,所以选择了出售武器这种方式对你们进行一些援助。”

  “贵方既然愿意提供援助,可为何又要对武器售卖加以限制?在下带来的可都是成色十足的现银,三位大可派人前去船上查验真假!”董烟云快要被陶东来这绕来绕去的说法给弄糊涂了,他想来想去也只能认为问题可能是出在钱上面:“若贵方认为价格有商榷之处,那也可以提出条件慢慢商议。”

  没货、限量,这类借口在董烟云来看,应该都是海汉人试图抬高武器售价的花招,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有所准备了。海汉人如果想敲敲竹杠,这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花出去采购武器的钱,在打败“十八芝”以后都能很快赚回来。不过从之前和驻广办的接触来看,要想让海汉人开这个口子,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事情驻广办推说必须由胜利港这边作出决定,而到了胜利港之后似乎也没有找到解开问题的方法。

  果然陶东来立刻摇头道:“不是价格高低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我方产能有限,无法在短时间内生产出大量武器进行出售。董先生你即便能拿出金山银山,我们也没有办法。”

  陶东来自然不可能把执委会试图通过武器输出量来控制福建战局的真相说出来,而远在福建的许心素也绝不会想到千里之外的一个小海港里,居然有一群人早就在悄悄算计自己和“十八芝”。真相不能说,那么最好的借口就莫过于产能不足。

  不过话说回来,陶东来所说的倒也不完全是借口。北越的远征结束之后,郑氏的反应比预计来得更快,争江战役的战果统计都还没有结束,升龙府的使者便已经赶到前线,向钱天敦表示要增加武器购买量。升龙府计划在年内训练并武装出至少五千人的火器部队,然后部署到横山争江防线。

  这就意味着穿越集团刚一开年便拿到了军火大单,年内至少要向北越出口火绳枪四千支、火炮八十门以上,才能满足北越的组军需要。而这中间可能又将涉及一系列的其他交换条件,比如政治条件、军援合作、移民数量等等,北越方面极有可能会为了这个大单派出军方高级将领亲自跑一趟胜利港,与海汉高层面对面商讨这笔交易的具体事宜。

  当然北越方面也没有忘记向海汉一方提出船只采购计划,但胜利港造船厂目前已经出于超负荷运转状态,海运部和军警部的订单都已经排到了明年,不可能再有精力去接外面的商业订单了。而海运部唯一能卖的,大概也就只有手头上的一些船况逐渐下降的二手船而已。但不管怎样,今年北越政权想要完成这一揽子采购计划,肯定要准备好大出血了。

  董烟云也没想到陶东来把话说得这么死,皱眉道:“在下千里迢迢而来,诚心登门求购,贵方总不至于连一枪一炮都匀不出来吧?”

  “倒也不是一点存货都没有,只是我们与福瑞丰有独家代理的协议,不太方便直接向你们出售。”陶东来继续采取迂回战术。

  董烟云脸上露出不快的神色道:“以我家主人在福广两省的名望,福瑞丰还不够格插手你我之间的交易,陶总大可放心!”

  董烟云敢这么傲气地蔑视“福瑞丰”,的确也是有底气的。之前福建方面只能跟“福瑞丰”进行交易,那是因为没有找到第一手货源,受到诸多限制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如今既然已经找到了生产商,福建方面又岂肯再让“福瑞丰”从中插手?就算同样的价格,许心素自然更愿意把这钱让生产商赚去,而不是“福瑞丰”这种纯粹靠着倒手来获取利润的中间商。

  而相比商许心素,“福瑞丰”的实力的确有点不够看,论麾下的海船数量,双方差了十倍不止,虽说许心素比不了东亚海上第一的“十八芝”,但大大小小两三百条船还是有的。论武装力量,“福瑞丰”手底下倒是已经有了一支全火绳枪装备的民团,但许心素麾下可是有几千挂着明军招牌的前海盗成员,并且也已经开始逐步装备海汉出产的火器。论在商界的影响力,那差距就更为明显,许心素不但独揽大明与荷兰的所有交易,而且还控制了大明与日本之间的部分贸易往来,在受到“十八芝”打击之前,广东沿岸其实也有很多地方是属于许心素的控制范围。

  现在董烟云就把话挑明了,武器贸易这一块,许心素已经决定把“福瑞丰”踢开一边,直接跟海汉作交易。如果“福瑞丰”不服,那也可以试试挑战一下许心素的权威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一边是纯粹的商人,而另一边则是拥有海商、海盗、海军三重身份的强大武装势力,李继峰只要没吃错药,就还不至于为了这种事情去找许心素的麻烦。

  “这……既然董先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也算是极有诚意了。”陶东来感觉圈子已经兜得差不多,也是时候该进入正题了。

  “那就是有得卖了?那好,贵方有多少我们就买多少!”董烟云恨不得立刻就敲定武器买卖的事情。

  “要买武器可以,但我们也有一些条件,当然了,我先前已经说过,跟武器价格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陶东来开始给自己接下来要开出的条件铺路。

  “陶总但说无妨,只要我方能够办到之事,都可尽力满足。”董烟云急忙催促道。在他看来陶东来这完全只是欲盖弥彰而已,说是跟钱无关,这真要跟钱无关你兜这么久的圈子干嘛?

  “我想董先生大概也知道,我们这边很缺海船……不不不,你不用瞪着我,我们并不是要你们继续提供海船。”陶东来顿了顿道:“我们希望贵方能在福建代为招募一批船匠,至于具体的待遇,稍后可以和宁先生详谈。”

  作为这个时代大明统治区内海上贸易最为发达的沿海省份,福建地区所拥有的海船数目还是相当大的,相应的造船业也比较发达,这个行业的人口基数还是很可观的。按照执委会在此之前经过各种途径所了解到的一些信息,福建省内从事造船业或者相关行业的人员竟然超过万人,虽然其中大部分都只是粗通木工的一般劳工,但着实也有不少拥有真本事的船匠。

  琼州岛本地的造船业远不如大陆发达,只有北边的儋州、琼州府城有造船厂,去年何夕还曾经去琼州府城订制过两艘海船。不过自从海运部自己开设造船厂之后,执委会便通过各种渠道开始从其他造船机构中挖人,北边但凡是有点手艺的船匠,已经有八成都搬到了胜利港来。像近在咫尺的崖州,罗升东更是把水寨里修补战船的船匠也搜刮一空全送到了胜利港,以至于现在崖州水寨的战船需要维护修补的时候,也必须到胜利港造船厂排期才行了。

  岛上的船匠挖得差不多了,执委会自然就把眼光转移到了大陆上。除了驻广办在不断地进行招收之外,造船业非常发达的福建自然也进入了执委会的视野。造船厂归化民中的头号技术员张天贵,就是从福建躲避战乱逃到广州之后才被招揽而来,对于福建船匠所具备的技术水平,海运部是非常满意的。

  董烟云不太明白陶东来的目的,犹豫着问道:“那不知贵方想招收多少船匠?”

  “多多益善,我们是长期招收,对人数上不作限制。”宁崎接过了话头,对于人力资源方面的事务,一向都是由他在负责安排:“凡是愿意来胜利港工作的,我们都会给予一定金额的安家费。举家迁来的,小的读书,老的赡养,这些我们都会负责。只要有真本事,我们可以保证其收入至少是在大陆的一倍以上。”

  事实上迁到胜利港定居的船匠收入远比宁崎所形容的更高,像张天贵这种水平的船匠,在福建的时候不过每月二三两银子的工饷,新船下水时还能拿到一点船东给的红包,除此之外基本就没有别的收入了。但在胜利港造船厂,仅仅只是他三级劳工的基本收入,就已经超过十元流通券,休息日加班会给加班费,逢年过节有节日福利,在技术上提出合理化建议还能得到海运部的奖金,实际算下来的收入起码是在大陆的五倍以上了,而且家人的生活也全部由民政部门安排得妥妥当当,张天贵早就绝了迁回大陆的念头,准备死心塌地在胜利港干一辈子了。

  “那这招收到船匠的多寡,可否会影响到贵方出售的武器数目?”兜了这么久的圈子才开始提条件,董烟云当然明白对方不是无的放矢,这招船匠的事情恐怕没有嘴上说说那么简单。

  果然宁崎点点头道:“原则上我们还是重质不重量,主要还是看招来船匠的真实技术水平如何。我们现在并不缺劳动力,要的就是懂技术的匠人,所以招揽来的船匠会先经过简单的技能测试,确认其水平之后,我们才会给予贵方相应的回馈比如说每推荐来十名合格的船匠,就可以换到二七式火枪十支,或者是以七折价格采购二七式火炮一门的优惠。”

  董烟云眉梢一抖,对于海汉人所开出的条件忍不住有些震惊。按照福建方面之前从“福瑞丰”手中采买军火的价格,海汉人为船匠所付出的代价至少是一人二十两银以上,而这还仅仅只是招揽费用,船匠到胜利港之后的待遇是另行计算的。这挖角的力度不可谓不大,董烟云估计自家老板很难抵抗住这样的诱惑。

  只听宁崎继续补充道:“……为了保证贵方能够在招揽过程中尽心尽力,我们会要求每次进行武器采购之前,贵方所招揽的船匠数目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并且会跟售卖武器的数目直接挂钩。”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替你们招到足够多的船匠,就不会卖武器给我们了?”董烟云愕然道。

  “大概就是这意思,但也不完全。我刚才已经说了,你们能招来多少合格的船匠,就可以换到同等数目的火绳枪,至少不会让你们白忙。但如果要大宗采购,那就必须得做得更好才行。”宁崎简明扼要地说明道:“特别是要买我们这里出产的火炮,那就必须累积船匠人数到一定的数目才能进行交易!”

  “这……这实在有些难为人了吧!”董烟云摇头道:“招百八十个船匠倒是能行,无非是花费一些时间而已。但若是数目大了,这叫我方如何进行?再说我方要采买的军火也不是小数目,若是每次都需要大量船匠来作为交换条件,这买卖可没法做了!”

  海汉这边早就料到了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董烟云话音刚落,陶东来便接过话头道:“所以出了招揽船匠的计划之外,我们还为贵方准备了其他折衷的处理办法。”

  “哦?愿闻其详!”董烟云赶紧追问道。

  招揽船匠的确不难,许心素控制地区内的船匠起码就有一两千,要匀一些给海汉人用来交换武器也未尝不可。但董烟云也不是蠢人,自然不会轻易暴露己方的实际状况,怎么也得先叫苦还价才行。他倒是没料到海汉人这么好说话,一抱怨便立刻就有了别的转机。

  当然这实际上并不是什么转机,也只是执委会事前准备的策略罢了。船匠固然重要,但通过福建许心素的势力,获得一些别的好处和方便,同样也是执委会所追求的目标。宁崎刚才把船匠的条件提到那么高,其实也是为了让对方主动还价,然后再借此提出其他的交换条件。董烟云虽然也算是见识不少的老海商,但遇到执委会这几个配合熟练的嘴炮狂魔,恐怕最终还是难逃被忽悠的下场。

  “据我们所知,福建的生丝产量一直都很不错,许大官人跟荷兰人之间的交易,生丝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陶东来开始慢慢谈及到第二个要提出的交换条件。

  董烟云没等陶东来把话说完,便连连摇头道:“陶总,这生丝的贸易恐怕就没办法了,福建一地出产的生丝,均是提前一年或者大半年就被人定光了,贵方若是想大量采买,此时已经有些晚了。”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4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