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登陆演习

第二百七十一章 登陆演习

  第二天一早,穆冯二人便找到郑柏,向他提出需要一批民夫到后方修筑码头和营地的要求。   . 对此郑柏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并且立刻划拨了一千人的民夫交给他们指挥。不过在接下来商量作战任务分配的时候,双方却是有着不同的主张。

  郑柏希望海汉军能够在山岭防线协助北越军进行防守作战,但穆冯二人却认为应该从海上直接绕到南越军的侧后方,对其后路进行袭扰攻击。

  冯安楠道:“郑将军昨天也说过,战局僵持不下对贵方来说并不是好消息,但要打退南部叛军的进攻,仅仅守住这条防线是不够的,我们还是得想办法主动出击才行。”

  郑柏摇头道:“主动出击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否可行也要看双方的实力对比。贵方派来的援军不过千人,就算英勇善战,又如何应付得了几十倍的敌人?绕道敌后,若是战事不顺,到时候想撤出来都难啊!就算阮逆如今战局占优,也不敢妄自从海上绕过这条防线攻我后路,两位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不止千人,贵方在涂山训练营的这批人也会跟我们一起行动。”穆夏柏接过话头道:“我们这个作战方案也并不是孤立无援的,我方所出动的海船都有一定的武装,必要可以让船在近岸的地方提供炮火掩护,以便让岸上的部队顺利撤出来。”

  穆夏柏这话倒是不吹牛,执委会和海运部一直都在不停地对手中的船只进行改造,其中一个要点就是在船上加装炮位。在机械式制退炮座定型量产之后,前期收罗来的这些四百料的海船都纷纷接受改装,在甲板上安装了标准规格的加固基座,战时只需将炮座固定上去,加派炮手上船,就可以立刻化身为武装商船。当然,限于排水量和原有的船体结构、甲板布置,不可能变成像“探索号”一样的专业炮舰,一般顶多就在两舷各加装两门炮而已。这种船的单体作战能力不高,但如果是组成了一定规模的船队之后,那火力输出就不容小觑了。

  不过步炮配合的战术截止目前也只是在胜利港的训练营中进行过几次初级的演练,到时候在战场上实际用起来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就算是军警部的几名高官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至于更高级的两栖配合作战,军舰掩护陆军登陆等等,不要说放在这个年代,就是几百年之后也是属于难度极高的作战科目,如果操作得不好,作战过程中部队自行发生混乱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但南北越的交战区都临近海岸,而海汉民团除了武器之外,另外一项明显的优势就是海上的机动能力,要想充分把两种优势都利用起来,那么通过抢滩登陆来寻找战机的作战方式几乎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发生,军警部也在进行着非常有针对性的作战训练。不过为了不让胜利港的居民们因此感到恐慌,训练演习的地点被安排到了位于胜利港西南的鹿回头半岛上。

  数艘海船抵近鹿回头半岛东岸的沙滩之后,十几艘由人力滑动的小船迅速地窜到前方近岸处依次停住,船上的工兵在船头船尾处迅速地打下木桩。这些木桩通过船板上特意留出的孔洞扎入到海岸里,借以固定住小船。在此同时各艘小船之间也已经用木板连接起来,仅仅只用了二十分钟左右,几道简易的浮动式栈桥就已经搭建完成了。

  荷枪实弹的民团士兵立刻从船舷的绳网攀附而下,结队登岸。先行登岸的士兵迅速在岸上展开了阵形,并在指挥官的命令下,工兵立刻开始构筑防御工事,火枪兵则是结阵向对面的假想敌进行射击。与此同时被拆分成炮身、炮座、轮毂等几个部分的陆军炮和弹药也被吊装到浮动栈桥上,它们将由一种小巧的平板两轮手推车转运到岸上,经过简单的组装之后就可以立刻开始攻击。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两轮车是木工车间按照军警部的要求,特别研发出来的一种多用途工具。除了能够在战场上担当军用物资的运输工具之外,它还能够变身为担架车,承担快速运输伤员的任务,只需一个身强力壮的民夫便能迅速转运至少两名失去移动能力的伤员。另外在类似抢滩作战的这种环境中,登陆部队在初期缺乏正面遮蔽掩体的保护,要构筑临时阵地不太容易。而两轮车就极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只要把车子竖立起来,从后面打开车底的特制撑杆顶在地上,两轮车就立刻化身为宽约一米,高约一米五的落地式盾墙。而火枪兵就可以藏身在这盾墙的后面,放心大胆地利用火力优势对敌人进行射击。

  对手如果想要在远距离上摧毁这种盾墙,只能使用火炮或是投石机之类的重型武器,而不管对手选择什么样的武器,其射程和精度肯定都远远不如民团所配备的火炮,如果进行对射,吃亏的一方肯定不会是民团。

  木工车间在设计这款两轮车的时候也算是动了不少巧思,比如让两轮之间的距离略低于车体宽度,这样转化为盾墙模式的时候就可以达到无缝连接的效果。车身的底板采用了木质紧密的檀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车体重量,但厚实的木板足以抵抗正面的弓弩攒射,在百米距离上应对火绳枪的子弹也具有相当好的防护能力。木制轮毂有意识进行了加宽,以防止车身在类似沙滩这样的软质地面上迅速下陷。

  如果一定要挑毛病的话,那大概就是减震系统的缺乏会让这种载重小车的使用寿命大大缩短。但这倒不是执委会抠门,而是军警部要求的交货期赶得太急,来不及给这种小车生产安装专门的减震装置。不过这也无伤大雅,反正这一批车也只是试验性质,等在安南战场上进行了实际应用之后,相关部门肯定还会对设计方案做进一步的改进。

  军警部一口气下了两百辆小车的订单,但照现在的生产进度来看,木工车间能不能在出兵之前完成交货仍然是一个未知数。这倒不是木工车间没有倾尽全力,车间主任蔡弘展已经连着有四五天没有出过厂房了,手下的工人更是三班倒,一刻不停地在赶制订单。木工车间这次需要完成的订单可不仅仅只是二百辆多用途小车而已,他们同时还要完成一千五百支长矛矛杆、大量的船舶备用件,以及为火枪组装车间生产二七式燧发枪枪托,配合海运部造船厂对现有船只进行改造等等,生产任务极其繁重。

  在登陆演习进行到三十五分钟的时候,首批登岸的六门火炮已经装填完毕打出了第一发炮弹。同时由多功能小车构筑的左右两道五十米宽的防御工事也已经完成,足足两个连的火枪兵分别驻守在两道工事的后面,火力的密集程度完全可以击退上千名冷兵器步兵的冲击。而在两道防线的中间和侧翼都布置了火炮,让火力输出得到了进一步加强。而这个时候多功能小车构筑的防御工事又体现出了另一个好处它可以非常方便地随着战局的走势进行移动,充分掩护己方部队前进或是后退。

  站在“探索号”船头的陶东来放下望远镜,对旁边的颜楚杰道:“过程还算顺利,不过我认为行动速度还有必要进一步提高,你明白我意思吗?”

  颜楚杰点点头道:“现在的演习没有外界的压力,如果真实登陆时遭到敌方的袭扰,那登陆的速度肯定会比现在要慢得多。”

  陶东来道:“我们的部队在陆地上没有什么机动力优势可言,所以我们选择的登陆地点也不能距离敌军太远,这样一来登陆时被敌军发现的可能性很大,因此各种极端情况都要提前考虑到才行。”

  基础防线构筑起来之后,后方的工兵和民夫迅速地将各种物资从船上转运到岸边。工兵在指挥官的命令之下,沿着盾墙外沿很快布置了两道间断式的铁丝网防线,封锁住那些比较容易被步兵突破的地段和火器部队射击盲点。这种蛇腹型铁丝网完全借鉴了后世的形制,布置和收拢都非常方便,作为封锁道路的工具,效果不比拒马鹿砦之类的传统工具差。唯一比较遗憾的是限于制作工艺和成本,暂时还没法大批量生产那种带有钢制刀片的刀刺网。不过好在库存的穿越物资中倒是还有一批刀刺网,只在登陆初期一号基地尚未建成时用过一段时间,为了这次的大行动也全部都拨给了军警部。

  两道防线建好之后,后方的工兵便开始大张旗鼓地修建寨墙,搭建帐篷了。登陆部队所使用更多寨墙也是借鉴了多功能小车的设计,采用了预制结构,在地上挖出浅沟之后,将寨墙成排成排地埋设进去,后方用撑杆和土包抵住,与火枪、火炮的阵地自然地连接成一片。

  仅仅耗时两个小时,登陆部队已经完成了基本的防线构建和营地搭建。这个成绩在同时代的军队中还说不上最优秀,但如果以质量而言,这个滩头阵地的可靠程度丝毫不亚于同时代部队花费十倍时间构筑起来的阵地。

  参观完这场演习的军警部大佬们也纷纷鼓掌,对民团士兵们的优异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王汤姆由衷地赞道:“古中尉带兵可是真有一套啊!相比几百年之后的登陆战,可以说我们唯一缺少的就是专用的登陆艇了。”

  “胜利港还停着一艘呢,你要不要把它开到海对面去吓吓那些猴子兵?”陶东来打趣道。

  王汤姆耸耸肩道:“如果执委会能把库存那点柴油全都批给我,那我也很乐意去完成这个任务。”

  1628年1月7日,执委会通过决议,以“海外驻军防务调动及海上军演”的名义,对本地民众预告了近期的大型军事行动。

  这个决议也是执委会考虑再三之后才作出的,最近所有单位都在加班加点生产军用物资,民团士兵加紧演练,这一切肯定是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如果执委会一直对此保持沉默,反而会让本地民众心存疑虑。而如果直接宣布对外用兵,似乎缺乏堂而皇之的理由总不能说我们打这一仗的目的是为了控制安南吧?

  而且还有另一个弊端是执委会不得不防的,本地武装力量的大规模调动之后,势必会留下一定的空档,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搞不好会招来海盗之类觊觎者。虽然请了罗升东这个有国家正规执照的保镖过来,但罗升东和他那帮手下的战斗力也很堪忧,只能当个门面来用而已。因此执委会在对内公布消息的时候并未确切指出民团调动的范围和海上演习训练的地点,甚至在民团中,普通民兵也并不知道这次所谓的调动军演的真实目的。

  至于说后续何时才向本地民众公布真相,执委会认为这还得要视行动的进展而定。在执委会的计划中,这次的军事行动不单单是对安南国内政治局面走势的干涉,同时也要利用军事上的胜利来提振控制区内的民心士气,增加归化民对穿越政权的认同感。

  1月10日,施耐德与李奈一同返回广州。李奈倒是很想继续待在胜利港,因为他也已经看出海汉人这次可不是闹着玩的,估计真的是要跟外面的某股势力干一仗了。当然这个作战对象肯定不会是大明,因为崖州水寨的水兵几乎全被罗升东搬过来,摆明是要在海汉民团外出期间担当起看家的任务了。李奈很想第一时间就能获得进一步的消息,但他的老爹李继峰近期六十大寿,他这个当小儿子的肯定要回去敬一份孝心,因此只能怏怏地离开了胜利港。至于“福瑞丰”在胜利港的生意自有手下打理,还有魏平这个“合作伙伴”代为照看,李奈倒是非常地放心。

  而施耐德此行也承担着另一个新任务,那就是在广州地区以驻广办为依托,开设一家能够在广州和胜利港两地通存通兑的票号,以方便两地间的海贸往来真实的目的当然还是逐步向外推广穿越集团先进的金融制度,以经济搭台的方式慢慢影响大明对海汉的态度。

  这个通存通兑的计划原本是安排在1628年年中甚至是下半年的时候,因为大量的银钱往来必然要求穿越集团手中有大量的贵金属能够随时调动才行。从十月开始,财政部已经在崖州依托驻崖办开始试验性运行通存通兑业务。因为崖州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已经在此之前处理得妥妥当当,几家固定的贸易客户也很熟悉了,因此运作起来也较为顺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过什么岔子。

  而近几个月来军火贸易所取得的进展已经大大超过了先前的预料,各种工业品贸易也不断地在扩大着规模,数以十万两的现银涌入了穿越集团的口袋中,加上这一仗之后,北越方面至少又得支付十万两以上的“劳务费用”给穿越集团,以施耐德为首的金融管理层认为在广州设立通存通兑机构的时机已经成熟,可以提前付诸实施了。

  这次随施耐德一起北上的货船上,装了足足十五万两现银和两千两黄金,这也是穿越之后最大的一笔银钱流动,为此执委会还特别派了一个班的武装人员随船押运。不过为了避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执委会也只派出了宁崎作为代表到码头送行。

  于大山这天也早早请了假,到码头给儿子送行。这此施耐德回胜利港述职,于小宝也有幸跟着回来享受了人生的第一次探亲假。上次离开胜利港时穿的那身青布长褂,这次已经换成了缎面的新衣服于大山在王财的劝说之下最终还是花“重金”买了上好的布料,替儿子做了一身新行头。

  眼看着儿子去了广州三个月就长了一大截,于大山又是欣慰又是不舍,将整理好的包裹塞到了于小宝手中:“这是你最爱吃的鱿鱼干和芒果,里面还有三颗奶糖,可是稀罕物,你爹厚着脸皮找首长要来的,省着点吃!”

  “爹,鱿鱼干这些东西广州都能买到的,不用专门准备了。还有,别再私底下向首长讨要东西了,这样影响不好!”于小宝悻悻地说道。

  于大山压低了声音道:“包裹里还给你装了二十元流通券,你到了广州,让施先生帮你换成银子,看看有合适的姑娘,就早点把亲给订了。你也知道胜利港这地方姑娘少,连首长们都还没着落,等轮到我们这种人家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老爹你……”于小宝一时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发笑才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