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行动开始

第二百七十三章 行动开始

  1628年的头半个月时间里,整个穿越集团都在忙于为接下来的海外军事行动完成筹备工作,繁忙程度丝毫不亚于去年七月黑土港拓殖行动开始之前的那段时间。

  海运部下属的二十多艘帆船大部分都已经集结到了胜利港和黑土港两处,为此胜利港与广州、黑土港之间的两条航线都暂时停航。这些船倒不会全部都投入行动当中,但海运部所做的运输方案中还是专门留出了几条船作为机动,以备不时之需。

  胜利港目前存储的煤炭还有一千四百余吨,即便是黑土港运煤航线暂时停航,两个月之内也不需担心本地出现煤炭不足的局面。而广州方面因为最近有大量的客商自行备船跨海来胜利港交易,短期内在货物的运输吞吐上也不至于出现大的问题。由于本地的工业品产量还很有限,从胜利港返回大陆的船只普遍都有大量的空舱。大本营要送往驻广办的物资,也可以暂时向一些关系密切的商家租用舱位来进行装运。

  胜利港的木工车间和造船厂都是通宵达旦,二十四小时不停地赶工,为这些货船加装甲板炮座。由于技术原因,在黑土港停泊的那些船就没法进行这种战时改装了,只能充当纯粹的运输工具使用。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便是能把所有的货船进行改装,也没有那么多的炮手可用。截止目前,进入正规编制的合格炮手数量还并不多,这次行动甚至不得不将尚处于训练期的一批菜鸟炮手也暂时征用,他们将被布置到各艘帆船上的炮位,而登陆作战的任务则会由刚结成不久的炮兵连来完成。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军警部在新年伊始便再次面向本地区招收民兵,并且放开了以往固有的名额限制,大批尚未取得归化籍的青壮都选择了加入海汉民团这条“捷径”。特别是黎苗两族和新来的北越移民,在相关部门有意识的政策引导之下,更是将入伍当作了发家致富的唯一道路,参军热情非常高。仅仅只用了五天时间,军警部的下属编制中便又增加了四个连的预备役人员,连一向不苟言笑的颜楚杰最近的表情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不过这次所招收的人员不会全部进入到民团当中,而是会分流出至少三分之一进入保安部门也就是已经处在最后筹备阶段的警察系统。随着控制区人口的迅速增加,原有的保安队不管是在人员数量还是管理权限上有有些不太适应了,而军警部内部也认为是时候将军队和警察的职能拆分开来。当然这种拆分并不是要将警察部门从现在的军警部拆分出去,只是在内部行政结构中进行调整,部级下面增设独立司级单位,赋予警察系统更多的对内职能权限。当然这个机构调整还得等上一阵,两个半月之后的穿越一周年大会上将就此作出决定。

  1月16日,军警部和海运部的各级部门都开始召开动员会,并对行动方案作出最后的布置。军方由颜楚杰担任此次行动的总指挥,一直默默无闻的哈鲁恭出人意料地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出任副总指挥一职,而之前呼声很高的王汤姆则是担任了参谋长的职务,同时全权负责军方与海运部之间的沟通工作。另一个副总指挥的人员则是落在了黑土港的钱天敦身上,作为被军警部视为未来将星的人选和黑土港驻军的主官,钱天敦担任这个职务也无可厚非。

  到了这个时候,再瞒着下面的人说是在附近搞军演肯定就不太合适了,毕竟这一出去就不是两三天能回来的行程。新的说法是“近日将与安南友军在安南国海岸进行一次联合军事演习”,而具体的地点和操演时间,则要等到部队出发之后再作公布。

  在执委会的监督之下,宣传部门也开始吹风,向本地民众宣传与安南之间保持通商贸易的重要性。执委会认为当本地民众意识到北越地区的安定对胜利港地区经济发展起着促进作用的时候,就能够理解并支持接下来海汉民团对北安南的军事介入行动了。

  在这几天里,作为先遣队抵达交战地区的穆夏柏和冯安楠也不断将前线的战况和永安港临时据点的建设情况以简报的方式发回大本营。

  只要天气晴好,南越军队一直对北越防线保持每天至少一次的进攻频率。而随着北越正规军伤亡的逐步增加,防御力度和士气也在呈现下降的趋势。毕竟天天这么被动挨打,换作任何一支部队都难以长期保证高昂的士气和战斗力。在1月13日发生的战斗当中,南越步兵甚至已经攀上了最后一道防线的寨墙,若不是郑柏亲自坐镇指挥,搞不好就被对方直接攻破了山岭防线。但即便最后守住了这波攻势,北越守军也为此付出了上千士兵伤亡的代价,而南越军则是看到了突破防线的希望,从这天开始进一步加大了对山岭防线的攻击力度。

  根据郑柏自己的估计,北越守军的作战极限大概就是月底前后,届时北越军的士气和物资供应都会陷入低谷,一旦山岭防线被突破,那么北越军极有可能就此一溃千里从目前的交战区到北面的升龙府之间,都再无类似此地的天险可以据守。先遣队给大本营的建议是最好能在月底之前就让己方的援军到位,以免战局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另一方面,先遣队在永安港的建设工程也已经在进行之中。郑柏说话算话,答应划给先遣队的五百民夫在第二天便到位,在工兵的指挥下开始修筑临海栈桥和码头,平整出建设仓库和营地所需的地基,并在两处靠南的山口修建基本的防御工事。但因为这些民夫缺乏足够的铁制劳动工具,工程进度只能用缓慢来形容,而这是先遣队南下时所没有料想到的状况。不过黑土港得到消息之后已经紧急征发了两百名从事基建的民夫,带了大量工具和建材,乘船赶往永安港支援。

  黑土港方面的两个连队已经完成了集结和物资筹备,并且分乘两艘大船抵达了涂山半岛,目前正抓紧时间与训练营的北越火枪部队进行合练演习。而其余的船只也基本都整修完毕,装好了物资备齐了船员,随时都可以从黑土港出发。在钱天敦带领民团出征期间,将由民政主官周恒行暂时兼任当地军事主官。按理说这个职位是应当由当地最高行政长官来兼任,但执委会认为顾凯的和平主义理念很容易让他在这个职位上对形势作出错误判断,权衡再三之后还是把这个临时权限交给了周恒行。

  顾凯对于这个工作安排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和抵触,毕竟他不会在黑土港的职位上一直做下去,司法部门的筹建工作可是在等着他回去主持大局,他未来的事业方向也并不在黑土港这个小地方。而他很清楚执委会对于黑土港的接班人选,最中意的便是综合能力比较突出的周恒行了。周恒行能早一点开始熟悉其他部门的事务,对今后顺利接任顾凯的职位也是有好处的。

  1月18日,大本营的筹备工作终于告一段落,执委会向军警部下达了开始“圆月行动”的命令所谓的“圆月”,就是直取援越的谐音而已。当天下午,执委会宣布胜利港地区进入战备状态,晚八点之后对港区实行宵禁,包括穿越众在内的所有非执勤人员都不允许随意出入,这个宵禁令将一直持续到出征的民团部队归来为止。

  这样做肯定会影响到刚刚开始进入运行的港口商务区各种门面的生意,但的确也是无奈之举。在民团出征之后,本地的防务不得不由原本的保安队和部分民团预备役来承担,治安方面的压力会比较大。军警部认为短期内的宵禁将有助于维持本地的治安,执委会权衡利弊之后也同意了这种做法。

  嗅到风声的罗升东和魏平倒是主动表示了可以协助执委会维持本地治安,不过执委会根本就没打算让他们插手。这两个家伙都是盯着钱来的,就算再怎么听话,对执委会而言那也是体制外的人,不可能得到充分的信任。执委会所能委派给他们的任务,就是让巡检司在港口码头上充充门面,水师的战船在胜利港之外的近海海域保持巡航密度吓吓人,这就已经是目前的极限了。

  1月19日清晨,天气晴好。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胜利港东岸的军营已经完成了队伍集结,三个步兵连,一个炮兵连,一个由工兵、通信兵、医疗兵、炊事兵和军械修理人员组成的综合连,再加上负责后勤辎重的两百名民夫,构成了这次跨海远征军的主力。如果算上率领他们的各级穿越众军官在内,总人数已经超过八百人,再加上黑土港方面将去到战区的作战人员和民夫,以及众多参战船只上的船员水手,这次出动的人员总数超过了一千八百人,其中作战人员约莫有八百人左右,规模也是穿越以来对外行动中最大的一次。

  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这次出征并没有在胜利港安排隆重的出行仪式,所有参战人员将直接在营区码头登船出发。当然,这种有意识的低调处理并不意味着执委会对此不够重视,恰恰相反的是,所以在胜利港的执委都早早来到了营区码头,为即将出行的将士们践行。

  作为穿越集团实际意义上的掌舵者和军警部的实权人物,陶东来也即兴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为民团将士们打气:“……这次行动的意义非常深远,我海汉民团自成立以来的第一场战斗,极有可能就会在这次的行动中打响!大家在这里已经接受了半年到数月不等的训练,是不是已经形成了战斗力,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南海地区最强的一支队伍,我相信大家能够很好地把这一点证明给执委会看!”

  直到这个时候,陶东来才以官方身份第一次向民团士兵们提到了“可能会爆发战斗”这个情况,不过此时已经陷入到兴奋状态的民团士兵们都没怎么注意到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即使有少数聪明人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现在也没有机会给他们后悔了。军令如山,这个时候谁还想临阵打退堂鼓的,那就只能军法处置了。

  执委会虽然对民团的战斗力很有信心,但对民兵们的心理状态却没有太大的信心。毕竟这些民兵是第一次踏上战场,执委会很担心让他们提前得知消息会增加他们的心理负担,加之保密方面的需要,因此临到出发才开始一点点揭开了事情的真相。

  陶东来的讲话结束之后,还进行了简单的授旗仪式,由陶东来将象征着穿越政权的红旗交到了总指挥官颜楚杰手中。由于此次行动中海汉民团不会在战场上亮明身份,因此这面军旗上也没有任何文字或是图样的标识,但就算如此,也引来了列阵观礼的民兵们一阵欢呼声。

  流程走完之后,各个连队便在军官们的指挥之下鱼贯登上了帆船。民兵们除了肩上扛着的火枪,腰间挎着的刺刀之外,每人还背着一个背包,装着一床薄薄的布毯、一个铁皮饭盒、一个牛皮水囊、一个作战基数的弹药,以及少量伤药、火柴等物品。

  而穿越众军官们的装备就要高级多了,基本都是在穿越前由筹委会集体采购的军备和武器。这次随队出征的穿越众一共有三十余人,连排一级的军官全部由穿越众担任。另外像通信、医疗等特殊部门的人员,也是由穿越众担任领导职务。拖家带口的大胡子约翰逊又一次被留在了大本营看家,而无牵无挂的老摩根则是带上了自己的家什兴高采烈地领着一帮医护学员随队出征。已经出任信产部通信主管一职的吴卓这次也被调回军警部,随军负责电台的维护使用工作。

  海运部为此抽调了六艘大船担任此次从胜利港出发的人员物资运输任务,并且“探索号”和“飞速号”也分别作为海上火力支援单位及快速联络船一起参与此次的军事行动。相关的物资早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装运上船,今天早上登船的除了参战人员之外,就只有一些被作为伙食供应的禽畜了这大概也是农业部为了这次出征所能做的最大的贡献了。为了避免这些鸡鸭猪羊的浓重味道在航程中给出征的将士带来困扰,海运部还专门用了一艘船来装运这些活物和一些作战物资,相关的筹备工作也算是做得极为细致了。

  上午八点,所有人员便已经完成了登船,颜楚杰一声令下,船只陆续起锚、解缆、升帆,慢慢地驶离了码头,向南边的出港水道驶去。

  这支船队的行程安排依然是先抵达距离胜利港五十海里,位于海南岛西南角的莺歌海。在当地驻留一晚之后,再出发向西直行渡海,直接去位于交战区后方的永安港。后一段航程的直线距离约莫在130海里左右,海运部预计所需要的时间大约两天上下,视海上的具体情况而定。

  而北越方面的另一路人马此时也已经在涂山半岛登船出发。相比从胜利港出发的这支船队,从涂山半岛南下的船队规模要大得多,因为这支船队不仅仅是装运了三个连编制的海汉民团将士,而且还有北越方面一千余人的受训部队,以及少量的辎重民夫和后勤人员。这么多的人员,所需要的生活物资、随军补给和各种作战物资也不是个小数目,海运部为此足足调用了十四艘海船,才勉强一次性完成了这次装运任务。

  就在民团出发两天之后,执委会向本地民众公布了一个十分震惊的消息:一艘隶属于海汉执委会的商船在安南近岸处被南越叛军洗劫,数名随船人员遇害,船只也严重损毁。目前执委会已经下达了命令,让出海训练的民团配合北越的讨逆大军,对南越叛军实施军事报复。

  当然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商船被南越叛军洗劫,如果南越叛军在海上有这样的能力,说不定早就已经绕过山岭防线,攻打北边的平原去了。执委会编造出这个理由,也只是为了就参战一事能够对内有一个比较说得过去的理由而已如果对民众说什么长远利益、大局观、发展的眼光,肯定绝大多数人都搞不明白,那恐怕会适得其反,在民间造成不必要的反战情绪。至于胜利港或是黑土港的民众,由于消息渠道的来源非常有限,也根本就无法去验证这种消息的真实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