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福建来客

第二百九十一章 福建来客

  如何能够避免撕破脸皮,采用较为平和的方式逐步控制崖州,乃至今后更广大的大明治下地区,一直都是执委会执政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课题。 .  。作为执委会来说,肯定会希望在发展期能够拥有一个安定的周边环境,为了扩大控制区而与明朝地方官府交恶,在执委会看来是很不值得的扩张方式,因为这样很可能会对穿越集团的产品销售市场和人口来源都造成极大冲击,很明显是弊大于利的做法。而且单纯利用武力占领的区域,在今后一段时期内的统治也将会存在着诸多治安隐患。

  那么既要达到实际控制效果,又要尽可能保留地方官府和其他机构的正常存在,以维持穿越集团与大明之间的“正常”关系,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通过各种手段逐步将地方官府的机构架空。天高皇帝远,统治基础并不是特别牢靠的崖州无疑是一块极好的试验田,正好可以用来验证执委会的这套措施是否切实可行。最初执委会是把目标锁定在崖州的州治官衙,但后来发现似乎从来往较为密切的军方下手更为容易,见效也会更快一些。

  崖州水寨的编制才五百人,规模甚至还比不上军警部1628年海军建设方案中的计划目标换言之,军警部组建的海军编制足以将崖州水寨这个壳完整地顶替下来。如果军警部能够架空崖州水寨,那今后在必要时就可以来个全员顶替,属下的海军完全可以借用崖州水寨的名义在南海进行各种活动,不管是日常在胜利港附近防御巡航,还是对外武装干涉行动,有了这层外壳作掩护之后势必能便利不少。

  但具体的操作中,还是有很多可能会出现问题的细节,比如说罗升东特别关心的编制问题。民间武装为官府效力的事情,在大明并非稀奇事,像海南岛现在所居住的苗族,就是早年从大陆征发来平定黎族叛乱的苗兵后代。而现在的黎峒,也都已经接受了明朝的册封,像符诺这样的峒首都会有世袭的武官官职在身,在发生战事的时候也会按明军的要求出兵协从。海汉民团的民间武装性质并不会成为这个借壳计划的障碍,但前提是要获得兵部的认可和授权才行。

  但站在执委会和军警部的角度上,却并不愿意接受这种册封的形式。哪怕是暂时性的权宜之计,也会很容易被舆论视为招安,日后如果要跟大明翻脸,那岂不是就成了货真价实的叛军?这种反面形象对今后收服人心将会有极大的负作用,而且也没有任何人愿意顶着“百总”、“千总”之类的官衔在自家海军里服役这在数年后肯定妥妥地会成为黑历史,搞不好连子孙后代都会受此影响。

  所以最终军警部决定采取的策略就是尽可能走中间路线,模糊这种行为的性质,既不接受册封,也不跟撕破脸,只做不说闷声发大财。  当然这个中间路线还需要以罗升东为首的大明军官通力配合才行,否则很难完成“合法手续”成为官方认可的协从军。

  看到罗升东的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颜楚杰话锋一转道:“罗千总也不用沮丧,这样安排其实对你,对我们都是最好的一种选择。你现在想不通不要紧,回去好好想想,如果觉得我们之间的合作存在问题,那也随时都可以终止。”

  听到颜楚杰说出“终止”,罗升东才从郁郁不安中回过神来,赶紧应道:“颜总毋须担心,在下明日便回崖州,说服何参将发文征调海汉民团,不需几日便定能办妥手续。”

  “这样最好。”颜楚杰点点头道:“你上个月申请在港区拿一块五亩的地皮,执委会已经批复下来了。回头你去找任亮把手续办一下,另外如果要用来开店做买卖,也得先在他那儿报备。”

  “是是是,有劳各位了。”罗升东连声应道。在胜利港商贸区申请地皮这事,罗升东已经向海汉执委会提请了一个月,只是这段时间里海汉民团一直在外面打仗,罗升东自然也不敢去催促此事。而颜楚杰选择在这个时候放出消息,显然也是带有一定的目的性如果罗升东的态度不是那么合作,那地皮的事自然就会无限期延后了。

  “颜总,那我们巡检司……”魏平赶紧抓紧时间打探颜楚杰的口风。水寨的事情看来已经是不会有什么别的转机了,罗升东除了接受安排之外也没有其他可选的路子。至于终止合作,所有人都清楚这个选择权其实并不在罗升东手上。不过海汉人现在已经决定了要对水寨下手,魏平在兔死狐悲之余,也有些担心自己的处境。

  相比崖州水寨,巡检司的份量可就差得太多了。罗升东现在已经是六品千总,而魏平只不过是底层的九品芝麻官,两人的手下人数更是差了几十倍之多,可以说不是处在同一个实力层面。魏平知道自己之所以还能在这里坐着而不是在劳改营里当苦力,纯粹只是因为海汉人还需要巡检司这个机构来维持对外的形象,表示此地仍属大明治下而已。如果想继续好好混日子,那就最好是顺着海汉人的意思来颜楚杰要说声借巡检司的名声一用,魏平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立刻应下来。

  “巡检司……暂时维持现状吧!”颜楚杰并不是很在意的应了一句。

  魏平稍稍放下心来,但同时也有一丝小小的失落感。很显然海汉人对两者的重视程度有着巨大的差距,巡检司的份量实在太轻,以至于军警部都没有要接手的打算。

  “对了,如果你手上有擅长侦缉、审讯的人选,可以向我们推荐一下。”颜楚杰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口又补充了一句:“我们现在需要这方面的人员,一经录用,待遇从优!”

  魏平心道这倒是好算计,海汉人没打算接管巡检司,原来是想着把巡检司的人直接挖过去替他们做事。

  海汉人正在筹备自己的独立治安管理机构,这事魏平已经有所耳闻。在魏平看来,这是海汉人打算把一直没有明确定位的保安队扶正的一个举措。这些穿黑衣黑裤的保安在胜利港所拥有的权限极大,大到魏平都有些羡慕的地步。

  海汉保安队除了负责缉拿盗贼,维护治安之外,同时还兼具了在港口码头检查外来船只,管理劳改营等事务。本地民众当中除了穿军装的海汉民团,其他领域统统都在保安队的管辖范围之内。真要说起来,其实巡检司的职能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保安队给架空了,这也是魏平能够心平气和接受现实的原因之一。

  军警部的人员当中的确有一些人在穿越前有过从警经验,但后世的专业经验放在现在的客观环境之下也不是完全管用。而这个时代的从业者虽然在装备和技术上比较落后,但也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要是论起对民众心理的掌握,对周边环境的熟悉,在另一个时空穿过制服的这些人真未必比得上本地的土著捕头们。

  另外有一些不便为外界所知的脏活累活,也需要有人来干才行。比如刑讯逼供这种手段,找到懂得用刑技术的人来实施,就比较容易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而这正是穿越众警官所欠缺的本领之一。而直接从崖州的衙门里挖人,无疑是最为快捷的办法之一,穿越集团别的资源有可能缺乏,但最不缺的就是钱。只要把待遇公布出去,肯定会有人拒绝不了这种诱惑。

  正当魏平盘算着自己认识的老捕快里有哪些人比较合适的时候,颜楚杰的勤务兵进来俯身低声汇报了几句。颜楚杰点点头,站起身道:“我现在有别的事情要赶去处理,两位请自便吧!如果还有什么搞不明白的事情,也欢迎随时来找我咨询。”

  颜楚杰出了军警部之后,便径直来到了执委会的办公区。刚才他急急匆匆结束了跟罗魏二人的谈话,是因为陶东来让人来通知他立刻到执委会参加一个会见活动。

  能让陶东来和颜楚杰两个军头如此重视,来者的份量自然不轻。颜楚杰进入会议室之后,见陶东来和宁崎都在,此外还有一个明人打扮的中年男人,肤色黝黑干燥,看样子很像是长期在海上活动的人。

  “介绍一下,这位董先生是从福建来的。董先生,这是我们这边负责军事的颜楚杰颜总。”宁崎替双方简单作了介绍。

  那名中年男子起身抱拳道:“在下董烟云,见过颜总!”

  “客气客气!”颜楚杰也抱拳回礼。

  “董先生这次从福建过来,说是有一些买卖想和我们谈一谈。”陶东来一边请董烟云重新入座,一边向颜楚杰说明情况。

  事实上这位董烟云并不只是单纯的生意人,他的身份是福建大海商许心素身边的重要幕僚之一,掌控着许心素名下通往东南亚地区的部分货运航线。这次专程来胜利港,所要谈及的买卖当然也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商品交易。

  而这次会面之前,双方就已经提前在广州进行了几次接触。董烟云曾两次到驻广办与施耐德等人会面,商谈交易内容。不过在此之前的会谈当中,双方都有所保留,董烟云固然是想先尽可能多地了解海汉这边的真正实力,而施耐德那边也没打算完全给对方交底,只大概谈了谈商业合作方面的事宜,至于军事政治方面的合作,驻广办那边包括何夕在内都没人能够擅自做主,所以最后董烟云还是得亲自到胜利港走一趟,跟陶东来等实际掌权者会面。

  在董烟云从广州出发前,相关的会谈资料就已经通过电报送到了执委会的案头,为此陶东来也亲自抓起了这件工作。穿越集团对福建沿海及台湾海峡战局走势的重视程度,可以说丝毫不亚于对安南内战的关注,但限于自身的海上实力相当有限,穿越集团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直接介入到这场利益争夺战中去,只能通过比较迂回的方式来影响福建战局的走势。

  早在半年之前,穿越集团便通过“福瑞丰”这个渠道,将少量的军火销往了福建,卖给许心素集团,以帮助其抵御“十八芝”的攻势。而其后的半年当中,又分多次陆陆续续向其售卖了价值超过十万元流通券的武器、弹药和物资。可以说如果没有穿越集团所提供的这些军火援助,许心素现在就算没死恐怕也只剩下半条命了,但如今却是仍然生龙活虎,以漳州为基地,占着福建沿海最大的外贸港口月港,以及位于月港东边的海上门户中左所。

  而穿越集团的军火交易不仅换来了巨大的经济收益,还有一些更直观的好处,比如去年就用火炮等军火向福建方面换了一批海船。另外一些原产于福建的商品,也因为双方的地下合作关系而降低了不少采购成本。可以说迄今为止,双方的合作都还算是顺畅,没有出现过任何形式上的不愉快。

  “董先生能不能先介绍一下目前福建沿海的状况?”颜楚杰最为关心的自然是军事局势变化,坐下来之后立刻抛出了问题,为了不浪费时间兜圈子,他还特地补充道:“我说的状况就是指目前许大官人与十八芝的战况。”

  “郑芝龙虽然一时势大,但其属下多是海盗,桀骜难驯,要上陆与官军作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几个月来打打停停,也没叫他们十八芝占去什么便宜,反倒是他们在攻打中左所的过程之中被火器杀伤了不少。我家主人早有了与其在海上决一生死的打算,只是战船打造太慢,暂时还无法与贼人在海上争锋。”董烟云简明扼要地介绍道。

  在座三人听得都是不以为然,“十八芝”是海盗,许心素又能好到哪里去?当初控制东亚海上航线的大海商李旦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海盗,而继承了他相当一部分产业的许心素,底子自然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当然许心素已经靠着政治现金成功洗白,现在成了福建总兵俞咨皋手下的干将,连带许心素手下的杨禄、杨策等海盗头子也摇身一变,成了大明水师军官。

  这样的一支杂牌军,战斗力自然可想而知。在原来的历史轨迹当中,许心素就是在今年被郑芝龙斩杀于厦门岛上。董烟云倒是一心在为自家主子粉饰,但他哪知道面前这几位对福建战况的了解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说白了颜楚杰想了解的并不是双方的表现如何,只是想确定一下许心素集团在短时间内还不会呈现出失败的趋势在穿越集团的海军崛起,能够独立应付“十八芝”之前,还是很需要许心素继续在东南沿海作为“十八芝”的靶子和对手而存在。

  福建沿海的战争与安南内战有所不同的是,现在执委会更倾向于帮助北越在数年内消灭南越政权,以换取在南越控制区建立基地的权益,而福建沿海的这场战争无论哪家打赢,对穿越集团都没什么实际好处可言,因为穿越集团的最终目的就是控制台湾海峡的航道,不管哪一方显然都不会乐意将这种核心利益拱手相让。因此执委会想要达成的效果便是维持双方的战略平衡,不会让许心素集团在短时间内崩溃,但也不能让其具备了过于明显的优势这可以通过对武器弹药的出口来进行调控。

  当然作为交战方之一的许心素可不会对“十八芝”心存仁慈,在他意识到来自琼州岛某个偏远所在地的武器能够帮自己打击对手取得胜利,便不可抑制地产生了进一步的心思只要装备更多的海汉武器,彻底剿灭“十八芝”也并非不能做到的事情。

  但想要加大武器进口量,并不是许心素能够单方面决定的事情。海汉武器在大陆的唯一代理商就是“福瑞丰”,而且出售给“福瑞丰”的武器也是要接受严格管控,甚至还规定了销售对象。换言之,许心素就算拿着银子找上门去,在“福瑞丰”那里也没办法买到更多的武器弹药。为此许心素专门把董烟云派到广东,寻找货源,费了好些工夫之后,董烟云才终于搭上了驻广办这条线,然后辗转秘密来到了胜利港。

  “在下这次随船携来白银三十万两,望贵方能放开限制,多售卖一些火枪大炮,至于具体价格,大家好商量。”董烟云也没有多绕圈子,几句话便直接挑明了来意老子就是有钱任性,你们负责开价,我负责买买买。

  董烟云所肩负的主要任务很简单,那就是尽可能多地采购到海汉武器。至于价格,这并不是他需要担心的问题,大老板已经发了话,海汉人卖多少就要多少,各种武器多多益善。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