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遇冤家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遇冤家

  在宣传部门有意识的煽风点火之下,民间的看法基本都倾向于支持执委会的决定。  虽然仍然会有一些人担心自己加入民团的亲人是否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出现危险,但对于执委会采取军事手段这个决定却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

  当然绝大部分根本就没离开过海南岛的民众并不知道安南国究竟距离胜利港有多远,安南的叛军实力如何,他们所有的信息来源都是由执委会提供,对于执委会的决定,他们就算想反对也无从说起,连挑刺都很难找到合适的点。唯一让民众感到不适应的是民团离开胜利港之后,各处的盘查反而比以前更加严格。铁炉港、盐场公社这些地方的定期航班,也由两天一班改为了四天一班原因无他,纯粹是因为本地的船只数量不足造成的运力短缺。

  而黑土港方面受到的影响反而小得多,由于当地的居民居住点相对非常集中,因此维持日常治安的所需的人员就相对较少。在钱天敦的主持之下,当地民兵的阶梯式培训工作也搞得比较出色,两个民兵预备役连在正规军出发之后迅速地接管了黑土港的防务,并且至少还有两个连的预备民兵可以随时召集调用。

  黑土港的部队出发时间稍早于大本营,在颜楚杰率领的船队还在沿着海南岛南岸缓缓西进的时候,黑土港远征军已经抵达了清化,并且将在这里扎营休息一晚再继续南下。

  清化是穿越集团开始引进北越移民的第一条渠道,黑土港拓殖头几个月的北越移民绝大部分都是从清化这里登船。至今黑土港的归化民构成当中,有超过八成的人是来自于清化以南地区的战争难民。

  这支南下船队中的很多船员和水手,也都不止一次来过这个地方装运移民,对于这里的水情也算是熟门熟路了。船队缓缓地鱼贯驶入清化河入海口,逆流了约莫两三里的距离,便靠着南岸停泊下来。

  而这个时候的清化河口已经不复几个月之前的热闹,当初漫山遍野的难民现在已经不见踪影。北越郑氏在跟穿越集团达成移民换武器的协议之后,便已经通知了各处地方官府,将移民向涂山半岛集中。在清化地方官府的有意识驱赶之下,原本选择在清化河口等待移民船的难民们基本都已经渡过了清化河,向更北面的涂山进发了。不过他们能不能跨过数条河流,走完三百里行程抵达涂山,那就只能各安天命了。

  各艘船依次靠岸之后,各个连队的士兵便登岸整队,然后以连为单位划分宿营地。各个连队按照划定的区域自行搭建营地,外围的防御工事则由专门的工兵负责,另外侦察部队也严格地照着野外宿营的步骤被派了出去,他们将在营地方圆七到十里的范围内进行巡逻,以确保营地的安全。

  按照之前与郑柞所达成的协议,此次的军事行动当中北越受训部队的指挥权同样也交给了海汉一方。与海汉民兵有所不同的是,这些受训的北越士兵绝大多数都并非新兵,甚至有不少是多次上过战场,百战余生的老兵。因此这些老兵在野外宿营时所表现出来的适应性,甚至还大大好于实战训练较少的海汉民兵。

  成千上万难民在这片地区住了几个月之后,方圆数里之内甚至连一颗树都已经找不到了,不是被用来搭建窝棚,就是被当作柴火烧掉了。好在黑土港的筹备工作也早有先见之明,除了带有大量的帐篷之外,还随船运了不少精煤,作为行军途中的燃料使用。若不是如此,这一行上千号人恐怕今天都没法吃上热食了。

  作为这支部队的指挥中枢,钱天敦领导的指挥部并没有将办公场所搬到岸上,而是仍然使用了由货舱临时改装的办公场地。虽然有些低矮,不过在加装了通风和照明设施,布置好电台、海图等物品之后,这个小小的船舱倒是真有点前线指挥部的味道了。

  此时钱天敦等人便正围着海图,商量明天的行程安排。这次从黑土港随民团一起出征的除了军方人员之外,最多的便是隶属于海运部的船员水手了,而负责船队指挥的便是一直对进入军警部念念不忘的谢春了。正好行动期间黑土港也停航了,谢春这个海运主官正好没安排,便主动把这个随军差事揽了下来。

  “从清化河口出发,如果选择沿着海岸行进,那么航程大约有110海里。”谢春指着海图向几名军官说明道:“按照船队现在平均四到五节的航速,我认为至少需要二十多个小时才能完成这段航程。考虑到你们军方提出要保证士兵的身体状况不能受到太多影响,那可能分作两天完成这段航程比较合适。”

  “不能更快一些吗?”旁听的一名北越军官忍不住指向海图:“若是沿岸行进,船队就要兜一个大圈子,若是直行过去,当能缩短不少航程。”

  “你说的是没错,但问题是我们在此之前并没有跑过清化以南的这段海路,对这边的海况也不熟悉,想抄近路但有可能反而会耽搁了更多的时间。”谢春并不赞同北越军团提出的方案。

  “但前方战局走势已于我方不利,若是能早一天赶到前线,我方也可少一些伤亡!”那名北越军官仍是不肯就此放弃。

  “郑廷,我们很理解贵军希望尽快赶往前线作战的心情,但为了稳妥考虑,我决定还是依照海运部制定的路线行进。”听取了双方意见的钱天敦很快就作出了决定。而被他称作郑廷的这名北越军官,便是北越军在南部防线最高指挥官郑柏的二儿子。

  像类似郑廷这样的“官二代”,在受训军官中占了绝大多数,而且几乎都是郑氏的子弟。这原因也很简单,北越政权目前的实际掌权者郑认为火器部队是今后郑氏安身立命,统一安南的重要工具,而这么一件重要的工具,肯定要掌握在自己人手里才行。最好的办法,就莫过于在这支部队的指挥管理位置上全都安排自家人出任。  当然,这支部队投入巨大,安排草包来完成这个任务肯定是不行的,因此受训的这批军官,基本都是郑氏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员,算是郑氏年轻一代当中的佼佼者。

  军警部为训练营所准备的训练科目,基本都是依照原本历史上17、18世纪火枪部队的固有战术。在这方面军警部并没有过多的藏私,因为使用的武器存在着代差,传授给北越军队的长矛火枪混编方阵与海汉民团使用的横队线形阵列根本是两码事,实际的战斗力也不在一个等级上,教给他们的军事理论并不足以威胁到海汉自身的安全。当然除了作战阵列之外,军警部也会有选择地传授给他们一些关于行军、侦查、后勤、制定作战计划等等方面的军事科目。

  或许是家学渊源的关系,郑廷进入涂山训练营之后所选择的科目是“作战指挥”,而且学习速度也很是让教官们感到惊讶。像西班牙方阵这种需要划出图纸,加上反复讲解才能让受训军官们大致理解其作战原理的知识,郑廷基本上只听了一遍就明白了。而之后进一步学习莫里斯方阵和古斯塔夫方阵的时候,郑廷的进度也明显要快于其他的受训军官。因此在郑柞向海汉方面征求意见的时候,钱天敦毫不犹豫地向他推荐了郑廷出任这支北越火器部队的军事主官。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钱天敦召开指挥部会议的时候,郑廷能有资格列席。

  郑廷知道海汉人手里有一种神奇的工具,让他们可以即时获得千里之外传来的消息,钱天敦从前几天开始,也会在每天的例会上公布南方战线传回来的战况。这些战况的描述基本都是只言片语,如“今天叛军发起两次进攻,己方伤亡五百余人,敌方死伤两倍于此,战线仍能固守”等等,但从这些描述之中,也能体会到前方的战事吃紧。郑廷记挂着自己父亲在一线坐镇指挥,自然是恨不得立刻就能飞过去。

  “报告!”

  “进来!”钱天敦应了一声。

  高桥南推门进来,立正向钱天敦汇报道:“钱中尉,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先吃饭吧,吃完饭大家各自巡视自己负责的营区,安排好值夜工作。晚上我会随机抽查,谁手底下出了纰漏,那明天就由他来把这艘船的甲板擦洗干净。”钱天敦站起身来,拍拍郑廷肩头安慰道:“不用担心,顶多两天就到了,你一定要相信,我们打败南越叛军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郑廷点点头,很勉强地在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向来讲究廉价养兵的北越军在伙食上跟海汉民团有着较大的差距,行军期间基本上就只提供菜粥,不过好在粮食充足,一律管饱。而海汉民兵的食物基本能保持餐餐见油,顿顿有肉,质量上甚至要优于北越军官的伙食。穿越众军官的伙食就更好一些,基本都是小灶炒菜,虽说不上丰盛,但以野外宿营的环境来说,已经算是极为难得了。

  晚饭之后,各级军官便回到营中进行巡查。像这种野外宿营晚饭后就已经禁止一般人员在营中随意走动、大声呼喊,以避免夜间出现混乱,出现营啸之类的状况。海汉民团虽然没有继承传统的“十七禁律五十四斩”军规,但对于宿营的要求也同样极为严格,有来自后世的一整套管理制度。

  钱天敦吃过晚饭,也下船登岸巡察营房,跟在他身边的自然是入伍之后便一直追随他的高桥南。

  高桥南认为自己在这大半年的时间中,接连遇到了两位贵人,一个是当初将他拉出泥潭的任亮,另一个便是对他信任有加的钱天敦了。

  从落魄武士到囚犯,再到民团士兵,是任亮给了他重生的机会,对于这份恩情,高桥南认为自己今生都很难回报。而进入民团之后,钱天敦给予的信任让高桥南看到了未来的希望,自己将来可不仅仅只能作为一名民兵存在,完全有可能成为统领部队的军官当然,前提是能够以军人的身份获取足够的战功才行。

  高桥南也知道钱天敦有意栽培自己,因此他就更加坚定了必须做点什么来回报对方的念头。而作为军人,最好的回报大概就是立下战功,让自己的上司能够脸面有光了。这次南下之前,高桥南便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能只满足于在钱天敦身边做个亲兵,而必须抓住这次的机会,用战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同时也证明上司钱天敦的眼光。

  高桥南举着火把,走在钱天敦侧后方替他照亮道路。斟酌再三之后,高桥南还是主动开口道:“钱中尉,我有话想说。”

  钱天敦回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你说吧。”

  “我想申请调到你麾下的特战连。”高桥南鼓起勇气说道。

  “想打仗?”钱天敦仿佛已经看穿了高桥南的心思。

  “这是武士的天职!”高桥南斩钉截铁地应道:“我现在身为执委会的武士,当为执委会奋勇杀敌,以忠勇来回报各位首长的信任!”

  “你又忘了,你现在不再是什么武士,你是一名海汉战士!”钱天敦摇摇头教训道:“你要捍卫的不是武士的荣誉,而是作为海汉战士,作为一名军人的荣誉!”

  “是!”高桥南赶紧应道。对于钱天敦所说的任何话,他似乎都从没有反驳的意图,就算钱天敦叫他马上去死,估计他立刻就会掏出军刀把自己给剖了。

  钱天敦似乎也习惯了高桥南的这种无条件服从,并没有继续教训他,而是转而说起了作战的事情:“进了特战连,那就是真要是玩命了。我知道你不怕玩命,但你有没有真正想过,你是为什么而战?”

  没等高桥南开口回答,钱天敦继续说道:“我们的民团士兵中,绝大部分人现在都还不明白他们将为何而战,如果我去问他们,估计大部分的人的回答都跟你一样,为执委会而战,或者为了回报恩情而战,甚至是为了军饷而战。但这样想真的对吗?高桥南,你为什么而战?”

  高桥南先前认为自己已经想得很明白了,但现在听钱天敦这么一说,反而又有些糊涂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去作战?为了早日升为军官?为了回报钱天敦的赏识?为了自己海汉民兵的身份?反正肯定不会是为了军饷……

  “如果你能想清楚这个问题,作战的时候就不会再有思想负担了。”钱天敦并没有直接对他说出答案。

  “是!我一定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高桥南一如既往地先无条件答应下来。

  “特战连三排还差一个班长的人选,你有兴趣吗?”钱天敦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是……啊,不对,有兴趣!有兴趣!”高桥南回过神来,连声应道:“谢谢钱中尉!”

  “好好表现吧,不要让我失望。”

  “在下必定誓死作战!”高桥南激动之下,直接丢下火把就地一个土下座,向钱天敦叩了个头。

  钱天敦正待叫他起来,忽然白光一闪,钱天敦一回头,却见老冤家罗舞丹正举着相机对着这边,看样子正好拍下了刚才这一幕。

  “又是你!军营宵禁令你不知道吗?怎么还在外面随意走动!”钱天敦对于自己的老冤家就没什么好口气了。

  “我要不出来走走,怎么能正好撞到这么一幕好戏?钱中尉,你这是欺负下属呢,还是收买人心呢?”罗舞丹很是得意地晃动手中的相机。

  执委会前段时间对宣传部门进行调整,由于经常在内部论坛发表一些立场不稳的评论文章,罗舞丹被执委会打入另册,以工作调动,明升暗降的形式发配到了黑土港。罗舞丹的职务由信产部下属的小记者变成了黑土港宣传部门的负责人,不过暂时这个部门还只有她一个光杆司令而已。而一向胆大妄为的罗舞丹也没有放过这次的军事行动,直接就自行决定了要当随军记者到前线记录作战过程。

  本来钱天敦认为罗舞丹的荒谬举动会被执委会否决,但不知道执委会是哪股神经没对,居然就批准了她的申请。于是这次运兵船队里就不得不多出了一名让钱天敦感到不快的人,而且出于安全考虑,还得专门为她一个人准备住处和护卫人员,这让钱天敦更是觉得不满。

  钱天敦根本就无意跟她纠缠,挥挥手道:“高桥南!”

  “到!”高桥南一骨碌就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得笔直地应道。

  “立刻送罗小姐回她的帐篷,如果她不服从命令,可以采用强制措施!”钱天敦盯着罗舞丹气鼓鼓地说道:“现在马上执行命令!”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