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驱赶

第二百八十五章 驱赶

  “叛军之前没有在战场上使用过这种投石机。  .  。”郑廷很肯定对面前的几名海汉军官说道:“他们以往都是以弓箭为主,辅以少量火炮作为远程攻击的手段,我这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子的投石机。”

  颜楚杰等人都微微点头,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们的看法这些投石机恐怕也是南越的军事顾问们所提供的技术,其目的是补充攻打联军防线的远程攻击手段。南越军中的火炮并不多,停战多日赶制了这些投石机,大概是指望能够跟火炮一起使用,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摧垮联军的防御墙。只是对方没有料想到,在联军阵地的防御墙后面可不仅仅只有四门炮,而是足足超过四十门!

  这些火炮其中有一部分是出口到北越的猴版火炮,也包括前几天所用的那四门小炮在内。另外远征军也带来了原装正版海汉炮若干门,必要时甚至还可以从“探索号”上拆舰炮来用。如此之多的火炮甚至难以在仅仅两百米宽的防线上布置开,因此防线上所布置的火炮只占了总数的一半而已。

  如果南越军只用有限的火炮发起攻击,那联军也会把戏演到底,只露出几门炮跟对方pk,凭借射程和精准度的优势慢慢敲掉对方的火炮。但既然南越军想出了用投石机来补充远程火力不足,并且已经威胁到民团士兵们的安全,那联军也没办法再藏着掖着了,索性便露出獠牙,趁着南越军没回过味的时候猛打一通。

  南越军这边的确也没想到打了这么多天,对手的阵地上居然还藏着这么多的大杀器没用,轰隆隆一阵炮响之后,南越阵中的投石机便接二连三地被炮弹击中。至于有限的几门火炮,在联军炮兵的集火之下,甚至来不及发起反抗便被一一点名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南越的指挥官也并没有傻到继续坚持进攻,而是立刻下令后队变前队,全员后撤。南越军中的那支火枪部队根本还没露出正面,就又缩回去了。

  “颜将军,卑职请命追击!”郑廷见开战才一炷香的工夫,南越军便已经顶不住炮火打击,看这架势是打算要撤,这么大好的战局要是不把握住就太可惜了,赶紧向颜楚杰请命。

  颜楚杰自然不会反对这个建议,如今因为对方的花招而导致提前暴露了火力,要借着这一战之势歼灭对手的火枪部队已经不太容易,但联军为此做了这么久的准备,至少要收下点利息才行。指挥部也没有忘记通知北边的山岭阵地,配合联军阵地对南越军发起反攻。

  于是在时隔两个月之后,北越军终于有机会在战场上打出一次主动反击,两处阵地的驻守部队分别由东、北两个方向,向撤退中的南越军发起了攻击。对南越军而言,北边状况还稍好一点,毕竟驻守山岭阵地的北越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如今打起反攻战也没有太强的力度。倒是从东边追出来的这支军队让南越军十分头疼,几乎是清一色的火枪兵,就不远不近地坠在后面,南越垫后的部队一停,他们也跟着停下,然后就是一阵排枪打得垫后部队人仰马翻。要是打算冲过去硬拼,他们旁边还有排着整齐方阵的长矛兵,散兵想去冲阵那真是不要命的打法。

  唯一值得南越军庆幸的是,他们的大营离交战地点并不远,大部队可以一鼓作气就撤回到营中。至于那些盾车、投石机等等重型装备,逃命的时候根本就没人顾得上了,全都被遗弃在战场上。

  只拥有步兵的北越军倒也没被暂时的优势冲昏头,直接去冲击南越军的大营,两个方向的反击部队都是在距离敌方大营约莫四五百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有了超时代的通讯工具,两支部队虽然中间隔着一个南越大营,但行动却非常同步,将南越部队赶回营中之后,就开始原地驻扎休整,似乎是在为接下来的进攻做准备。

  但南越军紧张了半个小时之后,联军并没有发起进攻,反倒是来了不少的民夫,开始在阵前挖沟,竟似要准备构筑工事、安营扎寨了。特别是东边的这路联军,很快便将后方的防御墙拆下运到前方重新搭建,让南越军见识了一下怎样在最短时间内修筑起一道稳固的防御墙。

  仅仅一个小时之后,连火炮也被运到了新开辟的前线,开始一一进入了刚挖好的炮位,炮口便对准了南越大营。这里的地势可比早先的联军阵地开阔得多,之前没有派上用场的那些火炮,现在也可以铺开来好好吓唬一下南越军了。

  北边的北越军则没有这么犀利的手段,但凭借着人多势众,也是很快就稳住阵脚,后方的民夫开始源源不断地运来木材,就在阵地上现场赶制鹿砦拒马,挖掘阵前壕沟。

  真要跟南越军实打实地干一场,北越军的主力估计胜面不大,在防御状态下苦苦支撑了近两个月之后,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到了极限。但联军指挥部也并不打算让北越军的主力部队参战,他们的任务就是摆好姿势,从北面给南越军施加足够的压力就行了。

  南越军倒是有心想动一动北边的敌人,但面对另一面的神秘部队所亮出的獠牙,没有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轻举妄动,再提派军队出击的事东边这支军队顶多两三千人,就有如此之多的火枪火炮,谁知道北边的军阵后面会藏着什么厉害玩意儿。说不准自家军队一出去,就又会掉进对方挖好的坑里。

  南越的将领们已经明白,北越这次是布置了一个极大的陷阱等着自己掉进去,只是这个陷阱是何时开始,竟没有一个人说的清楚。如果说北越从争江横山一线溃退的时候就已经在布置这个局,那作出的牺牲未免也太大了点,这段时间光是被杀被俘的北越军队就已超过万人,北越的指挥官不可能傻到用这么大的饵来钓鱼。  何况山岭防线数次兵临崩溃的时候,也没见北越祭出这支大杀器部队来挽回战局。

  但如果是近期才开始布置,那北越的动作也未免太麻利了一些。从海上投送兵力,快速构筑防御阵地,到自己的大后方袭扰作战,大量装备火枪火炮的新式军队,这些事情随便挑一件出来,至少也得花几个月的时间来进行准备才行。但北越的表现,却似乎是早已经准备好了打一场由海到陆的歼灭战,这要不是计划已久的圈套,就难以解释这些不合常理的现象。

  就算他们脑洞大开,也很难想象处于困境的北越居然能拉到一个强力外援,而这个外援为了进行这一次作战,的确是已经用了大量的时间和投入来进行准备。不过不管是准备工作也好,实际作战的过程也罢,这支远征军的战斗能力的确都远非战场上其他两支军队可比。

  这种种矛盾的现象重合到一起,让南越军的指挥官一时难以判断北越这边究竟是布下了怎样的战局。己方营中虽然也有一支火枪部队,但火炮的数量的却远远不及对手,拉出去硬拼恐怕也是徒增伤亡而已。

  而南越营中来自西方的“军事顾问”的意见则更加直接,这个时候不能再恋战,应该立刻安排大军向南撤退。南越这些将官或许还没认识到对方手里掌握大量火炮意味着什么,但“军事顾问”却已经感觉到了失败的征兆。只是这个意见并没有得到南越将领的采纳,他们认为至少还得看看北越接下来的动作,如果就这么一言不发就撤了,那这个两个月不是白打了?要是临阵撤军,那避战这个责任谁来背?谁敢背?

  看到南越军并没有急急忙忙地后撤,而是龟缩在大营之中,联军指挥部顿时就放下心来。军官们本来还担心己方暴露实力之后吓跑了对手,但看这样子南越军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处的危险境地,恐怕还存在着一定的侥幸心理,认为可以与联军一战。既然如此,指挥部便不会再错过第二次打击对手的机会了,这次如果能把握得当,最后的战果可能还要胜过先前的阵地战计划。

  目前的战场态势,联军从西北、东南两个方位堵住了南越军出营的方向。现在南越军的周边,联军在东北方向留出的缺口是直通海边,相当于是条死路。西边是连绵十余里的大山,基本都是原始森林。唯一的活路就是南边回撤的道路,虽然还在南越军的掌控之下,但也已经处在了联军的火炮射程之内。

  当然如果南越军真的敢拼,直接往北冲,也有可能冲垮北越军的防线,越过山岭阵地进入北越腹地。但即便他们冲过去,这几万人的补给依然是极大的问题,侧后方的联军随时都可以掐断其漫长的补给线。何况在山岭防线以北三十里,还有另一处构建中的防御地点永安港。作为指挥部设置的保险措施,那里的地势同样易守难攻,南越军即便是冲过了山岭防线,届时也会被死死拖在永安港附近无法继续北进。

  既然南越选择了死守,那联军便不慌不忙地构筑阵地,布置防御措施,以防南越军突然发动反扑。指挥部很厚道地命令给全体联军中午加餐,以奖励他们在此之前的英勇作战。悠哉悠哉地吃完了午饭之后,指挥部才下达了对南越大营的进攻命令。

  到了这个时候,指挥部也就不打算继续藏着掖着了,直接将所有的火炮都推到第一线亮相。四十来门火炮一起在阵线上亮出炮口,即便不开炮也已经具备了极大的震慑力。直到这个时候,南越军才终于意识到他们已经错过了后撤的最好时机。

  由于火炮太多而炮手不足,指挥部不得不将“探索号”上那些个半吊子实习炮手也全部调用。当然了,在四五百米的距离上,面对的目标是绵延数里的军营,就算闭着眼睛打也不会偏出太多,实习炮手也够用了。

  下午两点,颜楚杰在炮位上用第一发炮弹宣布了这一轮攻势的开始。数十门火炮依次发出怒吼,即便是十里之外都能听到如雷般的轰鸣声。在这样的威力之下,别说缩在营里不出的南越军,就连联军中大部分士兵都脸上变色,战战兢兢,就连从黑土港来的民兵也不例外。只有长期在胜利港驻训的民兵表现还比较正常,因为每一次炮兵演练的时候,一般民兵也得分期分批参与观摩,以免到了战场上因为炮声而惊慌失措。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军警部所安排的这种训练无疑是卓有成效的。

  郑柏在几里外的阵地中也听到了东南边传来的密集炮声,虽然他已经通过冯安楠提前知道了指挥部的作战方案,但空气中传来的炮声还是让他感到了一丝莫名的恐惧如此密集的炮火,南越叛军想必是扛不住的,换作自己,恐怕同样也扛不下来。

  南越军的确日子不太好过,第一轮炮火便将面对联军阵地的一段寨墙砸了个稀烂,炮弹飞入营中,往往会带起一路血肉。这种力量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抗拒,因此南越军也生不出多少抵抗的心思,很快驻扎在这片区域的南越军便向西退去,恨不得能离联军的炮火越远越好。

  打完十发之后,炮火便停了下来,各个炮位上的炮手根据指挥部传来的最新指令,重新校正射击角度了望哨从高处很容易观察到射击的效果,看到南越营中已经开始出现溃退,那么接下来理所当然就要向其纵深进行延伸射击了。

  南越军营得到了片刻的宁静,但没人因此而放松下来。不少人的腿脚仍然打着颤,脑子里全是刚才同伴被炮弹撕碎的场景。虽然这几百发炮弹的杀伤数量并不是特别大,但效果却是好得惊人,靠东南的大片营区,在首轮的炮火打击之后就迅速陷入到混乱状态。在单方面的远程火力打击之下,南越军中的将领除了发出“坚守阵地”这类并没有实际作用的军令之外,也实在没什么更好的应对办法了。

  很快新一轮的延伸射击将炮弹送到了第一轮射击所没有企及的区域,迅速在营中造成了新一轮的杀伤和混乱。而南越军的应对措施只有继续后退,尽可能躲避到炮弹射程之外。

  如果是面对看不到的铅弹,南越兵还有勇气去冲一冲,但面对这种足以撕裂身体的炮弹,就没人再能鼓起勇气发动冲锋了。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是在祈求不要被横飞的炮弹所击中,根本就没人考虑该如何进行反击。

  当然军官们还是不愿就此挨打,但问题是想在如此密集的炮火中组织起像样的反击基本不可能,士兵们都忙着涌向西边躲避炮弹,所有的建制都已经被打乱,军官们即便想组织自己的部下也找不到人了。

  如此周而往复,连续进行了三轮射击之后,炮火便停了下来。郑柏急忙去问冯安楠为何指挥部要停止攻击,冯安楠的解释让郑柏觉得啼笑皆非炮弹数量有限,得计算着用。

  冯安楠倒不是在跟郑柏开玩笑,而是事实如此。这次远程的物资当中,光炮弹就有二十多吨重,听起来似乎很多,但这次带来的火炮也同样不少,摊到每一门炮上,其实也只有几十发而已。陆军炮配的炮弹还稍多一点,“探索号”去南边溜达了两三天,配置的炮弹就只剩了一半不到。如果按照平均每小时十发炮弹的频率来发动攻击,那基本一个白天就能把炮弹打光,而这显然不是指挥部乐于见到的局面。

  指挥部所希望达到的作战效果,是利用炮击摧毁对手的反抗意志,而不是用炮弹去一一干掉每一名敌军。炮兵终究只是远程火力部队,最终的作战任务,肯定还是得要交给步兵来完成。

  当天下午,联军都没有在急于进攻,而是继续调兵遣将,将阵地整体前移,同时完善外围的防御工事。南越军也趁着这个空隙赶紧救治伤者,修补受损的防御工事。不过入夜之前,联军趁着落日又对南越营地来了几发,将刚刚才开始的修补的寨墙又打垮一大片,连同正在施工的工兵和民夫也倒了霉。这下南越营中就再也没人去修补那残缺的寨墙了,只部署了少量的散兵在缺口附近警戒,防备联军偷袭。

  “把对面看紧了!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趁着今天晚上发动一次夜袭了!”穆夏柏对负责在外围预警的暗哨士兵提出了要求,同时将战力最强的民团一连、二连调到阵地上负责值夜驻守。

  当晚已经急得快要跳墙的南越军果然不负众望发起了一轮偷袭,但迎接他们的却是来自对面阵地上一排密集的铅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