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会师永安港

第二百七十五章 会师永安港

  罗舞丹还待说些什么,钱天敦接着又道:“这里是军营,不是你家!别把这当成了驴友出来徒步旅游,我们这是在行军打仗!我现在是看在同事的关系上跟你说这些,你不要逼我使用军规,那样子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罗舞丹又气又怕,最后忿忿地一跺脚,终于还是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 钱天敦朝她离开的方向努努嘴道:“派两个人盯着她,不要再让她到处走动了!”

  对于罗舞丹这样的非军方人员参与军事行动,钱天敦一向都是比较反对的。有鉴于宣传机关在过去半年中对军方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他认为罗舞丹的存在非但不能给这次的行动带来任何好处,反而还会碍手碍脚战场上厮杀那就是以命搏命,而且打南越部队很有可能是一边倒的局面,谁知道她到时候会不会突然圣母俯身,指责己方士兵的无情杀戮?

  第二天清晨六点,营区中响起了起床号。在简单吃过早餐之后,各个连队便收拾行装再次登船。由于当天海况不佳,浪大风急,为了安全起见,船队只能沿着海岸线缓慢前行,当天傍晚抵达了后世宜静港所在的河口,并在当地河岸扎营过夜。第三天下午,自涂山半岛南下的这支船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永安港。

  郑柏划给先遣队的五百民夫和前期到达这里的三百名黑土港归化民已经在这里劳作了数日,在海边搭建起了木制栈桥和码头,并按照工兵的要求在近岸处平整出了数块场地,作为部队搭建营地所用。另外木制的库房也已经建起了好几间,并且作好了基本的防水处理。在军警部的规划中,永安港将作为此次军事行动的物资囤积点和不利局面下可以退守的沿海据点进行建设。

  钱天敦抵达此地之后立刻用电台与从大本营出发的另一支船队取得了联系,得知他们距离此地也仅有不到三十海里了,当下便让高桥南立刻组织一批民工,在港口东边的小山上搭建标识方向的灯塔,以便让另一支船队能在入夜后辨识出港口的方位。

  1月22日晚,来自胜利港的船队也顺利抵达了永安的港口,只比涂山半岛南下的船队迟了几个钟头而已,基本按照事前的规划准时抵达目的地,完成了这次具有历史性的跨海会师。

  不过重逢于越南东岸的军人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寒暄,两千多人突然在这个原本荒芜的沿海地带登陆之后,当然会有一阵小小的忙乱。特别是跨海而来的大本营部队,这些民兵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长时间乘船出海的经验,甚至有很多黎苗士兵是生来第一次出海,经过几天几夜的海上漂泊之后,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都不太理想,有少数人因为严重晕船而出现身体不适,需要进行调养才行。

  而黑土港在这个方面无疑要表现得更好,由于钱天敦的有意识安排,黑土港的民兵经常都会在黑土港与涂山半岛之间轮换驻守,因此大部分民兵都有较好的适航能力,抵达永安港之后并没有出现大面积的身体不适状况。

  当晚靠着火把照明安排好这上千人的驻扎之后,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但军官们可没打算这么早就休息,在简单吃过一点东西之后,颜楚杰就立刻召集了各个连队的指挥官,开会讨论目前的备战情况和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按照军警部的计划,部队到达这里之后,至少要先进行一天时间的休整,再考虑是否要立刻前出到交战区参与接下来的战斗。作为先遣队被派到前线的穆夏柏和冯安楠在前线亲眼见证了这段时间双方交战的状况,他们也在今天提前回到了永安港,以便及时将目前所知的战况传达给刚刚抵达这里的战友们。

  先遣队的准备工作可以说做得相当扎实,穆夏柏首先拿出了图文资料向众人说明了战场的地理环境状况,并简要分析了山岭战线的构筑特点和双方攻防的基本战术思想。接着冯安楠用电脑放映了几段发生在山岭战线的攻防战录像,并对双方在战斗中的表现和得失进行了评点。这样的资料分析方式,无疑要比简单的口头描述形象得多。

  最后是由穆夏柏对前期所侦查到的情况作总结:“首先我必须提请各位注意的是,双方交战部队的士气和作战能力并不像我们事前想象的那样不堪一击,虽然我们在武器和战术上都有很大的优势,但也不能忽视我们的部队在作战经验和数量上与对手所存在的差距。这些猴子兵里面悍不畏死的亡命徒大有人在,我们的士兵却是第一次踏上战场,我希望各级指挥官都能重视到这个问题,千万不要轻敌!对方虽然是冷兵器部队,但不要忘了冷兵器也是一样能杀人的!”

  在刚才看过了战场实地录像之后,所有人都已经对冷兵器战争的残酷性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这些血淋淋的交战场面可并非好莱坞大片,其中没有任何的电脑特技加工成分,更没有事前的动作排练,全是实打实的杀戮,残酷得足以让人心生寒意。虽然在座的这些军官们在穿越前都有过从军的经历,但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真正见识过这样的战斗场面,如果不是有这么直观的参考资料,恐怕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还会抱有很轻松的心态去面对接下来的战斗。

  穆夏柏接着说道:“其次,在战场的选择上,山岭阵地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防御阵地,但对我们的火枪部队来说,却并不是一个最理想的战场。由于环境的限制,双方远程火力输出的有效距离都非常有限,火枪没有任何的射程优势可言,如果要在山岭阵地投入火枪兵,那么必须保持密集作战阵形的火枪部队反而容易受到密林边缘南越弓箭手的覆盖式攻击。因此我个人认为在交战区以南,南越军的侧后方选择一处登陆战场发起攻击,作战效果应该会优于山岭阵地。”

  这一点与军警部在大本营制作的基本作战方案几乎是不谋而合,为此大本营还特地在出发前安排了两次大规模的登陆作战演习,让士兵们熟悉如何由海到陆发起攻势。当然了,要在这里执行这种登陆作战的难度,肯定大大超过了大本营的演习水平。对海汉民团来说这里不但地理环境陌生,而且很可能在登陆阶段就遭到对手的攻击袭扰,稍有不顺就可能会变成一出悲剧。

  “第三,根据我们现在所了解到的情况,南越的海上力量的确非常虚弱,他们现有的船只吨位多在二十吨左右,最大的也没有超过三十吨,并且数量非常有限,不足以对我们构成海上威胁。而从这里往南直到广治的路上交通线,也都非常靠近海岸,我建议指挥部可以考虑多派出几艘船,到南越控制区内进行破袭战,打击他们的后勤补给线。”

  说到这里穆夏柏顿了顿,眼光转向了钱天敦道:“钱中尉目前带的连队一直在进行有针对性的野外战斗训练,我认为这个连队应该会很适合执行这类敌后袭扰的任务。”

  钱天敦朝穆夏柏微微点了下头,表示谢意。钱天敦所带的这支连队比较特殊,作战思想上更崇尚进攻和快速机动下的游击战,甚至根本就没有把防御作战当成基本训练科目。就算穆夏柏此时没有提起,稍后钱天敦也打算自行开口请战。

  颜楚杰听完之后点头道:“两位这些天的辛苦没有白费,我想这些资料应该已经很好地给各位敲响了警钟。不要以为我们武器占优,随便打打就能轻松取胜,要知道当初元军和明军南下的时候也是抱着同样的念头!战略上我们可以轻视南越的猴子兵,但在制定和执行战术的时候一定要保持足够的重视才行!”

  颜楚杰环视众人,见没有人表示异议,这才接着说道:“下面说说具体的作战目标。根据先遣队的侦查所得,南越军目前的规模仍然保持在八万人以上,其中作战部队和农兵加起来估计有五万上下,以我们的现有兵力,不太可能把南越军赶尽杀绝。当然,我们也没必要那么做。那么我们的作战目标是什么?第一,打退南越军的攻势,至少要让南越军退回到交战区以南三百里的广治,并且要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没有可能再次发动大规模攻势。”

  “第二,我们都知道南越军中有一支火枪部队的存在,而南越军并没有在山岭阵地的攻防战里投入这支部队,看来他们那边也有懂行的人在。我们的目标就是成建制地消灭这支部队,即便不能彻底消灭至少也要把它打残打废,要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北越的军事优势。”

  颜楚杰说到这里,见钱天敦举手,便点点头示意他提出问题。

  钱天敦道:“执委会以前是希望南北双方保持实力均衡,但现在提出要保证北越的军事优势,这是不是意味着执委会的态度有所改变了?”

  “对越政策是有一点小小的改变。”颜楚杰并没有否认这一点,同时对钱天敦的政治敏感度也有了新的认识。

  颜楚杰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热茶,然后解释道:“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各种资料综合来看,南越地区应该已经有成规模的西方势力介入,从时间肯定比我们进入北越更早。如果放任下去,今后我们对南越地区的控制难度会越来越大。执委会认为有必要借助北越的力量,对南越地区存在的西方势力进行打击至于说为什么不由我们亲自出手,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明白的。”

  颜楚杰的确不需要把话说得太透彻,这些事情已经在军警部反复讨论过多次了。目前穿越集团所具备的海上力量并不足以跟西方势力为敌,冒然亮出招牌的后果很可能是自讨苦吃。而且对于穿越集团而言,西方势力除了是未来地盘扩张的竞争对手之外,同样也是发展海上贸易的对象。执委会现在一心想要把三亚建成整个南海地区最大的自由贸易港,当然也不会排斥赚西方国家的钱,能不撕破脸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撕破脸的好。

  颜楚杰把这个话头就此打住,重新回到了正题上:“我先前谈到的两点,是我们这次行动的主要作战目标。至于说炫耀武力、震慑安南政权、锻炼部队这些战略上的意义,我就不说什么套话了,大家都清楚。刚才老穆说的有一点我特别赞同,我们选择的战场一定要适合我们自身的作战方式,而不是被动地进行单纯的防御。特别是南越军的火枪部队,如果只是坚守山岭防线,对方肯定是不会让这支部队投入战场的,所以在交战地区开辟第二战场非常有必要!”

  “这个侦查任务应该没人跟我争吧?”一直坐在颜楚杰旁边没说话的王汤姆终于开了口。

  王汤姆这次以参谋长的身份加入到远征军当中,可以说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在接连几次受到执委会委以重任并且圆满完成任务之后,多数人都认为他这次至少能捞个副总指挥,却没想到哈鲁恭横空杀出抢走了这个位子。

  王汤姆自己倒并不是特别在意,相比于其他一些热衷于指挥大部队攻城掠地的军警部成员,王汤姆更向往的是指挥一只七海的武装舰队在海上进行作战。而且参谋长这个职位也着实已经不低了,在整个远征军超过一千八百人的编制中算是第四把交椅,并且权限也很大,可以全权调动此时聚集在永安港的所有水上力量。

  颜楚杰提出要在交战区乃至敌后开辟第二战场,那么势必要对南边的沿海地区进行抵近侦查,对可能选择的登陆区甚至需要登岸侦查,这种行动肯定是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而王汤姆有丰富的航海经验,又有比较全面的军事技能,侦察兵所要求的测绘、通信、野外生存、单兵作战这些基本能力他都具备,而且最适合执行这个任务的帆船也莫过于由他长期驾驶的“飞速号”双体船,综合各种条件之下,这个任务简直就如同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不过出乎王汤姆意料的是,旁边还是有人举起了手。

  钱天敦举着手道:“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打算跟你争这个任务,我只是打算合你一起去执行这个任务而已。”

  王汤姆道:“就你自己?”

  “当然不是。”钱天敦摇摇头:“有这种锻炼的机会,那肯定得带上我的连队。如果后续有破袭战要打,那执行任务的肯定是我的人,得先把他们带过去熟悉一下环境才行。”

  两个人都显得很轻松,似乎这只是一次很寻常的野外拉练,但在座的人都很清楚这种行动的危险性。一个连队的火枪兵如果被成千上万的南越军给堵在岸上,那么他们所具备的那点武器优势也很难挽回人数的上巨大劣势,危险性肯定大大超过了结成战线,有强力炮火和防御工事掩护的大部队。不过作为两名当事人,却都把这个任务视为了证明自己专业能力的好机会,心中兴奋的情绪要远远大于畏惧。

  于是接下来的侦查任务,颜楚杰便作主交给了王汤姆和钱天敦负责。而王汤姆的“飞速号”装载能力有限,为了能带上钱天敦的特战连队,就必须要调用“探索号”一起出航执行这个任务这也是整个船队中与双体帆船航速差距最小的一艘船了。由这两艘船出去执行任务,就算不太顺利,但至少也能顺利摆脱南越的海上追击,何况“探索号”上配备了数门火炮,在近岸处也可以对己方部队提供一定的火力支援和掩护。

  当然王汤姆也并不是孤家寡人,和他一起行动的还有乔志亚、罗杰、石迪文和老摩根这几个好基友。而且“飞速号”上所装载的各式先进武器,也是他们信心的重要来源。有大量的自动武器作为保障,这几个家伙就算是真遇到敌军恐怕也会先停下来大干一场再考虑撤退的事。

  接下来会议的议程,基本便是围绕着侦查行动的路线和行程安排的细节进行讨论,众人直到后半夜才各自散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最先从临时码头出发的并非王汤姆等人,而是穆夏柏、冯安楠以及郑柏的二儿子,此次北越受训部队的军事主官郑廷。他们将乘船前往交战区,向郑柏告知援军已到的好消息,并且就接下来的作战计划作进一步沟通。在军警部所策划的作战方案当中,还有不少需要北越军进行配合的地方。

  在他们乘坐的船离开码头一个小时之后,钱天敦带着他的连队也来到了码头上整队集合。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