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九十章 残酷的现实

第二百九十章 残酷的现实

  魏平自从解开心头的疙瘩之后,看待事情的眼光也跟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更多。这事要搁在几个月之前,他可能真的会为罗升东觉得不平,但现在他的想法却有些不同了。

  罗升东再怎么抱怨,最终也不会跟钱过不去,九成还是要继续跟海汉人合作捞金。而且海汉人花了那么多心力、金钱去推动罗升东的老丈人接任崖州知州一职,这已经表明了他们不会对崖州采取武力占领措施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罗升东的家族跟海汉人的利益纠葛越来越深,海汉人也不需担心他或者他老丈人不愿合作。

  至于刚才在祭祀典礼最后发布这个消息,魏平认为这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公开宣示控制权的举动。其实大家都早就很清楚,胜利港附近海域,包括崖州的临海区域在内,现在究竟是谁说了算。不管是论船还论兵力,崖州水师都已经远远不如海汉民团。在海汉近几个月的各种行动当中,崖州水师的战船更多时候都是在配合海汉执委会的命令,充当交通工具或是吓唬外人的道具而已,说得严重点,海汉人甚至根本就没有把崖州水师当作一个可能的威胁来对待。

  过去海汉与崖州水师之间的合作虽然已经是半公开化,但一直没有公开宣称对这片海域的控制权,双方私下保持默契都不主动提及此事。但这次海汉民团得胜归来,似乎形势已经开始悄然变化,崖州水师第一次开始感受到了生存压力。不过在魏平看来,这件事恐怕还不是那么简单,海汉执委会应该不会简单粗暴地把水师排除在外,说不定还有其他转机。

  “魏巡检若是无事,可愿随在下去一趟军警部?”罗升东大概是想好了措辞,便准备要去军警部问个究竟了。

  魏平抱拳道:“既然是罗千总的事,在下义不容辞!同去,同去!”

  魏平心里也很好奇,到底这次海汉人打的是什么算盘。说起来他与罗升东都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要是对海汉人利用价值更大的罗升东都被打入了另册,那他魏平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两人在胜利港的时间待得久了,现在甚至都已经拥有了进出一号基地的权力当然了,携带随从和武器肯定是不行的。但相比本地的大多数民众,这已经算是极为高大上的待遇了。

  海汉军警部的权力虽大,但办公场所却比较小,是由活动板房搭建的一楼一底的建筑,总共才八间办公室加一间小会议室,分为参谋处、政治处、后勤处、作训处、装备处、治安处等科室,不知情的人很难想象穿越集团所有的军事计划就是在这样一栋板房小楼里制定并进行实施的。军警部后面还有一栋青色的砖石建筑,看起来就跟胜利港的货币兑换中心差不多,也是厚重朴实的风格,只是墙上完全没有窗户,门口跟屋顶24小时都有人值守,这地方便是军警部下属的军火库,存放的全是从另一个时空带来的黑科技武器装备。

  两人到了军警部之后却没有立刻进去,因为此时军警部也是人满为患战功评审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中,各个连队的军官和上报了个人军功的人员全部都在这里聚集着等候审查。整个小楼内外都挤满了海汉民团的人,像罗升东、魏平这种“外人”只能先在外面等着。

  这次海外军事行动中的民兵加上民夫、匠人等等,参战人员总共超过两千,其中上报集体军功的有十多个班排级团队,报个人军功的则更多一些,多达六十余人,其中的战死者已经在此之前优先完成了审核及发奖的过程。在报功名单当中,又以执行任务最多,完成任务状况最好的黑土港特战连为首,上报的军功当中,特战连这一个连队就占了将近一半。不过由于特战连仍然驻守在安南的争江前线处理战后事务,倒是没来得及专门派人回来办理跑部的手续,就连报功的书面资料都是由颜楚杰带回来的。

  两人在外围站了一阵,正犹豫着要不要改天再来,便听身后有人招呼道:“两位有事?”

  罗升东转头一看,搭话的人正是颜楚杰,看样子也是刚从外面回来,当下赶紧应道:“颜总,在下与魏巡检有些不明之事想要当面请教一二。”

  颜楚杰点点头道:“是我刚才宣布的事情吧?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行了,跟我上楼吧!”

  有了颜楚杰的钦点,两人自然不需再在外面排队了,跟着颜楚杰上到二楼。作为军警部的一把手,颜楚杰有幸能够拥有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不过如果陶东来也到军警部办公,他们就不得不分享这间办公室了空间实在有限,没办法再腾出一间房给陶东来单独使用了。

  两人都不是第一次来到颜楚杰的办公室,除了屋里安装的电灯和有线电话让他们感觉到十分新奇之外,最特别的便是颜楚杰办公桌后面墙上那幅显眼的世界地图了,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凑上去看个仔细。

  “两位坐吧。”颜楚杰将两人让进屋里,然后叫勤务兵去倒水泡茶。

  “关于成立海上安全部队这件事,是执委会经过慎重考虑之后作出的决定。我们成立这支部队的目的,并不是要针对任何人,也无意打破胜利港与大明地方官府之间的平衡,这支部队的出现是为了维护和平,而不是为了打仗。”颜楚杰顿了一顿,然后问道:“我这样说两位能听明白吗?”

  罗升东一边听一边脑子里就在飞快地转动,闻言应道:“颜总所说的不打破平衡,所指的可是与包括我崖州水寨在的崖州驻军的平衡?”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崖州水寨肯定会继续存在,这点毋庸置疑。”颜楚杰先是给罗升东吃了颗定心丸,接着话锋一转道:“但崖州水寨的编制,我觉得是时候变一变了。”

  罗升东脸上微微变色道:“不知道颜总打算怎么个变法?”

  “你不用紧张,不管怎么个变法,你该当千总还是当千总,该升官的时候还是会升官。”颜楚杰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我们所说的变化,肯定是以不伤及合作伙伴的利益为前提的……如果说真的有什损害,那我们也一定会设法进行补偿。”

  罗升东嘿嘿干笑两声道:“在下岂是贪图官位之人?只是担心我崖州民众会受此影响,故而要向颜总先打听清楚其中细节。”

  旁边魏平干咳了一声道:“罗千总的意思是,水寨的兄弟大多都是在崖州安了家,若是水寨受了影响,势必也会影响到本地的民众。”

  颜楚杰可没什么心情听这两个家伙互相圆话,点点头道:“那我就把大致的安排先给你们说一说,也好让你们有个准备的时间。”

  罗升东和魏平对望了一眼,都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端坐身子听颜楚杰继续往下说。

  “经过我们长时间的接触了解,崖州水寨的状况我们现在也掌握得比较清楚,船只年久失修,人员缺乏训练,武器陈旧落后,作为本地的海上安全力量的确有点难为了你们。但如果由我海汉民团的船在海上执法,恐怕会有不能服众的情况。执委会考虑再三之后,决定选一个比较折衷的办法。”

  颜楚杰一边打量二人的神情,一边慢慢地说道:“由我们军警部出面,组织一支队伍辅助水寨护卫海疆。这支队伍的船只、人员、武器以及各种消耗、费用,都由我方负责承担。但在出海巡航、执法作战的时候,会视具体情况挂上崖州水寨的名号。”

  “那这支队伍听谁指挥?”罗升东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船、人、钱都是海汉出的,听谁指挥这不是白问吗?

  果然便听颜楚杰应道:“正常状况下,这支部队的行动都将由海汉军警部进行指挥。我再次强调一下,我们只是辅助水寨的民团,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明水师,罗千总你懂我意思吗?”

  “懂的,懂的!”罗升东赶紧连声应着,心中却不禁腹诽这不就是打算借我大明水师之名,行海汉非法走私之实?

  可以想象这支隶属于海汉军警部的水师出现之后,原本由崖州水寨负责的崖州至胜利港之间的海上防务,肯定会被新来者无条件地接管,而原本偶尔还能接着官方名头出来狐假虎威一下的崖州水寨,从此之后真就会彻底沦落为海汉人的运输大队了这还得看海汉人给不给活儿做,要是没活儿可做,兄弟们就只好回到以前吃军粮过苦日子的时候了。

  虽然能够料想到今后会出现的局面,但罗升东还是不肯就此放弃了希望,犹豫着问道:“颜总,那以后我崖州水寨又该何去何从?”

  颜楚杰笑道:“放心吧,我们不会做卸磨杀驴……不是,不会做过河拆桥的事情。琼州岛的私盐生意,还是交给你罗千总来做。你以前怎么的,以后还是照旧,虽说不一定能让你大富大贵,但在崖州做个富家翁肯定没问题。再说这官途漫长,你又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千总可不是你的终点,就算你手下没有一兵一卒,只要有我们的支持,一样能让你凭着累积军功慢慢往上继续升官!”

  罗升东听了这话之后也是眼皮直跳,颜楚杰这话无疑是已经亮出了底牌海汉人成立这支水师的目的,就是打算要把崖州水寨彻底架空。更让罗升东感到不安的是,这种架空还并不是为消灭崖州水寨,而是打算留着水寨的编制,继续为自己累积战功。至于说今后真把自己推到更高的守备、参将位置上之后,海汉人会有什么进一步的打算,从他们现在的做法就不难作出推测了。

  如果放在几个月之前,罗升东或许还能鼓起勇气来拒绝对方的单方面决定,但在经过最近的一些事情之后,罗升东却有些举棋不定了。论武的,罗升东根本没有和海汉撕破脸的资本,前段时间的阅兵和这次的海外大胜让罗升东已经充分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论文的,海汉现在已经控制了崖州的官场风向,真拒绝了海汉人的话,自家那位等着接任知州职位的老丈人会站到哪一边都很难说,更勿论那些一直对自己升官发财眼红不已的同僚了比如说旁边这位依然还是九品官未曾动过的魏巡检。

  罗升东可以想象,自己要是拒绝了颜楚杰的安排,那么就算不死也会被扒层皮,海汉人很快就能找出另一个李升东、张升东来接替自己的位置,风光一时的罗千总很快就会消失在崖州官场,在一段时期内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然后慢慢被遗忘掉这大概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而如果顺从了海汉人的意思,那么今后酒照喝肉照吃,该赚的钱一文不少,每过一年半载还会在海汉人的安排下有杀敌立功的机会。什么守备、参将、指挥使,似乎都会成为可望而且可及的目标。

  两厢比较之下,孰优孰劣,一眼就可以分出高下来了。罗升东咬了咬牙问道:“颜总,恕在下冒昧一问,贵方组建这个海上安全部队,编制几何?”

  颜楚杰只是较为含糊地应道:“年内大概会有五到七条战船下水,这些船上的所有人员,都会算在海上安全部队的编制里面。”

  “都是如同探索号一般的规制?”罗升东追问道。

  “不一样,很快会有更大的船下水。没错,这也是我们需要借助崖州水寨名号的原因之一。”颜楚杰对于这个问题倒是毫不掩饰地作了回答。反正最迟两三个月之后,罗升东也会发现造船厂造出来的新战船要远远地超出朝廷所规定民船标准,而这种超出规定标准的船只,显然很容易引起外界的注意。

  罗升东这才恍然大悟,什么保护航道安全,什么辅助水寨执法,统统都是海汉人的借口罢了。海汉人的新式战船已经超过了朝廷的民船标准,这大概才是他们选择借助崖州水寨这层壳的根本原因之一!

  罗升东作为一个水师军官,当然早就看出来“探索号”的大小其实就已经超标,但拿了海汉人那么多好处,睁一眼闭一眼也就过去了。但不知好歹的海汉人居然还在建造更大的船,这可就不是能够糊弄的事情了。按大明的规定,只有军方的战船才能超过四百料的建造标准,海汉人造出大船之后,既不想和大明作对,又想要将其合法化,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些大船进入军方的编制。只要这些船成了水师战船,那自然就能公开露面,大大方方地招摇过市了。

  海汉人这算盘打得精啊!罗升东和魏平此时心中都是一样的念头。照这样的操作方式,海汉民团顶掉崖州的卫所兵编制,恐怕也仅仅只是时间和手续上的问题了。或许三五年之后,大明在崖州所部署的所有军事力量,都会不声不响地落入到海汉人的掌控之中。而大明兵部的影响力,顶多就停留在驻军指挥官这个光杆司令的层面上。

  至于说海汉人的水师最后会有多大的编制,既然颜楚杰含糊其辞,罗升东也能大致估计到这个数字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就罗升东所知,“探索号”上船员加上作战人员,共约八十人上下,更大的战船编制肯定超过百人,按颜楚杰所说的五到七艘来计算,其编制肯定也已经超过了崖州水寨的现有兵力。至于战船的水准那就更不用说,“探索号”一艘船的火力就比崖州水寨里所有战船加在一起更强大,根本没有进行比较的必要性了。

  罗升东深吸了一口气,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那届时贵方指挥战船的军官,可是按我水师的编制授予职务?”

  “你是说跟你一样,百总、把总、千总这样的军衔?”颜楚杰的表情似笑非笑:“不,我们不需要采用这种办法。罗千总,我就明说了吧,我们并没有打算向大明朝廷申请招安的待遇。”

  罗升东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唾沫,最后一个希望的肥皂泡也破灭了。如果海汉军官愿意接受大明军方的编制,那么的确还存在着一丝招安的可能性,但颜楚杰的回答无疑是明明白白地否定了这种可能我们就是单纯的借壳而已,并不是要替大明朝当兵。

  明明白白,毫无遮掩,海汉人的野心毫无遮掩地展示出来。但悲哀的是,已经获知真相的罗升东和魏平既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去对抗海汉人的野心。不选择顺从,他们就将失去现有的一切。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