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花式吊打

第二百八十二章 花式吊打

  南越的军队调动速度比指挥部预计的慢得多,直到上午十点,终于做好开战准备的南越军打开了营门,一队队的士兵开出大营,向东边的联军阵地行进。  当然了,南越军出营的同时,指挥部便已经得到了来自山顶了望哨的通报,对于联军来说,南越军的行动简直毫无秘密可言。

  王汤姆从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树上慢慢溜下来,对守在树下的乔志亚道:“我们的休息时间已经结束了,下面该轮到我们活动活动身体了。”

  乔志亚站起身笑道:“再等下去,我都快要发霉了!”

  南越军能打得北越军节节败退,除了武器上的优势之外,其负责指挥作战的将官也还是有些本领的,并没有忘记派出侦察部队打探对手的军情。在大部队出动之前,便有少量步兵扑向了位于联军阵地南北两侧的两座山岭,看样子也是打算接着地势居高临下侦察联军阵地的部署情况。不过可惜他们来晚一步,北美帮分为两组,各带了一个排的海汉民兵,早就潜伏在了这两座山岭上,等着对方的探子来送菜。这些南越的探子想摸上山来,基本都是有去无回的下场了。

  这一批从南越大营开出来的部队,为数超过五千人,不过根据了望哨观察的情况来推断,其中只有约莫三分之一是南越正规军,其他都是战斗力较为低下的农兵而已。

  当然了,在看过当初冯安楠和穆夏柏录制的山岭阵地攻防战之后,没人会再对这些农兵掉以轻心。这些衣衫褴褛连铠甲都没有的猴子兵打起仗来可并不含糊,如果被对手冲破了防线,那联军阵地上这点人恐怕还真不够让对方屠的。

  但让指挥部微微有一点失望的是,这次的南越阵营中依然没有出现火枪部队的踪影,看样子南越军的将领仍然还抱有一丝侥幸,指望用兵力优势来冲垮联军阵地这道看起来并不是很坚固的防线。

  为了保证火力上的优势,穆夏柏让北越协从军剩下两个待命方阵的火枪兵也全部进入防御墙后的战斗位置。而此时首批炮兵也推着刚刚装配完成的火炮,进入到预定的炮位。不过颜楚杰认为对方既然还在使用清一色的冷兵器步兵作为进攻主力,那火枪阵的打击就足以摧垮他们的攻势,暂时应该还不需要用到火炮这类重型武器。

  南越军在到达进攻位置上之后没有磨蹭太久,就立刻向联军阵地发动了一波上千人的攻势。这次南越步兵不再是单兵种作战,而是有了弓箭兵的配合。根据阵地后方望塔楼上的观察,在敌军步兵阵的后面,还跟着约莫三四百名弓箭手。

  不过联军对此并不是很紧张,先不说敌军弓箭的有效射程还不及自己的火枪,对射之下藏身于防御墙之后的火枪兵绝对不会吃亏,即便是对方能突入到射程范围内进行远距离抛射,防御墙后方延伸出七八米远的木制天棚也足以遮蔽住火枪兵们的头顶,形成有效的防护。

  在有了前一次的作战经验之后,北越协从军面对新一轮攻势也显得比较镇静。士兵们已经很清楚自己手中武器的威力,也知道对手不具备冲击己方阵线的实力,只需要遵照军官的命令,不停地举枪、射击、装填,重复这个流程,就可以击溃对手的攻势了。

  南越军在进入两百米距离之后,仍然是以刀盾兵为先锋,发动了冲锋。看来他们并没有吸取前一次的教训,仍然打算用最原始最直接的作战方式来对付敌人的高级兵种。

  颜楚杰放下望远镜,对旁边观战的穆夏柏道:“南越虽然也有火枪部队,但看样子他们并没有仔细考虑过冷兵器部队该怎么应对火枪部队。”

  穆夏柏道:“冷兵器步兵战胜火枪兵的战例,历史上并不是没有,不过放到现在的环境下看,我认为再怎么凶悍的步兵都不可能轻易攻破我们的这条防线。”

  穆夏柏所说的战例,是指18世纪中叶使用火枪的英国龙虾兵对阵剑盾为主要装备的苏格兰兵,在苏格兰高地所进行的平叛之战。1745年在爱丁堡东北地区,双方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拥有两千余名火枪兵和六门火炮的英军伤亡近半,俘虏过千,成功从战场上逃脱的不足两百人,而使用冷兵器的对手仅仅只有百人伤亡,战果十分悬殊。

  1746年在福尔柯克西南,查理亲王所率领的五千苏格兰高地军再次以冷兵器装备击败了由霍利指挥的七千人英国皇家军队。不过在这次的战斗中,苏格兰军有骑兵助阵,倒不能把战果全部算到步兵头上。

  这两次以冷兵器战胜热兵器的战斗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冷兵器部队采用了在战场上作大范围机动迂回的战术,然后趁着对手的火枪部队在转向之后阵列调整未完成的间歇便发动冲锋,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而联军所选择的这处战场位于两座山岭的夹角处,地势狭窄,仅仅两百米的战场宽度几乎全部都笼罩在火枪射程之下,根本就不可能做出任何的大范围机动,因此穆夏柏才会有此一说。

  很快南越军便用事实证明了这个理论,噼噼啪啪的枪声中,不断有冲锋的南越士兵摔倒在尘土中。不管是盾牌还是铠甲,在进入火枪兵的有效射程之后都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即便是这些冲锋的士兵们心头充满了战斗的勇气,终究还是抵不过一粒小小铅弹的杀伤力。

  “一边倒的屠杀啊!”穆夏柏也放下了望远镜。

  根据现在的战斗进程来看,南越军这次的进攻只不过又是新一轮的送人头罢了。虽然这些士兵悍不畏死,但他们的冲锋效果非常不理想,冲得最远的人,倒下时距离防御阵地的外围障碍物也仍有十几米距离,根本就威胁不到防御墙后面的联军。

  至于南越弓箭兵所发起的攻势,也正如指挥部事前所预料的那样,并没有给己方造成太大的麻烦。一波抛射的箭雨从天而降,基本上全钉在了木制天棚上,打得噼里啪啦作响,犹如冰雹砸在房顶一般。

  在这混乱的局面当中,没有人注意到在南北两边的山岭上也不时地传来一两声枪响,那是潜伏山头的部队正在收拾南越派出来的探子。

  南越军在这一波的冲锋中丢下了至少四百条人命,或许是指挥官看到己方的冲锋甚至根本无法抵达对方的防线,最后不得不屈从于现实,悻悻地选择了收兵。而反观联军一方则是士气大振,战前的种种不安现在都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颜将军、穆教官,这一战打得还行吧?”看到敌军退去,郑廷也喜滋滋地向海汉军官们请功报喜。

  “打得不错。”颜楚杰点头肯定了北越军的表现,但接下来话锋一转道:“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对手连跟你们正面交手的机会都没有,纯粹只是一群活靶子而已。不要忘了,他们手上还有一支和你们一样的军队!”

  郑廷脸色一肃,挺胸抬头应了一声。作为北越军中的高级军官,郑廷也很清楚这次登陆作战的目的何在。杀伤几百名南越步兵,的确还算不上理想的战绩。

  “不拔掉我们这颗钉子,南越军是不会放心继续攻打北边了。所以接下来还有得打,你好好表现吧!”穆夏柏还是选择了向自己的学员给予充分的鼓励。

  眼看着步兵冲击未果,南越带兵的将官显然也不打算继续白白送人头了,暂时停下了攻势。而联军这边也趁着这个时间,向第一线的作战部队分发午饭。这些士兵还是凌晨登陆之前吃过一些干粮,折腾到现在已经六七个小时,精神一直高度紧张状态,早就已经饿得不行,当下便席地而坐大吃起来。而工兵们则指挥民夫赶紧处理那些钉在防御墙和天棚上的箭矢,并且开始在天棚上铺设一层浮土,以防备对手使用火箭攻击。

  趁着这个战斗间隙,数百民夫又前出到防御墙外,抓紧时间继续挖掘壕沟,加固防御阵地。虽然联军在武器上拥有极大的优势,但指挥部还是宁可多耗费些人力,也要尽可能把防御手段做到滴水不漏。

  钱天敦和穆夏柏各带了一个排的人马,上山接替已经在林中忙活了半天的两支队伍。这一南一北两座山岭完全就是原始密林,这种环境不宜大部队作战,却正适合黑土港特战连所擅长的以单兵或小分队为主的作战方式。

  整个上午的作战当中,联军一方没有出现事前所担忧的大面积伤亡,伤员仅仅不足十人,无人战死。而对手的战死人数至少在五百人以上,被俘三十余人,战损比简直天差地远。

  胜利的消息通过电台传到山岭防线上的北越军营之后,郑柏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南边的联军阵地站稳脚跟,也就意味着南越军暂时不会有精力继续拼命攻打北边的这条山岭防线了。这一南一北两处阵地遥相呼应,总算是暂时把战局稳定下来了。

  稍微有些出乎指挥部意料的是,当天下午南越军方面依然偃旗息鼓,没有再次对联军阵地发动攻击。指挥部怀疑对方应该是在秘密备战,或许接下来会有新的进攻手段投入到战斗当中比如说那支深藏不露的火枪部队。

  指挥部一方面趁机加固联军阵地的防御设施,另一方面则是在南北两处制高点增派了更多的人手。如果要说联军阵地有什么漏洞,那恐怕就是这两处山岭了。联军没有足够的人手和资源再修建两道山岭防线,只能依靠精锐散兵对两处山岭进行简单的防御。不过好消息是对手显然也没有足够的精力来慢慢清剿这两座山岭光是对付北边那座山岭,就已经花去了他们一个多月的时间,南越军的高层宁可将赌注押在攻打中间的关口上,也不愿把这个艰苦的过程再重复一次。

  当天下午唯一的收获,是“探索号”在登陆点以南的海域俘获了一艘南越的侦察船。这艘侦察船在距离登陆点还有几海里的地方便被发现了,而临近交战地区的这片海域内根本不会有民间渔船商船的存在,“探索号”一靠过去,这艘船立刻便往外海逃窜。但想要靠速度摆脱“探索号”的追击显然不太明智,反倒是因此暴露了自己的企图,于是“探索号”在全速抵近之后毫不犹豫地向这艘船发起了炮击。

  不过令船上的实习炮手们感到羞愧的是,在两百米距离上整整三轮的射击,都没有任何一发炮弹直接击中这艘小船。最后还是船上的南越兵被吓得又蹦又跳地示意投降,孙长弥才下令停止了这无用的炮击,派人登船接管了俘虏。

  根据审讯结果,南越军从目前的交战区到南边的争江之间,都已经没有更多的水面力量可用。驻地在洞海的那支小小的“水师”,目前所承担的任务也只是维持前方大营的补给线而已。即便南越军要调那支水师的船到前线沿海来侦察联军阵地的军情,这一来一去传递消息,至少也是一两天之后的事情。

  而指挥部显然并不打算给对方这个机会,当晚便向钱天敦下达了即日起开始敌后破袭战的命令,由“探索号”全体船员配合黑土港特战连行动。

  第二天清晨,满载着特战连战士的“探索号”便从海边向南驶去。这支部队的主要任务是对南越军的后勤补给线进行袭扰,力争能在争江上切断对方的水上运输线。

  而这天上午的交战当中,南越军果然又祭出了新法宝数辆赶制出来的盾牌车。这种盾牌车前面是一排厚实的圆木,足以遮蔽住后方的步兵部队。七八辆平行排开之后,其遮蔽的宽度就达到了三四十米。而且这些圆木厚度最少都在五寸以上,火枪的铅弹根本无法穿透。唯一比较麻烦的是这种盾牌车的自重太大,而从南越阵营到联军阵地之间又并无道路,甚至还需要士兵不停地砍去挡在前方的各种灌木丛,因此这种盾牌车的行进速度极慢,不过两里地之遥,南越军却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将盾牌阵推进到了联军阵地前方。

  直到盾牌车推进到百米,联军阵地上才不慌不忙地打开了炮位前面的防御墙,露出了黑洞洞的炮口。当然了,对付这么一点小阵仗,指挥部可没打算将实力完全展现出来,因此也只露出了一左一右各两门6磅小炮发动攻击。

  在这个距离上,要瞄准三四米宽,一人多高的盾牌车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不需要计算什么射角,直接平射就可以击中目标。颜楚杰亲自瞄准并点火的第一炮,便准确命中了一辆盾牌车的正面,穿射出一个直径半尺的洞口之后,又在推动盾牌车的南越兵中间犁出了一道血沟。

  四门火炮依次鸣响,瞬间就在南越军中造成了不可抑制的混乱。火炮所造成的杀伤效果倒还是其次,四门打下来也只不过打死打伤二三十人而已,但这种巨大的响动却是让原本就惴惴不安的南越军失去了冷静。一部分人认为这种木盾墙防护力已经不足以遮蔽自身,索性便冲了出去。

  毫无疑问,迎接这些亡命徒的是一排热乎乎刚刚出膛的铅弹。所有冲出盾墙的人,几乎没人能挺过十秒,就会在密集的弹雨中倒地不起。当南越士兵们被打回到盾墙之后,不得不选择推着盾牌车继续前行的时候,第二轮的炮击又开始了。

  由于盾墙的遮蔽面宽度有限,所以在其后面的步兵密度相当大,在这个距离上,每一发炮弹都能在南越的军阵中造成大量的杀伤。一些被炮弹削去手脚的倒霉鬼,一时间不至断气,倒在地上翻滚着惨叫,更是加重了其他人心中的恐惧感。士兵们倒是想要快点把车推到对方阵前,怎奈这里到处都是低矮的灌木丛和凹凸不平的土包,想快也快不起来。

  第四轮炮击的时候,有一辆盾牌车终于被轰散了架,露出了后面毫无遮蔽的南越步兵,他们也毫无例外地得到了对手免费赠送的数百发铅弹。而此时南越军距离防御墙至少还有七八十米的距离,这意味着他们很可能还得要承受四到五轮的炮击前提是到那时候他们面前的盾墙还没有彻底散架。

  可惜是现实往往比愿望来得残酷,在距离第一道铁丝网不足十米的地方,最后一辆盾牌车也在四门火炮的集中攻击之下彻底散架,最后的两百名南越步兵虽然仍是选择了冲锋,但在密集的火枪射击之下没有人能够逃脱,统统都被打倒在了阵前。

  相比昨天的攻势,今天南越军所取得的最大进展,大概就是已经攻入到了联军阵地外围的障碍区当中。大约有十余名南越兵,是在冲进铁丝网与鹿砦的组合障碍区之后才被子弹击倒的,这或许会让南越军的将领看到一丝取胜的希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