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七十二章 黎峒变化

第二百七十二章 黎峒变化

  “还有件东西,我本来寻思着该不该交给你。  ”于大山面露犹豫之色,但最终还是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件东西递到于小宝面前:“还是给你吧!这是符力托我带给你的一把小刀,他说今天不能来送你了。”

  “这是他随身带的那把刀子啊!”于小宝一眼就认出了好朋友的东西:“我前天见他的时候他还说要来码头送我,这怎么回事?”

  这把首还是当初黎区工作组第一次拜访符山峒时送给峒主符诺的礼物阳江造卡巴1218。虽然只是后世大阳江出品的山寨货,不过在这个时代的黎峒却无异于绝世神兵了,这首一直被符力当成了宝贝随身带着。

  “执委会打算尽快再招一批黎人民兵,符力回他的峒里帮着招人去了。这是昨天他那个在码头做事的堂兄带过来的。”于大山顿了顿,轻轻地说道:“我听说首长已经准了符力加入民团。这小子……大概是不准备接他爷爷的位子了!”

  “难怪他把刀送给我,进了民团可就能用上统一配发的武器了!”于小宝也为好朋友能够实现一直以来的梦想而感到高兴,至于符力会不会继任符山峒的峒主职位,并不是他现在所在意的事情:“爹,你说我要是能跟符力一起进民团穿军装该多好!”

  “你小子别做白日梦了!”于大山直接啪地一下拍在于小宝脑门上,像是要把他从梦中打醒一样:“老实在广州待着,把施先生伺候好了,多学些本事!别整天想着当兵打仗的事情,都是给执委会做事,你现在的差事可比符力好多了,做人要惜福!”

  于小宝嘿嘿傻笑了几声,正待说话,却见于大山身后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张叔来了!”

  于大山一回头,见是船厂的归化民工头张天贵,虽说两人都是目前受到器重的归化民干部,私底下颇有点较劲的意思,不过碰面的时候还是会打声招呼。

  于大山见张天贵身后的手里也提着个大包裹,便主动问道:“老张,是不是有东西要带给你儿子?”

  张天贵尴尬地笑笑道:“是啊……本来想托哪位首长带过去,但这次我们海运部没有首长去广州……”

  张天贵的小儿子张千智是和于小宝一起,作为第二批成员在去年九月加入到驻广办的编制里。不过与于小宝有所不同的是,张千智是跟着情报头子何夕做事,在驻广办待着的时间并不算多。而这次施耐德返回胜利港述职,何夕这个驻广办副主任就作为临时一把手坐镇广州,因此张千智这个小跟班此次也未能返乡探亲。

  于大山没等他说完,便对于小宝道:“还不替你张叔把包裹接过去?”

  “这……这怎么好意思?”张天贵大概是没料到于大山会这么主动,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驻广办就他们两个小辈,都是胜利港出去的人,不互相照应着怎么成?”于大山说着又给了于小宝背上一巴掌:“小宝你说对不?”

  “老爹轻点啊!”于小宝忍不住叫了一声,然后从张天贵手里接过了包裹:“张叔你放心,我跟千智关系好着呢!东西我一定好好地帮你带到。  ”

  “那就谢谢小宝了!”张天贵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轻松起来:“麻烦你带个话,让他在广州老老实实做事,跟着何先生好好学本事,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嗯,就是这样了。”

  “跟我爹说的一模一样啊!”于小宝笑着应了下来。

  于大山和张天贵对视一眼,不禁都摇头苦笑。做父母的心思,这些当儿女的恐怕还得过几年才能体会得到。不过他们小小年纪就已经在首长们身边做事,过得几年之后,地位和成就都应该会大大地超过父辈了。

  于小宝所乘坐的货船离开胜利港的时候,符力正在符山峒劝说他爷爷符诺接受海汉人所开出的条件。

  由于近期的军事行动需要调集大量军力,胜利港即将面临一段时间的防御空虚,一部分对军警部扩军计划一直持有反对意见的人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短视,开始转变态度重新考虑军警部以前所提出的扩军方案。

  在此之前军警部曾经提出过一个针对黎苗两族的征兵计划,但在执委会讨论时没有获得通过,因此也被压了下来。这个计划的出发点便是以海南岛上的黎人、苗人作为现阶段的主要兵源,因为黎苗两族的聚居点大多在内陆山区,文化程度普遍偏低,不管是作为产业工人还是专业农民,都必须经过很长时间的培训才能勉强胜任。而事实上走出山区为穿越集团打工的黎人苗人,的确多数都是在从事单纯的重体力劳动,如伐木、采掘、筑路等等,极少有人从事技术性工种。

  但一部分在前期加入到海汉民团的黎苗青年,表现却比较出色,他们身上所具备的勇敢、坚韧以及对环境的适应性,都是军警部非常看重的特质。除了黎苗两族因为世仇的原因偶尔会在营中发生斗殴之外,可以说其他的表现都让军警部非常满意。而至于世仇这种事,军警部并不特别担心只要上战场打过几次之后,那种同仇敌忾、生死与共的战友情谊就会迅速地冲淡原本存在的。

  军警部认为,大量抽调黎苗青年入伍当兵,有三个不可忽视的好处。一来可以保证兵源的战斗力,这些好勇斗狠的山区青年的确比种田长大的农家子弟更加具有攻击性,而这正是军人所应有的一种重要素质。二来抽空附近地区黎苗两族的青壮之后,也可以为穿越集团减少一个后顾之忧,仅仅是辖区内的治安问题就至少会比现在减少一半以上,而失去青壮之后的黎峒苗寨也只能更加依赖于穿越集团的物资供给。第三,黎苗两族并没有任何的依附对象,对大明地方政fu也只是采取听调不听宣的态度,按照毛爷爷说过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这一政治原则,应该尽可能将这两族拉拢到自家阵营当中来,让他们的青少年进入海汉军界显然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不过当时这个方案被提出的时候,反对意见认为在劳力紧缺的状况下不应将大量青壮招入并没有那么急迫要扩张的军警部,而且这些土生土长的黎苗青年在整批整批地掌握了枪杆子之后,会不会作出某些超出军警部控制的举动,谁都不敢打这个包票。于是出于种种原因,军警部的这个有针对性的扩军计划最终没有获得通过。值得一提的是符力要求参军的申请一直未能获得批准,其实也的确有这方面的顾虑在内,毕竟他是符山峒的继承人,这种在地方上具备一定政治地位和影响力的人进入到民团当中,对穿越集团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但随着穿越集团势力的不断扩张,局面也在慢慢地起着变化。北越黑土港拓殖点开辟之后,大量黎苗士兵通过换防被有意识地安排到了海外驻防,与此同时大批的北越移民开始进入胜利港,冲淡了本地的黎苗两族人口比例。而军警部也首次得到了大量移民所带来的人口红利,黎苗两族的劳动力不再是各个部门面红耳赤争夺的资源,军警部得以再一次将征召黎苗两族青年入伍的计划提上执委会的议事日程。

  而此时黎苗两族兵源的优势就开始再次凸显出来,汉族归化民因为语言和文化的原因,是执委会培养大量产业工人计划的实施对象,而北越归化民初来乍到,只能先安排一些粗笨的工作给他们完成,像民团这种具有一定政治色彩的机关,还暂时不会向他们敞开大门,顶多只是挑选一些比较优秀的人才罢了。北越归化民目前唯一成建制的部队,便是黑土港那支被军警部寄予了厚望,由钱天敦亲自带队训练的特战连。这样一来,黎苗两族无疑就成为了目前最合适的征兵对象。

  而对于部分人所担心的兵源比例带来的安全问题,军警部也有了更好的安排。随着穿越集团控制区的扩大,军警部现在已经可以有选择性地将本地连队调往外地驻防,而像黑土港特战连队这样以北越移民为主的部队,将来也可以调回胜利港地区驻防,实行异地驻防制度,大大降低军队底层出现不可控问题的可能性。

  在军警部有意识的操作之下,终于专门放开了口子,批准了符力的入伍申请这在三个月之前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当时执委会对黎峒苗寨的态度仍然是以控制为主,扶持为辅,黎苗两族的掌权家族成员都不能进入民团系统,以免军警部失去对部分底层士兵的控制力。

  当然,即便如此,对于符力的安排仍然是很考究的他所在的连队基本都以汉人为主,辅以少量的北越移民,黎苗两族则只有他一根独苗,这样就在最大限度上杜绝了他以符山峒继承人的身份影响其他士兵的可能。而且在符力担当军职期间,必须暂时放弃继承符山峒峒主的权力,如果他要选择当峒主,那么就必须先得退伍离开民团才行,军人与峒主两种身份不可兼得。

  除此之外,民政部和农业部已经打算将符山峒整体搬迁,届时符山峒这个名称恐怕就得换一换了,符力的继承人身份所具有的影响力自然也会弱化不少。唯一对此会感到遗憾的,大概就是当初提出扶持一个黎人傀儡领袖的宁崎了。

  符力本人对这样的安排倒是没有任何异议,对他来说能够进入海汉民团穿上这身期待已久的军装,就已经是极大的幸福,至于当不当符山峒的峒主,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如果不是这次领了任务,符力还不太愿意在刚刚入伍对军队的一切都充满新鲜感的时候就回到符山峒。

  “爷爷,海汉首长的意思希望我们整个符山峒都能迁往山外,并且带动其他的黎峒也慢慢往沿海的地方搬迁。农业部在田独给我们划了很多地,还会派人教我们种植香料,粮食、铁器和其他的好东西也会敞开供应给我们,以后大家的生活都会越来越好的!”符力坐在符诺身边,耐心地向他解释执委会的政策。

  符诺摇头道:“孩子们要过上好生活,要到山外面去挣钱,这我不反对,但海汉人让我们搬迁,这么做是要拆散黎峒。符力,搬出去之后,符山峒就不再是符山峒了啊!”

  按照执委会的规划,三亚附近内陆地区的黎峒苗寨都是要逐步安置到山外,加入海南岛的开发大军。像符山峒这样的黎人山寨,会被安置到田独到铁炉港的十里山谷中,妇女老人从事香料种植,青壮进入民团体系,小孩子则是开始接受正统的海汉式教育。执委会相信只要花上数年时间,便可以将这些山民彻底改造成新政权的拥趸。

  符力辩驳道:“爷爷,你以前说过,我们黎人并不是因为喜欢住在山里才会这样,如果可以选择,我们也想过上跟汉人一样富足的生活。但现在这样的机会就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只要我们走出去,执委会就能提供给我们一切,让我们过上汉人的生活。有了解执委会的照顾,以后崖州官府也不会再征我们的劳役,收我们的税,这样不是很好吗?”

  “可是海汉人把我们的年轻人都拉去当兵了……”符诺仍然觉得心里不舒服。

  “爷爷,海汉人没有拉谁,我们去当兵也是自愿的!”符力很是骄傲地挺了挺胸膛,一身崭新的灰布军服似乎证实了他所言非虚。

  “你去当了兵,谁来继承这符山峒啊……”符诺看到这身海汉民团的军服,总觉得有些刺眼。

  “爷爷,你真觉得符山峒还有必要继承下去吗?”符力脸上出现了与年龄不相符的严肃神情:“我们符山峒三百多户,一千多人,现在住在这里的还有多少?五百还是六百?大部分像我一样的年轻人都已经出山了,很多已经入了归化民的籍,为什么我们还要守着这个地方不放?你记得以前宁先生来峒里拜访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要答应和他合作吗?”

  “记得。”符诺当然记得九个月之前宁崎是如何说服了自己,让黎峒山民出去为海汉人工作:“他说要让我们不再为了粮食发愁,让年轻人都能穿得漂漂亮亮,让孩子们都可以读书识字!”

  “既然海汉人已经做到宁先生所承诺过的这些事,那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继续跟他们合作,搬去更好的地方生活呢?”符力继续劝说道:“首长们说了,到时候我们仍然可以结成村寨居住,只不过为了便于管理,在名称上就不能再称峒了,要改成公社。等我们搬过去之后,就会成立一个符山公社,大家还是可以在一起生活。”

  “那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就这么抛弃了?”符诺虽然也听得很是心动,但一想到传承百年的符山峒要就此泯灭,心中还是非常地不甘。

  “这里以后据说会全部用来种树,是一种叫做……叫做橡胶树的大树,田独很多地方都已经种上了。”符力一边回想一边应道。

  “香蕉树?不是漫山遍野都是吗?”符诺不解道。

  “不是香蕉,是橡胶……总之跟香蕉树的区别很大,爷爷你有空去田独看看就知道了。”符力起身道:“符山峒搬迁的事情,我还得跟三叔五叔他们商量商量,看看该怎么安排才好。”

  “这条件我可还没同意!”符诺气鼓鼓地嚷道。

  “那爷爷你说说想要的条件?”符力一听他这语气,就知道是已经松口了。

  “得先给我们建好村子,让我们派人去看过之后,觉得没问题再搬!另外海汉人必须要保证我们的粮食供应才行!还有以前答应我们的那些条件,也必须继续照办!”符诺想了一阵,终于是提出了几个他认为很有必要的条件。

  “好的,首长们一定会答应的!”符力重重地点了点头,很有信心地说道。

  符力站在自己的角度上不是很理解为何执委会在前后几个月的态度会发生转化,但很显然这对符山峒的父老乡亲们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改变自己生活的机会。符力在胜利港居住了好几个月,也近距离见识了胜利港地区日新月异的变化,就算他不知道执委会在这个时候安排黎峒苗寨外迁,并且准备大量招收民兵的目的,但有一件事符力认为是毫无疑问非常分明的只有海汉执委会,才有能力改变黎人几百年来落后贫困的生活状态,才能带着大家过上真正的好日子。...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