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八十章 构建阵地

第二百八十章 构建阵地

  抵近海岸之后,大海船慢慢停下来,而工兵们则用船桨将小船划向海岸。  每条小船上都载着几块预先制作好的标准跳板,并且这些船都经过了简易的改造,在船身增加了固定跳板所需的铁制件。工兵们只需要将这些跳板上的打好的孔洞对准铁制件的凸起处放下去,就能起到固定位置的作用,而拆除时也很简单,直接抬起跳板移走就行。这种结构在大本营做预演的时候就进行了试用,然后又根据实际情况做了一些小的修改,以便于工兵们能在临时找来的各种小船上进行装配,并且不至于因为海浪的起伏就导致固定处松脱滑落。

  这些小船进入预定位置之后,工兵便收起船桨,用力推出船上的跳板,开始在小船之间搭建浮桥。负责指挥工兵运作的是这次作战行动的副指挥哈鲁恭。他所辖的骑兵连这次虽然也跟着来了,但由于成军时间太短,加上编制太小,因此骑兵连并不负担直接面对敌人的作战任务。哈鲁恭也不想坐在这个位子上无所事事,便主动将工兵的指挥工作要到了手上,登陆前期的搭建浮桥、修建工事、安营扎寨这些事情都是由他负责指挥协调。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的艰苦训练还是起到了作用,虽然工兵们是第一次实际作战,但整个搭建浮动栈桥的过程还是比较顺畅的。仅仅用时二十分钟,第一道栈桥便率先搭建完成。这道栈桥长20多米,中间用了五艘小船当作桥墩,桥面由三块两尺宽的木制跳板拼接而成,其负重强度足以承担12磅陆军炮的运送。

  第一道栈桥搭建起来之后,海船上的人员立刻便开始登陆。首先通过浮动栈桥运到岸上的是多功能板车负载的各种搭建防御工事的材料,民夫们推着小车快速上岸,然后依照先头部队留下的路标,连货带车一起送去预定的阵地。

  在此之后以相隔五分钟的频率,从南至北又搭起了三条类似的浮动栈桥。其中两条栈桥担负卸载各种作战物资的任务,而靠南的两条栈桥则是停靠了运兵船,参战部队的士兵们从船舷的绳网攀附而下,然后通过栈桥迅速转移到岸上。

  凌晨五时,第一批登陆的民夫和工兵已经抵达钱天敦所在的位置,悄无声息地开始施工构建防御阵地。此时天色已经蒙蒙亮,即便不使用望远镜,也可以用肉眼观察到两里地之外的南越军大营。防御阵地与南越军营之间地势平坦,除了一些灌木丛之外,甚至连成片的树林都没有,这也是指挥部最为担忧的一点如果南越军一早就发现了登陆部队的存在,立刻组织攻势进行抢攻,那既没有防御阵地依托,也没有重火力支援的先头部队很可能会扛不住。

  幸运的是截止目前还没有发生这样的状况,在南北两边制高点观察敌情的小组每隔两分钟,就会通过步话机向下面阵地位置的同伴报一次情况。南越军的寻营兵都只在营区附近百米的距离上打转,根本就没有加大侦察范围的意图,而且他们也显然不会注意到在东边两里外的地方,有一大帮人正在偷偷摸摸地修筑着工事。

  执委会所设计的是一条位于关口最窄处,朝海岸方向凹进的防御线。最外层是由数道蛇腹铁丝网、鹿砦和拒马所组成的一片区域,几种障碍物交叉布置在一起,形成宽约六七米的障碍地带,足以在对手发起冲击时延缓其攻势。而这些障碍物都是从大本营运过来的半成品,民夫用多功能小车运到预定地点后直接组装起来就可以投放到阵地上。

  在这片障碍地带之后的第二道障碍物是民夫们正在拼命挖掘的壕沟,指挥部曾经希望能在开战之前把这条壕沟挖掘到至少两米宽,一米深,但曾经当过工程兵的乔志亚否决了这种的可能性在没有施工机械的帮助之下,仅凭人力是不可能在两三个小时之内就完成这么大的挖掘量,两三天估计还差不多。所以最终指挥部也只能向现实妥协,将壕沟的施工标准改为了“可有效阻敌的深度”这种非常模糊的说法。

  第三道防线则是由多功能板车和大量木板预制件所组成的简易防御墙,这道防御墙在百米距离上能够有效防御住火绳枪的射击威力,至于南越军所使用的弓矢更不在话下。如果时间来得及,民夫们还会用防御墙外围挖掘壕沟的土方来对墙体进行加固处理,以进一步增加起防御力。

  这道墙体每隔大约四十米就会留出一个活动豁口,需要时撤去豁口处的多功能板车,就会露出挡在后面的一个个炮位。这样的炮位在整条防线上一共有五处,每处都布置了四到六门不等的火炮。当然了,出口到北越的猴版火炮,是不会跟海汉民团自家使用的原装正版布置到一起的。这并不是有什么秘密需要防着北越军方,而是纯粹出于作战效果的考虑猴版火炮在射程和精准度上都不如原版,同样的瞄准方式却会有不同的射击效果,而这次火炮部队的观瞄及指挥都是由穿越众军官来负责,两种火炮混编的话很容易会造成射击效果的混乱。

  由于采用了预制设计,这种简易防御墙的搭建速度也非常快。按照大本营组织军演时测算的速度,在有充足物资和人力保障的状况下,百米长度防御墙的施工只需要大约十五至二十分钟而已。而如果搭建传统模式的圆木寨墙,就得先挖出地槽,再进行埋设,再快也得要两三倍的时间才行。

  这次的作战行动相比先前的演习,在寨墙后方还增加了一个新的防御装置天棚。这也是大本营根据前方所发回的战斗报告赶制出来的新玩意儿,基本只能用于阵地防御战。结构非常简单,就是由若干木头柱子撑起来的木板棚而已,其最主要的作用就是预防对手弓箭部队的抛射。其覆盖面都是针对南越弓箭兵的射程作了专门的计算,确保南越军的弓箭抛射不至于在己方阵地造成大面积的杀伤。稍后等民夫腾出手了,还会在木棚上再加盖一层浮土,以防止对手使用火箭进行攻击。

  在山岭防线的攻防战当中,南越军通过密集抛射箭矢对北越军造成杀伤的战术给先遣队的军事观察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相比于北越那些不值钱的农兵,投入巨大的海汉民团士兵可个个都是宝贝,军警部为了降低伤亡率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在现有的技术基础上尽可能地提供给士兵们更好的保护措施。

  由于目前所采用的武器和作战方式的特殊性,军警部的防护手段还是比较有倾向性,不管是防御墙还是天棚,主要都还是针对集体性的作战环境,而并非针对单兵。在北越军官眼中看来,海汉兵的布衣藤盔应该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作战能力极有信心,根本就不需要铁甲之类的防护措施。

  五点三十分,海船已经陆续回到两座近岸小岛上开始了第二轮的运输。这第二轮的运输中除了大量的作战物资之外,前线指挥部也包括在内。以颜楚杰为首的指挥部人员将全部从昏果岛转移到陆地上,在一线指挥这次的作战。这种做法固然具有极高的风险,但同时也反映出军警部对于自身实力的足够信心如果在穿越大半年之后都还没具备打败一群猴子兵的实力,那么大家也就别想着什么全球争霸,做着“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之类的白日梦了。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一队在营外巡逻的南越士兵终于注意到从东边临海山口的方向传来的响动超过五百名民夫和工兵正拼命赶工挖掘阵前壕沟、搭建工事,所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噪声已经顺风传到了西边。

  此时整个防御阵地已经初具雏形,外围的障碍物铺设工作完成了九成,寨墙完成七成,壕沟正在挖掘中,而后面的天棚也搭建了近一半预定面积。海汉民团下属七个连的作战编制已经有五个连抵达了一线阵地,而北越协从军共计两千四百余人的作战队伍,也已经有七成到位。剩下的人员也正处于由岛转陆的运输过程当中,预计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完成登陆。

  这支发现异常情况的巡逻队本来还有机会干扰一下登陆部队修建防御阵地的进程,但他们接下来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带队的军官并没有及时派人回营报告,而是带了队伍直接朝着阵地这边来了,大概是想先确认一下这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基地注意,基地注意,这里是了望哨一号,有一队南越军队正在从西边步行靠近基地,距离大约八百米,人数约二十人……配备有弓手四人,没有看到火枪一类的武器。”

  指挥部的电台中传来了位于旁边山头预警哨的警示,颜楚杰立刻向位于第一线的作战部队下达了命令:“南越的一支巡逻队正在靠近我们,俘虏优先,如果不能实现那就地消灭,不要放跑了活口!”

  “做事了!”钱天敦放下步话机之后立刻让几名排长召集特战连集合。对方既然只是二十人的巡逻小队,又没有火器,那么由自己的特战连出战就再合适不过了。

  在后续部队抵达阵地之后,钱天敦的特战连已经将正面的位置让给了其他作战部队,而自己的人马则集中到了靠北边山脚下的密林中。在得到出击的命令之后,特战连便从林中慢慢沿着山脉向西北行进。

  在山顶的了望哨指挥之下,特战连避开了南越巡逻队的行进路线,百余名战士隐蔽在林间,默不作声地看着那队南越士兵从大约百米开外的距离上向东行去。

  类似这样的隐蔽作战是特战连日常训练的科目之一,战士们早已经在吉婆岛的密林中做过多次类似这样的林间行军、隐蔽、潜伏的演练,也算是驾轻就熟,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人发出响动。直到南越军走出一段之后,钱天敦才下达了包抄的指令,上百名战士慢慢地从藏身之地走出密林,向着南越巡逻队后路包抄过去。

  这支巡逻队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后路已经被人堵上了,仍然继续向东行进。当他们穿过最后一片遮挡视线的灌木丛之后,陡然发现前方不过四五十丈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近五尺高的矮墙,数百人正在那道墙的前面默不作声地挖掘壕沟。而在那道矮墙的后方,已经隐隐能看到有几座木制望塔正在搭建当中。虽然对方并没有打出任何的旗号,但很显然这些人并非南越所属。

  “不妙!”带队的南越军官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之后,立刻便下意识地准备派人回报大营。南越军从来就没想到过北越居然还有能力通过海运向战场投放兵力,而且一夜之间便在这地方建成了如此规模的工事,难不成北越那边请来了什么会法术的高人助战?但当他们试图原路返回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被一伙穿着花绿短衫,手持火枪的军队堵住去路。

  这个带队的军官自然是认得北越军的装束,眼前出现的这伙人并非北越军打扮,而且全部装备了火枪。他也顾不得弄清对方的来头,火枪部队的厉害他是很清楚的,此时此刻,把军情传递回大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立刻便下令四散突围。

  这个命令本身并没有错,但遇到特战连却是刚好撞上了冤家。双方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极近,如果他下令集体冲锋,尚处于行军队形的特战连还来不及展开作战面,加之又是第一次实战,厮杀之下说不定还能捞点本钱回来。但这么一分散,那就把自身的短板完全暴露在对手面前了。特战连的人数是这支巡逻队近十倍之多,在单兵能力本来就强于对手的情况之下,怎么可能会有漏网之鱼?

  带队的军官一个照面便被钱天敦一刺刀戳穿了肩窝,撂翻在地,然后几个民兵上来直接便扭住胳膊,扒下他的衣甲,再从背后反手捆住。

  而其他试图逃跑的人也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很快就被民兵赶上,然后几支刺刀一起招呼过去,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接二连三地丢掉了性命。

  特战连唯一出现的伤情是一个民兵被负隅顽抗的南越弓手射中了大腿,好在没有伤及要害,回营作个外科小手术取出箭头就行,只是恐怕没办法再参加后续的战斗了。不过相比大腿中箭,那个南越弓手的下场就悲惨多了,没来得及射出第二箭,就直接被整整一个班的民兵围着用刺刀戳了个全方位通透。

  整个作战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三分钟就结束了,战果也是不出意料一边倒的局面。特战连一枪未发,就把这支南越巡逻队一网打尽,再一次在军警部的同仁面前展示了实力。

  前一次去南边执行侦察任务,北越军方没有得以现场目睹特战连的表现,但这次却是实打实地看到了海汉军人是如何作战的。整支巡逻队在片刻之间就被这些海汉兵干净利落地收拾掉,这个结果也让原本还有一点惴惴不安的北越协从军又多了几分信心。

  虽然在厮杀过程当中,南越巡逻队的惨叫声还是不可避免的传了出去,但特战连仍是依靠这次的作战帮助己方又赢得了半个小时的宝贵时间。等了望哨报告西边的南越军大营里派出了一支成建制部队往防御阵地这边来的时候,作战部队已经有九成上岸,协从军和海汉民团都已经列好队伍,分批开始进入作战位置,此时才刚过早晨六点半。而防御工事除了壕沟还比较浅之外,其他几项也已经布置得七七八八,就连阵地后方高达九米的望塔楼也有一座投入了使用。

  在登陆施工中大量地采用预制件,是海汉民团能在短短两三个小时内构建起防御阵地的主要法宝。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的北越军官们对此除了赞叹,也没有别的什么好说了。这样的设计和施工能力,是目前的北越军队完全所无法想象的。看起来好像这些东西并不复杂,真要造的话似乎北越也可以造得出来,但这种创造力和协同力却是北越军队所不具备的东西。

  一些北越军官甚至在心头案子琢磨,如果对上海汉民团是北越军,那应该如何防范对方由海向陆发起的登陆作战?以目前北越军的状态和作战水平,是否能在近岸处与海岸民团一争高下?

  “前方施工人员全部回到阵地,所有部队进入备战状态!”指挥部最新下达的一条命令,预示着这场让军警部期待很久的战斗终于要打响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