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选定登陆点

第二百七十八章 选定登陆点

  审讯结束之后,钱天敦让人将整理出来的结果简报用电台发回永安港指挥部。  虽然所获得的信息不多,但从有限的信息中依然可以推导出一部分南越方面的军情。比如从南越的军粮输送规模,就可以推测出南越军现在布置在争江以北地区的兵力大概会在三到四万人,远非北越方面所认为的七八万,并没有压倒性的兵力优势。不过从对方持续不断地向战区补充兵力这个举动来看,争江以南地区可能还有数以万计的军队,只是目前还没有一次性投入到前方战场上而已。

  钱天敦等人推测南越军没有把军队全部投入到战区,在取得了战局优势的情况下依然采用添油战术,其根本原因恐怕还是因为补给能力不足,属于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

  按俘虏交代的情况来看,位于争江以南五十里的洞海目前就是南越北伐的后方大本营,粮草、兵员、物资都在洞海集中后向北输送。但从洞海出发,要越过横山和争江,再抵达前方战区,这条长达百余里的补给线上有山有水有沼泽,交通条件十分恶劣,以南越的组织能力和运输能力,估计现有的前线军队规模就已经是补给能力的极限了。如果在前线投入更多的兵力,南越军有可能会因为补给问题而崩盘。

  “这就是没海运能力的弊端啊!”孙长弥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南越军队的最大问题:“要是他们能有一支像我们一样的船队,那北越的防线恐怕早就被攻破了。”

  “这大概就是安南内战打了几十年,最后还是不得不维持横山争江这个分界线的原因。”钱天敦凝视着地图补充道:“你们看,不管是从北向南还是从南向北,跨越这条分界线的一方都将面临补给的问题,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战局占优也没法继续打下去。”

  “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即便北越的山岭防线崩溃,南越军也难以维持过长的补给线,最终很可能会自己停下北伐的攻势。”王汤姆提出了一种新的看法。在此之前,军警部的普遍看法都是认为一旦北越防线被破,北边一马平川的地形很可能会被南越直捣黄龙,一路平推过去。但根据侦察所得的情况来看,想要平推到升龙府似乎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个很难说,如果南越军打过去之后能有办法实现就地征粮,那北越可能真的会招架不住。但如果北越提前就坚壁清野,不给对手就地筹集粮草的机会,那南越军的确很有可能会被补给问题拖了后腿。”钱天敦沉吟道:“但这个风险我们不能冒,不管南越军是否有能力直接推翻北越政权,只要北越这边发生溃败,其结果肯定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所以这一仗还是必须要打的。”

  “我觉得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待目前的局面。”谢春也加入到讨论当中:“不管南越还是北越,他们的海运能力都非常差,其实我们只需要控制制海权,就能基本控制住他们内战的走势了。”

  “说来说去你就是想把黑土港造船厂的规模扩大吧?”孙长弥立刻点破了谢春的真实目的:“这件事执委会在原则上肯定是赞同的,但恐怕给不了黑土港太多的实际帮助,因为胜利港的造船厂在上半年也有一个很大的扩充计划,执委会只能优先照顾大本营的需要。”

  “那我们黑土港怎么办?总不能就停留在造几艘打渔船的水平上吧?”谢春对这个消息显然不太能够接受。

  “我个人的建议是……”孙长弥沉吟道:“你们可以从廉州府想想办法。那边的永安、钦州、廉州几个沿海城市,肯定有不少船匠,可以有针对性地引进。”

  谢春皱了皱眉,没有就这个问题与孙长弥继续辩驳下去。自从黑土港有了造血能力之后,大本营方面对黑土港的支持力度也不像以前那么大了,不过给予黑土港的自主权限的确很大,不但可以自主引进移民,同时也有权与北越乃至两广地区自行贸易。甚至连执委会和军警部最为看重的军事权力,也给黑土港开了后门,允许当地自行组织民团进行训练。而大本营给予黑土港这些自主权的主要目的,还是希望黑土港能够自力更生,自行解决一些基本的发展需要当然,执委会只要卡住了工业品特别是军需品供应这个口子,就不怕黑土港能够翻天。

  “造船的事,急是急不来的,还是想想明天的侦察方向吧。”王汤姆说了句公道话,将话题拉回到正事上:“根据我们今天侦察的情况来看,争江以南到洞海之间,起码还有上万的南越军队存在。我认为如果继续向南,有可能会被南越军队所发现。”

  钱天敦指着地图道:“我们即便是要展开破袭战,也会以争江一线为主战场,作战目的是破坏对方的补给线。我看应该以争江北边的区域作为主要侦察对象,毕竟我们如果要开辟第二战场,通过海运来实现的兵力投送距离就不宜过长。”

  第二天一早,船队收拾停当之后便拔锚,沿着海岸线缓缓向北航行。从昨晚扎营的海岸到交战区,大约就只有十海里的距离而已。

  为了遮蔽行迹,在行驶了一段航程之后,船队便转向外海,与海岸线保持了四五海里的距离,以免被陆上的南越军发现。

  在距离先遣队所标识的南越前线军营还有十来里地的位置,两艘船上的观察员都通过望远镜注意到海岸上开始出现小规模的军营。这些营地一直往北延伸,越往北走密度就越大。

  “注意西北面那个山口,那里就是北越军在月初被攻破的第一道防线。”钱天敦一手举着望远镜,一手拿着步话机,一边观察一边与“飞速号”上的王汤姆等人沟通。

  钱天敦所说的这个山口位于山岭防线以南大约六七里地,几乎与山岭防线平行的另一条山岭,从内陆一直向东延伸到海边。只是这条山岭中间却有一道超过一里宽的豁口,远不及现在那条防线险峻。也难怪当初北越军退守这里连十天都没坚持住,便被攻破了防线,如今这个山口的南北两边都驻扎着大量的南越军队。

  “这个关卡距离海边只有几百米,我觉得可以在这里动动脑筋。”王汤姆在步话机中回复道。

  “恐怕很难。”钱天敦对此并不是很看好:“我们的民团加上北越的受训部队,实际战斗人员也就一千多人。一千多人要维持一个七八百米宽的战线,作战难度太大。要知道我们可没有机会在那地方慢慢挖战壕修工事,只要我们一登陆,就会面临三四万军队从南北两个方向的夹攻,这实在太冒险了。”

  “那还是再继续看看吧,我记得北边还有一个候选地点。”王汤姆听了也觉得钱天敦说得有理,便没有再坚持自己的看法。

  船队继续往北行进,很快便看到了王汤姆所说的这处候选地点。这是由两道海拔高度百米出头的丘陵所围成的一片临海的三角形沙洲,沙洲唯一通向内陆的口子在西边,而这道宽约两百米的关口以西,便是南越军的主力大营所在地。从海边到这个狭窄关口的距离约莫五六百米,而且地面上没有太多的障碍物,从这里登陆的话,的确很容易就能控制住西边的关口。从地理结构上来说,这个地方与军警部在后方构筑的永安港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由丘陵山地所围成的临海沙滩,并且都有天然的关口可供修筑防御工事。

  “这地方不错!”钱天敦从船上远远看过这里的实际地形之后便发出了赞叹:“这么个地形,南越军只能拿人命来喂子弹了!”

  “如果在这地方跟南越军开打,恐怕他们就不会再把火枪兵藏起来了。”王汤姆也十分认同钱天敦的观点。

  在目前的山岭攻坚战中,南越军一直都没有将宝贵的火器部队投入到战场中,因为山岭阵地的攻防战的确不太适合火枪兵发挥战斗力。但如果战场换到了平坦的地方,南越军就没有理由不祭出他们手上最犀利的武器了。

  而从这里再往北两三里地,就是北越军所构筑的山岭防线了。从海上巡视完了这一片区域之后,侦察队并没有急于回永安港,而是选择了向东航行,绕到了位于外海的昏约岛后面停靠下来王汤姆等人打算等到天黑之后,潜入岸上作进一步的侦察。

  这种小规模的潜入侦察,就不宜动用钱天敦的特战连了。不过钱天敦也没打算就此闲着,而是提出了要和王汤姆等人一起行动。虽然也有反对的声音,认为两名高级指挥官不应同时深入险地,但最后坐镇后方的颜楚杰还是拍了板,同意他们的行动申请。

  入夜之后,“飞速号”才从昏约岛后面转出来,缓缓地驶向海岸。近两个小时之后,一路摸黑前行的“飞速号”才完成了这段短短的航程,抵近了目标地点。

  南越军并没有选择在这处临海的沙洲上驻扎军队,“飞速号”近岸后便肆无忌惮地打开了探照设备确认海岸地形,在近岸处抛锚,然后几人登上了橡皮充气艇,用船桨划向岸边。

  摩根压低了声音道:“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在半夜划着橡皮艇偷渡到越南。”

  “不止你一个人有这种想法!”钱天敦也压着嗓子应了一句。

  月色照映之下,肉眼很难看清这条随着海浪上下起伏的黑色橡皮艇。抵达海边沙滩之后,坐在前面的钱天敦和罗杰跳进水中,用手抓住船头的把手,将橡皮艇拖到沙滩上搁浅。其他几个人此时也下到岸上,众人一起将橡皮艇抬到陆上,以免被海浪卷走。

  “带上夜视仪,检查武器,以五米间隔沿着小山山脚行进,前后注意掩护。”王汤姆作为指挥下达了行动命令。

  很快这支全副武装的小分队便沿着围住这片沙洲的小山向西边内陆行进。他们首先要确认南越军营所驻扎的方位,适合己方构建防御阵地的位置,等下返回的时候再寻找一条从海边到预定阵地的最短登陆路线。

  南越军营的防御力度显然比小分队在事前的预料更差,营区之外甚至都没有布置预警暗哨或许他们也认为北越军不可能越过大海,从自己的侧后方发起偷袭。

  小分队确认了南越军营的布置方位,然后对预想阵地的区域进行了侦察,整个过程完全没有惊动到南越军。在完成了预定任务之后,小分队不慌不忙地对登陆区进行了全部的查探不慌不忙是事后对指挥部的说法,真实原因是因为夜间能见度太差而造成的行动延误。

  完成了所有的侦察工作之后,小分队再次划着橡皮艇登上“飞速号”,然后通知等在外海的“探索号”。两艘船没有再在这里耽搁,会合之后连夜向北朝永安港驶去。

  “怎么样?”颜楚杰掀开帐篷帘子走了进来,对刚刚回港的钱天敦和王汤姆问道。他刚才被勤务兵叫醒的时候看了下时间是凌晨四点,这个时间除了少数警备人员之外,整个永安港都还处于睡梦之中。

  “二号备选地点跟我们手头掌握的资料有些小出入,但我们认为完全满足作战需求,可以考虑将二号备选地点当作第二战场。”钱天敦言简意赅地汇报道。

  “有出入是正常的,我们手头掌握的地图毕竟是几个世纪之后的资料,这么几百年的时间里,这些沿海地区的海岸线肯定会有变化。”颜楚杰看着两人在灯光下略显疲惫的面容,打住了话头将勤务兵叫了进来:“去通知厨房,做点热食送过来,要快!”

  “先说说我们对这个地区的侦察所得吧!”钱天敦此时仍处在兴奋期,摊开地图向颜楚杰开始讲解起来。

  “这个关口的宽度只有两百米,相比南面的一号备选地点,大概只有四分之一的宽度,这就意味着我们在单位长度的防线上可以投入的兵力能达到四倍之多,并且不需要担心出现腹背受敌的状况。”钱天敦指着地图讲解道:“南越军营距离这个关口还有一段距离,关口正好位于他们主营的右后方,如果我们动作够快够隐蔽,或许在构建好工事之前都不会被对方所发现。”

  “如果对方选择从南北两边翻山进攻怎么办?”颜楚杰提出问题。

  “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山下就有一条平坦的进攻通道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在他们没有吃痛之前,恐怕不会采用翻山这条途径。我们会在制高点建立预警观察哨,必要时我们就退向海岸,靠滩头阵地和船上的炮火掩护来打击对手。这个区域的面积太小,南越军虽然数量多,但能够给我们造成威胁的攻击面很有限。”王汤姆立刻回答了颜楚杰的疑问。

  “另外我们在开辟第二战场吸引南越注意力的同时,也可以到他们的后方打击补给线。”钱天敦补充道:“根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来推测,南越军在前线所屯集的粮草并不多,而且他们的运力有限,一旦补给线出问题,很快就会造成连锁反应影响到前方部队的战斗力。届时让我的连队去争江活动三五天,断了他们的后勤补给,估计南越军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不过有一件事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这个地方的海滩水深偏浅,不太适合修建码头,我们的登陆方式可能需要选择浮动栈桥。”王汤姆提醒道:“栈桥倒是从大本营运来了半成品,但搭桥的小船可能得向北越征调才行。”

  “这事等天亮之后会尽快跟北越方面沟通。”颜楚杰点点头记下了这件事:“另外北越方面已经同意了调一批长矛兵配合我们的行动。但这批人具体安排在哪里上船,还在跟海运部协调。”

  郑廷等人抵达前线之后,便立刻向郑柏提出要调至少一千人的长矛兵配合行动。当然这批长矛兵真正要配合的并不是海汉民团,而是北越的受训部队。在军警部为这支受训部队设计的作战方式当中,长矛兵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而由于出发比较仓促,北越方面并没有给这支部队配备相应的长矛兵,只能从前线临时抽调人手了。

  不过大本营倒是为此做足了准备,甚至提前就做好了一千多根四米多长的木制铁尖矛,这次一并用船运了过来,连武器都不需要北越方面准备,只要直接出人出力就够了这大概也是郑柏答应得十分爽快的原因之一。唯一让指挥部有些不安的是,这支临时抽调的长矛部队从未跟北越火枪兵合练过,第一次配合就要直接上战场,这作战效果恐怕不会太理想。...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