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七十章 北越军的防御手段

第二百七十章 北越军的防御手段

  在避开了连续几轮来自头顶上的弓箭打击之后,终于有南越的步兵扛着木盾抵近了防线。   . 只是面对高度足足一丈有余的寨墙,一手持盾一手拿武器的小股步兵并没有太好的攻击办法,只能将身子尽量蜷缩在木盾后面,期望后面扛梯子的能快点冲上来。

  北越军在易受到攻击的地段都立起了高大的圆木墙作为防御手段,并且部分地段还依据地形修建出了梯级防御工事,就算被对手攻破第一道防线,也可以退守到地势更高一级的工事后继续防守。而目前遭受攻击的这段防线就修筑了三层梯级防线,在防线后面也聚集了成千的守军,想要攻克这里并非易事。

  随着冲到木墙下面的南越步兵越来越多,北越弓兵的杀伤力也在逐渐减小。已经有木梯开始从下面搭上了墙头,立刻便有步兵蚁附而上,不过第一个将身子探到墙头上的南越兵直接就被数支长矛扎了个通透,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双方的弓兵也调整了策略,开始向着更远的距离进行抛射式攻击,以免误伤到已经处于交战状态的自己人。

  这种短兵相接的伤亡要远远超过先前的远程打击,穆冯二人看到攀上墙头的南越兵不断被寨墙后方的长矛阵戳下墙头。但悍不畏死的人也相当多,甚至有人登上墙头之后就挺着木盾直接飞扑进了墙后的长矛阵,只要能将前方的长矛兵压倒一小片,后面跟着上来的同伴就能多出那么一丝作出反应的时间。

  “凶残啊!”冯安楠举着摄像机叹道:“南越这些打前阵的还是农兵,居然都能这么拼,看来我们之前认为农兵没有战斗力的想法是有点偏激了!”

  “后面有督战队跟着,这些农兵退不下去,只能拼命了。”穆夏柏对于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倒是看得更为透彻:“不过安南这些兵的确有股子狠劲,难怪这个国家连着打了几百年仗都没有被真正征服过!今后我们来这里作战,还得谨慎一点才行,不能小看了这些猴子兵。”

  “我觉得将来倒是可以考虑多吸收一些安南的兵源。”冯安楠说道:“从我们在训练营接触的那些学员就看得出来,这帮猴子兵根本就不怕打仗,而且对生死也看得很淡。这种兵,上了战场才能拼命啊!”

  “执委会应该不会同意你的想法。”穆夏柏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执委会只是想把安南军队变成协从军,可并没有把他们纳入到直属部队的念头。依我看,顶多能像钱天敦那样,从北越移民里招一些兵就不错了。”

  两人说话之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木梯搭上了墙头,攻上墙头的地方也从最初的一两处很快扩大到了四五处。已经有南越步兵翻过墙头,开始与北越军正面作战。而先前还占据一些优势的北越军,现在则已经开始在混战中出现了伤亡。

  “北越军有点撑不住啊!”冯安楠看到北越守军已经开始逐步退向更高一级的二层防线,忍不住有些担心了。从南越发起进攻到现在还不到半个小时,北越军就已经隐隐有点撑不住了,而南越军后面还有好几波的攻击力量没有投入战场,这么个打法真能守得住阵地?

  “我看未必啊,北越军这是有意识地在后撤。”穆夏柏说道:“北越军修筑这种阶梯式的防御工事还是很有讲究的,第一和第二层防线之间的平台非常狭小,能够容纳的士兵数量也极为有限,南越军要以此作为向上攻击的平台,那就没攻打第一层这么容易了。”

  穆夏柏这么一解说,冯安楠也注意到了这个事实:“他们有意把第一层防线让出来,借此来减小自己受到的攻击压力……这个郑柏还真有两把刷子!”

  “要是没两把刷子,也就不会被郑氏委以重任统领这支大军了。”或许是眼前的战事太激烈,穆夏柏一刻都没有放下过望远镜:“来之前我还有点担心北越的主将会是个庸才,但看样子我的担心是有点多余了。”

  果然在北越军慢慢退出第一道防线之后,南越军的进攻速度反而放缓了不少第二波步兵此时已经抵达了第一道寨墙下面,但由于一二两道防线之间的空间非常狭小,所以能够进入这个平台对第二道防线发起攻击的士兵数量也极其有限,大量南越步兵只能在第一道寨墙下面候命。只有上方的同伴进攻取得了进展,又或是死伤退下来,寨墙下的士兵才能有补充上去的空间。

  而北越军的防御重点显然就是第二道防线,在这道防线上布防的明显是北越正规军,多数都身着铁甲或是有装备护住身体要害,相比自下往上发起进攻的南越农兵的战斗力要强出不少。于是这条防线立刻便成了南越军的绞肉机,虽然不断有后方的步兵补充上来,但厮杀了半个小时之后,仍然不得寸进,反倒是在第一二两道防线之间的平台上留下了数百具尸体。

  而南越在另一路的攻击进度比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地势比较陡峭,南越军在攻击第一道防线时便付出了更大的伤亡,这个时候也正陷入到阶梯式防御工事的陷阱中无法自拔。

  “南越军打不下来了。”穆夏柏总算是放下了望远镜,对战局的走势作出了判断:“北越军的防御工事的确是充分利用了地形优势,南越军空有兵力优势,但能够投入兵力的作战面太小,体现不出这种优势。这条山岭防线虽然足足有十里长,但真正适合大部队进攻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战略要点而已。南越军如果想要从正面攻破这道防线,恐怕真的就只能用人命来填了!”

  “如果是让你来指挥部队攻打这个山岭阵地,你打算怎么做?”冯安楠饶有兴趣地问道。

  穆夏柏沉默了一阵,才开口回答道:“如果只是冷兵器的作战方式,那恐怕很难在正面战场上打开缺口,得采用一些非常规手段才行,比如夜袭、火攻,但以南越军的士兵素质来说,这些作战方式大概很难奏效,搞不好反而会把自己给坑进去。  依我看,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绕过这条防线。”

  “那可就难了,我们一路南下看到的船全都是只载十来个人的小船,南越那边的情况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要用这种船运几万军队绕过这道防线,那得要上千艘才行。”冯安楠啧啧叹道。

  穆夏柏道:“我在训练营听学员说起过,以前安南还是有些大海船的,不过在前面几次的内战里都消耗得差不多了,而且海船的建造和维护费用太高,性价比不如廉价的农兵,慢慢地双方就都没有再造新船参战的想法了。所以现在南下给这支军队运粮的这些海船,全都是吨位不超过二十吨的小船,根本不具备什么作战能力,这倒是跟大本营的预测很一致。”

  “至少我们作战的时候不用担心被人从海上抄了后路。”冯安楠笑笑道:“看样子南越军已经打不下去准备要撤了。”

  在第二道防线前的狭小空间内丢下数百具尸体之后,能让进攻的南越军落脚的地方越来越少,步兵们不得不踩在尸堆上作战,这难度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从陡坡下方爬梯进攻的时候。这种状况再继续强行进攻,也不过是徒增伤亡而已了。

  果然很快南越军后方便响起了收兵的锣声,幸存下来的步兵们以最快的速度从战线上撤了下来。然后在弓兵的掩护之下回到了山坡的密林之中。而北越军则是发出了一阵欢呼声,以这样的方式来庆祝这场战斗的胜利。穆夏柏抬手看了看手表,整场战斗从南越军出兵到退兵,共耗时三小时出头,但他作为亲历者却觉得似乎只过去了片刻而已。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冯安楠提议道。

  向郑柏留在这处据点的军官说明情况之后,一小队北越军护送着穆冯二人来到了刚才战况最为激烈的这段防线上,在这里他们见到了刚刚亲自指挥了这次作战的郑柏。

  “郑将军辛苦了!”穆夏柏现在对郑柏也有了新的看法,态度比先前也更为谨慎。这无关于所处的国度和立场,而是对他刚才在作战指挥中所表现出的军事素质的尊重。

  “两位观我军作战,可有什么心得?”郑柏喝了一口水之后,才对穆冯二人提问道。

  “贵军的防御作战做得非常好,简直无可挑剔,战术已经非常成熟了。”穆夏柏由衷地夸奖道。

  “如果就这么僵持下去,我看再打上几个月,南边的叛军也不太可能攻破这条防线。”冯安楠对北越军队的表现同样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虽然执委会和军警部制定这个军事介入方案的基础就是要“趁人之危”,但穆冯二人也不得不承认,北越军队在这里的战局似乎还没有恶化到想象中那么危险的程度,至少现在看上还是一副很能打的样子。如果战局继续照此发展下去,那占据军队数量优势的南越搞不好会在这个血肉磨盘里被北越军一点一点地磨掉优势。

  “我们不可能再跟阮逆打上几个月。”得到了穆冯二人的称赞之后,郑柏脸上并无半点欣喜之色,反倒是显得很疲倦:“阮逆有占城国可以提供一部分物资和财力的支持,但我们没有,我们为了这次战争征发了大量的农兵,要是再打几个月,就会直接导致粮食全面减产,另外维持规模这么庞大的军队作战,也需要非常多的开支。到时候就算我们打赢了,也无力再南下讨伐阮逆了。刚才两位都看到我们的士兵是如何英勇作战,但如果他们长时间拿不到承诺的军饷和赏银,那士气和战力还是会很快下滑。”

  郑柏说着抬手指向南方道:“阮逆明知攻不下这条防线,但还是坚持每天都来攻打,他们就是为了跟我们拼消耗。不仅仅是士兵,还有财力和物资。这里距离升龙府有八百里之遥,但距离阮逆控制的广治只有三百里不到,不管是运粮还是运兵,我们都得要多出一倍以上的消耗。这场仗打得越久,对阮逆的优势就会越明显!”

  穆冯二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都是心道这郑柏居然能对战局有这等认识和分析,看来他可不仅仅只是一个赳赳武夫而已。升龙府方面倒是下了决心跟南方长期对峙下去,但北越军前方的指挥官显然不认为长期对峙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此时有亲兵过来,在郑柏耳边低声禀报了几句,郑柏点点头,对穆冯二人道:“两位可愿跟我去阵前一观?”

  “那就请郑将军引路了。”

  穆夏柏和冯安楠在穿越前虽然都是军旅出身,心志也算是坚强,并且刚才还在远处观察了整场战斗的经过,但当他们看到战场上重重叠叠的尸体之后,还是难以压制住心头所受到的冲击。

  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表明了这场战斗的惨烈程度,一些低洼不平的地方,大片的血液已经开始凝结成块。一队队的辅兵和民夫进入战场,将己方士兵的身体抬到后方处理,而那些战死在这里的南越士兵就没那么好运了,等天黑之后,民夫会把他们的尸体全都抛到山坡下的密林边缘,任其自身自灭。等明天南越军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战死同伴的尸体就会成为打击他们心理的第一道武器。

  穆冯二人这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血腥味之中还夹着一股浓重的尸臭味,看样子数十米之外的那片密林中还有为数不少的南越士兵的尸体。这些南越士兵在跨过腐烂的尸体之后还能鼓起勇气发动进攻,也足见他们的强悍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可以称其为野蛮了。

  郑柏带着穆冯二人一边巡视战场,一边介绍这次的战果。南越军队在两处战场上一共留下了一千一百多具尸体,是近十天来伤亡最多的一次。而稍占优势的北越军队同样不能避免伤亡,直接战死的人数就超过了三百人,另外还有数百名伤兵会因为伤势将在一段时期内失去战斗能力。

  在尸体被清空的地段,立刻便有工匠进入,开始修补受损的寨墙和防御工事,一部分被南越军扒倒或是砍伐的木墙,都会在最短时间内重新立好。另外还有民夫抬着一担担的沙土进场,将那些显眼的血坑掩埋掉。这样做的原因倒不单单是为了让驻守的士兵能够免受血腥味的困扰,更主要的是避免因此而在防线上滋生蚊虫,导致出现疫病。各种善后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看来北越军倒是已经在这里守出了经验。

  “郑将军就这么放心大胆地让工匠和民夫进场,要是对手抓住这时机再发动一次进攻,岂不是会搞得手忙脚乱?”冯安楠虽然对北越的善后安排很是欣赏,但仍然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郑柏很难得地笑了笑道:“阮逆的确是这么干过,不过吃了几次亏之后,他们就再也不会上当了。如今是派了真的工匠和民夫打扫战场,阮逆却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冯安楠恍然大悟道:“原来郑将军是以此为计,打过他们的埋伏?”

  郑柏道:“雕虫小技而已,两位见笑了!”

  说罢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接着又道:“今天时辰已经有点晚了,看样子不会再发动第二次进攻,两位可以下山回营歇息了。”

  两人被郑柏的亲兵护送回到了中军大营,当晚便开始分头整理今天的观战所得。从大的发展方向来说,安南的内战战况基本符合大本营的判断,但具体的战局却有颇多出乎了军警部预料的地方。不管是战斗的残酷性还是双方各出奇招的战术攻防,都有很多值得军警部重视的要点,否则数日之后海汉民团踏上这处战场作战,有可能会在战术安排上出现错漏,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另外引起两人重视的还有北越军的这位指挥官郑柏,不但颇懂军略,大局观似乎也相当不错,并且对于海汉的援助也没有任何排斥反感的表现。如果北越在此之后能打出漂亮的翻身仗,那么这个郑柏今后在北越军方的地位可能还会进一步上升,对穿越集团而言,这应该是一个值得结交和维护关系的对象。

  两人所整理出来的报告,都在当晚就用电台分别发往了涂山半岛和胜利港,以供后方的行动策划人员进行参考。除此之外,他们还得准备好第二天与郑柏的会谈内容,就海汉民团所需的人员、物资和作战方略上的支持向对方提出要求。而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让北越方面派出民夫,提前在北边的永安港修建码头和后勤基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